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摧殘好人 中共警察滅絕人性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三日】明慧網近日發表文章,列舉了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水刑」、「餓刑」、「禁止排泄」與「死亡護理」等殘忍手段,令人不忍卒讀。據不完全的統計顯示,至少四千二百多名能核實的法輪功學員死於中共勞教所、監獄、洗腦班、看守所、拘留所等黑監獄的迫害,他們都經受了種種酷刑。這些慘無人道的酷刑,是為了配合精神迫害,企圖讓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寫下放棄信仰、出賣靈魂的所謂」三書」(保證書、決裂書、揭批書)。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集團針對上億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開始了殘酷迫害。江澤民在迫害法輪功的運動中,其犯罪指令是「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在他的指令和授意下,專事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六一零辦公室」執行「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其結果是,中國各地酷刑泛濫,虐死不負刑責,陰招百出。這些毫無人性的肉體折磨,令人駭異。

澆涼水是遼寧省馬三家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之一,再擴及黑龍江牡丹江監獄等處。更殘忍的是,冬天用水管長時間不停地往頭頂澆涼水,從起初感到異常寒冷,轉至腦袋麻木,後來頭腦像要裂開一樣,腦漿崩裂般劇痛,痛在腦仁裏面,這種酷刑在黑龍江海林看守所和牡丹江看守所都有。

酷刑演示:澆涼水
酷刑演示:澆涼水

牡丹江市三十六歲法輪功學員王小忠曾遭此酷刑,他於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七日被牡丹江陽明分局警察綁架後,遭毆打與電棍電擊,滿身傷痕,被送進看守所後再用水管澆涼水,被非法抓捕後第十二天即被迫害致死。警察利用「水刑」殘忍過程使當事人面臨極大的肉體痛苦,妄圖達到摧毀修煉人意志的目的。但這不是單一個案,是千千萬萬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縮影。

明慧網文章《鮮為人知的中共「餓刑」》中提及四川省嘉州監獄特有的刑罰吃「秒飯」,吃飯時間只給二十秒或十幾秒。成都法輪功學員程懷根從二零一七年一月下旬起,吃了三個多月的「秒飯」,在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九日被迫害致活活餓死,年僅五十四歲。

在中共監獄裏,長時間禁止排泄是一種隱形卻極其邪惡的迫害形式。不讓排泄是非常難受的,因身體生理反應,坐著不行,站著也不行,怎麼都難受,肚子憋得非常痛,膀胱和腸道都能給憋壞了。很多人實在憋不住了,就被迫便在褲子裏。因為憋的時間太長,不是正常排泄,排泄量非常大,散發惡臭,警察再反過來極力羞辱當事人。

中共與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系統實施、廣泛分布而長期發生的罪惡。一樁樁血淚交織的酷刑事件中,犯下惡行的警察固然罪無可赦,但在幕後操控、縱容、默許、包庇和獎勵的中共才是這些罪行的最大根源。

監獄醫院的「死亡護理」,更是恐怖至極。四個犯人,名義上是照顧生病的在押人員,實際上就是讓病人在規定的時間內死亡。獄警交代給「死亡護理」的犯人,「三天死」,或者「四天死」,護理犯人就得按照警察規定的時間讓其死亡,不能超期。結果就是各種各樣的折磨與虐待,比如大冬天用水管往身上沖涼水,凍得透心涼,抬回去再往光板鋪上一摔,非常痛苦,不長時間人就會死亡。


前述酷刑,印證了中共警察泯滅人性的迫害手段。中共警察歷來針對法輪功學員使用的暴力迫害,包括電棍、手銬、腳鐐、背銬;地牢、水牢、大糞池、死人床、坐板、蹲小號、坐鐵椅子、坐老虎凳、超長時間軍蹲;上繩、鐵釘釘指甲縫、鐵鉗子擰肉、用鉗子拔指甲、用針扎十指、鼻子點濃酸;從鼻腔灌食、灌辣椒水、灌濃鹽水、灌大糞湯;冬天澆涼水、脫衣服在外面凍,炎夏在太陽下曝曬;不讓大小便;性虐待、把婦女關入男牢、強迫懷孕婦女流產、強姦;關入精神病院、注射破壞中樞神經藥物、電針等上百種酷刑,甚至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牟利並焚屍滅跡。

正是中共指使警察對法輪功學員隨意虐待凌辱、肆無忌憚的施用酷刑,導致許多慘不忍睹、觸目驚心的案例在中國各地頻頻發生:二零零四年五月,瀋陽市法輪功學員高蓉蓉被龍山勞教所警察唐玉寶、姜兆華電擊七小時,臉部嚴重毀容;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底河北省警察何雪健強姦兩名法輪功女學員。這些國際社會關注的事例,已廣為人知,卻只是迫害真相的冰山一角;更多見不得人的滔天罪行,迄今仍隱藏在幽暗的各勞教所、看守所與監獄中。

中共迫害法輪功十九年,惡貫滿盈,許多人盲從附和與推波助流,方以致之。《九評共產黨》問世以來,迄今聲明退出共產黨、共青團與少先隊者已逾三億二千萬人,世人越來越看清了中共的真面目,其黨的解體覆亡已是指日可待。

古雲善惡有報,無論罪魁禍首或幫兇惡徒都將罪責難逃。許多行惡之徒的「現世報」歷歷在目,詳載於明慧網的報導中。曾經參與迫害的中共官員與警察,應速幡然悔悟、誠心悔改才是正路。儘早聲明退黨、不再助紂為虐,方是救贖自保之道。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