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柳景點:風雨無阻講真相

台灣景點講真相系列報導(四)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八日】(明慧記者伍世哲台灣野柳採訪報導)野柳地質公園門外,《普度》音樂,循聲看過去,法輪功真相展板立在人行路邊,幾位法輪功學員笑容可掬地打招呼:歡迎大陸朋友來台灣,台灣歡迎大家,希望大家旅途愉快,有機會看看中國新聞專刊,了解台灣與大陸的不同……

野柳地質公園又稱野柳風景區,位於台灣新北市萬里區,是台灣北海岸知名旅遊景點,也是大陸遊客來台必到之處。法輪功學員為了讓大陸遊客明白法輪功被中共誣陷及受迫害的真相,不畏風吹日曬雨淋,長期堅持在此發真相資料、擺真相展板及與大陸遊客交談講真相,希望早日結束這場人權浩劫。

'圖1:遊客雨中了解法輪功真相。'
圖1:遊客雨中了解法輪功真相。

從不理解到成為好朋友

金土、思綺夫婦住台灣省基隆市,思綺得了產後憂鬱症,往往吃藥也無法入眠,以致身體日益虛弱。金土因腰椎間盤萎縮壓到神經,走路一拐一拐的,而且還有膝蓋骨鈣化的症狀。他們在痛苦中日復一日的煎熬。神奇的是:修煉法輪功以後,這些症狀都不藥而癒了。

夫妻倆身心受益後,得知這麼好的功法在中國大陸被謊言誣陷及暴力迫害。為了讓大陸民眾能明白法輪功無辜被迫害的真相,九年前向野柳攤販打聽得知此處大陸觀光客每日至少上千人,夫妻倆於是開始在此發資料、講真相,逐漸有些學員也加入他們的行列,面對公園管理處、攤販、導遊及排班計程車司機的不理解,他們態度溫和地講清事實,終於建起這個真相點。

'圖2:郭思綺(右)正與大陸遊客講真相'
圖2:思綺(右)正與大陸遊客講真相

思綺說,剛開始管理單位的阻擋、攤販的不理解、排班計程車司機也不諒解,甚至丟學員的擴音器。在樹上掛「法輪大法好」橫幅,野柳公園也不讓掛,她說:「我們就找管理單位的主管講真相,當他聽到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時,眼眶都泛紅了,所以很支持我們講真相。他說上級指示不能在樹上掛橫幅,但他接著說:『你們法輪功有十八般武藝,一定還有其它辦法。』經他的提醒,我們就改在顯眼的地方放『法輪大法好』的豎旗,以往橫幅掛樹上受限於樹的位置,豎旗不受環境限制,反而效果更好。」

經過耐心的講真相,現在排班計程車司機、攤販都與法輪功學員成為好朋友了。比如,最近擺放真相展板的車受到不明真相的人干擾,警察要求學員將車移走,附近攤販知道以後,趕緊幫忙找到免費放置真相展板及資料的空屋,條件更便利。

不放棄任何機會講真相

野柳地質公園是大陸遊客來台灣必到之處,而且只有一個出入口,所以是講真相的好地方。基隆學員負責野柳景點講真相,基隆到野柳開車來回至少要一個多小時,搭車就更久了,其中一位學員住的遠,搭車來回四個小時左右,縱使如此,學員們還是全年無休、日復一日在此講真相。

'圖3:戴智慧(左)退休前,每次車程來回四小時來野柳,向大陸遊客講真相。'
圖3:戴智慧(左)退休前,每次車程來回四小時來野柳,向大陸遊客講真相。

野柳每日早上八至十時大陸遊客最多,之後為各國的遊客。基隆又名雨都,顧名思義這個城市時常下雨。思綺說,印象深刻的一件事:記得「蘇迪勒」颱風當天,野柳公園休息,還下著傾盆大雨,可是想到講真相不能耽誤,先生就開車載我去,到那裏發現還是有一些大陸遊客逗留,天氣也開始好轉,我們就如同往常一樣擺展板、發資料,後來天氣越來越好,甚至好到需要做防曬。一直等到人少了我們才離開,回途中竟然又下起了傾盆大雨,感覺當天到野柳好像進入另外空間,離開時又回到風雨交加的現實空間一樣。

大陸遊客停留時間一般都很短,只要有充份的準備,可能三言兩語就能讓對方清醒。例如,有一次發真相資料時,一位大陸遊客說:中共反對法輪功。思綺回答說:因為法輪功修「真、善、忍」,中共是「假、惡、鬥」。他聽到後就笑了,也願意拿資料了。

大陸遊客常問的一句話是:你們一天拿多少錢?思綺會回答:我們都是義工,煉法輪功身體健康,是金錢買不到的。有的人會接著問:那你們吃甚麼?我就說:我們大部份人都有自己的工作,有工作的人利用空閒或假日來,平時來的大都是已經退休的或是家庭主婦。

導遊幫忙傳真相

有一位女導遊,大陸遊客問她能不能看資料時,這位女導遊說:「看吧!看吧!台灣就是自由。」結果全車的人都拿資料了。還有一位明真相的旅行社負責人,他自己也帶團當導遊,有機會也講法輪功真相。他說他只帶大陸官員,不帶一般百姓,因為官員大都知道真相,一般百姓被洗腦,不知道真相的比較多。他認為法輪功學員在景點講真相是對中國大陸的潛移默化,而他對這些官員講法輪功信仰自由,也是潛移默化。

火爆司機變祥和

徐宗賢是一位計程車司機,經常義務載學員到野柳講真相。

徐宗賢年輕時打棒球不慎手臂受傷,不能提重物,也有心律不整的毛病,夜深人靜時能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還有足癬等症狀,修煉後漸漸不藥而癒,更神奇的是老人斑也不翼而飛了。

他動不動就要和人家幹起來的火爆脾氣,煉法輪功以後也變祥和了。有一次,他載到一位喝得酩酊大醉的乘客,每隔一段路就要求停車讓他出去嘔吐,而且態度惡劣地要求車開快一點,否則要把穢物吐在他的嘴裏。徐宗賢說如果自己沒有修煉,早就趕他下車了,而如今他能心態祥和地處理這類事情。

他經常向乘客介紹法輪功,以及中共以莫須有罪名迫害法輪功的詳情。許多人知道真相後,對法輪功產生興趣,他因此贈送了幾本《轉法輪》(法輪功主要著作)給乘客。

'圖4:徐宗賢改掉火爆脾氣,只要有空檔,必來到野柳講真相。'
圖4:徐宗賢改掉火爆脾氣,只要有空檔,必來到野柳講真相。

他發現大陸遊客在抽煙區停留的時間比較長,所以他經常在抽煙區講真相。他通常都是先和對方話家常,例如:「來台灣幾天了?」「對台灣的印象如何?」「裏面看過了嗎?」等話題,交談融洽後,他接著講真相、勸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

明真相真名退黨

陳甜曾經打電話講真相,現在在野柳排班講真相。有一次她對大陸遊客說:「歡迎來了解法輪功真相。」對方回答:「我是忠貞的共產黨員。」陳甜馬上說:「你不能這樣,你這樣很危險喔,多看多聽才能明辨是非。」那位遊客進入野柳公園出來後,走過來對她說:「我要多看多聽。」接著拿了真相資料及《九評共產黨》才離開。

'圖5:陳甜(左)在野柳地質公園門外講真相'
圖5:陳甜(左)在野柳地質公園門外講真相

有時也會遇到已經明白真相的,比如,有三位小女生,陳甜只是三言兩語,三個人就高高興興地都退了;還有一位中年女士看真相展板時,陳甜剛開口,她就說:「你不用講,我都知道。」朋友叫她時,她還是不願離開,看完展板後,陳甜要用化名幫她三退,她回答:「我用真名退。」

得大法獲新生

紫雲經營卡拉OK,迎來送往喝酒把身體都喝壞了,甚至不支倒地緊急送醫,年紀輕輕就有像熊貓一樣的黑眼圈,最後不但肝硬化,還有中風的症狀,不但走路一拐一拐的,喝飲料還會從嘴角流出來。無奈之下,她心想:反正過一天算一天,哪天倒下起不來,死了一了百了。

她每天早上5點多開車回家,遇到一部後面貼著「法輪大法好」的公車,久而久之,她忍不住問卡拉OK員工:「法輪大法好」是甚麼?員工說,法輪大法就是法輪功,某某人好像在煉,可以去問他。紫雲找到那個人,那人說自己沒有煉,但有一本《轉法輪》。紫雲很想看,就用三甁啤酒換來《轉法輪》寶書。

看了《轉法輪》以後,她覺得很好,可是不知道哪裏可以學功?神奇的是,不久,搭計程車遇到的司機恰好是法輪功學員,還送她一份法輪大法簡介,透過這份簡介她終於聯繫上法輪功學員,可以參加法輪功九天學習班了。

可是當她依約前往參加九天班時,在附近來來回回找了好幾趟,也沒有找到寫有「法輪大法」的地點。後來學員打電話給她,她說:「繞了好幾圈,也沒有找到。」學員要去接她時,她說:「我自己再找找看,找不到你再來接我。」話剛說完,「法輪大法」四個字就出現眼前了。就這樣,她終於正式修煉法輪功了。

修煉後,她的身體完全改觀,許多症狀也消失了。身心受益後,她也想為法輪功說一些公道話,但卡拉OK工作時間長,只好壓縮睡眠時間,縱使一天只睡二、三個小時,她還是經常到野柳講真相。她一開始是發資料,一位學員看她與人互動良好,就鼓勵她勸三退。

為了救度可貴的中國人,紫雲事先做了一些功課,也準備了許多化名。接著,她開始穿梭於群眾中遞送真相資料、講真相,並協助中國人聲明三退,從生疏到熟練,有時一個上午就能勸退四十至五十人。

如果對方曾經加入少先隊,紫雲會說:「你戴紅領巾時,握拳頭對共產黨旗發下毒誓,要把生命獻給它,宣誓後在另外空間額頭上都有印記,不聲明退出的話,這印記永遠存在,老天要向中共清算血債時,你就會成為它的陪葬品,我幫你起個化名退出中共邪黨,清除印記,才能保平安。」往往這樣一說,對方就同意了。

如果有人質疑三退人數怎麼會超過共產黨員人數,她會澄清說:「三退不只是針對現在的共產黨員,曾經加入少先隊、共青團及共產黨的都包括在內。」

法輪大法是佛法修煉,「真善忍」是普世價值,對個人、家庭、社會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甚至活體摘取學員的器官牟利,人神共憤。中國人必須與中共劃清界限,才能在天滅中共時,避免成為它的陪葬品。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