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塵苦海盪殘舟 有幸得法獲新生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六日】我在法輪大法中修煉近二十年了,受益匪淺。下面寫一下我的親身經歷以證實大法和感恩師尊!這裏提一下我的八歲小孫女,她看我寫稿,非讓我把她也寫上,她也要感謝師父!她從小就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身體健康,活潑快樂,平時遇事也知道守心性,按著真、善、忍去做,還經常提醒我呢。

(一)紅塵苦海 盪殘舟

我是在一九九九年初走入大法修煉的。修煉前,我性格內向孤僻、少言寡語、多愁善感,膽小怕事,總愛生氣。身體又百病纏身,患過結核性胸膜炎、結核性腹膜炎、腸粘連、腸梗阻,高血壓、心臟病、經常休克、嚴重失眠、抑鬱症、肝炎、腰腿疼等,還有咳嗽,一咳起來更要命,整夜不能睡覺,大口大口的吐白沫子,滿身都是汗,又遭罪又煩人,吃藥也不好使。苦不堪言!

平時的生活都由丈夫精心照顧,他對我非常好,百依百順。家裏的大小事都得我說了算,不順心我就哭鬧發脾氣,他也總是讓著我,像哄孩子一樣,怕我生氣犯病。就這樣我的脾氣越養越大,病也越治越多。

這還不算,後來生活上又出現了危機,單位陸續都黃了,生活沒了著落,丈夫就自謀生計,可是幹啥啥賠。幾年下來賠的傾家蕩產,一無所有,住無定所,貧困潦倒,陷入絕境。

這飄盪的生活,病痛的折磨,精神上的壓力和打擊,使我無法承受。絕望之際,想用一死了之來解脫,可這條死路也沒走通。真是想生生無路,想死死無門哪!

(二)神奇得法 獲新生

一九九九年初的一個凌晨突然醒來,一種感覺難以抑制,急切的要煉法輪功。好不容易盼到天亮,可又不知去哪裏找,吃過早飯正為難時,突然有一位法輪功女學員來我家,找我去聽師父講法錄像。我激動的抱住她說:「你咋知道我要煉法輪功哪?太好了,謝謝!謝謝!」

當我聽到師父那洪亮的聲音時,我震驚了,這聲音那麼熟悉、那麼和藹可親、每句話溶在心裏都暖暖的非常舒服,像一股甘露滋潤著我那久旱乾裂的心田,激動的心情無以言表,太神奇了。

我馬上借來一本《轉法輪》,回家迫不及待的恭敬的捧起書,這時就感覺身體周圍有一種無形的能量包裹著我,非常舒服。看書時,感覺全身都有法輪在轉。當時我正犯心臟病很難受,就感覺心臟部位有大法輪在轉,涼哇哇的很舒服,一點也不難受了。但突然感覺眼睛有點睜不開,我想真怪了,從記事起也不知道甚麼是「睏」,這咋還睏了呢?我就把書放下,剛閉上眼睛,就有一股強大的氣流對面而來,還有一個飛旋的像風扇似的輪,我想是法輪吧?剛要仔細看看,他卻隨著氣流從我前額進去了。我一下坐起來睏意全無。好神奇呀!從此嚴重的失眠症消失了。後來知道那是師父給我修補開天目呢。

師父多次給我灌頂,用能量給我淨化身體,能感覺到一股暖流從頭頂通透全身,身心都無比舒服。從此告別了依賴多年以維持生命,比飯都親的「藥」,至今已十九年了,百病全無一身輕。這就是人間奇蹟,發生在億萬人身上的奇蹟!感謝偉大的師尊!

大法的博大精深,深深的吸引著我,我如飢似渴的學法。大法開啟了我久封的記憶,喚醒我在紅塵中迷失的本性。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諦和一切痛苦的根源,知道了為甚麼來到世上?自己的歷史使命和責任。

我從迷濛中醒來,脫胎換骨。真善忍銘記在心,遇事為別人著想,有了矛盾找自己。在家裏也不再「唯我獨尊」了。以前太對不起丈夫了,對他的傷害很大,無知中自己也造了很多業。按大法的要求,我不斷的歸正自己的言行。我改變了對丈夫的態度,現在家裏大事小情都由丈夫說了算,平時多關心他。家務活我都儘量料理好,任勞任怨。

一次,丈夫的妹妹跟我說:「大嫂,你煉這法輪功可真厲害,我大哥說你整個人都變了,他現在可省心了,做夢都沒想到會這麼享福。」

(三)沐浴佛恩 福壽增

丈夫年輕時,從事體力勞動的工作,落下個腰肌勞損的病根,累一點就犯病。在二零零五年病犯的很厲害,腰直不起來,躺下翻不了身,疼痛難忍,吃藥、貼膏藥都無濟於事。

看著他痛苦的樣子,我說:「你還是看看師父講法吧,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我不就是個活例子嗎?」他說:「行,看吧。」

他就一氣看了五遍師父講法錄像,還看了一遍《九評共產黨》的錄像,折磨他多少年的頑疾就這樣輕鬆的消失了。

過了一週後,有人找他給一小區物業燒鍋爐。丈夫擔心的說:「不知道這腰能不能行啊?」我說:「能行,師父都給你清理好了,你放心吧,你經常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啥事都沒有。」

那時的活很累,都是人工的,就說那三米長的大鐵爐鉤子吧,一般人都拿不動,他的同伴就拿不動,他卻使用自如。他一天還要裝卸多少車的煤和煤灰,腰也沒事。他已退休十來年了,因為身體非常好始終也沒閒著。雖說現在的活不那麼累了,可他一個六十多歲的人,幹兩班的活(兩個人的活),就是年輕人也比不上他。

大法不但給了他健康的身體,還救了他兩次的命,下舉一例:

那是在五年前的一個冬天的早晨,我在學《轉法輪》時,突然腦中閃出:丈夫要出事,發毒誓得兌現。我一愣,這是怎麼回事呀?再說他已經退出團、隊了,還有甚麼毒誓呀?在點化我甚麼呢?一時也悟不到。到早晨發正念的時間了,我想先發正念吧,可表針在六點前就停住不動了。我一下恍然大悟,想起了一件事:丈夫愛開玩笑,是個信口開河的人,從小又泡在邪黨文化中,被灌輸無神論,無所顧忌,甚麼都敢說。從年輕時他就經常說:「我不多活,不超過六十歲就行了。」聽的人誰也不在意,就當笑話哈哈一樂就過去了。我修煉後,在大法的啟悟下,知道了一些天機和人生道理,也感受到高級生命和另外空間的存在。每當他再說這話時,我就制止他,勸他不要胡說,蒼天在上,到處是神,發毒誓要兌現的。他根本就不聽,我也沒辦法。可事到眼前了,真的要應驗了可怎麼辦呢?

這時丈夫下班回來了,直接就去廚房做飯。我想:得把事情跟他說清楚,他得明白,不然師父也救不了他。我求師父加持我,走到丈夫跟前鄭重而嚴肅的跟他說:「我有個事要跟你說。」他說:「你說吧。」我說:「你必須嚴肅對待,得當回事,要不我就不說了。」他看我挺嚴肅的樣子,就說:「行,你說吧。」我就把事情的經過跟他說了。沒想到他這次很認真,說:「那咋辦哪?」我說:「咱有大法有師父,只要你相信,師父一定會救你的,其實師父已在管你了,不然就不會點化我了,但你得自己作出選擇才行,把你那句話作廢,一切交給師父,讓師父做主救你命。」他就照著說了,我們也把心放下了。

過了兩天,外地他堂兄家的孩子結婚,他去參加婚禮,婚宴上大家互相敬酒。沒一會他就突然昏倒了,臉蒼白躺在地上一動不動,親戚們都嚇壞了,不停的喊他,他也沒有反應,他堂姐以前是校醫,比別人懂點,就上前摸脈,說:「都沒有脈了。」趕快叫救護車。他躺在地上,雖不能說話不能動,但意識清醒。他就在心裏不停的喊師父救他,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是他後來跟我說的),一會他就能動了,大家這才鬆了口氣,緩了一會,他二弟就打車把他送回來了。

到家時也把我嚇一跳,他的臉煞白,自己不能站立,他二弟踉踉蹌蹌的拽著他。我驚訝的問:「這是怎麼了?走時好好的,怎麼這樣了?」他二弟說:「別提了,都把人嚇壞了,差點出人命。」我們把丈夫扶到床上躺下。

我一下想起前兩天的事,恍然大悟,我激動的問丈夫:「你知道是咋回事嗎?是師父救了你的命。」他有氣無力的說:「我知道,我求師父救我了。」我眼含感恩的淚水忙說:「快!快!快起來,謝謝師父!」我給師父敬上一炷香,磕頭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給了我嶄新的生命與幸福美滿的家。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