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 迄今已有 605287 人次發表聲明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四日】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一日上午我拿資料往醫院停放的自行車筐裏放,當時想醫院車輛多,一會兒就發完。這是幹事心,懶惰心(以前都是往小區樓裏放)。結果被醫院看門人誣告,被綁架到鎮派出所。開始我心很穩,很堅定,心想:「不能出賣同修、零口供,請師父加持我。」可是到晚上九點多,他們把我兒子、我村支書還有派出所的人都找來給我做工作,其實支書和本派出所的人沒說甚麼,就是我兒子說要離家出走,還說他爸爸一會兒也從北京回來了,在情帶動下,我沒有了正念,出賣了兩個同修(也有怕心,怕被挨打),沒做到信師信法,做了對不起同修的可恥的事,我真是後悔莫及,無地自容。我真的對不起師父,讓師父和同修痛心。從看守所出來,辦取保候審時,我又到派出所簽字,叫簽就簽,我也不知道簽的是甚麼。現在嚴正聲明:我以上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抓緊多學法、學好法,實修自己,助師正法,多救度眾生。

任信菊 2019年9月24日


嚴正聲明

在2018年端午節晚上,我為女兒個人利益的事,對女兒失去理智,氣急敗壞罵她,這時女兒也失去理智馬上打了110報警,舉報我修煉法輪功。我突然被警察綁架,警察從我家中搜走了大法書籍,並將我帶到派出所審問,我如實說了事情的經過,警察還問了我煉法輪功的時間與原因並做了「筆錄」,然後讓我簽了名字才放我回家。回家後我通過學法和看明慧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我悟到:我修的太差招致迫害,我配合警察「筆錄」、簽字更是錯上加錯,我很慚愧。現在嚴正聲明:以上我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簽字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堅信師父,今後加緊學好法,實修自己,提高心性,跟上正法進程。

張黎紅 2019年9月24日


嚴正聲明

我做真相時被監控,因當時心不純,把做事當作修煉,在2019年7月19日我被國保和派出所綁架並非法抄家。在師父的保護和加持下,檢查身體不合格,看守所拒收,從而放鬆了正念,生出著急回家的心,被邪惡鑽了空子,我在「取保候審」的紙上簽字並按了手印,配合了邪惡。現在反思,我平時沒有做到用心學法,有時煉功不嚴肅,沒敬師敬法,心性很差。我對不起師父的慈悲救度。現在我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兌現來世的誓約,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馬英 2019年9月26日


嚴正聲明

前段時間,邪黨上門騷擾,問還煉不煉功了?煉不煉功都得簽字。我說「不煉了」,也必須簽。當時我丈夫沒在家,警察說:把他也得簽上,你不簽不行,我要打一個電話,你的兒子、兒媳的工作就沒了。我一害怕,沒有了正念,就簽了字。現在我好後悔。聲明我這次的簽字及內容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從今天起,我一定做好三件事,堅定實修大法到底。

史淑珍、程彥軍 2019年8月5日


嚴正聲明

在2019年9月18日下午我在學法小組學完法正準備回家,突然闖入一幫便衣警察,把我綁架到分局。在分局我一直講真相,最後在簽字書上寫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大法有福報和簽了名字。還在學法小組門口照了相(照了後背)。現在我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做、所寫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我要多學法,走好師父安排的修煉路,一修到底。

包雙娣 2019年9月26日


嚴正聲明

以前我在被邪黨關押期間,在邪惡威脅迫害下,我被迫所做、所寫的有損大法和不符合大法言行及「保證書、悔過書、決裂書」等文字東西我現在嚴正聲明全部作廢。以後我一定要學好法,嚴格要求自己,精進實修,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堅修大法到底。

張豔芳、洪秀豔 2019年9月9日


嚴正聲明

在2018年12月17日,我被邪黨非法開庭,因為被情所動,我做了違背良心、違背師父、違背大法的大錯事。現在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寫、所做的違背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徐萬香 2019年9月26日


嚴正聲明

在看守所邪惡的高壓下,我被人心帶動,一時不清醒,我被迫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現在嚴正聲明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張淑和 2019年8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在壓力下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對大法、對師父不利的一切言行聲明全部作廢。我要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師父回家。

任菊芳 2019年9月29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