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平度市曲元芝、盛淑麗被非法關押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青島平度市祝溝鎮法輪功學員曲元芝和盛淑麗,一月二十二日從本鎮北大流河村回家的路上,被警察綁架到祝溝鎮派出所;次日下午被劫持到青島即墨普東看守所非法關押至今。

被非法關押到看守所後,曲元芝出現高血壓症狀,吃不下飯,血壓曾高達190,被強迫吃降壓藥和治心律藥。她說話無力,但仍堅定的告訴律師自己無罪,沒犯法,應無條件釋放。

現年五十歲左右的曲元芝在修煉法輪功以前一身病,有時會暈倒,不能幹活。修煉法輪功以後,身體很快得到康復,甚麼活兒都能幹了,因此她丈夫很支持她修煉法輪功。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二日下午,曲元芝開著電動車載著盛淑麗及盛淑麗年僅一歲半的小孫子往家趕,警察王優武開著警車跟蹤尾隨。曲元芝幾次給警車讓路,警車還是尾隨其後。一不小心三輪車翻了,盛淑麗連同小孫子,被扣在三輪車下面。盛淑麗和孫子爬起來繼續趕路,警車上下來一個警察拽住盛淑麗,不讓她走。後來,祝溝派出所警長劉忠寶帶著人把曲元芝和盛淑麗綁架到祝溝派出所,關在小屋裏一宿。

曲元芝的丈夫才聽朋友說妻子可能被綁架到派出所了。曲的丈夫立即趕往派出所,那麼多人堵著門不讓他進去。曲的丈夫大聲叫曲元芝的名字,曲元芝回應的聲音從一個小屋裏傳出。但是派出所的人不讓他們見面。從那以後連辦公室也不讓進了。當晚,曲元芝的丈夫擔心妻子的安危,一直坐在三輪車裏等了一宿。

次日下午,平度劉傑帶著人把她們倆綁架到了青島即墨普東看守所。

對於妻子因煉法輪功幾次被綁架,曲元芝的丈夫表示非常難過、氣憤。「我擔心她在裏面(堅持信仰不放棄而)受苦,遭受折磨。我感到壓力太大了,快要壓垮了。」

一月二十四日,祝溝派出所又派人到北大流河村,挨家挨戶問村民:曲元芝、盛淑麗倆都給了些甚麼,並調出私人監控查看。

一月三十日下午,律師會見了曲元芝。得知前幾天公安去提審她,她不配合非法審問,零口供,零簽字。一月二十二日被綁架後,在派出所的禁閉室裏,曲元芝躺了一天一宿。

一月三十一日下午,祝溝派出所警察八、九個人帶著錄像機闖到曲元芝、盛淑麗家非法抄家。

曲元芝幾次被關押迫害

自一九九九年江澤民集團全面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以來,曲元芝幾次被關押迫害並被毒打。

二零零零年七月,曲元芝上北京上訪反映法輪功教人做好人的真相。在北京車站被綁架,被祝溝派出所於濤劫回關五天後又被劫持到平度拘留所關押十五天,勒索人民幣二百元。在北京期間,於濤問曲元芝是哪裏的?曲元芝不說,於濤就用穿著皮鞋的腳猛踹曲元芝的臉。在回平度的路上,一個警察罵大法師父,曲元芝阻止,並給他講大法真相,於濤就用拳頭打曲元芝的臉,曲元芝的哥哥去看曲元芝時,發現曲元芝的臉被打腫了,就問於濤為甚麼把人打成這樣?於濤不但不回答,還去打曲元芝的哥哥,曲元芝阻止打哥哥,於濤就把曲元芝拉出去綁在樹上打。

二零零一年十月,曲元芝又被黨委派出所的惡人綁架,迫害導致斷腿。二零零八年夏天,祝溝派出所警察喬恆雨領著人闖進曲元芝家騷擾並搶走大法書籍。

二零零九年冬季的一天,曲元芝跟世人講法輪功真相,被祝溝派出所警察綁架。她丈夫四處去找,也沒找到。回到家後,看到門被打開,劉傑領著幾個警察正在他家抄家,他迅速將他們反鎖在屋內。劉傑答應立刻把曲元芝放回家並寫了保證書、簽了字後,曲元芝丈夫才放他們走。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四日下午,盛淑麗和曲元芝結伴到平度舊店鎮講真相,遭人誣告,舊店派出所四個警察開著一輛警車和一輛摩托車,在東王卜後村將盛淑麗和曲元芝綁架。

酷刑演示:鐵椅子
酷刑演示:鐵椅子

在舊店派出所,警察將曲元芝銬在審訊室的鐵椅子上,後曲元芝身體出現病狀,警察才將她從鐵椅子中放出來,非法關押到審訊室的隔壁房間。

祝溝派出所:
電話:053283321006
所長牟曉峰13869839721
指導員葛某13964277668
警察劉忠寶15065328833
警察王優武13853295116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