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獄多年志不改 修去怕心多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於一九九六年十月十二日喜得法輪大法,這一天是我人生轉折的日子。從此結束了我被多種慢性疾病同時折磨得生不如死的痛苦,我走上一條返本歸真的路。

我在讀中學時就知道語文老師的丈夫被中共迫害,從北京全家被遣送回老家。俄語老師是廣州人,被批鬥上吊自殺。看到中共一九八九年六四,在天安門廣場用坦克把手無寸鐵的學生碾軋成肉泥還竟然說沒死一個人,看到中共在歷次政治運動中對人民的殘酷迫害,這一切在我心裏就有了「怕」的觀念。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造謠宣傳、栽贓陷害,對師尊和大法抹黑。但修煉法輪功後,我親身體驗到大法是無比珍貴的佛法,我修煉不長時間一身的病痛都沒有了,得到了一個健康的身體,我是在大法修煉中的親身受益者。媒體的造謠宣傳可能是政府不了解法輪功真相,所以,我有責任站出來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為師尊說句公道話,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當時迫害來勢兇猛,真的是要放下生死才能走出那一步的。

一九九九年七日二十三日我去了北京,因那時我是煉功點的輔導員,最早的迫害是從輔導員開始的。後於十月十二日又去了北京,我因此而被冤判三年。

入獄後,在那樣惡劣的環境裏,我想自己是大法弟子,我要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就給監獄獄警寫真相信,用我自己的親身體會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揭露媒體的造謠。

二零零三年二月,我又被綁架,在看守所裏,我們四位同修集體配合,揭露共產黨的惡行,自中共竊權幾十年來大量的鐵的事實說明中共殘害百姓、殘害善良是邪教。我們就寫了一篇「中國共產黨是真正的邪教」。入獄後,在一次作業本上我又寫上這篇文章。在一百多人的大會上(夾控)念了我寫的這篇文章,震懾了邪惡,去掉對中共的恐懼,增強了我內心的正念。

二零一二年中共「十八大」期間,我被綁架到省洗腦班,惡人將師尊的法像放在地上要我用腳踩,我哭著喊著「我不踩!」並把師尊的法像搶來抱在胸前,她們沒辦法,也就不管我了。後來她們把我叫到樓上,我看到牆壁上貼著攻擊大法的標語,我撕下了一張,想到自己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有責任維護大法,師父就在我身邊看護我,保護著我,我去掉怕心,就把所有的邪惡標語都撕掉了。

二零一三年春,我被關押在外縣的拘留所,隔壁男倉的人遞過來筆和紙,要我給他們寫法輪功真相,寫完後,我告訴他們一個一個倉傳下去,傳給後面倉的人看,他們看過真相後,有一個人喊,「我得道了!」這讓我看到了眾生明白而得救的一面,心裏也很欣慰。在拘留的條子上寫的是關押我十天,到第五天時,我就在監倉裏大聲喊「天滅中共!」「中國共產黨是真正的邪教!」他們第六天就放我回家了。

二零一四年四月,國保大隊綁架同修,抄同修的家時搶走幾萬元她女兒打工的錢而不給開收據,我與同修們去找國保大隊長,那次有四位同修遭綁架,我又被冤判四年。

一次利用外出的機會,在路過十二個監倉的門口,看到這些可貴而迷失了的中國人,我要把福音告訴他們,告訴他們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家就大聲念起來了,整個看守所被「法輪大法好」的聲音震撼著。有人喊:「李洪志萬歲!」有人喊:「打倒共產黨!」

結束了累計十四年六個月的冤獄,在助師正法的路上我要不斷的精進。因為在家的時間少,在街上面對面發真相資料、勸三退救人的事做得不多,我悟到:不能因為多次被綁架、被酷刑迫害就畏懼邪惡。去掉怕心,不斷的去,在救度眾生的實踐中魔煉自己。在與同行的同修們比學比修,看到她們把真相資料拿在手上,我覺的好,利於有緣人看到有真相資料,有的主動來要。

有一次我手上拿著一本真相資料,有人就自己伸手到我包裏拿了幾本,另一個女子也自己到我包裏拿去幾本,我問他們每人拿這麼多本幹甚麼?他們說他們小區有幾十戶都要看呢。

一次我手上拿著一本真相資料,有個女人從旁邊過路就拿走了。有個人一次就找我要八本《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說他有七個朋友都要看。有個人對我說他每天都要找法輪功的資料看,當時我手裏只有一本特刊了,就給了他,後來他不想還我了,他說他的朋友都在輪著看。有個人要回老家去,找我多要點法輪功資料帶回去,他說他們院子裏有二、三十戶人家要看。我為這些覺醒的生命高興,眾生都在盼著得救啊!我們更應該做好我們該做的事。

有一天我正在發真相資料時,看到有個人在給我拍照,我不為所動,繼續做我該做的事。我有師父看護,有師父加持,信師信法,這是我最大的保障,實修中使我磨去了怕心,能夠堂堂正正的走在救度眾生的路上,兌現自己的誓約,完成歷史使命。

在香港大遊行後的幾天,社區的三個片警來敲門,他們站在家門口,我請他們進屋裏坐,想給他們講講法輪功真相,他們不肯進屋,卻站在門口說你們搞政治,我說:「你們是指我們勸三退嗎?我們中華民族是炎黃子孫,入了共產黨是當了馬列子孫。」他們不作聲轉身就走了。我大聲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記住師尊的話,修煉人沒有敵人,我要善待他們。

阻礙助師正法的最大障礙是怕,怕的根子是私。我要修成無私無我,達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標準,兌現史前誓約,圓滿隨師還。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