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進實修 快救人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得法修煉的,二十多年了,師父為弟子操盡了心。我僅把自己這二十多年師父帶我一路前行的修煉歷程寫出來向師父彙報。

一、大法可以化解一切

我上學時,頭腦笨,學習不好。可是師父沒有嫌棄我,遇事隨時點悟我,開啟了我的智慧。

有一次,因家中一點小事兒,丈夫拿起掃帚打我,不解恨,打我嘴巴子。我說:「你別生氣了。」我心想:「這是給我提高心性的好機會,我一定把握住。」丈夫一看我一點沒生氣,還笑著說話,以為我故意氣他,就更生氣了,拿起板鍬就拍我,我怎麼解釋,他也不聽。

師父說:「因為矛盾產生的時候,會突然間出現,可是卻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當作煉功人,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1]

雖然我身上被打的青一塊紫一塊的,卻不覺的疼。我心裏也非常坦然,對丈夫沒有起怨恨之心。丈夫打完我之後,他的手腳卻疼的一夜沒睡。後來他說:「你有師父保護啊!我錯了。」並且向師父道歉。

二、履行誓約 快救人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我們開始了面對面講真相,發真相資料、光盤等。我與A同修配合兩年多。上午學法,下午出去講真相。不論嚴寒酷暑,無論邪惡怎樣瘋狂,我們都沒有停滯救度眾生的腳步。菜市場、汽車站點、商店等人多的地方都留下了我們的足跡,這也是我們救人修心的過程。面對不明真相,被邪黨毒害太深、仇視大法的世人,我們慈悲對待;說難聽話的、罵人的、要打電話舉報的,我們都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和師父與大法給予的正念與法力走過來了。

有一天,我和同修發真相資料,發到國保大隊的警察手裏,我倆被綁架。當時精神很緊張,心也在跳,我意識到這是怕的物質,我不要它。我想:「走師父安排的路,一切都不配合邪惡,發正念清理空間場,對舉報我的人我也不嫉恨他,他不明真相,多可憐啊!」師父在法中講:「當然,修煉人沒有敵人」[2]。我們不能恨他,他也是被中共邪黨操控了。在迷中犯罪,是很可憐的生命,眾生都是來聽真相的,我得救他們,並請師尊加持,弟子一定要做好。

警察把我倆分開非法審問,問資料的來源,說了就放人。我們都不配合,不能讓他們繼續對大法犯罪。這時,國保大隊長進來了,問:「誰叫某某(指我的名字),這名字如雷貫耳啊!」我瞅她一眼,心裏發正念清理她背後邪惡因素,讓她發善念,不要對大法弟子犯罪。她馬上說「我不動你」就走了。我被非法關押看守所十五天,我們背法,不間斷的發正念,找機會講真相,把同監室的人都做了三退。

第十三天夜裏,我做了一個夢,夢境中這些警察都是小孩,在開會,說是給我判刑。我就一個一個的告訴他們:「你們不要迫害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第十五天,大隊長說:「本來想把你判刑的。」我心裏說:「你說了不算。」她接著說:「讓你寫不煉的保證,我看你寧可進去,也不會寫的,算了,回去煉吧!」這樣,我在師父的加持下,正念走出看守所。

在這期間,同修整體配合發正念,攙扶著年邁的母親去要人,在此,感謝偉大師尊的慈悲保護!感謝同修的幫助,珍惜同修與我攜手並肩,助師正法的聖緣!

事後,自己靜下心來,學法向內找,有自己意識不到的顯示心、幹事心,被邪惡鑽了空子,務必修去這些人心,徹底清除它們。

有一次去農村發真相資料,從一個院子裏出來二十多人把我圍住,喊著:「她是煉法輪功的,抓住她……」當時我心態很穩定,立掌發正念,師父加持我用神通把他們定住了。他們嘴裏喊著抓我,卻誰也動不了了。我們從法中知道,我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我們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層次法理限制的人,我們起心動念,時時處處都在法上,就能展現出法的威力。

去年,我地區做二零一九年真相年曆,沒有地方,我和同修商量來我家做。同修把打印出來的年曆裝上箱,我和一男同修約定好時間,他開車來取。為了節省同修的時間,我提前一箱一箱的把十多箱打印的真相年曆從樓上背下來,搬到一樓的樓梯間裏。到了約定的時間,同修也沒來。我和A同修輪流在外邊等,等了兩個多小時。因為沒帶電話,A同修不得已只好回家給他打電話聯繫。同修在那邊說:「今天幹活累了,明天再來拉。」因為考慮到安全問題,不能找別的車,東西已經搬下來了。A告訴他只要他開車就行。

後來我和同修說:「以後打印完兩箱,就用兜子裝上,還不顯眼,我自己搬到樓下,打車就走了。」我每天還要供給同修出去講真相用的資料。我把我們做的《九評》等書,還有真相資料,也都是一箱一箱的背著送到同修家裏,我還和男同修一起往同修家裏送成箱的真相年曆。

三、世人覺醒 保護大法弟子

平時我和同修配合講真相,面對面的發真相小冊子、《九評》等書、貼不乾膠。也不求數量,挨家挨戶的發真相年曆,有的世人看到我們就要。在給的同時我們告訴他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世人都在覺醒。

也有不明真相被中共毒害的。有一次,在汽車公交站,我給一位老人一本真相小冊子。他一看就搶過去了,並且一把拽住我的手,另一隻手來搶裝真相資料的包,嚷著要送我去派出所。我說:「不能給您,對您不好,我不能讓您對大法犯罪。我告訴您真相,是為您好啊!」他說:「共產黨給你開支,你還反黨。」我說:「我們的工資不是共產黨給的,是自己勞動所得。」

我看他拽著不撒手,還圍了很多人,就大聲喊:「師父救弟子。」其中一圍觀的人說:「放了她吧,她們都是好人,也沒幹壞事。」這時好幾個人過來說:「你扯這幹啥,趕快放了人家。」他撒開了手。周圍的人們示意讓我趕快走,我當時也沒來得及謝他們,也沒有怕,是師父又一次保護了弟子。

四、去除自我、強勢的執著

母親同修不識字,怕心重,帶修不修的,我看著母親不精進,也著急,總是指責她這不對那不對,母親吃香瓜甩籽甩到牆上去了,抱怨她不乾淨,說她是黨文化行為。還以為自己為她好,也沒有體諒她能不能接受,覺的自己修的好。

母親家裏有一隻大公雞好叨人。有一天,把我腿給叨壞了,當時沒想甚麼,就忍了。後來又叨了我幾次,最後一次叨我時,我的怨恨心就出來了,隨手拿起一根柳條就打它,一邊打一邊說:「殺了你,把你送人。」這時它還往上沖,我就更生氣了,把火轉到了母親身上,說:「養這些東西幹甚麼?又髒、又有味。」說完後就回家了,也沒找自己,不以為然。

晚上到學法小組學法,盤腿有點不舒服(我們學法時,都是雙盤,雙手捧著書於胸前),也沒在意。兩天後,這腿疼的有些堅持不住了,在同修的提醒下,我向內找,找到了很多沒修去的執著心。我對著師父的法像說:弟子錯了,師父告訴弟子「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3],為他人著想,可我只看到了母親同修的缺點,得理不饒人,沒有慈悲心,不修口,還背後說她壞話,聲大、語氣不善,還有瞧不起人的妒嫉心,自我的心,做事不考慮對方的感受,自作主張,對動物沒有慈悲心。

師父講:「殺生不只是會產生重大業力,還涉及到一個慈悲心的問題。我們修煉的人不得有個慈悲心嗎?當我們慈悲心出來的時候,可能看到眾生都苦,看誰都苦,會出現這個問題的。」[1]我要清除這些積存下來的敗物、觀念、特別是很強勢的自我,徹底清除這些黨文化的毒素,做到在矛盾中都能對照法來找到自己的不足,提高心性,更好的證實法,助師救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向世間轉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