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二次勞教、十年冤獄 大連市張偉含冤離世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大連市法輪功學員張偉先生,二次被非法勞教,又遭十年冤獄折磨,被迫害得患有重度肺結核,呼吸困難,身體極度虛弱,歷經四年身心痛苦的煎熬,於二零一九年十月六日下午含冤離世,終年五十二歲。

因利用插播方式向民眾講述法輪功真相,張偉等法輪功學員於二零零五年十月被綁架,後被枉判十年,輾轉營口監獄、盤錦監獄、瀋陽東陵監獄及鐵嶺監獄,期間遭獄警酷刑折磨。張偉在瀋陽東陵監獄被迫害得骨瘦如柴,肺部出現嚴重空洞,身體極度虛弱,每天還要遭強制轉化迫害。

十年冤獄後回來的張偉,經常喘不上氣,而且還常伴有吐血,嚴重時吐兩盆血,曾住院或被送重症監護室,多次被下病危通知。由於張偉身體的極度虛弱,只有依靠妻子打工、租房子維持生計,生活艱辛。

張偉一家人都因為修煉法輪功遭受了嚴重迫害。他的妻子陳梅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判刑三年;父親張錫明被非法勞教二年,關押在大連教養院;母親王秀香(77歲)曾在馬三家勞動教養院遭受迫害,二零一五年被大連市中山法院非法判三年,看守所不收,二零一八年一月被劫持入獄,現在仍然被非法關押在瀋陽女子監獄迫害。

張偉出生於一九六八年九月二十七日,被迫害前在大連市從事個體經營。一九九九年九月依法到北京上訪,被綁架,於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五日被大連市公安局中山分局迫害,關在大連市看守所二十六天。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六日又因在外煉功被大連市公安局迫害、非法關押於大連市看守所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二月五日,張偉因到大連市星海廣場正常煉功被大連市公安局關在戒毒所迫害二十天,而後又被強行轉至大連市看守所,又於同年五月二十四日被非法勞教,送大連市教養院,同年三月一日又被轉至瀋陽市馬三家教養院繼續迫害。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日張偉去吉林省正常辦事,又被吉林省松原市公安局綁架,被迫害關押松原看守所,於同年八月五日又被非法勞教兩年。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三日,張偉與兩位法輪功學員外出辦事時被大連市國家安全局非法秘密綁架,十月二十二日被秘密轉移到遼陽市看守所。在遼陽市看守所,張偉絕食抵制無理迫害,幾度陷入昏迷被搶救,生命垂危。家屬去公安局要人,遭拒絕,警察說,國家安全局、遼寧省公安廳一號發的指令,拒絕放人,就是死在監獄也不讓放人。

張偉被遼陽縣法院誣判十年,二零零六年五月被劫持到營口監獄。在營口監獄,張偉被迫害的無力行走。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張偉被秘密轉移至盤錦監獄四監區。在盤錦監獄,因為不放棄信仰,張偉被關監獄禁閉室迫害。據悉,被關進禁閉室的法輪功學員,隨時會被用腳踹、電棍電擊、上老虎凳等各種酷刑迫害。

張偉在盤錦監獄被迫害時,雙臂不能抬起和運動,骨瘦如柴,身體極度虛弱,十個手指甲呈白色,而十個手指的第一指節竟然是黑紫色,染上了肺結核。家人要求放人,警察說這裏得肺結核的人多了,放人根本不可能。張偉年逾七旬的父母曾多次到盤錦監獄看望兒子,獄警不讓見面。

二零一二年七月,張偉被秘密轉移至瀋陽東陵監獄,非法關押在監獄醫院傳染病單間。此時的張偉,肺部出現嚴重空洞,呼吸困難,每天戴著口罩,身體極度虛弱,還被獄方要求強制「轉化」進行迫害(強迫放棄信仰「真善忍」的合法權利)。家人要求保外就醫,獄方要求家人交體檢費。家人交了一千元的體檢費,獄方卻僅花四、五十元做了個X光拍片,就草草了事,剩下的九百多元錢不知去向。二零一二年九、十月間,張偉被秘密轉移至鐵嶺監獄醫院。

張偉於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二日出獄回家,已經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經常喘不上氣,而且還常伴有吐血,嚴重時吐兩盆血,曾住院或被送重症監護室,多次被下病危通知。經當地醫院診斷:重度肺結核(肺是空洞),還患有中肌無力。

張偉一家長期遭受迫害。其母親王秀香因為家中被中山區天津街派出所警察搜出講真相用的電話而遭構陷,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五日被大連市中山區法院非法開庭,後向家屬勒索了一萬元作為取保押金回家。二零一六年一月七日,天津街派出所警察到王秀香家中將她叫到派出所,逼迫她在當日由中山區法院做出的判決書上簽字(枉法判決三年),將王秀香綁架到姚家看守所被拒收。74歲的王秀香被迫流離失所,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六日被綁架,劫持到瀋陽女子監獄,至今仍然被關押迫害。

這樣的殘酷迫害,致使張偉這樣一個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僅僅度過了五十二年的短暫生命就這樣走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