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省桓仁縣法輪功學員張秀英遭迫害事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遼寧省桓仁縣法輪功學員張秀英因為信仰「真、善、忍」被多次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勞教所、監獄等黑窩,遭受各種酷刑折磨迫害。

中共人員對張秀英的迫害,給張秀英的女兒造成精神打擊,導致她精神不正常。

兩遭非法勞教 陷獄六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公開迫害法輪功後,身心受益於大法的張秀英,覺得有責任有義務向國家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於是她和兩名同修來到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不料被北京警察綁架,送進了體育場,在那裏來自全全國各地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很多很多。大約晚上九點左右,警察開始打人,拳打腳踢法輪功學員,張秀英遭毆打,後被抓上火車,送回了家。

那時電視、廣播、報紙每天鋪天蓋地的針對法輪大法進行誹謗造謠,張秀英在家呆不住,於一九九九年九月份再次來到北京天安門煉功和平請願,呼籲當局停止迫害法輪大法。張秀英再一次被綁架,被關押在看守所十五天後才放回家。

因為在縣裏說理無門,張秀英和一名法輪功學員第三次去北京為法輪功鳴冤。她在天安門廣場被警察綁架到當地駐京辦事處,第二天被當地警察押回到了縣裏,直接關入到桓仁縣看守所。幾天後的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九日,她被劫持到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非法勞教三年。

二零零二年出獄後,張秀英於二零零三年九月再次被非法勞教三年。她在馬三家教養院受盡折磨。

在馬三家教養院,張秀英遭受各種酷刑迫害,打罵、體罰成了家常便飯,遭受最嚴重的虐待有三次。參與迫害的主要警察有李明玉、張蕾、崔虹。第一次是在某一年七・一,李明玉讓所有人給邪黨唱歌,張秀英不去,警察李明玉開始罵張秀英,強迫她去,張秀英沒有配合,遭到嚴管:坐小板凳,從早上五點一直坐到晚上十點,持續兩個多月,天天吃窩頭。這種體罰特別痛苦,兩個多月下來身體已經不行了,李明玉看她嚴重虛弱才解除刑罰。

第二次是警察崔虹,把張秀英叫到辦公室,說全室人喊「法輪大法好」是她帶的頭,又叫來兩個男警察,男的對她拳打腳踢,崔虹用電棍電擊,也不知道打了多長時間,最後把她銬在暖氣片上。第二天,右眼睛看不清東西,青紫色。之後又被關進小號迫害很多天,張秀英被打的遍體鱗傷,好長時間才好。

第三次是在二零零三年蘇靜調來了,遼寧省各個「六一零」、勞教所男警到馬三家參與迫害大法弟子,把不「轉化」的大法弟子送進綜合樓,強制洗腦。那些日子打罵聲、慘叫聲、電棍聲不斷。邪惡瘋狂迫害大法弟子,那些日子真是血雨腥風。郭鐵英把床單撕成條,勒張秀英的脖子,勒得神志不清差點斷氣,強制洗腦。還有暴力毒打、拳打腳踢折磨,強制所謂的「轉化」。

馬三家獄警蘇靜、李明玉經常調來男警幫著迫害大法弟子。將不「轉化」法輪功學員全部嚴管迫害。李明玉還把她丈夫劉勇找來一同迫害大法弟子。劉勇領來一幫男警,進門就打,張秀英親眼目睹大法弟子黃素梅等很多人被毒打,法輪功學員李寶傑被獄警李明玉強迫灌食迫害致死。

四年冤刑 遭酷刑折磨、奴役迫害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下午四點左右,張秀英在家樓下再次被綁架,當天被抄家,幾天後,國保大隊警察王奇等人搶走了張秀英的私人物品複印機兩台、刻盤機兩台、切紙刀兩台、還有所有的大法書。

張秀英當夜被非法關押到本溪市看守所,非法關押九個多月,於二零一零年七月份遭非法庭審,被非法判刑四年,於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四日被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

在遼寧省女子監獄,張秀英關被入沒有監控的房間,獄警崔傑、孫維靜、彭小歐指使殺人犯王麗娟、趙金鳳對張秀英進行各種迫害:打罵體罰、冬天穿著單衣服,光腳蹲在地磚上,凍得腳上出了血泡鑽心的痛。有一次惡人趙金鳳找來好幾個犯人一起毒打張秀英,打的全身是傷。其中王麗娟打她無數個嘴巴子,趙金鳳拿書抽打她的臉部,嘴被打出了血。每天晚上蹲著、站著,不讓睡覺,往她的嘴裏灌涼水,不讓上廁所,每天都關押在沒有人住的屋子裏暗中迫害,逼著所謂的「轉化」長達五十六天。

五十六天的殘酷迫害之後是強制勞動。在十一月份的冬天裏,在地鋪上不讓蓋被。在十一月十三日晚,獄警孫維靜指使刑事犯王麗娟、趙金鳳和王井豔把床單撕成條狀,把張秀英綁在床頭上,只穿著單衣服、光腳站在地磚上一夜,腳趾凍出血泡,手腳都被勒腫了。王井豔打她耳光,致使張秀英耳膜損壞,兩個月之後才好。

冤獄後期,獄警逼迫張秀英寫所謂思想彙報,她不配合,獄警又把她關在黑屋子裏暗中迫害,在獄警孫維靜的在再次指使下,無數個刑事犯對她拳打腳踢,其中有趙金風、郝春玲、趙輝、張曉玲配合獄警迫害張秀英。

張秀英在遼寧省女子監獄遭受四年的迫害折磨,每一次酷刑都是九死一生。

騷擾不斷 家人遭牽連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張秀英在街上講真相時被國保警察王奇再次綁架。第二天送醫院體檢不合格,本溪市看守所拒收。王奇跟張秀英的兒子勒索了五千元錢才讓她回家。王奇還不死心,編造所謂的材料,先後被交送檢察院、法院。張秀英被逼離家出走。

二零一七年,張秀英在女兒家帶外孫,王奇帶兩個警察來女兒家騷擾。過了不長時間國保大隊長王成剛又來女兒家騷擾,讓他別出去講真相。之後在街上也被騷擾,干擾她的正常生活。

二零一八年七月初,桓仁縣國保大隊長王成剛帶兩個警察到張秀英家,之後給法院審判長朱福辰打電話,讓他過來。朱福辰帶領十多個男女警察來到張秀英家,說是核實二零一六年迫害她的事實。張秀英給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憲法賦予公民信仰自由、言論自由的權利,講真相不違法,是你們在違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