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師尊一路看護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大法弟子,一直走在助師正法的洪流中,深深的感悟著師尊對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無微不至的看護。在此寫下修煉途中的部份經歷,以此感恩師尊的慈悲偉大!感悟大法的神奇!

懷孕七個月的孕婦鑽出警車窗戶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流氓集團開始誣蔑、誹謗大法後,每天都有無計其數的大法弟子,從全國各地來到北京為大法上訪鳴冤。

一九九九年底,為了維護大法,維護真理和良知,我到了北京,和其它地區來京上訪的大法弟子一起住在北京郊區的一棟房子裏,我們在一起學法、煉功、切磋、交流。可沒過幾天,住在那片的同修全部被北京警察綁架到了豐台體育館。那一天,整個豐台體育場裝滿了來自全國各地的大法弟子。警察逐一給大法弟子登記,報了姓名和住址的同修就被所在地警察帶走了。沒報姓名和住址的同修就被警察用各種車輛拖到別的地方。

我當時也被強行拖到一輛小麵包式的警車。車前面坐著幾個警察,前面和後面是用鐵欄杆隔開的,後面只有三排座位,擠著十多名同修,其中還有一位孕婦同修,懷孕七個月左右。

這輛警車拉著我們從豐台體育場出來,沿著北京寬闊的馬路快速的行駛著。馬路約有八至十個車道。我們完全不知將會被拖到哪裏,望著那位孕婦同修,很是為她擔心。

這時,一位同修小聲說:「快點打開車窗,將她放下去。」我們馬上打開那個小的可憐的、約一尺見方的小窗口,將身懷大肚的同修塞了出去。同修不僅出去了,居然還能快速的穿過那寬闊的馬路,跑到了公路的另一邊。整個過程之快,前面的警察竟毫無察覺。

當我們再想將臨近窗戶的另一位同修也塞出去時,她卻怎麼也穿不過那個小窗子,她可是比那位孕婦同修至少瘦了一大圈。這時前面的警察發現了,也就出不去了。

這段經歷已經過去十九年了,可每當想起這些,便會想起那些始終沒報姓名的同修,不知這些同修後來被拉到哪裏去了?也不知他們是否安好?尤其是那位孕婦同修,不知道她的姓名,也不知她來自哪個省市,可還是時常想起她,不知同修後來是否已安全走脫?安全回家?安全生了小寶貝?有時我又想:我們有慈悲偉大的師父啊!師父能讓你從那個行駛的警車那一尺見方的小窗子鑽出去,師父還能讓你快速的躲過那些行駛的車輛,你一定會好好的。了不起的同修!

天上掉下餡兒餅

二零零零年下半年,因我不放棄修煉法輪大法,又被「六一零」人員綁架到市洗腦班迫害。後又被綁架到當地拘留所。在那裏一關就是半年之久,期間我被關入全封閉的洗腦班迫害,日夜由武警站崗。

馬上又要過新年了,為了反對這種無理的長期非法關押和迫害,我們十幾名同修開始了絕食抗議。那時,獄警還是有些害怕我們都絕食的。於是他們就打印了一些文字後,讓我們簽個名就回家,還說家人代簽也行。可同修們一個都不簽名,也不讓家人代簽。我們繼續絕食抗議,要求無條件的釋放我們回家過年。

當絕食到第五天晚上,我真真切切的看到了:天上掉下了一個又一個大而圓的餡兒餅,每個餅都是用很長的線從中間吊著的,上面似乎連著天。然後一個個的掛在了我們住所門前的樹枝上,也有的就掛在了我們的窗台上。

當時我就想:人們常說,天上決不會掉下餡兒餅,可我們的師父就能,今天用這種方式在鼓勵我們,可能是提前告訴我們可以回家吃餡兒餅了。果不然,從第六天開始,各個同修的家人和單位領導都陸續的來接同修回家了。第七天我也回到了家中。同修們在師尊的看護下終於正念正行的堂堂正正的回到了家中,再過一天就是中國新年了,大家都可以吃上餡兒餅了!

破除邪惡迫害陰謀

幾年前的一個晚上,我在睡夢中清晰的看到:本地的幾個國保警察要去某單位綁架一位同修。我趕緊飛快的跑到那位同修的辦公室,著急的問;請問你是大法弟子嗎?她說:是呀。我說:你快點將辦公室的相關東西收拾乾淨,轉到別處去,國保警察馬上就要來了。說完這些,我快速離開。

這時我也從夢境中醒來。心想:這麼清晰的夢,可能是師尊在點悟我,讓我去告訴同修注意安全。第二天,我找到曾在那個單位工作過的同修,問她:你們單位是不是有這樣一位同修?她說是有這個同修,是後來得法的,近段時間本地講真相的項目做得很好,震驚了邪惡。邪惡正在針對此事搞調查,預謀著迫害相關同修。

聽同修這麼一說,我馬上說:師父在幫我們破除邪惡呢!你現在馬上去告訴那位同修,讓她將單位和家裏的相關東西全部收好轉移,並加強學法和發正念。我們也要通知更多的同修一起高密度的發正念,徹底解體邪惡企圖迫害大法弟子,阻礙眾生得救的陰謀。

在師尊的點悟和加持下,在同修們共同發正念除惡的配合下,徹底解體了另外空間的邪惡。一段時間後,本地的國保警察們對這件事也不了了之了,同修也安全了。

弟子叩拜師尊!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