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走出派出所

守住「證實法」一念,在任何情況下就是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一日】二零一八年八月初的一天上午,我與往常一樣出去講真相。發了數份資料、講退了三個人之後,電動自行車輪胎突然沒氣了,就問路人哪有修車的,問三個路人的同時也給了真相資料。當車修好要上路時,被「網格員」攔住不讓走:「你等一下,有人舉報你。」這時一看,有一群「網格」人員已經攔在我的前面。當時心情很糟糕:怎麼會出這種事呢?發真相資料十多年,做的都比較平順,突然出現最不想面對的事情,各種人心觀念湧上心頭,有種大難臨頭的壓力。

上了警車之後靜下心來想想自己是大法弟子,是來救人的,不是來受迫害的。於是在警車上給兩個警察講真相。開警車的年輕警察強烈反應道:「你說法輪功好,那為啥要自焚呢?」我說:「天安門自焚案是假的,那是江澤民指使人導演的。」我說到「自焚」中的細節時,年輕警察說:「那是假的,哪有割開了氣管還能唱歌的?」我說:「是啊!有點兒常識的人都知道是假的,可中央電視台就是這樣反覆播放的啊,目的是用謊言毒害世人,讓人仇恨法輪功,你那個時候可能還在幼兒園呢吧。」他無力氣的接著說:「(對法輪功)反正是定了性的。」我說:「定甚麼性?官方公布的14個邪教中沒有法輪功。」他無語了。我趁勢給他們講善有善報的真相。

到了當地派出所,警察通過電話信息知道了我戶籍所在派出所。之後到了訊問室察看我的真相資料等東西。一警察說這麼多資料夠判幾年的,我思想中就一念你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

一波接一波的警察進來問我情況,我就趁機都給他們講真相。其中有一個警察問道:「你煉法輪功被處理過嗎?被處理幾次?」我說:「讓我失去了房子、失去了工作該怎麼算呢?都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害的。」他又問:「你當了兵的?我在你面前只能是個小兵了,你怎麼學起法輪功了?」我說:「我也曾經是個無神論者,也不相信氣功啊修煉甚麼的,但是我親眼見證了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效才接觸到法輪功的。」 於是,我就把我妻子做頸脊椎手術之後如何臥床不起、到學了法輪功兩小時,就能生活自理的過程講給了他,他聽後說:「好就在家裏煉嘛……政策變了你也應該轉向了嘛。」他又說道:「你得到甚麼好處了?」我說:「心身健康。你沒學過法輪功,你的認識是:沒吃葡萄的人說葡萄酸是一樣的道理。」他不作聲走了。

之後,又轉到該派出所一聲音聲像監控室。裏面有四個被監控的年輕女子。一警察對女生們說:「法輪功可以不吃東西,你們不行。」一女生雙手送我麵包吃,我雙手合十謝絕了。監看的警察說:「別人給你東西吃,怎麼不吃?」我說:「不是不吃,是不能隨便吃別人的東西。」警察說:「法輪功就是好,不佔便宜。」另一個警察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舉舉手就出去了。

又進來一個警察講:「一看你(那麼善良)就知道是法輪功。共產黨就是那麼(壞),你們能把它頂的翻嗎!有次法輪功資料發到我手上,如果舉報還可以得錢呢,我才不幹那種(壞)事呢。」我藉機給他們講真相,一警察說:「注意點(這裏有監聽),如果把你弄小屋子銬上划不來。」

在離開事發地派出所之前,要我簽字,上面寫的我發真相資料的內容。我說:「不簽。」警察問:「為甚麼不簽?」我說:「我做好人,又不是罪犯,簽甚麼字?」「我沒說你是罪犯啊,這上寫的就你發的資料,這是破壞國家安全……」警察高聲吼道。這時,戶籍地派出所及辦事處的人已經趕到站在我身後,大廳還有其他警察和群眾,我正念更強的高聲回應道:「真相資料,對人有百利而無一害!」他重複了這句話說道:「說了法輪大法好,就好了?」「那當然啊!你真心明白法輪大法好!你一定有美好未來。」我回應道。這時那個警察態度緩下來,以懇求的口氣要我簽字。我就在上面簽上「做好人沒錯。」我身後本地派出所警察看見了,對我說:「你怎麼這樣簽呢?要麼簽,要麼不簽。」我即刻說道:「不簽。」對方警察又說:「你不簽,就在這簽上:本人拒絕簽字」。我思考片刻,簽上了這句話。之後與本地派出所警察一同離開了該派出所。

到了本地派出所基本沒甚麼「問話」。他們到我居住地看了一下,拿走了一些真相資料及三本大法書。在他們將我的挎包及私人物品還給我之後說道:「你寫個悔過書、保證書吧。」我說:「甚麼悔過?保證甚麼?那是隨便寫的啊?不寫。」他們七嘴八舌的叨咕了幾句後,辦事處的人就離開派出所了,這時我也邁步回家。一個年輕警察高聲吼道:「你就想走了?你走不脫。」我停住了腳步。在大廳裏有四個警察,有三個年輕警察,副所長開始以朋友身份的語氣與我對話:「你甚麼時候學法輪功的?」

我就又重複了見證妻子學法輪功的神奇現象、做好人的快樂等等。過程中那個吼我的警察插話道:「你說法輪功好,那為啥要自焚呢?」我說:「那是江澤民等人導演的一場戲,欺騙民眾……」詳細講解了「自焚」案之後他們都不作聲了。副所長接著問:「我經常看明慧網,甚麼活摘啊,公審江澤民啊,迫害啊這些我都知道。法輪功是宗教呢還是信仰?」我說:「你要認為是宗教也可以,但不是宗教,是信仰。」「那你妻子怎麼又不學法輪功了呢?」「妻子覺的煉法輪功吃不下那個苦:她肢體殘疾,盤不上腿,盤腿很疼。法輪功門是敞開的,願學就學,不強拉人學,學法輪功是出於自願。強拉人學的一定是邪教。」我回應道。他說:「說到邪教,現在有許多教都是邪的。」他列舉了某教、某某教等等。言下之意只有法輪功是正的。

副所長最後問道:「你是共產黨員,現在改信法輪功了啊?」我思考片刻說道:「我入黨幾十年,黨性沒有把我的私心去掉。我做水電工作,家裏的燈泡從來沒買過,都是拿公家的用。我學法輪功以後,去掉了很多私心,再也不想以工作之便貪佔便宜。」他說:「人最大的敵人就是自私。」我說:「你們在生氣的時候,有解不開的心結的時候,誠念真、善、忍,一定化解。」他們全都哈哈大笑。

副所長覺的該問的也都問了,抬手示意:「你回家吧。」與派出所副所長約半小時的對話過程成了那三個年輕警察聽真相的機會,使壞事變成了好事。

回家後我第一件事就是給師父法像合十叩謝!謝謝師父加持!謝謝師父又一次救了弟子!回家再學法時,《怕啥》的經文一下子就記住了。這次數小時的派出所講真相的經歷,切身體會到法的威力。守住「證實法」一念,在任何情況下就是講真相,不停的講,講哪方面都以證實法為主軸。再就是非常清楚的知道出現被迫害這種事,不是「人對人的迫害」。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