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正念 珍惜修煉機緣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日】

一、得法

一九九六年,我正在上大學,到二姐家去度暑假,她說法輪功很好,不但能祛病健身,還能提升人的道德。她煉了快半年了,現在身體好了,還懷上了第二個寶寶。

二姐從小體弱多病,三天兩頭跑醫院,在我的記憶中,她有兩次瀕臨死亡,父母說她的命是撿回來的。我看她現在精神十足,皮膚白裏透紅,再不是以前那個有氣無力、病怏怏的樣子。更不可思議的是,還懷上了寶寶。

於是,我看了《轉法輪》,書中告訴我們如何做個好人,人應該善良的活著,與人為善。我從小爭強好勝,四個兄妹中我最小,但我最強勢,誰都敢罵敢打,同村的男孩都怕我三分。現在,我從大法中明白了:人生不是為了爭強,人通過修煉會變的越來越美好,生命可以提升,可以返本歸真,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園。就這樣,在不知不覺中,我得法了。

二、迷失

一九九九年三月,我在坐月子,休產假。七月二十日,大法遭到了中共邪黨和江氏集團的打壓、迫害。我二姐去北京為大法說句公道話,以自己的親身受益為大法鳴冤,卻遭遇非法抓捕,並遣返到當地看守所。我當時請了律師去接見。但那些警察根本不講法律,不講人權,不講信仰自由,只聽上面的指使,強制轉化、洗腦修煉人,要他們寫保證書,放棄大法修煉。

我姐不依惡人的指使,他們就動用親情,把我快八十歲的父親千里迢迢的從老家騙來,企圖用親情瓦解修煉人的正念。最後沒有得逞,我姐被非法勞教一年。

其中也使我的父親對大法產生了誤解,因為我父親是在文化大革命被打成「右派」的,還是所謂的「官僚地主」(我祖父是國民黨的官員,一九四九年去了台灣)。他是知道共產黨整人的伎倆。當時,他老淚縱橫,心身受到很大打擊、傷害。我也因為失去了修煉環境,慢慢脫離了大法,迷失在滾滾紅塵中。

三、回歸

二零零六年,二姐去了美國。臨走時,我去送她,當時她給了我電子書和光盤,我沒怎麼看。每天除了工作,就是應酬,吃喝玩樂。

到了二零一二年,我的身體很糟糕,偏頭痛、頸椎病、慢性咽喉炎、乳腺增生、婦科病、尿酸偏高、血脂偏高、腰腿痛等。我活的很苦很累,脾氣也越來越暴躁。想想自己才三十八歲,今後的日子咋過啊?這時「大法」兩個字打入我的腦海,是啊,只有大法能救我。我決定繼續煉法輪功。真是「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由於我的這一念,師父第二天就派同修把我找回來了,過程也是很神奇。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六日,我又從新開始修煉大法了。兩天後,我的病痛全無,半個月後,停了大半年的例假也來了(我去醫院看過,當時來過一點點,後來就不來了)。我把這些好消息都告訴了家人,大家都覺的很神奇,許多親人都接受了大法真相資料,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 、忍好。」有的退出了無神論的黨、團、隊組織,保平安。

特別是我父親還看了《轉法輪》寶書,說師父講的句句是真理,並發表了嚴正聲明:說以前對大法所做所想的不敬行為是受了共產黨無神論的矇騙,今後支持大法,支持家人修煉。現在我父親九十多歲了,身體健康,聲音洪亮,能自理家務,得福報了。

四、兌現使命

剛走回來的那段時間,我做了兩個清晰的夢,一個是和我姐在一個大型超市裏,前門快要關了,後門也落下了一半。我姐說:快走,沒時間了。另一個是我開著車在崎嶇的山路上,跟著別人跑,差點迷了路,可我往相反方向,就找到了自己的家。我悟到:我迷失、掉隊太久了,要抓緊時間攆上來,師父沒有放棄我。

因此,我每天除了工作和平衡好家庭外,所有時間都用來學法、煉功。後來同修告訴我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學法、煉功、發正念、證實法和講真相救度世人。當時我把同修抄的發正念要領背下來,見人就講大法真相,也不知道怕,也不知道安全問題。

不久,技術同修與我接觸,我就能上明慧網了。通過大量學習師尊的各地講法,看明慧網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法理越來越清晰,這幾年,我在理性中做著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兌現著自己的使命。現在,我想講幾個世人明真相,得福報的小故事,證實大法的超常,師父的洪恩浩蕩。

1、小伙子的繃帶沒了

一個小伙子到我店裏買移動硬盤和音響,右手吊著繃帶,他要我從他的背包裏拿錢。臨走時,他依依不捨的看著我,我想這是有緣人呢,就問他的手是怎麼回事?他說被人砍傷了神經,醫生說要一年半才能好。我說,阿姨是信佛的,你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且退出共產黨的黨、團、隊組織,會出奇蹟,得福報的。共產黨宣揚「假、惡、暴」,現在的人動不動就殺呀、砍的,不分青紅皂白。法輪大法是佛法,是教人做好人的,是傳統的普世價值,但遭到共產黨的迫害,它不讓人做有良心、有信仰的好人。這樣,它就可以做無法無天的壞事,不要人相信善惡有報,不要人講道德。

他說是團員,現在在讀研,沒入黨。他退了團和少先隊,並接受了真相期刊,高高興興的走了。

半個月後,他又來了,繃帶不見了,手裏拿著手機,又要了真相資料,我告訴他可以翻牆,去看看動態網。

2、托李洪志師父的福

去年下半年,我去一所藝術培訓學校做宿管老師。這些都是高三的學生,大部份是獨生子女,從小嬌生慣養,生活習慣不好,不是戀愛就是玩電遊。一般文化課成績都不太好,為了上大學,想走藝考的捷徑。

面對這些孩子,我想,他們天生是純真的,只是受了現代意識的教育和影響,我要救度他們。剛開始,他們對我愛理不理的,我就拿出耐心,輕言細語的一個個和他們交流。我說,阿姨不是來管你們的,我希望你們都做好孩子,我更願意和你們做朋友。慢慢的,他們覺的我和別的阿姨不一樣,說我每天樂呵呵的,很陽光,有的學生還調皮的叫我姐姐。

有天晚上,我去查寢室,還有四個學生沒回來,我就去教室找他們,當時他們正在畫畫。我看到教室裏有一個骷髏頭,我就問他們害怕嗎?他們說是老師的教具,沒辦法。我說,你們知道古代的藝術最早畫甚麼嗎?是畫神的,是畫美好事物的。因為人都嚮往著美好的生活,例如:盧浮宮的很多雕塑都是描繪天國世界的神聖,還有聖母瑪利亞等。我國的幾大石窟如樂山大佛、敦煌莫高窟也是讚美神佛的。

他們說,阿姨知道的真多,問我知道《山海經》和《三民主義》嗎?我說阿姨是修佛法的,不知道。我反問,你們知道法輪功嗎?他們說知道。我問是從課本上知道的嗎?他們說是。我說書上是假的,法輪大法是佛法,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還有五套優美的動作,能祛病健身。現在世界上有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人都在煉,還翻譯成了幾十種語言。你們在書上看的法輪功學員「自焚」、「自殺」是江澤民造的假,他為了迫害大法,找人在天安門廣場拍的戲。因為共產黨宣揚無神論,它靠暴力、靠流氓起家,它懼怕好人。你們還記得《共產黨》宣言開頭說:一八四八年,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徘徊。幽靈你們感覺好嗎?他們都說不好。我說對了,幽靈在基督教裏稱為魔鬼,在中國傳統文化裏稱為邪靈。我們是中華兒女,並不是馬列子孫。所以我們要遵循中華傳統按「真、善、忍」做好人,你們都退出無神論組織,也就是現在流行的「三退保平安」就有美好的未來。因為善惡有報是天理。這時,一個學生馬上說,我在錢上看到過;另一個接著說,阿姨我要退團、退隊,最後四人都退了。

第二天晚上,我又去查寢,忽然有個學生說,阿姨,我絕不會讓人傷害你。我說怎麼回事?他說有人說法輪功壞話。我平靜的說,不要生氣,要「真、善、忍」,那是他們不知道真相,別人說阿姨殺了人,你們相信嗎?他們說不相信,阿姨是好人。

這下隔壁小寢的人也過來了(我管理的是一個大寢,分成六個小寢,一共二十六個人)。我又和他們講了真相,並告訴他們,當金錢、權勢、名譽、財富都化為塵土,只有人心中的那份善良永不磨滅,他像一顆種子,會生根、發芽,世世代代永遠流傳。正義也許會遲到,但從不缺席。這下有十一個孩子做了三退。後來,其它寢室的孩子也退出了無神論組織,我又送了《慧聲》,《天賜洪福》,《明白》等真相期刊給他們看。還有個孩子請了《轉法輪》寶書,說還要給家人辦三退。看到這些可愛的生命得救了,我很欣悅。過了幾天,我獎勵他們一人兩個雞腿,一共五十二個,他們說,托李洪志師父的福。在聯考中,他們取得了好的成績,又說托李洪志師父的福。

3、明真相的世人成了活傳媒

一天,在單位吃完中午飯,準備回家去,心想:師父啊,請您安排有緣人來聽真相吧。出門大概一里地,就有一男子問我:甚麼時候了,就吃完飯了。我說是的,大哥,十二點多了,吃完飯了。他說:「你能不能送我一下,我腳痛,走不動,送我到前面的橋底下。」我看他當時提了一點點菜,面色很難看,我很高興的答應了。

他說你是「學雷鋒的」吧?我說,大哥,我是信佛的。他說他出了車禍,做了開顱手術,現在連飯都不能煮了,路也走不動了。我問他多大年紀,他說五十二歲,可我看他好像七十歲的人。我就給他講了大法真相,告訴他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遇難呈祥,逢凶化吉,並且告訴他要得到神佛保祐就不能信無神論,無神論不講道德,罪惡滔天。共產黨腐敗治國,現在社會上假貨橫行,黃、賭、毒流行,天怒人怨,人不治天治。

到橋底下,真相講的差不多了,他也退團、隊了,他就不要我送了。我就送了真相台曆、真相資料和護身符給他。

十來天後,總有個白白胖胖的人望著我,我想這一定是有緣人,就拿出真相台曆送他。他說我送過給他,那天在橋底下。哦,我想起來了,是那位腳痛的大哥。我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變化太大了。他說他全好了,甚麼都能做了,人也白了、胖了,都變了。問我還有沒有書(真相資料)?我就拿出幾本給他挑選,並囑咐他傳給別人看,也是功德無量。

幾天後,還是在這條道上,對面走來兩個中年男士,我拿出真相台曆和真相期刊準備講真相。又碰到了這位大哥,在一百米遠處,他大步流星的走過來和我握手,並馬上把帽子取下來,給他們看疤痕,告訴這兩個人,說他出車禍開顱,現在信這個(法輪功)好了,人都變了。這兩位男士痛快的接受真相資料,其中有一個退了隊,另一個甚麼也沒加入。

在面對面講真相過程中,各個階層的人都有。我總是抱著一個善念,真心為別人好。每當出現怕心的時候,我就背師父的詩句:「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1]。「一路正法劈天蓋 不正而負全淘汰」[2]。「歷盡萬般苦 兩腳踏千魔 立掌乾坤震 橫空立巨佛」[3]。每當出現懈怠的時候,我就背師父的「悠悠萬世緣 大法一線牽 難中煉金體 何故步姍姍」[4]。「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5]。心中有法,心中有師父,心中就有了正念。過程中都是師父在做,師父在加持,師父卻把榮耀給予了我們大法弟子。

五、結語

我是掉隊的大法弟子,謝謝慈悲的師父沒有放棄我,再一次把我從地獄中撈起。在這滾滾紅塵中,在這亂世中,我有很多不足,還有很多執著心,但我再也不會迷失方向,因為我有師父,有大法,我是修煉人,我要時刻用大法清洗自己,去掉自己骨子裏的觀念、人心、喜好,使自己變的越來越純淨,越來越成熟,更好的完成自己的誓約和使命。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正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大覺〉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神路難〉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理智醒覺〉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20/堅定正念-珍惜修煉機緣-3948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