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一次又一次幫我走過關難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之前,身體患多種疾病,因為患肥大性骨質增生,只能躺床側睡,經常半身發麻,平躺都起不來床;兩腿沉重發軟,還有神經刺痛,連兩斤重的東西都無法手提;夏天不能吹風扇,一吹就感覺頭頂有個洞似的,風直往裏灌;此外還患有各種其它疾病,中醫、西醫各種治療都經歷過,但是不見效果。真是活得很痛苦、很悲觀。

自從我有幸走入大法修煉以後,師父一次又一次幫我消去了病業,一次又一次保護我闖過了魔難,使我明白了大法的真相。我最大的感悟就是,我從此開始得救了,我知道了生命的意義是要返本歸真,是為了修煉,是為了助師救度眾生。

從我第一次讀《轉法輪》開始,師父就開始給我清理身體。正如師父在書中所說的那樣:「在常人社會中為了名、利,人與人之間的爭奪,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體已經搞的相當不像樣了,在另外的空間看你的身體,那骨頭都是一塊塊黑的。就這樣的身體,一下子給你淨化出來,一點反應沒有也不行,所以你會有反應。有的人還會連拉帶吐。」[1]就這樣,當師父給我清理身體時,我拉出膿一樣的東西,拉了一段時間,就沒事了。隨著學法煉功,身體多種疾病一掃而光,整個身體感覺很輕鬆。我非常感恩師父。

我雖然有幸得法了,但在以後的日子裏,我經受了很多苦難和考驗。

一、丈夫、女兒離我而去

我丈夫(未修煉法輪功的常人)因病先離我而去。因為自己修煉不夠精進,悟性差,有漏,後來女兒同修也被舊勢力鑽空子,以病業形式拖走了,留下一個五歲的幼小女兒。對我這樣一個學法不深、親情重、意志脆弱的人來說,這一連串像巨山壓頂一樣的沉重打擊,很可能把我意志壓垮、把我毀掉的,萬幸的是,我有師父,師父一直在看護我,保護我。

在女兒去世的現場,白髮人送黑髮人,所有親朋都充滿了哀痛,氣氛非常壓抑。是偉大慈悲的師父,把弟子的思維暫時封起來了,我當時竟然沒有甚麼想法,情緒比較平靜,就是看著常人,忙來忙去的。當天照常堅持學法、煉功。第二天早上照常晨煉。

等過了一段時間,我開始感到非常痛苦。那時候,我才悟到,女兒走的時候我沒有思維,是師父保護著弟子,擔心弟子承受不了巨大的傷痛,把我的思維暫時封閉了。當然我該承受的還是要承受。在後來的一段時間,我修得很辛苦。但是有師在有法在,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我從情中走出來了。

二、洗腦班裏走過病業魔難

靜思自己得法以來的修煉過程,由於自己還有太多的各種人心,比如做事心、怕苦,妒嫉心,爭鬥心,名利心,顯示心,色心,怨恨心等等常人心,有很多心性上的漏,因而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被中共惡人綁架兩次,分別被非法關進拘留所和洗腦班,受到迫害。

在洗腦班,舊勢力利用病業假相迫害我,我下身流血。到了第七天,我腹部以下,感到像針刺一樣痛。幾乎整個腹部都這樣刺痛,晚上痛的不能睡覺。我心裏知道只有大法才能救我,我就開始心裏默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慢慢疼痛減輕,可以入睡了。第二天早上起來,下身流血就停止了,腹部疼痛消失了。是偉大慈悲的師父把我的難去掉了。

三、去掉對外孫女、女婿的情

我的小外孫女,才五歲,從小由我把她帶大,所以我對外孫女的情很重,覺的現在唯一的親人就是這個外孫女。我被邪惡綁架迫害回家後,惡人對我女婿施加壓力,不准我住在女婿家照顧外孫女,要我在修煉和帶外孫女中做出選擇。但是我深深知道,我的生命,我今天所擁有的一切,都是大法給的。我不能夠離開大法。

儘管那段時間我真的很痛苦,剜心透骨的痛,但是我知道,堅定修煉,最後跟隨師父返回我自己真正的家園,才是我最終的心願,我堅持每天學法煉功。

師父教導我們:「難忍能忍。你看不行,難行可是能行。其實也是這樣,不妨大家回去試一試。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者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就忍一忍,看著不行,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正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2]

我醒悟了,我應該放下這個情,我打電話告訴女婿,我愛外孫女,我希望能夠親自照顧她,但是一定要我在堅持修煉和照顧外孫女兩者之間做出選擇的話,我只能放棄(幫)帶外孫女,我要堅持修大法。放下電話後,我頓時感覺到全身舒服,一塊石頭落地。多謝師父的慈悲點悟。

師父說過:「其實修煉並不難,難就難在常人之心放不下。」[3]每星期,我要去看一次外孫女,每去一次,幾天心都平靜不下來,一想到外孫女可憐的樣子,就流淚。外孫女沒有專門人照顧,飢一頓飽一頓的,這還不說,由於女婿心情不好,可想而知,對外孫女態度的差勁是沒法言說的。外孫女經常被嚇得發呆、發抖,我那心啊,真是很難受。我想我是修煉人,我得忍,這事情都不是無緣無故的,都是有因緣關係的。

雖然表面上,我自己說要做到忍,但這往往是含淚而忍,不是真正的忍。以前女婿對我的態度是好的,但是女兒去世後,因為對大法產生了誤解,變的對我很不好。我由於學法不深,當時對女婿也產生了很強的怨恨心,一時還解脫不出來。我知道我得好好學法,要修好自己,從這個情中跳出來。

師父說:「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1]

我知道,我要闖過這一關,我只有遵照大法去修,才能夠闖過這最難過的情關。儘管闖這一關走得很辛苦,但是師父就在我身邊。在師父的保護下,我不斷的向內找,深挖自己各種不好的常人之心:私心、怨恨心、報復心、不平衡心、對親情的依賴之心……不斷的去掉它。就這樣,我闖過了一個個的心性難關,突破了一個個的迷茫,逐漸化解了對女婿的怨恨,我終於堅定的走過來了,我深深感謝師尊的洪恩浩蕩。

四、走出生死魔難

對我這樣一個不爭氣的弟子,師父不但沒有放棄我,還時時刻刻的保護著我。今年六月份的一天,師父替弟子化解了一次事關生死的巨大魔難。

在一天晚上十二點,我盤腿坐在床上發正念,因為這段時間在消病業,發正念時迷糊了,給舊勢力鑽了空子,突然感覺到有一股很大的力,把我從床上推下來,而且頭部幾乎垂直撞向瓷磚地面。我的床又比一般的床都要高(為了避地面潮氣而設計)。當時摔得很重,頓時腦袋極痛,整個人的手腳都麻了。

平時我是一個人居住,又是深更半夜,情況又緊迫,旁邊沒有任何人可以幫我,但我頭腦還是很清醒,第一念就是我沒事,我立刻發正念,接著我喊了一聲:「師父!」當時感覺整個人從頭到腳都很難受。

我想動一下,發現根本動不了,我就趕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三到四遍,突然感覺,有一種物質從頭到腳一瞬間被排出去了,師父一下子給弟子把這巨難拿掉了。我一下子就從地上爬起來了,馬上感覺到全身特別輕鬆,是從來沒有過的那種感覺,特別舒服。感恩師父又一次替我承受了這個如巨山般大的魔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23/師父一次又一次幫我走過關難-3972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