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法輪》改變了我紙醉金迷的一生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一、大法師父把我從地獄中撈起來

像我這種以前不信神、不信鬼的人,從一個職業賭徒和吸毒者到後來走上修煉的道路,這是我自己想都想不到的。過去「修煉、修行、吃素」,在我的腦海裏根本沒有這些概念,我的生活就是紙醉金迷、日夜顛倒,怎麼可能想到今天會走上修煉這條道路。

我從民國七十七年開始接觸毒品後,把自己的身體搞得亂七八糟。五臟六腑,肝臟、腎臟、胃、十二指腸都搞壞了,那時的思想已經走上極端,感覺人生已經是一片黑暗,心裏只想如何的去死。雖然也曾到戒毒所去治療,但一直都是失敗的。民國八十三年第一次進監獄後,從此邁上了十年漫長的監獄生活。

第四次進去監獄,我想反正我的一生就是這樣了,已經無法改變我的宿命了,沒想到我的生命會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轉法輪》這本書救了我。

有一次在監獄上課的時候,我抬頭看主管的背後書架上有一本金黃色的書放在那裏。神奇的是,連續好幾天,在每次上課時我總是不自覺的會把目光往那裏看。最後終於忍不住把書拿下來看看,封面是《轉法輪》。就從這一天開始,我的整個人生改變了,這種改變很難用言語來表達,因為這一天對我的意義太大了,那是民國九十二年九月二號晚上九點。

《轉法輪》書裏面很多情況好像都是在講我。第一遍看完覺的半信半疑,書裏面講的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呢?第二遍看完的時候覺的很驚奇。等看完第三遍的時候,整個頭腦好像清醒了,感覺全身好像都有法輪在旋轉,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而且意識很清楚。夢裏看到一幕:自己從天上一層一層走下來,到這裏來受苦受難,一直等到現在大法開傳,得了法才清醒過來。我心裏知道那不是夢,那是我自己立下的誓約。

一個機緣我又拿到了七本大法的書,這次入獄到得了法共三個月零兩天,這七本書我重複看了七遍,突然被通知可以出獄。出獄後,我趕快到附近煉功點學會五套功法,沒想到過了十二天,又被通知入監執行。感謝師父讓我回家學了五套功法。第五次入監服刑和前面幾次的心境完全不一樣。我準備了兩套大法的書和七本《轉法輪》一共五十五本書,我告訴女兒:我想要找一個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閉關修煉,好好利用這十個月的時間,把所有的大法書全部吃透,並且一定要把《轉法輪》這本書背下來。當時心裏想:像我這種人也能得大法修煉,沒有將《轉法輪》背下來,怎麼有資格稱得上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呢?我平常看經文看累了,就背《轉法輪》,背累了就看各地講法的經文,把自己的思想完全投入大法裏面,非常平靜。轉眼間十個月就到了,這期間有很多受刑人也跟著我學法輪功,其中有佛教徒、有練太極拳的、有修密宗的。到最後工廠的受刑人都知道我住的房舍就是法輪功房,想學法輪功的就調到我那一房,學會了再調出去,直到我出獄。

二、堅持到阿里山景點講真相

從得法到離開監獄十三個月又兩天,四百個日子整套書看了十遍,還把《轉法輪》背下來了,整個人就像脫胎換骨一樣,精神、體力好得不得了,心裏對自己充滿了信心。

在監獄這段時間都是純粹學法,各地講法那時候有二十四本,大概重複看了十次。師父講做好三件事:學法煉功、發正念、講清真相,而我心裏最急的是我沒有做到講清真相。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一日我走出監獄大門,二月份就上阿里山講真相,可是那時候我不會講。當時和一位同修在聊天時,同修知道我是做木工的,就說:我們大法工作有需要做木工的。山上的工程需要先在大甲工廠做好,再裝貨櫃再運到山上去組裝,我很驚訝的說:大法裏面還有木工工作可以做呀!因為之前我發過誓,這輩子絕對不再碰木工。因為木工收入沒有辦法養家糊口,當時吃喝嫖賭還吸毒,一個月沒有三十萬根本不夠我一個人開銷,怎麼養家呢?自從知道證實大法的工作有木工,我就說:那我之前發過的誓不算不算。那是舊勢力故意擋我,讓我不能參與證實大法的工作。

後來我就到大甲工作,雖然參與了證實大法的工作,但還是沒有面對面跟眾生講真相的機會,所以一到大甲工作結束後,我就邀同修到香港去講真相。可是過程中我因為沒有做功課,腦袋空空的,真相講起來很不充實,講講會斷,不夠順暢。我就決定先到阿里山,練習充實講真相的內容。

從二零零八年就開始到阿里山去講真相,一直到現在。我不只是個人參與到阿里山講真相,心裏還有一個願望,就是覺的我有義務和責任要穩定阿里山這個講真相的場。因為到阿里山來講真相的同修來自各地,每個人的認識不同,我希望能組織大家穩定的做好三件事。可是有的同修背地裏卻說我在那邊耍老大,他們還存在著我以前被關進監獄的印象,認為我還有那些大哥習性。我不願去解釋,因為我認為去爭那個是與非、對和錯是沒有意義的。面對這些考驗、矛盾,我還是正念正行。因為在監獄的那段時間,打下了我學法的堅實基礎,所以不管是從監獄、大甲、阿里山,我都組織大家一起學法。每天固定學兩講《轉法輪》,再學各地講法。在學法的時候,我都鼓勵新學員有時間要讀各地講法,因為讀各地講法,會比較了解大法弟子證實法、講真相救人的內涵。

早期零八年、零九年大陸遊客來阿里山的時候,有些陸客因為不了解真相,帶著敵意不太看真相資料,為了讓陸客了解真相,我將許多真相內容裝在頭腦裏,不間斷的講給他們聽,希望他們難得來一趟,能有機會多了解。我在景點講真相的體會是:自己要充實對真相內容的了解並親自開口,然後用對法的理解去談。我的經驗是這個過程中,一定會起很多的人心,或是很多的雜念,就儘量要去摒除。去掉人心和雜念,儘量符合法的要求,就會體現出法的威力來。

三、推廣神韻 帶動同修走出來

雖然我在嘉義長期是在阿里山景點,但其實從二零零七年一直到二零一二年,我在台中、彰化一直也參與推廣神韻,就是利用晚上去找朋友或同修的朋友去推廣神韻。從監獄出來,我一無所有,當時都是同修拿一筆錢先把票買下來,我再帶著票去推廣,當場賣出收取現金再還給同修,每年大概都能賣出五、六十張票。

因為有過推廣的經驗,拿推廣神韻茶會的邀請函去邀約的時候,我會很直接了當的表達我的意思,不帶有任何觀念。因為一旦帶有觀念的話,講話就會膽膽突突。我告訴貴賓,我是誠心邀請你來了解神韻交響樂團的內涵,茶會現場會有詳細的介紹說明,如果你覺的有興趣,再來購票。買不買票是你的決定,可是邀請你來是我的責任,你看不看那是你的選擇。

這次協調人希望我們地區能辦大型茶會,很多同修認為不可能,我主動和同修一起走出去拜訪,最後我們地區所有同修都動起來了。茶會當天,地方的議員、代表、校長和村長們都到了,起到非常好的效果,也把整個嘉義推票的正念激發起來。當初正念不強,對自己沒信心的同修都覺的很神奇!怎麼出去講好像每一個眾生都很高興,都很樂意來參加茶會,我說:這就是師父給我們的信心,其實師父早就鋪墊好了,就等著我們去做而已。

四、對大法堅定不移 堅修到底

我是按照對法的表面理解去實修,達到一定層次的標準時,在沒有人心執著和完全為他的狀態下,法就會啟悟我明白更多的內涵,那時候也才真正體會師父這段法的一層內涵,就像師父在《澳大利亞法會講法》中講:「而法的內涵不在表面上,當你們明白那句話另外與更高的認識時,就是法理的內涵在展現,法在顯現。」

從師父的法中我體悟到:修煉是非常嚴肅的。我個人的理解,是用法的標準來約束自己。針對學法、煉功、發正念、證實法、講真相和做大法工作,同修之間的矛盾、摩擦或者是外界的干擾,我們自己的思想念頭要嚴肅對待。學法時要意識清醒,一個字一個字讀入心,最後會有一種入靜的感覺,很少有雜念闖進來,感覺到學法的狀態很好。

我得法到現在十六年多了,我對大法和師父絕對不會動搖信心的。有同修問我,你覺的你會圓滿嗎?我斬釘截鐵的回答:是,肯定的。因為我對大法,對師父講的話堅信不疑,我從來不擔心會不會圓滿的事,我只是擔心師父要我們救的眾生達不到標準。那不是表面的話,而是我從學法中親身的體驗及感受。法在我身上的演化是我從內心深處感受到的!我對大法真的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最後以《洪吟二》〈心自明〉跟同修共勉。

心自明

法度眾生師導航
一帆升起億帆揚
放下執著輕舟快
人心凡重難過洋
風雲突變天欲墜
排山搗海翻惡浪
堅修大法緊隨師
執著太重迷方向
船翻帆斷逃命去
泥沙淘盡顯金光
生死非是說大話
能行不行見真相
待到它日圓滿時
真相大顯天下茫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二零一九年法輪大法台灣修煉心得交流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