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二表哥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二表哥是我姨的二兒子。媽媽只有姐妹兩人,爸爸差不多沒甚麼親戚,所以我姨家應該是我們家唯一的親戚了。

在邪黨迫害大法弟子、媽媽和妹妹流離失所的時候,二表哥接納了她們,安排她們在同一個城市居住,並且像照顧自己媽媽、妹妹一樣的照顧她倆,二表嫂和他們的兒子也是這樣。這是因為二表哥全家都聽過媽媽給他們講的真相,知道大法好,大法弟子都是好人,由衷的認同大法。

這一幫助就將近二十年。期間經歷了許多事情,包括後來,我在遙遠的南方被迫害,二表哥都陪著媽媽往返於東北和南方之間,包括面對惡人對我的迫害,他都當面大聲抗議,毫無懼色。

一、妹妹被非法勞教,媽媽得照顧

我和媽媽還有妹妹都修大法。「七﹒二零」後,先是妹妹被非法勞教兩年,七十多歲的媽媽既要經常去勞教所看妹妹,又要獨自一人面對艱難的生活,二表哥就每週給媽媽打電話,每到颳風下雨、下雪,天氣惡劣,就細心叮囑媽媽注意安全。並且每月從外地乘火車去看我媽,解決幾乎所有生活上的難題,這一晃就是二十年,堅持到現在。雖然現在妹妹和媽媽住在一起了,但表哥仍然堅持每月至少來看我媽一次。

二表哥非常細心,在妹妹第二次被非法抓捕迫害直到判刑期間,媽媽已經是八十多歲的人了,還要艱難的營救妹妹、反迫害。我在南方工作,只能每年去看媽媽一次。二表哥則經常去照顧媽媽,解決生活問題。怕媽媽年紀大了記憶不好,生活細節上出差錯,特意打印了許多提醒的大字,如門上貼著「出門別忘記帶鑰匙」等等。

這樣的事情堅持一年兩年已經不易了,堅持二十來年就太難能可貴了。妹妹第二次被非法關押後,共開庭四次,每次妹妹被非法開庭時,二表哥都是全家從外地趕來參加旁聽,正氣十足。

二、陪媽媽到南方營救我

後來,我在南方被惡人非法抓捕,八十五歲的媽媽一個人從東北去南方營救太艱難,二表哥陪著媽媽多次往返於東北和南方之間。開庭時看到惡人給我戴了腳鐐,他憤怒的大聲抗議:「我弟犯了甚麼罪要戴腳鐐?!」開庭後,當法官不同意媽媽見我時,二表哥又對法官說:「你說你不讓老太太見兒子,要是你們判他三年五年,老人那麼大歲數,如果真有個三長兩短見不著最後一面多遺憾哪!」

二表哥不僅是幫助我家,一次他在街上看到一個老年女大法弟子講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常人抓住手不撒開,揚言要舉報,他機智的把老人的手從那人手裏拽出來,救下老人,又馬上給老人叫了出租車,對司機說:「快把老太太拉走,能走多遠就走多遠,」並給了司機十元錢。老太太的女婿後來多方打聽到二表哥家的住址,帶著禮物登門道謝,被二表哥婉言謝絕。

妹妹第二次被綁架後,二表哥又在街上遇到那位老年大法弟子,還特意請老人幫助發正念:「我妹妹被綁架了,快幫我妹妹發正念!」二表哥在單位也經常給同事講真相,勸人三退。

好人有好報

媽媽經常對我和妹妹說,不知道和二表哥一家是甚麼緣份,他和他們全家人都太善良了。當然他們一家因為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也得到了大福報。二表哥本來是幾個兄弟姐妹中身體最弱的,現在卻變成身體最好的,雖然六十多歲了,還跟年輕人一樣每天從早忙到晚。

二表哥的兒子技校畢業,那所學校的畢業生從來就沒分配過工作,可到他兒子畢業時,那一屆畢業生都被當地一家大型國企招收去,成為正式員工。之前沒有過,之後也再沒有了。

原來二表哥家的居住條件特別差,住在一座幾乎和危房一樣的舊樓裏。就在前幾年,表哥意外買到了一戶超低價的寬敞明亮的新樓房。

二表哥的兒媳婦是個大學生,善良賢惠,對老人非常孝順。親家就是看中他們家人的善良正派才同意與他家結親的。如今老倆口每天哄著小孫子,安享天倫之樂。

就在前幾天,我去東北看望母親,二表哥因為擔心路上不安全,一再叮囑母親,我一到家馬上給他打電話。我是凌晨三點到家的,二表哥就一直等著,直到接到媽媽的電話才放心。

這就是我的二表哥,雖未得法修煉,卻令我肅然起敬。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