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說:「真是奇蹟!」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四日】

醫生說:「真是奇蹟!」

〔大陸來稿〕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四日早上,我騎車剛走到大門口,就聽到「轟」的一聲巨響,不知道出甚麼大事,扔下車子趕緊往屋裏跑。進屋看見丈夫站在窗前,身無寸縷,伸著兩隻胳膊,胳膊上的肉皮都耷拉下來了,疼的他直喊……

我問他怎麼回事?他說燃氣爆炸。我看見窗戶、門全炸飛了,對他說:「快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師父救我!」我看到丈夫開始默念,精神卻越來越不好。

我立即給孩子們打電話,讓他們趕快回來,我給丈夫穿上了件內衣。兒子開車,把兒媳、孫子也都帶來了,順利的把丈夫送到醫院,在重症監護室進行搶救治療。

經醫生檢查,丈夫的燒傷面積達百分之九十以上,隨時都有生命危險,他自己一會清醒一會糊塗。看到他這個樣子,孩子們整天落淚。

十幾天後,他的身體慢慢好轉。醫生說,「你這可真是奇蹟啊!以前我們醫院治療過兩個五十多歲的中年人,他們的燒傷面積百分之八十,卻都沒有救活,你這個七十六歲的人,還恢復的這麼快,所以我說你真是奇蹟!」

醫生要給他做植皮手術。丈夫平時愛抽煙、喝酒,麻藥在他身上不起作用,只能丈夫忍著疼痛挺過來。過了一段時間又要做第二次手術,大夫問這次還打麻藥嗎?丈夫說:「不打了,有師父在,有大法在,我不疼。」結果做手術時真的不疼,還非常順利。

四十五天後丈夫出院。現在半年過去了,他全好了。

感謝師尊給了他第二次生命!

我代表全家叩謝師尊救我的家人之恩!謝謝師尊!

現在我越活越精神──肝、肺末期癌症病人的自述

〔大陸來稿〕我叫曾常由(化名),今年七十二歲。六十六歲那年患上肺癌並轉移至肝臟,醫生說我最多還能活十來天。

家人開始為我準備後事:兒子去買了紙、爆竹;兒媳婦燒了我所有的衣服、被褥;老伴流著淚背著兩個大空塑料壺去買白酒……

在酒肆(註﹕賣酒的店鋪)一女士問老伴為何要買這麼多酒?老伴說家中老頭兒患癌快嚥氣了,備酒辦白事。

那女士問老伴兒我是否入過中共的黨、團、隊組織?老伴兒告訴她我是中共黨員。那女士又問老伴是否願意勸我退黨?老伴說願意。女士就叫老伴先回來問我本人的意思,再回去買酒。我老伴真的放下酒桶大老遠跑回來問我是否願意退黨?我雖在彌留之際,但此時卻清醒,就果斷地點頭說:「退!」

老伴又快速跑回去向那女士說我願退黨。那女士問了我的名字,並對老伴說了共產黨如何壞及法輪功如何受冤的事,講完她給了老伴一張小巧精美的卡片,上面有「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難來時命能保」的字樣,叫她回來交給我,讓我照著卡片上的字認真念,並告訴她莫買酒了,先回來好好照顧我。

老伴一回來就把卡片拿給我看。我雖然迷迷糊糊的,可一看這幾個字就在心裏想:太好了,「大難來時命能保」多好啊!如今閻王還沒拿走我的命,我得趕快念這九個字保命。

說來奇怪,我一默念就開始感覺有能量包圍了我。那時我雖已瘦得脫相,血也被我吐完,好久都不能入眠和喝水了,可我念了幾遍這九個字竟然睡著了。夢中看到:床上有好厚一摞同樣的卡片,我高興地伸手去抓了好多張。醒後我就想喝水吃東西了。老伴趕緊熬了半碗米湯加點糖餵我。我喝完沒有吐。

自此我不停地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一天天好了起來。

如今五年過去了,我的身體越來越好,精神也好。去年我的肝區又有些疼痛,別人都說我的肝癌復發了。我去醫院檢查,結果是膽囊炎。我沒理它,仍繼續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膽囊炎康復。

現在我越活越精神!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