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幸運得大法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五日】我和女兒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女兒自小羸弱,但在大法的福澤下,獲得了健康的身心。我的親朋都認可大法。

母女修煉大法後像變了一個人

女兒於一九九零年出生,一出生就瘦瘦弱弱的,被護士放進保溫箱,也不怎麼吃奶,滿嘴長滿了白泡,半個多月不出聲。打從月子起,每次餵完奶,她都會噴吐出來,都是從眼睛、鼻子、耳朵吐的奶,嚇的我精神緊張。到五個月大時帶她去看醫生,發現心臟有雜音,做超聲波檢查,結果是先天性心臟病,醫生告訴說:待孩子長大點了做手術吧。這結果讓我痛苦的差點昏倒。

幼小的孩子牽著我的心,因整日的擔驚受怕,操勞過度,月子裏我患上了高度神經衰弱,精神幾乎崩潰,身體先後出現了很多病,幾乎不能自理。從此母女倆人三天兩頭和醫院打上了交道。

女兒因心臟發育不全,身體弱不禁風,還經常心慌。從小到大,女兒早飯不敢吃,吃了就會心慌嘔吐,嘔吐時眼睛周圍都是紅色的小斑點。那時吃飯成了孩子的心理負擔,因而造成了厭食、營養不良。重要的是心臟部位雜音大的,只要任何人的耳朵貼近她的背部,就能聽到她呼~呼~呼的像拉風箱似的聲音。女兒的這種狀況也成了我們全家人的心病。

一九九八年,我和女兒幸運的得了大法,慈悲的師父給我們清理了身體,身體的病痛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了。修煉前的我每天生活的像行屍走肉,修大法讓我從新燃起了生活的勇氣,生命煥發了生機。周圍的同事和鄰居看到我身體越來越好,待人和氣、謙遜,都說我煉法輪功後像變了一個人。

女兒用大法法理處處要求自己

女兒小小的年紀也能用大法的法理來要求自己。有一次和小朋友一起玩被其中一個小孩打痛後,抹著眼淚回家來告訴我說:媽媽,某某他打我,打的很痛,但我沒有打他,師父說:「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他打我還給我德呢。

別看女兒年紀小小的,遇到事情都能想起法來。有幾次她買小食品中了獎,但她都不去兌獎,女兒說:我當時就想到師父的法:「北京有個學員,晚上吃完飯領著孩子到前門去遛彎兒,看見有廣播車在宣傳摸獎券,小孩湊熱鬧,要去摸獎。摸就摸吧,給小孩一塊錢去摸,一下摸了一個二等獎,給一輛高級小孩自行車,小孩樂壞了。他當時腦子「嗡」一下:我是個煉功人,怎麼能求這個東西?我得這不義之財,我得給他多少德呀?」[2]

堅定才能闖難關

女兒在日常生活中用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師父也為她消減著業力。女兒九歲那年,有一天我們娘兒倆一邊吃飯一邊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帶,女兒說難受想睡覺,晚上我一摸孩子渾身熱的燙手,鼻子往外噴血,家裏就我娘兒倆,我心裏有點不穩,就問燒的迷糊的孩子:「要不咱吃點退燒藥吧?」孩子閉著眼睛很堅定地說:「不用!」就這樣孩子睡著了,醒來後咳了幾聲,嘔吐了一地。女兒說她在迷迷糊糊中做了一個夢,看見一個巨人,她都夠不到巨人的腳趾頭,巨人給了她一個麵包,她吃了馬上就給吐出來了。神奇的是第二天起床後燒退了,這樣也沒有耽誤上學。

一九九九年,邪惡迫害大法,我遭到了幾次非法關押。因有壓力,女兒懈怠了修煉,心臟又出了幾次不舒服的狀態。慈悲的師父沒有放棄她。在上大學期間,有一次女兒打電話說她這幾天心臟不好受,正巧我去她上學的城市出差,女兒來找我,我和她交流了一些修煉中的事,提醒她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從新回到大法中修煉,只有這樣師父才會幫你。女兒說:「媽,我和你在一起身體很舒服。」我說師父在法中講過:「我們講度己度人,普度眾生,所以法輪他會內旋度己,外旋度人。外旋時他發放能量,使別人受益,這樣一來,在你能量場的覆蓋面之內的人都會受益,他可能覺的很舒服。不管你走在街上也好,在單位、在家裏都可能起到這樣一種作用。在你的場範圍之內的人可能無意中你就給他調了身體,因為這種場可以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2]

女兒睡著後做了一個夢,夢中有一個人用弓箭射向她的心臟,女兒一把抓住了射過來的弓箭,用盡全力攥住,大聲喊著:師父救我!師父救我!但射過來的弓箭頭還使勁地往她心臟部位紮,這時旁邊的湖水裏露出一條黃蛇,很邪惡的說:「喊師父也不管用!」情急之中女兒再大聲地呼喊:「李洪志師父救我!」話音剛落,手中的劍變成了一條青蛇,一下子耷拉下腦袋蔫了。這時候從湖邊過來一位老者,推著車子在尋找甚麼,女兒拿著那條蛇遞給他,老者說我正在找它。女兒問老者:「以後它還敢害我嗎?」老者答:「以後沒有生命敢害你了。」說完把蛇放進一個盒子裏走了。從此以後女兒的心臟就好了。

二零一七年女兒懷孕臨產,整個家族都緊張的關注著她的心臟,怕有甚麼意外,可女兒順利的生下了一個健康的寶寶,全家人那顆懸著的心放下了,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更感恩師父的慈悲。

靜心學法解難關

最近一段時間,因為我修煉上出現了懈怠,家中也出現了麻煩事。女兒小倆口矛盾升級,鬧到了要離婚的地步。我知道是自己修煉中有漏了,靜下心來認真學法,向內找自己:怨恨心、虛榮心、利益心、看不上別人的心、不平衡的心,不修自己,不向內找向外找……。像個怨婦,每天抱怨這抱怨那,誰都不合自己的心意:嫌女兒找了一個常人,怕被常人拉下來。嫌男方長得醜,沒文憑,脾氣大,不知道讓著女兒,女兒還得小心翼翼地哄著他,他的工作很普通,家裏又窮,連房子都沒有……。感覺女婿樣樣都配不上女兒,周圍的親朋好友也都說配不上。我的內心既痛苦又不平衡。

經過大量的學法,深挖自己後吃了一驚,自己竟然有這麼多的人心,還像個修煉人嗎?唉,真是愧對師父。人心重時就忘記了每個人的一生都是按照自己的業力安排好了的,怎麼能按照自己的人心看待周圍的人和事?這種狀態怎麼救度眾生?女婿來到自己家是自己要救度的眾生,怎麼能不修好自己哪?在這次矛盾中,我發現了自己很強的人心和執著,給我提供了這個修出慈悲和包容的機會。

女兒這次在鬧矛盾時,帶著孩子回到我這住,我心平氣和的在法理上和她切磋,她自己也找到了自己的不足,認識到人世間的情是最靠不住的,只有大法能夠讓人看淡世間得失,修出慈悲心,包容心。大法的法理化解了他們的矛盾,師父為眾生操盡了心,通過這次的矛盾使她又回到了大法的修煉中。

前幾天早上女兒做了一個夢,夢到已故的姥姥來了(女兒小時候是姥姥看大的),她激動的喊著姥姥,姥姥對她說:「天上人山人海的,我每天都發五、六十張大法真相傳單(姥姥生前接觸過大法,也知道大法好),你好好修吧。」這時夢醒了,一看錶正好是五點五十五分。我們發完正念,女兒和我說了剛才做的夢,我的內心十分感慨,我找到自己近段時間安逸心重,睏魔干擾得我四個整點發正念都做不好,尤其是早晨六點了還不想睜眼,聽到這個夢是師父點化我修煉不要懈怠,師父還通過女兒對姥姥的思念之情,點化女兒堅定修煉的信心。

慈悲的師父啊,您為眾生操碎了心,千年輪迴,萬年等待,您真是不忍心丟下一個弟子啊!師恩難報。難報師恩。我要做師父的真修弟子,跟師父回家!

叩拜師尊救度之恩!感謝同修無私幫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15/今生幸運得大法-3837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