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姐的轉變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六日】江魔與邪黨迫害法輪功後,二零零零年,我兩次去北京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地方把我當成重點迫害對像。三姐和我在一個單位,領導指派她「轉化」我:「不把你妹妹弄回頭,你的工資就拿不到。」「六一零」人員也嚇唬她:「送你妹妹去坐牢。」

我只要一勸她,她就打我耳光,還用鞋拔子抽打我的雙腿,瘋狂的打了我十八天,還帶領兩個哥哥打我,大哥用鞋子打了我一下,二哥拽著我的頭髮使勁往牆上撞,在場的親戚都嚇哭了。幸虧慈悲的師父保祐,我的頭才沒事。

接著我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洗腦班四十多天。我回家後不免對三姐有些怨氣,通過學法,我悟到姐姐是被邪惡利用的。我多次勸她,她慢慢接受我在家煉功,但是對法輪功真相還是不聽。

二零一二年,我到三姐的門市去玩,當然給她講真相是目地。那天她的嘴臭死了,她的女兒和員工都嫌棄她。我告訴她:「你試試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聽進去了。果然,她的嘴不臭了,胃也好了。她從此相信大法了,她還跟我說:「這個功真好!」是慈悲的師父救了她。

二零一四年冬天的一個早上,「六一零」人員、派出所警察六、七個人闖入我家,把我綁架到派出所。到了晚上八、九點鐘,我三姐來了,幾個警察也進來了,我很嚴肅地說:「姐姐請你作證一下,我的病是不是煉法輪功好的?」明白真相的三姐當時就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告訴幾個警察,我哥哥和大姐都遺傳父母的糖尿病、高血壓,就我煉法輪功身體好。

我為姐姐的改變感到高興。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救了她。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