拿起筆 為眾生講故事

寫在「五一三」徵文之際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十六日】一年一度的「五一三徵文」,又開始了。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世界法輪大法日徵稿通知」中有這樣一段話:「在當今社會,尤其是在中共統治下的大陸社會,官員貪腐,世風日下,環境污染,人們的身心都受到侵蝕,也在浮躁不安中尋找希望。在法輪大法中修煉受益的我們,有責任把大法的美好分享給各界民眾,使他們明白真相,擺脫中共的謊言,得到真善忍的福益。」

看了這段內容,我深有感觸。生動的好文章,對常人講真相的作用是很大的。那些來源於修煉者在常人社會各個層面展現出的精彩的高境界行為的感人故事,最能夠引起世人的共鳴,讓他們在身邊熟悉的生活瑣事中看到修煉大法的美好,在濁世中看到清流,在絕望中找到希望,甚至由此而走入大法修煉,得到生命永遠的福份。

到二零一九年五月,我修煉法輪大法二十五年了。在這二十五年的歲月裏,無論是在和平時期下,還是在發生迫害的日子裏,在眾多的場合,我見證了世人對大法修煉者講述的修煉故事的喜愛,也見證了修煉者用自己的高境界行為譜寫出的感人故事對眾生得救的巨大作用。

在此,與同修交流三個在不同時期下修煉者的修煉故事,對洪傳大法和大法弟子證實法所起的作用。

一、那些年,聽著修煉者的故事,走入大法修煉的人們絡繹不絕……

一九九五年前後,我們當地組成了許多洪法組。得法後,我和當地幾位年輕同修也組成了一個洪法組。我們開車,拉著電視機,到大法還沒有洪傳到的地方去洪法。

有一次,去百里路外的一個村莊洪法。一到村口,就看出這是一個不小的村莊。村頭,一根足有幾十米長的大木柱結結實實的立在那兒,大柱子的頂端,掛著四個大喇叭,東西南北四個方向。當時就驚嘆:哇,這麼大個的喇叭一響,方圓幾十里也都聽的到吧?

我們找到了村長家,村長妻子把我們引進屋裏。

村長正感冒發燒,和衣蓋著一床棉被躺在土炕上,見我們進屋了,勉強起身半倚靠在了炕尾的一摞被子上。寒暄幾句之後,我們就跟村長講起了我們自己的、以及親眼目睹的、或聽到的其他大法弟子修煉大法的故事。有絕症痊癒的,有廉潔奉公的,有孝順公婆的……

聽著聽著,村長就把棉被掀掉了,身子也坐直了;再聽著聽著,村長興奮的搓起手,好像每個細胞都在跳躍。特別是聽了冠縣法輪功學員搶著交公糧,質量免檢的故事,村長那個樂啊,說:「太好了,俺村如果都修煉法輪功,以後修路、收糧就不用挨家挨戶去催了。」

我們說明了來意,想在村裏放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免費教授法輪功。村長一聽,連聲說:「中!中!」(方言,行、很贊同的意思)

我們又說:我們打算今晚就開始放法輪功講法錄像,電視機我們帶來了。請村長找人幫忙通知村裏的鄉親們,想來看就來看。

誰知村長二話沒說,一個向前俯臥,腦袋就趴在了炕頭的炕沿邊,然後按了一下炕頭橫木板上的一個甚麼東西,拉著長腔喊起來:

「全村的老少爺們兒,老少娘們兒,

法-輪-功-來-啦──

法-輪-功-來-啦──

今晚在村委會放錄像,市裏來人免費教功啦。誰想學,就來學。

別忘記帶馬札、板凳。能來都來,過了這個村沒有這個店。現在全國煉法輪功的人忒多(方言,很多的意思)」

村長的這個突然舉動,把我著實驚了一跳,還沒等回過神來,窗外空中飄盪著的聲音就從門窗縫裏擠了進來。我猛然想起了村頭掛著的那四個東南西北的大喇叭。呵,村長還真行啊,他把大喇叭的播放器話筒安在了他家的炕頭上……

那天晚上,來了很多人,村委會的大房子裝不下,只好把電視機搬到院子裏了。

我們給村民們放師父的講法錄像,並教授了五套功法。九天後,師父講法錄像班就結束了。

第十天,正好是星期日。按照我們的預期安排,在鎮政府的大廣場上召開了一個「洪傳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請市裏的各個階層的十幾位同修,來講述他們自己的修煉故事。有講自己祛病健身絕處逢生的;有講自己如何從虐待公婆到敬奉婆婆的;有講自己在工作單位如何廉潔奉公的;有講夫妻如何破鏡重圓的,有講當大款從婚外戀回歸正常家庭的……

那個大廣場很大,黑壓壓地坐滿了人;廣場的周邊,也站著許多聽故事的人,有推著自行車臨時路過的,有領著、抱著孩子的。幾個大喇叭,分別掛在了幾棵大樹上,聲音擴放的很遠,廣場上的很多人都聽的淚流滿面。多年後,在那個「洪傳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聽著修煉者的故事而走入修煉的同修,說起當時的情景,還會感動哽咽,當時那場面,真的讓人感到非常震撼。

隨後,一個個學法點,煉功點,建起來了……

然後,各個洪法組,再去另外的新地方,給眾生放師父講法錄像,教授煉功動作。第十天,「洪傳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同修們繼續講著自己的修煉故事。

之後,得法修煉後的同修,又這樣去其它地方,繼續給世人講著每個人自己的故事……就這樣,人傳人,心傳心,法輪大法如和煦的春風,吹遍神州大地。

有一個小縣城,在一九九六年的時候,只有十幾人修煉法輪功。到了一九九七年底,每天早上去各個煉功點煉功的法輪功學員,就有四萬多人(數字來源:以在煉功點請師父的新經文數量計算)。

二、「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走入大法修煉的人們數不勝數……

那一年,我們當地召開「修煉心得交流會」,輔導站收到了很多同修的修煉心得交流文章。篇篇文章,從不同的角度,講述了修煉大法後身心巨變的修煉故事。

但是,我也看到很可惜的一個現象:同修們在修煉中,無論是在社會上,在工作中,家庭裏,等等各個方面都做得很好,很感人。可文章敘述的卻很概括,通常幾句話,就概述了很多典型的細節內容。但是,往往這些細節的描寫,卻是最生動的,最能夠打動人的,是洪法中最好的故事,也是讓修煉人能夠比學比修的生動實例。

我就想,這麼好的事例,不能放過它的細節啊。比如,一位叫文華的同修,寫了她照顧她婆婆心性提高的修煉過程,她婆婆癱瘓在床,且患了失憶症。文章的大概內容是:婆婆癱瘓在床,幾個兒女都嫌棄她髒,又無法講通道理,照顧她出力不討好,所以誰也不想接婆婆回自己的家。在修煉法輪功之前,文華也是不招手的。但是修煉法輪功之後,她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首先做一個人中的好人。她主動把婆婆接來家。但是婆婆給她考驗很多。她一次次的修煉自己,按照大法法理修煉自己。在這個過程中昇華上來,從而改變了自身的修煉環境──整個過程寫的很簡單。

我想,這個過程中,同修在提高心性方面,一定有很多的體悟和感人的行為,應該幫助同修挖掘出這些生動的細節故事來,在法會上起到洪法和促進修煉的作用。因為那時候的修煉心得交流,是與洪傳關聯在一起的,既是大法弟子的心得交流會,也是向世人洪傳大法美好的集會。同修會邀請很多不修煉的親朋好友,鄉里鄉親來聽修煉者的故事。

我就去找文華,跟她閒聊。她講述了照顧婆婆的過程。其中有幾個典型細節是這樣的:在文華家附近,有一個幾十人的學法小組。時間是每晚從七點半到九點。她很希望去參加這個集體學法。可是每次都遲到。有一天,學法後,在交流的時間,有同修就給她提意見說:你在家不上班,幹嘛不早些時間來啊?學法儘量不要遲到。

文華聽後,眼淚汪汪的。一肚子委屈就跟同修們講了,話語間,抱怨她婆婆很會整治人;也抱怨她丈夫只顧看電視,晚上從不搭手幫她一把;她有時候也後悔,後悔幹嘛主動把婆婆接來,這不是找麻煩嗎?她那麼多兒女,等等。

同修們聽了,就從法理上交流自己的心得認識,並提醒她,應該無怨無悔,通過踏踏實實的修煉,提高心性,順其自然的去改變自己的修煉環境。而且大家也商量好了,把靠門口的那個位置,留給文華,這樣,文華晚來了,既不影響大家學法,也方便文華出入。

文華個性溫和,她慢聲細語講著照顧婆婆的過程:

我婆婆雖然得了失憶症,但是,很奇怪,吃的心眼和整治人的心眼一點也不少。就說這個學法吧,為了能按時參加集體學法,我每天早早的把全家人的晚飯做好,給婆婆一口口餵飽。給她把床單,尿布都換新的,弄得利利索索,乾乾淨淨。還一遍遍地問婆婆:媽,要不要大便?要大便就早告訴我啊。

婆婆一個勁搖頭,不耐煩地說,不大便。肚子裏沒大便。

誰知,就在我拿起坐墊,要出門的時候,婆婆就喊起來了:「文華,我大便了,別走啊,快點給我收拾啊。」

那個時候,我真是想哭都哭不出來了。沒轍,從新給她收拾吧。但是,當看到婆婆那種心滿意足的小心眼的壞笑模樣時,我心裏的火一下子就起來了,可還沒等發作,往往在這個時候,瞬間,大大的「忍」字就會在眼角出現。我就使勁悶著氣,一言不發,給婆婆清理乾淨。然後,流著委屈的淚,向學法點趕。

每晚,每晚,都是這樣。就像放電影一樣,每天重複著一個鏡頭。在我心裏很生氣的時候,就告訴自己:要為婆婆著想,為他人著想,要保持一顆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

這還不算甚麼,最讓我傷心的是,婆婆當著我的面,說的很好。可是,一看到外人,就數落我的不是。有一次居委會主任帶一幫人來走訪。婆婆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這個兒媳婦如何如何不給她吃飯、虐待她,好東西都自己吃了,等等。真是不觸及到心靈不好受啊。

我有時候實在受不了了,就想,這出力不討好的事情,不幹了。可是,每天晚上學的師父的講法,在這個時候,就像是一種制約,制約著我說不出那個「不幹了」的話來。

後來,小姑子知道了婆婆跟外人講不讓她吃飽虐待她的事情,小姑子把她媽很嚴厲地說了一通,一個勁安慰我說:嫂子,你別往心裏去,媽是老糊塗了,我們兄弟姐妹,哪個心裏不清楚?你是天下最好的媳婦。

我每次心裏生氣,守不住心性時,事後,心裏就特別後悔。感覺自己到了關鍵時刻,就過不好這一關:求名的心,求得回報的心,都有。

這樣的日子,過了大半年。我的心慢慢的磨得平靜了,祥和了,也不嫌棄她了,對婆婆一點抱怨的心也沒有了。就像是跟自己的媽一樣親。婆婆的變化也不小,她很願意跟我嘮叨心裏話。

有一天,剛到傍晚,婆婆就跟我說她要大便。還說:文華,以後我早時間大便,讓你按時去跟人家學法輪功。以前我憋著大便,是想讓你晚上陪著我。我喜歡你陪著我。

我聽後,當時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心裏一個勁地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我知道,這是師父鼓勵我呢。

再說說我丈夫,開始時他對我修煉法輪功很反對。但是看到我把他媽照顧的這麼好,也逐漸不再說反對的話了。但是,還是不怎麼支持我修煉。

有一天,丈夫陪我去同修家請一本師父在海外的講法。他看到同修家的客廳裏掛著師父的法像,還有「論語」和「真善忍」、「法輪常轉」圖。出了門,就問我:「我們家怎麼沒有掛師父的像啊?」我說:「我當然很想請師父的法像啊。可是怕你不高興。我如果強行請回家,惹得你生氣說不好的話,那你還不得造大業啊。」我又很誠心地說,我得好好修,快點提高心性,早些時間把師父法像請回家。

我知道,是因為自己心性提高的太慢,達不到標準。所以,一直沒有得到我丈夫的完全贊同。

誰知,過了幾天,我出去辦事情,下午回到家,推門一看,我丈夫在忙著收拾工具,客廳的正牆上,端端正正的掛著師父的法像,「論語」和「真善忍」、「法輪常轉」圖。當時我還沒回過神來呢。我丈夫說,他去於大姐家請的,找朋友幫助裝了鏡框,還問我中意不?

我心裏那個高興啊。我知道,師父看我心性真正提高了,獎勵我的呢。

文華的故事講的很詳細,也交流了很多她自己心性提高的過程。但是,她說,她不會寫東西。沒有那個寫作能力。

我鼓勵文華說:你講的很好,很感人。你就這樣把你說的這些話,順著寫下來,這就是很感人的故事。寫我們自己的修煉故事,不需要顧慮常人中的甚麼寫作能力啊,寫作技巧啊。你就把自己在修煉中做得好的事情,你印象最深的事情,像說話一樣,像給人講故事一樣,這樣寫出來,就非常好。這樣的故事,同修聽了比學比修。常人聽了就會明白大法的美好,知道修煉人是怎麼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道德高尚的人的。

文華就這樣寫出了她自己的故事;還有其他同修,也從新寫出了自己的故事。

「修煉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召開的那天,市電影院裏坐滿了人,台子兩側,走道上,都是席地而坐的聽眾。外面的大廳裏,也幾乎坐滿了人。

交流會結束後,我跟同修一起把劇場打掃乾淨。回到家,一看,我三叔,三嬸,還有孩子都來了,三叔迫不及待地讓我幫助他們請《轉法輪》。

以前,我和我媽都跟他們介紹過大法。但是,三叔經常說,他現在還年輕,是升官的關鍵時期,要大有作為,不想分散精力,所以不考慮其它愛好,等等。但是,今天卻突然說要修煉了。

三叔看上去有些激動,說,原來他們全家今天準備去動物園的。但路過電影院的時候,看到外面站了很多人。還以為是上演甚麼好影片呢。就跑進去看看。進了劇場,看到人滿滿的,就以為是開甚麼大會的。剛要走,一位工作人員攔住他們,告訴說,是法輪功修煉心得會,故事很好聽,很精彩,歡迎三叔他們也去聽聽。還馬上跑進去,跟後排座的幾個人說了幾句話,那幾位就站起來讓位了。

座位都給讓了,三叔三嬸也不好意思推辭了。就坐下聽聽吧。剛好是一個在當地駐軍的營長交流修煉體會。那位營長同修老家在農村,他講了如何實修自己,不爭名利,處處為他人著想,他所在的部隊有眾多的人看到他的變化而走入了大法修煉的故事……三叔還講他對其它修煉故事的感受,也講了文華的故事。他心情那個激動啊,讓我想起我得法時的情景。就這樣,三叔全家修煉了法輪功。

在那段歲月裏,有多少生命,就是這樣聽著修煉者的故事,從而與大法結緣,走入大法修煉,為自己選擇了美好而永恆的未來……

三、聽完故事,走上天安門廣場……

修煉人的高境界行為所展現出來的精彩故事,不但打動教化著常人,對我們修煉者自身比學比修的感染力也是巨大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在那段迫害最殘酷的日子裏,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上訪,到天安門廣場打橫幅,煉功等,是那個天象變化下必然的歷史過程。能否走出來,是每一位修煉者面臨的生死考驗。

那天,舅舅和舅媽發現我不在家,非常焦慮,到處找我。表姐說,「這樣找,哪能找的到?我去楊阿姨家問問吧。靜兒以前帶我去過。」

楊阿姨是我們當地的一位輔導員阿姨,以前,我帶表姐去過楊阿姨家。

得知表姐的來意,楊阿姨笑著對我表姐說:「你別擔心她。她不會有事的。你快進來吧。很多同修在我這兒呢。」楊阿姨又說:長春的大法弟子來了,他們剛去北京上訪回來,經歷了很多神奇的故事,正在講給大家呢。你也聽聽吧。

長春的同修,冒著生命危險,幾千里路來到我們家鄉。講述了他們對正法的認識,還有他們去北京天安門證實法的神奇經歷和感人故事。

後來,表姐對我說:你們同修去北京的過程太神奇了吧。那個大法弟子,一分錢也沒有帶,走著去北京的。一路上,餓了,鐵路邊就擺著饅頭;要下雨了,大風就吹來一大塊塑料布,把他整個人罩住;太陽太大了,想休息一下,前面就出現了小樹林。真有這麼神奇嗎?我現在是得明白了,你們為甚麼那麼多人往北京跑。──聽了這些故事,不要說你們修煉人了,就是我這個不修煉的,聽完那些故事,都想馬上去北京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了呢。

我告訴表姐,就是那天晚上,那滿屋子的同修,聽完故事後,都去北京了。有的連家都沒回,直接去北京了。我也是在那天晚上去北京的,是在另一個交流點上,聽完同修的故事後去北京的。

後來,610的頭子說,那晚上,僅是市區去北京的法輪功學員,就有四、五百人。

正如明慧網編輯部文章中說的:「這是一段平凡中充滿神奇、苦難中充滿美好、億萬個點滴匯成浩瀚、用短暫的今天締造長遠未來的歷史。」

「讓我們拿起筆,把自己的親身經歷和見證,點點滴滴的記錄下來,把真實的歷史留給後人。」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