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擁有一顆純善的心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一九九六年一月我在妹妹家得到寶書《轉法輪》。我一下就被其中的內容吸引住了,老伴,還有二兒子也想看,但書只有一本,我們仨就輪流著看,你有事我看,我有事他看。走進大法修煉,學法煉功,不久我家和我身上出現了許多神奇的事情。

寶書到家 全家受益

一九九七年二月,我三兒子從外地回家時,被一輛大東風牌車撞個正著,他的女友傷勢過重當時就離世,我兒子也人事不知,頭部嚴重受傷,臉腫的好大,變形,被送去醫院搶救。

在醫院裏,我二兒子護理他,給他讀《轉法輪》。他慢慢甦醒了,說聽法很舒服,能睡著,但只要他哥停下來不給他讀《轉法輪》時,他馬上就會難受起來。二兒子就讓我把師父的講法錄音送去播放給他弟弟聽。我看到,只要放師父的講法錄音,三兒子就能安穩的睡覺,一停下來,哪怕不到一分鐘,他就醒來,疼痛、難受,自己就喊:「怎麼不放了,快把錄音放起來呀!」於是就一直放著師父的講法錄音給他聽。

就這樣,只三天他的頭消腫了,臉基本恢復了本來面貌。恢復的這麼快,真是奇蹟。

醫生發現,他身上被撞斷的一塊骨頭,當初醫生沒有對正接好,移位了,需要從新再接一次。兒子怕痛不肯從新接。一天在睡午覺時,他突然覺的斷骨部位痛得難受難忍,於是他弟弟(我的四兒子)就用輪椅把他從病房推到檢查室。經醫生用儀器檢查,發現接偏錯位的骨頭歸正了,接好了,他也不那麼難受了。

這簡直太神奇了!我們全家人都知道是師父救了兒子的命,並幫他調正、接好了斷骨──只因為我們擁有了一顆純善的心,沒有為難那開車的司機。

一鍋開水澆到雙腳上

一九九八年過年時,南方氣溫較高。在煉功點上,有同修說過年了,每家都有事,家裏孩子都會回家,咱們也放假吧?我說:「修煉沒有放假一說,有時間就多學法多煉功,時間緊就少學少煉,各自在家每天都要堅持學法煉功。」有個年輕男同修問我:「阿姨,我到你家來學法煉功行嗎?因我家住單身宿舍,有老婆孩子,地方小不方便。」我說:「可以呀!」接著有其他同修說也要來,我都笑呵呵的同意了,並提了個建議:人多了就要定個統一時間才行。就這樣,在過年期間,我們沒去煉功點,各自在家學法煉功。

有一天我和往常一樣,提前燒了一鍋開水,以便同修來了好泡茶。可我不小心滾開的一鍋開水全倒在了我的腳上,小腿下方和腳背當時就被燙的通紅,腫了起來,眼看著起了水泡,火辣辣的鑽心疼。我馬上就試著坐下來,要打坐煉功,心裏請求師父加持。慢慢的我把腿搬上了。這時來家煉功的同修已來了七、八個。同修們看到我被燙成那樣,擔心的說:「這個樣子還能煉嗎?」我說:「沒事,有師父和大法管,一定能行。」

就這樣大家一起打坐一個小時後,又煉了動功,並一起學法。這時再一看我的腳,正常了!起的水泡全都結了痂,乾巴了,當時就能穿上鞋行動了,一點事也沒有了。同修們都驚訝了,感到太不可思議!

第二天這事就被傳了出去。我們單位的一位領導幹部聽說後來到我家看我,並問:「真有這事嗎?」我讓他看了我那雙被燙後恢復的腳,他相信了。從那天起他也修煉法輪功了。

我家小兒媳是學醫的,她下班來家時我問她:「依你們醫生的經驗,像我的這種情況,要用多少時間才治得好呀?」她說:「最少半個月,還不一定能恢復的像你這麼好。」她也說:「真是神奇!」

「天上來的!」

二零零零年下半年,我和同修們一起去北京上訪,證實大法。因路上盤查的很緊,我們就沒坐直達車,一路轉車。在半路轉車時,有的同修就有點怨氣了,說這次人太多了,有好幾十人,大部份人是沒去過北京的,群體目標大,容易引人注意,說這說那,怨這怨那的。我當時想,我們去北京是為證實法,為師父和大法討公道,人多是件好事,為甚麼還怕人多呢?這是怕心,不正的心,應該把它去掉。那天我家去了三個,我、老伴和二兒子,我馬上腦子裏出現了一個念頭,就對同修們說:「大家到了北京後,不要聚集在一塊,不管誰遇到甚麼情況,都不要把同修說出來,每個人都只代表自己,也不要告訴別人自己的名字和住址,警察問你時,就告訴警察自己的名字叫「大法弟子」,從天上來的。」

一進京,我們就分散開了,我們一起的有十來個人。到了天安門廣場,就找了一塊地方坐下來盤腿打坐。剛把腿搬上閉上眼睛,就聽到有警車開過來和警察下車亂吼亂叫聲,隨後他們就把我們一個個架上了警車,送到一個地方,關進一間屋子。我們那間屋裏關了七、八個同修,我和老伴在一起,兒子不在。在房間裏可聽到其它房間內傳出警察打人的惡喊和同修遭受暴打和群毆難以忍受的喊聲。

不一會,房間進來了一個警察審問我們,一次、二次、三次重複的問其他的人。奇怪的是,前三個警察經過我身邊時,不問我,好像我這個人根本不存在一樣,只問我左右兩邊的人。第四個警察一進門,就直奔我來,開口就說:「看樣子你是天上來的囉!」我馬上回答:「對,我是天上來的。」警察說:「你走!」我就這樣堂堂正正的出來了。

沒有師父 這一跤就摔走了

七十五歲那年,我從一個高窗台上摔了下來,褲子摔破了,臀部摔出一條五、六寸長的大口子,人都動不了了,呼吸困難,憋的很難受,感覺人好像要不行了,我馬上想到了師父和大法,我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不能走,我還有任務沒完成,我要跟師父回家,我現在不能走。」就這樣在心裏和師父說著,一下感覺呼吸順暢了。也就半個月時間,我能下樓了,沒啥事了。

在我從窗子上摔下來的當時,有幾個老鄉在我家,都說要把我送醫院去。我說不要,我有師父管,半個月就會好的。有個老鄉說,「某某在平地上摔一跤,住了三個月醫院,到現在還不能行動呢。你都這麼大年紀了,不去醫院怎麼行!」我說我不一樣,我有師父管。這事得聽我的不能聽你們的。

兒子、兒媳他們都很忙,我沒影響他們上班,白天有同修和老鄉來我身邊照顧,晚上就有兒媳在家。我不讓他們任何人扶我,自己用手抓著凳子一點點移動。每天坐在凳子上用熱水沖洗,還把衣服也用水沖洗完,孩子們下班後再掛上曬乾,兒媳們不讓我動,說他們下班回家後他們做。我說你們也很辛苦,不要管我,我有師父管,放心吧,不會有事的。

晚上痛的不能入睡,我就聽師父的講法錄音,睡下去後要想翻個身或坐起來,最少要幾十分鐘才能完成,我得小心的不敢搞出聲音,怕在另一房間的兒媳聽到,影響他們休息,第二天他們都要上班。

我小兒子每天來看我,總說:「媽媽幸虧有師父,恢復的真快,每天都不一樣。」到第八,九天時,我已經不用借助東西,能自己慢慢移動了。第十一天時我就在家裏正常走動了。我家小孫子看到說:「奶奶,您不要下樓啊!」我說:「好,奶奶現在不下樓,能下樓時奶奶就會下樓。」

過了幾天,一位從老家來的老鄉非常想見我,可她只能在另一位老鄉家裏住一夜第二天就要返回,問我能否過去見個面?我決定去見她。我住三樓,老鄉住五樓,中間還有一段距離。我卻自己平穩的走進了她家。

這天剛好是我摔後半個月。第二十天,我就去市裏見同修去了。

我三兒媳是開店的,她見人就說:我婆婆幸虧煉法輪功,快八十歲的人了,摔一跤,摔得那麼厲害,一分錢也沒有花,就聽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音,半個月就能下樓了,真是太神奇了!法輪大法真好,減少了我婆婆的痛苦,還為我們全家省了錢,也減輕了我們做晚輩的負擔,讓我們能安心工作,這是我們全家的福氣啊!我們全家人真心的感謝法輪功師父!

我二兒子說,有天晚上他在我身邊陪著我時,聽到我身上的骨頭「喀嚓,喀嚓」的響聲,知道是師父在為我調理身體。他對我說:「媽媽,您這麼大的年紀了,要不是師父管著您,恐怕這次您這一跤就摔走了。連我們做晚輩的都享著師父給的福啊!」

謝謝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一定不辜負師父的一片苦心,師父為弟子、弟子全家付出太多太多,我們無以回報。我只有緊跟師尊,在修煉路上堅定精進實修,完成來時的使命,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以報師恩!

弟子全家跪拜師父救度之恩!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