肅清色魔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凌晨,我清晰的做了一個夢,有關色魔的,這已經是十幾日內第四個有關色魔的夢。我意識到了師父在點化我時間的緊迫和境況危急,我感受到了師父非常著急。

夢境中和昨晚的情形很相似,我看到了丈夫同修被色魔操控著,很不清醒。夢中我和他交流,有了一定的效果,可是他好像還是不能夠認清、警醒,那個東西還在蠢蠢欲動、伺機下手。這時,夢中的我想上衛生間,就在我上衛生間的時候,那個邪魔找到了機會,丈夫竟然要闖進來,我趕緊把衛生間的門插上。

就在這時,我聽到客廳有人敲門,丈夫問誰,門被打開了,人群嘈雜的腳步聲瞬間充滿了客廳。我聽到一個聲音說::「我是警察,跟我們走一趟!」

丈夫被綁架走了,幾個人來到衛生間門前,讓我出來,我告訴他們我在上廁所,他們就在門口等著我。等我打開衛生間的時候,我看到屋子裏只留下了幾個女人,還有一個孩子,她們和氣的對我說:「把這些給我們解釋清楚就行了。」她們並沒有想帶走我。我一看,她們手中拿的是我在被迫害時,在黑窩裏,寫給家人的講真相的信。這個夢到這裏就醒了。

那樣一個清晰的夢境,醒來之後,仍是歷歷在目,心有餘悸。我的心情很沉重,我決定把這些寫出來。就在寫的過程當中,我的思路越來越清晰了,我明白了這些夢境的過程中,師父點化給我的些許意境。我先把十幾日來有關色魔的前三個夢寫出來:

夢境一:

十一月十二日那天,也就是人這裏所謂「光棍節」的第二天凌晨,我夢到客廳裏站著一個人,很像我的丈夫,只是穿著一套黑色的衣服(我丈夫不喜歡黑色的衣服),他的臉色也發黑,灰濛濛的。我在猶豫期間,他過來擁抱我,我推著他,心裏恍惚著,就醒了。

第二天上午,我跟丈夫交流了此事,我說,明白昨晚的夢是怎麼回事了,昨晚夢到的是色魔,它已經在丈夫的身體裏形成了一個它的形象,但那個真的不是丈夫本人。它到了一定的時間,就需要能量來充實它、養活它,它又來了。我們得針對它發正念了。丈夫說真的嗎?哎呀,昨晚我還真的有這個想法(丈夫是夜班),半路都想跑回家來了,後來控制住了。

可是,白天,丈夫在家仍守不住心性。我的心裏也很懊惱。這裏有我可修的,當時我不知道硬是拒絕他是不是太強為,怕傷他的自尊,是不是有些不顧別人的感受,有些自私。

夢境二:

五天後的早晨,我又做了一個夢,夢中我看到天上出現很奇異的景象,幾條彩色的大鯉魚出現在天上,夢中的我說:「真好看啊!天呈異象啊!我以前在夢中夢到這樣的情景就是天呈異象,會有更奇異、神聖的事情發生!」

這時,我看到一條金鳳凰從遠空飛來,我驚喜的喊丈夫:「鳳凰!金鳳凰!快看,一條金鳳凰!」丈夫卻說:哪裏有啊?我怎麼看不到?!我說就在那裏!他卻說就是看不到。

當時我還不太明白是甚麼意思,現在我明白了,那些天,我處在一種比較精進的狀態,慈悲的師父給我展現了很多以前我沒有悟到的神聖法理,就像那天夢中看到天呈的異象,而丈夫卻被色魔控制著,一直沒有發自內心的想從中走出來,所以他就看不到。

這時,夢中的我看到那條金鳳凰飛到我們旁邊的一棵大樹上,我說,你看,那鳳凰都飛到我們身邊來了,你還看不到嗎?就在那棵大樹上!丈夫半信半疑的走到大樹底下朝上看,還沒等細看的時候,突然一棵乾枯的大樹枝杈斷落下來,差點砸到丈夫的腦袋,他嚇的往後一躲,這個夢就醒了。

白天,丈夫被色魔控制著要如何如何,我講了很多道理,那色魔仍是軟磨硬泡,我出於很無奈,不知該怎麼辦好。色魔就又一次的得逞了。

也就在當天,家裏和廠子發生了很多的麻煩事,工人因為喝大酒也跑了,丈夫的嘴當天就爛出了很多的眼子,說話都費勁了。我和他再次交流,他說明白。我說不能只是過後明白,到時候就迷糊啊!

夢境三:

又是五天後,也就是前天,我做了第三個夢。夢境中一個很邪淫的胖胖的男人,它衝我做的舉動,那感覺竟然和丈夫對我的感覺是一樣的。我噁心的醒了。

白天,我告訴丈夫:昨晚,那個色魔又來了,很噁心,我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丈夫嘴上說好,可還是很不嚴肅的樣子,被色魔控制著動手動腳的,我很嚴肅的拒絕了。可是,從丈夫那裏看到了,色魔並不甘心,在蠢蠢欲動。

所以,昨天晚上,我覺的必須針對這個問題跟丈夫嚴肅的、好好的交流一下了。

當我嚴肅的談到近一個月以來,當我有了一顆精進的心,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我每天都在流著淚悟到法理的感受。我以一顆最恭敬的心,談我這個層次所能體會到的主佛洪大的慈悲、大法的偉大和神聖威嚴,我談到我終於從內心深處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和使命:我是主佛的弟子,我要想師父所想,要師父所要,一切不符合師父和大法所要的,無論是外在的邪惡因素,還是來自於我內在的私所派生出的種種自作主張和保留,全部都不要,只有以一顆無比敬仰的心跪拜在主佛的腳下,無條件的同化大法。我說,我終於醒了,就像沉睡了多年的雄獅,突然有一天神目圓睜,他知道自己是誰了,知道自己該幹甚麼了,我說我的元神終於醒過來了……

我看到丈夫深深的低下頭去,他說他明白了。我知道那一時刻,是他的神性的一面明白了。

不一會兒,丈夫說起了我的一些不足,主要是在花錢方面不夠節儉,語氣很鋒利,埋怨、指責、委屈的因素都出來了。當時,我就在想,這是師父幫助我提高的,我的確有這方面的問題,我也該嚴謹的對待、去修正了,以前,我也的確對他的付出體諒的不夠。所以,儘管看到他表現出的種種人心,還有那種委屈和傲慢,認為錢都是他辛苦才賺來的,我沒有去解釋、沒有反駁和指出甚麼,就是靜靜的聽。等他都說完了,我告訴他:好的,我以後會注意。這時,丈夫有些洩勁和沉重的走了。

我坐在那裏發正念,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空遠和清淨。半個小時後,我開始背法,一直到半夜十二點,再發正念,然後入睡了。

就在今天早晨,我就又做了這樣一個夢(如前所述):丈夫被色魔帶動,邪惡立刻闖到我的家裏來,綁架走了丈夫。

現在我突然又意識到,昨天那個後來表現的很不善的「他」,並不是丈夫純正的自己,而是色魔的又一變臉,它很狡猾、很不滿,也以好像很瞧不起人的高傲姿態來看待我在法上交流的話(認為我以前做的還沒有他好呢),因為我們當時的交流正面的、深入的觸及到它了,它怕死呀,想繼續綁架我們給它自己延續生命,而更高層的舊勢力更是不肯放手,想利用它們徹底拖垮、毀掉同修。於是它們就利用著這樣的思維和理由,利用同修不能紮實向內找的狀態,在阻擋著我們繼續認清它、清除它。

在我這裏,也讓我清醒了認識到了我到底該怎麼做,以前,我總以為嚴肅的拒絕,是不是會傷了同修的自尊。現在我明白了,那也是我人心和對法理認識不清的表現。我明白了,這不是在照顧丈夫的自尊,不是在真正的為他好,因為如果我再放縱它(這個色魔),順從它,就是在配合邪惡的綁架──迫害丈夫。只有正念肅清邪魔,才是真正的對自己、對同修負責。

我也明白了,這次夢中邪惡沒有想動我(唯獨的一次,以前總是夢到一起被綁架),是因為這些天,我的確在法中有了根本的洗淨和昇華,師父保護了我。

我還明白了:第四次夢中後來留下的那幾個女人跟我說那些話的含義,即把我被迫害在獄中時給家人寫的真相信給他們解釋清楚就行了,這是讓我跟他們講真相,因為他們和他們的親人、孩子(夢中帶來的小孩)也都希望能夠得救。也是這樣的緣份和使命吧。因為在我的心裏,我也一直有這樣的願望──救度那些被邪惡綁架、利用的公檢法人員,邪惡想淘汰他們,而師父是想讓他們得救啊!我也曾經給公檢法部門的相關人員寫過真相信,一年來停頓了,沒有繼續做下去。現在我知道,我需要馬上在這方面好好的用心去做了,這是我的使命,因為各界的眾生們也都在盼望著得救啊!

謝謝慈悲而偉大的師父!弟子在這裏叩謝師恩。

後記

當我剛寫完這篇文章的時候,丈夫正好夜班回來,我對他說:我昨天晚上做了一個非常清晰的夢,我把這個夢和自己的感悟寫下來了,有時間你看看吧。

不一會兒,丈夫過來,看了我的這篇文章,然後甚麼話都沒說,煉功去了。以前這個時候,他都是回來就去睡覺的。

下午,和丈夫學完法,問他:你現在怎麼想?他說:我明白了,師父和護法神著急啊!我覺的我真正的自己醒了,我知道自己的使命了,我們是大法弟子,我們應該為維護大法而捨盡自己的一切;我意識到了自己的責任和使命是保護宇宙中的眾生不受邪魔侵犯,當我意識到自己的元神不去給自己做主的時候,就是主動放縱那些邪魔爛鬼在禍害眾生、在和主佛對抗、是在形成正法真正阻力的時候,我還不醒嗎?……我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

丈夫的神態莊重而堅定,我知道,他的神醒了。我的眼淚真是止不住。

發完六點鐘正念,丈夫跟我說:好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那種純淨和莊嚴,我明白了甚麼是修一思一念。以前,一坐在那裏,萬念即出,在我腦海裏吵吵嚷嚷一般,真我不知在哪裏卻又好似很無奈。今天,我的主元神清醒了,我給自己做主了,我正念對它們(那些吵吵嚷嚷的念頭)道:你們符合法嗎?不曾想只此一句,空間場裏瞬間鴉雀無聲、萬念俱滅,那一刻,我深深的體會到了佛法的威嚴……

第二天,丈夫煉完功說:「我現在感覺自己就像換了一個人一樣,真的是脫胎換骨的感覺,雖然皮還是以前的這張皮,內在完全不一樣了,整個都不是以前的思想了,這種感覺真是太神聖、太好了……」

弟子再次叩謝師父佛恩浩蕩!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