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被七樓脫落的水泥磚塊砸傷後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六日】二零零九年春天,五個月的兒子在地板上爬著玩竟誤食了一塊像手指甲大小的羊羹外包裝硬塑料,卡在喉嚨處,憋的孩子臉色發青,直耷拉腦袋。情急之下,我們趕緊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懇請師父救救孩子,一會兒,孩子就將塑料吐了出來。我們全家人十分感謝師尊救了孩子一命。

二零零九年深秋的一天,我正要學法,一週歲大的兒子趕緊跑過來搶書──《轉法輪》,捧著書說拜佛,然後把書翻開看著師尊笑呵呵的將書放在床頭櫃上,他就開始拜師父。從那時起,他就開始聽法、背《洪吟》。

二零一一年春天的一個午夜,兒子突然發高燒,我急忙用酒給孩子物理降溫,用體溫計給孩子測量體溫,兒子堅決不讓,還說:「我們有師父,有大法不用這個,趕緊扔了!」我一聽,他說的對呀!他才三歲就能說出這話,肯定是師父借他的嘴在點化我呢。我倆立即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沒過多久孩子就睡著了,我一摸孩子漸漸退燒了。

二零一四年春天的一天下午四點半左右,我領著兒子路過一住宅樓下,不幸他被七樓脫落下的牆皮(水泥和磚塊)砸成重傷,當時就不省人事了。在好心人的熱心幫助下送到了醫院,檢查結果是顱骨粉碎性骨折,傷口有十五、六釐米,靠近額頭處砸出了個三角窟窿,大腦外露,經兩個多小時的緊張手術,成功的將腦殼碎片拼在一起,術後直接送進重症監護室。

大夫說手術雖然很成功,但是,不知孩子何時醒過來,孩子最後能恢復到甚麼樣現在無法知道。

從出事到手術結束前後四個多小時,無論是在送孩子去醫院的車上,還是靜候在醫院的走廊裏,我一直都誠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懇求師父救救孩子,同時也在想:一切都由師父說了算,孩子是去是留都由師父做主。我更堅信孩子有師父保護著肯定有驚無險。那一夜,我一直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直到天亮。

第二天八點半多鐘,孩子醒過來了,但因腦中有瘀血造成暫時失明,只能聽聲音判斷周圍的人。在做了一個CT之後又昏睡過去。第三天下午晚上七點多鐘,孩子就真正的清醒過來了,視力和智力全部恢復正常。孩子在重症監護室住了三天兩夜。住院期間,孩子的頭疼了兩次,他自己也馬上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會兒就不疼了。這麼嚴重的腦部創傷,在醫院僅僅住了十三天,第十四天就高高興興的回家了。

回家後既沒吃藥也沒吃甚麼補品,在家裏只休息了十二天就正常上學了。在耽誤了二十多天課程的情況下,期末考試依然取得了優異的成績,並在跳棋比賽中取得了全年級第一名。

已經四年過去了(註﹕本文成文於二零一八年),孩子沒有任何後遺症,學習成績優異。人們經常開玩笑說,這孩子咋被砸之後更加聰明了,整天生龍活虎的。我知道是師父救了孩子的命,又賜予孩子智慧,我們無比感激師尊為孩子承受了那麼多,不爭氣的弟子讓師尊操心了。

二零一四年秋天,兒子對我說:「玻璃開花了。」我當時正忙於家務,也沒在意他說甚麼。十二月中旬的一天,他又一次對我說玻璃開花了,我這才注意到原來在臥室的窗戶玻璃外側,有三十三朵優曇婆羅花綻放在零下二十多度的隆冬,隨風擺動。

我深知佛花盛開在我家,是師父鼓勵我們要好好修煉,努力做好三件事,更好的助師正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