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他的一念 腦血栓假相消失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的。我和女兒生活在一起,女兒小時候就和我一起學法修煉,等女兒成家後,我們也一直生活在一起。

女婿說:出奇蹟了!

外孫女出生後,就由我帶著,到兩、三歲以後,有時也跟著我一起學法,但在過病業關時,我還是有點放不下。直到有一天,外孫女又過病業關,她自己說:我不打針吃藥了,像小姐姐一樣,再也不吃藥了。小姐姐是同修家的孩子,從小到大從沒用過藥,沒打過針。

小外孫女的一句話,真的點醒了我,這不是師父借孩子的嘴讓我把心放下嗎?孫女一發燒都四十來度,我的心總是跟著上下起伏,因為女婿不修煉,我也一直有些顧慮。有的同修跟我們交流時也說,咱們是主角,常人是配角,如果我們走正了,常人一定會配合的。真是孩子消業,大人過關。

還有一次孫女高燒,小臉燒得通紅,手都燙人,連著燒了兩天,女婿說,不打針,吃點小藥吧。我和女兒說沒事,女婿不理解的說,那就等著你們出奇蹟吧。到第三天半夜,孩子燒的眼睛像蒙上了一層甚麼似的,我又有點動心,女兒說沒事,我想是呀,有師在,有法在,堅定自己的正念,把心一橫,轉過身睡著了。

到早晨五點多鐘,孫女招呼她爸爸:我好了,不燒了。女婿說:出奇蹟了!出奇蹟了!這一次女婿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為他的一念 腦血栓假相消失

二零一六年九月一天下午在小組學法,輪到我讀法時,突然舌頭發硬,嘴也不好使了,同修一看不對勁,趕快幫著發正念,說滅它。又學了一會,感覺還可以,我們都各自回家了。

一上樓,感覺不舒服,沒等進門,就吐了。這時女兒回來了,一看這種情況,但她心沒動,非常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女兒把小組同修都找來了,沒給邪惡因素一點喘息的機會,大家來了就幫我發正念,學法煉功。

邪惡干擾也很厲害,我有時眼睛模糊,有時字還不認識了,同修對我也不客氣,尤其煉功,手腳不協調,很是吃力,她們對我要求很嚴,一邊煉功,一邊看著我,少一個動作都不行。就這樣,和小組同修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度過了最難的三天。

幾個同修商量咱們不能總在這,得出去救人哪,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我說我也去,就和她們幾個一起出去了,剛出去大家都扶著我走路,上公交車,她們都先讓我坐,同修的這顆心真讓我感動,她們中有三個八十來歲的人。

下午回來,有一個八十歲的老同修還要上樓陪我,我不忍心,因我家住六樓,我說,姨,不用陪我了,我一定能闖過這一關。就這一念,瞬間,感覺大腦清醒,也不迷糊了,這是師父加持,「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大法太神奇了。就這堅定的一念,讓我站起來了,又溶入到救人的行列中。

真的,我無法用語言感恩師父,是師父幫我恢復了正常,各種難受的症狀一掃而光,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每當我看到常人腦血栓病人走路一瘸一拐,我的眼淚就止不住流下來,是因我得大法了,才逃過這一劫。

坦蕩無執 師尊護

在二零零七年八月一天,我和同修阿姨在公園裏講真相,有四個學生都是十多歲的樣子,我們給他們講了大法真相,他們聽得很認真,並做了三退,孩子們非常高興地走了。

過了一會兒,他們其中的一個男孩過來說:阿姨,我沒聽夠,再給我講講吧,其實他們是把我們報警了,故意拖時間,但我倆不知道,還以為真想聽真相呢。

沒過多長時間,就聽到警車鳴笛聲叫得很恐怖,人們都目瞪口呆了,不知要發生甚麼事,我倆也沒害怕,手挽著手就從警車旁邊很坦然的向前方走去。

當我們走出一段距離,回頭看看,那個小男孩正和警察比比劃劃說著甚麼,我們這才恍然大悟,那警車是針對我倆來的。這時我倆趕快發正念,求師父保護,邊找自己,我問同修姨是不是咱們起歡喜心了?姨說,我都不知道今天講退幾人,起甚麼歡喜心了?一查退十七人,再說救人的是師父,咱們只是跑跑腿,動動嘴。要是沒有師父保護,我倆很難躲過這一劫。謝謝師父的慈悲保護!

可見大法神奇和威力,一次又一次的經歷,把我們家的常人女婿改變了,他非常支持我們修煉。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