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的力量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九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開始修煉大法的老弟子,在師父慈悲的救度和點悟下,走到了今天,下面談談我的修煉體會。

善待他人

在平房住的時候,鄰居家大爺大媽都將近七十歲了,當時公用井被人堵了,大爺得走很遠去前趟街鄰居家挑水,我就和丈夫商量,咱們也別直接把水管接進屋裏了,把外面的水管割開,用桶接水,往屋裏拎,這樣就能方便鄰居們就地取水了。丈夫同意了,這樣以後每逢我家接水,我就挨家挨戶喊鄰居一起來拎水。

鄰居大爺還是個急脾氣,一個不順心,就罵半宿,攪得全家不得安寧。一次,大爺的女兒來找我,說老倆口又生氣了,怎麼勸都勸不好,我到那一看,大媽收拾好了衣服要走,我說都這把年紀了,不能說走就走啊!大媽委屈的告訴我,大爺張嘴就罵人,不和他過了。我忙勸說,大爺不是有意的,大爺罵你不對。大爺聽我這麼一說,還真的過來給大媽賠禮道歉了,表示自己罵人不對,以後不罵了。大爺還真的說到做到,徹底改掉了幾十年的罵人毛病。經過我十年講真相的努力,大爺、大媽和他們的女兒終於做了三退。

還有一個鄰居家的老頭,由於某種原因,大家都瞧不起他,不願意搭理他,他每次和我說話,我都善待他,以後有甚麼難事,他都願意和我說,他說,他是一把鎖,我是一把鑰匙,只有我這把鑰匙才能打開他那把鎖。

以前住的平房現在已經拆遷了,因為是統一回遷的樓房,小區裏住的都是以前的老鄰居,由於他們都知道大法弟子真誠、善良、樂於助人,所以誰家有事都願意找我幫忙,我都盡力做到隨叫隨到,盡我的所能去幫助他們。

有一個六十多歲輕易都不與人來往的老太太,前兩天上樓給我送來兩棵自己開荒種的大白菜,我丈夫都愣了,要知道別說送人東西,就是她有多餘的糧食和菜,她要不順心,你花錢買,她都不賣給你。待她走後,我丈夫感慨的說:就是鐵石心腸都能被你們大法弟子的善心溶化了。

正念的威力

我家門前不遠是個幼兒園,一個星期一的上午九點多,他們準備舉行升旗儀式,我聽到後,就坐下來發出強大的正念:請師父加持我,打出我身上所有的功能和神通,徹底清除幼兒園空間場範圍內的一切黑手與爛鬼、共產邪靈邪惡因素,不許它們毒害無知的小朋友,讓它們放國歌的機器壞掉。

過後據知情的朋友講,他們放不出國歌來,就放了運動員進場的曲子,當旗子升到一多半的時候,突然掉落下來,旗子掉在地上,旗面摔出兩道口子,扯成了三片。過程中,邪靈不甘失敗,還做壞事,把組織升旗的老師的手指劃掉了兩塊肉。

「三退」後的弟弟得救了

二零一八年七月一號晚上十一點多,有人按門鈴,說是120的大夫,著急的告訴我說我弟弟被車撞了,撞的滿頭滿身都是血,讓我趕快帶上錢,坐救護車一起去醫院。我急忙通知了住在一個小區的姐姐。姐姐上車,一看眼前的弟弟,平躺在救護車的擔架上,滿頭滿身都是血,大叫了一聲,倒著跳下了車,腿摔的又青又腫,卻不知道疼。我趕忙安撫姐姐別害怕,弟弟現在很清醒,並已做了三退(退出黨、團、隊),平時很相信師父、相信大法,護身符不離身,沒事。

我倆趕忙幫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師父救救弟弟,同時我也告訴弟弟在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到醫院,弟弟做了一系列的檢查,都是外傷,骨頭一塊都沒傷著,只是滿頭滿臉都是碎玻璃碴子,左耳朵傷的比較嚴重,後背和右肩都有擦痕,右臂有一個長28釐米、寬7釐米的大擦痕,皮都掉了,淌著血水,右手腫的跟饅頭似的,手指不能伸、不能動,右腳跟像刀切似的掉了一大塊皮,腳不能著地,鼻子、頭和臉、耳朵縫合了一百多針,手術進行了四個小時。

回到病房後,弟弟講了事情的經過。弟弟騎電動車回家,因為是晚上,當時道上沒有車,快到家時,後面過來一輛出租車,直接與他追尾,他被撞起來,腦袋摔在出租車的前擋風玻璃上,玻璃被撞出了一個大洞,當時他就失去了知覺。出租車沒停,又把他摔在車前的電動車上。這時他卻醒了,下意識的抓住了出租車的前保險槓,接著又被拖出五、六米遠,弟弟當時想,這是要壓死我呀!電動車被拖的在地面劃出一串串火星,弟弟眼鏡碎了,鞋也丟了,出租車停下的時候,電動車已經七零八落,用繩子連著,才拖拽到交通隊,看到車的人多數都認為弟弟沒命了。

弟弟和家人都非常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在事故處理過程中,弟弟沒有為難肇事司機,沒和司機要一分錢,有一個1800塊錢的藥條子,保險公司不給理賠,弟弟自己承擔下來,由於左耳朵傷的嚴重,朋友主動要幫他定殘,弟弟也婉言謝絕了。

弟弟十天就出院回家了,一個多月就恢復了正常,不仔細看,都看不出來他曾是受了重傷的人,臉上一點疤痕都沒有。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