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師父的慈悲 做一個謙卑的人

在工地工作的修煉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五日】來中城飛天大學工程部(簡稱工地)幹活至今已有兩年的時間了。經歷了開始的三分鐘滿腔熱血、半年多後的難耐不安、之後的無奈堅持、一年多後的忍苦再精進,和現在的只想踏踏實實多幹活的修煉歷程。

回首這個過程,真心的感謝師父的慈悲安排,讓弟子在這個環境中熔煉自己、魔煉人心,感恩師父利用這個項目去掉弟子身上隱藏很深的對名、利的執著,我能聽到自己生命最深處的呼喚:「做一個謙卑的人!」我告誡自己在工地工作的每一天都要踏踏實實的做個修煉有素的大法弟子,做好這個項目,圓容師父所要的。

一、珍惜修煉環境

剛來工地時,只覺得是來「勞其筋骨、苦其心志」的,或者自以為是的覺得在這裏隱居一下來個「專修」,幹這種純體力的活,不用面對形形色色的常人,不用做腦力勞動,工作之餘的時間基本都是學法、煉功,甚至很嚮往這種證實法的方式。覺得這裏對修煉人來說,像個世外桃源──雖然辛苦卻樂在其中。現在回頭想想這種想法,覺得真的太自私、自我了!

「自我」在於還是在用自己人的想法在選擇、設計、規劃自己的修煉路,忘記了自己是個修煉人,一切都是在師父的安排之中,自己應該本著一顆謙卑的心做好眼前的每一件證實法的事情。所以,初期在這個項目中,我還沒發現這個「自我」的時候,總是在被動的修,幹了一段時間再繼續埋頭苦幹的時候,開始疑惑:「怎麼不是自己原來想的那樣啊?」修的很苦、很被動。

直到名和利赤裸裸的曝光在我面前的時候,我才意識到,我被那顆「自我安排」的心遮擋著,忘記了一切都是師父的苦心安排,才猛醒,我是來修煉的,修好自己才能幹好活,做好證實法的事!

比如,在「名」方面,自己從小就在藝術的薰陶中成長,總覺得自己「與眾不同」,能看淡人世間的名利,遠離人與人之間的爾虞我詐,可以灑脫的面對周圍的人和事。畢業後有稱心的工作,收入也高,接觸的人基本是看來比較有文化、有修養的人。從沒體會過為生活奔波之苦和為名利勾心鬥角的酸楚。

來到美國之後,自認為能放下國內的一切帶著孩子來海外過這種苦日子,覺得自己能放下人世間的名利。來美國後在媒體工作,心裏也覺得算是份「文化人」的工作,起碼表面看起來是穿著得體的正裝、穿著高跟鞋穿梭在高樓大廈中。加上同修們對我工作的肯定,更加加深了自我存在的價值感……其實,表面上看似很平常的這一切,雖然沒有像常人一樣主動的去追逐名利,可是還是不自覺的浸泡在很隱蔽的名利之中了。

各種證實法救人的項目就需要我們在那樣的環境中去修煉,自己浸泡在名利之中卻渾然不知,還一直覺得自己對名早就看淡了。所以,當現實完全反過來的時候,就能暴露出那個隱藏很深的心了──看著自己天天穿著撿來的舊衣服,整天灰頭土臉,滿身的泥巴、渾身的汗臭味,天天頂著烈日在地裏幹活,每天面對的都是搬鐵管子、搬水泥、拉碎石頭和挖大坑……一天兩天可以,一個月兩個月可以,半年或大半年可以,再往下幹的時候,就完全受不了了。

面對以前認識我的同修對我的不解,面對別人對我瞧不起的眼神,那個「名」就赤裸裸的站在我面前,我意識到在大法弟子各種證實法的項目中也形成了一種「社會階層」。我明白了這一切都是師父的苦心安排,讓我在這個環境中挖掉觀念中很深層次的對「名」的概念。

開始,我很想掙扎。我想我完全可以不在這裏幹下去,我可以繼續做銷售,我可以回去樂團,我也想穿著漂亮的裙子去推廣神韻。但我也看到,我那顆掙扎的心更加曝光出我對名的執著和要證實自我的心。我知道法對我的要求,我必須這樣再繼續幹下去。

慢慢的,我對別人的不解和冷眼變的不在意了;慢慢的,看到別人穿著漂亮衣服自己卻灰頭土臉的時候,我內心不再掙扎了;慢慢的,我發自內心的喜歡工地的純體力勞動了;慢慢的,我忽然覺得自己從小就被父母要求的「好好學習將來找份好工作」這是一種後天的人的觀念了!它在阻擋我修煉。我對「文化人」沒有甚麼概念了。

想起師父的法:「在神的眼裏看,生命是同等的,階層是人類社會劃分的」[1]。慢慢的,看著自己這雙粗壯的手沒啥感覺了,再慢慢的我可以接受自己是個民工了,再慢慢的,我可以做一個快樂的民工了,最後我發現我對民工也沒概念了,我就是純粹的助師正法的大法徒了!當我完全放下這顆「名」的時候,我身體像脫殼一樣美妙。對別人的不理解和看不上一點不動心了,連想解釋的心都沒有了,其實想解釋背後還隱藏著證實自己和爭鬥的心。

在自己修掉名的過程中,我也發現,為甚麼工地這個項目,這麼缺人卻總也來不了需要的人,或者能幹的人有技術的人卻呆不久就離開了,很可能是這顆隱藏的求名心障礙著,因為大家都覺得工地的活是沒本事的、純靠體力的人做的事情。想起師父的法:「特別是男青年,他還想在常人社會中奮鬥一番,還要達到甚麼目標呢!」[2]其實說到底,還是證實自己還是證實大法的根子問題。

再比如,對利益的捨棄,放棄國內的高薪跑來美國過這苦日子,覺得自己對利益已經很淡了。在媒體的工作收入不多但也算有收入。可是每天在這裏幹活做義工,不掙錢了,生活上越來越緊張,心裏就不穩了,就開始對利益萌發有求的心了,還有就是對舊勢力強加的「經濟迫害」有了怕心。也想抽兩天時間找個常人工作貼補點家用。可是,每次有這個念頭的時候,師父就會點化我,讓我「珍惜這來之不易的修煉機會」。於是我悟到,如果我去找工作了,我就會上舊勢力的當,為了生活一點一點的耗掉我做證實法項目的時間,最終可能會脫離項目,走上舊勢力安排的路。

所以,在自己銀行賬戶存款接近零的時候,我覺得我承受到極限了,加上孩子跟我不停的要這要那,我忽然意識到,我在承受這種生活壓力的苦,我看到鏡子裏的自己一臉的窮酸相,我發現自己對窮、富還留有觀念,對有錢和沒錢還是有分別心。

我一遍遍的想著師父的法:「大法弟子證實法走的是正路,救度眾生,經濟條件、方方面面都應該配合上來的。如果在一些方面做不好,就會叫邪惡鑽空子。任何事情只要你做好,一切都會有變化。」[3]我告誡自己,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在做證實法的事情,全盤否定舊勢力對我的經濟迫害,讀師父的法,堅定信師信法的心,走正師父給安排的這條路。我努力抑制這種對「沒錢」的怕和憂慮,繼續埋頭苦幹,使勁幹活,這條路既然是師父安排的,我就只管按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返出來的人心就努力排除、修掉。

面對最基本的生活費的考驗時,這個利益赤裸裸的站在我面前向我宣戰──我就叫「錢」,沒我不行!──我不為所動,我按法的要求去做,大法弟子在人間行神事,助師正法救人,能被人世間的錢財左右嗎?!我踏踏實實做好三件事,過程中,我發現自己可以視金錢如糞土了,我完全沒有了窮和富、有錢和沒錢的概念了!我可以在銀行賬戶到了四位負數的時候,心也能安然不動了,繼續坦然的天天在工地幹活了。

沒有了焦慮、惆悵和不安,當我笑呵呵的面對這四位負數的時候,神跡就出現了──從三個不同的地方來了三筆錢,我的賬戶從四位負數一下成了正數,經濟狀態明顯急轉!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我悟到,在正念和人心的較量中,在舊勢力演化的現實魔難假相和師父安排的另外空間看不到的迷中,都在考驗著我們信師信法這顆心的程度!我們只要敢,只要按照師父安排的路堅定的走,不被任何假相帶動,一味的修自己,師父就能為我們做主!

當名和利在這個環境中被深層次的挖出來時,我由衷感恩師父的苦心安排,所以回想當初來這裏時的念頭才認識到那時真的太自我了。而且這幾年陸陸續續一些同修離開工地這個項目,基本或多或少的都有這顆隱藏的「自我安排」的心被舊勢力利用,讓這些同修覺得在這個項目中不如我願。然後很不負責任的對這個項目扔一個負面念頭──向外推的說辭,卻完全忘了師父的苦心安排和對我們、對這個項目的期待!

或者說,可能正因為我們有修不掉的人心,師父才安排我們來這裏,修好自己的同時成就項目,最終師父把威德都給了我們。我們只有紮實修自己,不被表面假相帶動,才能長期堅持的幹下去,牢記修煉的根本和做事的基點,珍惜這個環境,才能兌現誓約,圓容師父所要的。

二、珍惜同修間的聖緣

在很多證實法、救人的項目中,如果我們今天修煉狀態不好可能講真相效果就不好,做媒體銷售的業績就會下滑。但工地這裏是純體力勞動,修煉狀態不能很直接的體現在勞動結果上,所以時間長了,我發現在工地這個項目中很容易忽略個人的修煉。

我自己體悟了一下,發現如果我的狀態不好,人心多學法少或者煉功懶的時候,表現給我的結果就是,我到工地幹活卻找不到活幹!一天晃晃悠悠沒幹甚麼,掃個地、跑跑腿借個工具,時間就被舊勢力偷走了……可是,這又偏偏是體力勞動,好像沒活幹也不累,過一天反而覺得挺輕鬆。舊勢力就利用這些假相讓我們變得很懶散、懈怠。所以,這裏體力上的苦很容易被舊勢力利用掩蓋心性上的苦,掩蓋人心這個直接阻擋我們實修的因素。這樣很容易造成同修間的配合和交流不暢。如果不能及時的向內找,就會被舊勢力利用製造各種間隔。

記得剛來時,我用電齒輪打磨鐵鏽。因為鏽很厚,鋼鐵上又有很多突起的部份,我在一個部位反覆的打磨了好幾遍以後,用燈一照,鏽還是很厚,需要再反覆磨,我那不耐煩的心就起來了。結果出了危險,是師父保護了我。當時我在心裏跟師父認錯,知道是自己心性沒守住,不耐煩、急躁、煩躁出來了,其實這些工作都是修心的過程,我不僅沒修心還怨恨起來了,事後想想,我怨恨甚麼呀?來這裏幹活都是師父安排的,我們是修煉的人,就秉承一顆謙卑的心修自己,踏踏實實幹就行,看起來是磨鏽,其實就是師父藉此來磨我的人心,我不僅不修反而埋怨活兒難幹!今天這齒輪沒絞到我的肩膀已經是師父為我化解了一場魔難了!我從那以後就踏踏實實的在那裏一遍一遍的打磨那凹凸不平的百年鐵鏽,一直磨到那個樓關門。

其實,這種案例非常多。碰到矛盾向內找,不被表面的假相掩蓋。我們是大法弟子在人間行神事,我們既然是安排在這個項目中證實法的,就一定是師父藉這個項目在消我們的業,最終師父成就弟子!我們只有感恩的資格,應該越幹人心越少才對。可是,我們很容易被現實的假相迷惑,加上別人會說幾句,你們了不起啊,這麼強的體力勞動,多累啊,我們如果順著人心去想,就會變得越來越累,越來越想找輕鬆,拖延的是項目的進展,浪費的是師父的慈悲。

工作的配合上也是,第一道工作沒做好,就會給後續工作帶來更大的麻煩。我自己經歷過幾次,上灰板的同修把灰板釘的突出牆面一塊,很明顯的尺寸都不對,竟然那樣堂而皇之的讓灰板翹在外面。我第一念就是「這是誰幹的?這麼低級的錯誤!」指責和抱怨一起出來,還夾雜著看不起、妒嫉和爭鬥,然後自己帶著情緒把突出來的灰板切掉,再把我的工作幹完。可是正好旁邊有一塊漏掉的沒有釘灰板的牆面,需要把灰板補上去。我就自己量尺寸、按照尺寸又切好板子,剛剛把切好的板子舉到那塊牆面的時候,竟然發現尺寸錯了!這麼小的面積,怎麼可能量錯了、又切錯了呢?怎麼會犯這麼低級的錯誤?我在問自己的時候,忽然發現是自己剛才那顆指責、抱怨的心導致自己也犯了同樣低級的錯誤!修煉真的是一絲一毫都不能差!發現這種問題,我的第一念應該想自己,是不是有馬虎的心,糊弄事的心?而不是這種指責、埋怨和爭鬥、妒嫉一股腦的都出來了,背後就是那個強烈的自我和不善的心!

這種事情很多、非常多,通過這件事,我感到師父時刻都在提醒弟子,時時刻刻向內找,做個修煉有素的人!善意的去理解同修,大家都不懂不會,邊學邊幹,本著一顆證實法的心走到一起,有工作的疏忽就先修自己,然後抱著一顆為善的心去告訴、提醒一下對方,給項目增加正念,摒棄負面的東西。

還有的時候,很看不慣某件事情的處理方式,覺得簡直就是在浪費時間浪費人力,本應找那個組的組長或者協調人交流一下,可是我卻會找某個很能說的同修去說,希望他(她)知道後能公開的說道說道。事後想想,多麼狡猾啊,如果真的為項目負責,就公開的交流一下,有法做指導,工作中不會有摩擦和解決不了的事情。這背後還是那顆自我、看不上別人、妒嫉的心,師父讓我認識到這些之後,我再碰到問題,還不能做到公開交流,卻變成保持沉默不說了。看似好像不狡猾、不去看不上別人了,可是還是有一顆保護自我的心,不願得罪別人的心。其實,損失的是項目的進展。浪費的是師父的慈悲。

在具體的工作細節中,還會冒出對協調人的不滿,比如他怎麼不這樣安排工作呀,這種事情他怎麼不管?這種念頭不經意的冒出來很多,其實已經不實修自己在上舊勢力的當了,師父講過很多關於協調人的法,師父講過:「可是如果你要注重常人表面的東西,那你就是執著、你就是人心。不要注重這些,你能默默的去完成好你所看到的不足,你能默默的做好你應該做的,你把那件事中不完善的部份自己默默的把它做好,眾神佩服的了不得,說這個人太了不得!這才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4]如果我們能放下自我,按照法的要求做,把協調人沒想到的補充好,把協調人沒做到的能主動擔當圓容好,在期望和現實的矛盾中,實修自己,才是師父要的。

師父講過:「其實作為大法弟子,這時如果念正,想到的是修煉、是責任、是應該做好的,你就應該把你覺的不完善的地方默默的把它做好,這才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如果大法弟子都能夠這樣做,任何事情都一定會做的非常好。」[4]

看到很多同修間的間隔,甚至有的離開這個項目,真的覺得惋惜,因為大家從不會到會到最後練成熟手,甚至是技術骨幹,卻被人心間隔的不能發揮作用。有的還會帶著抱怨離開。其實,師父講過:「每個人也別怨別人,人人都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2]。我看到這些找自己,自己真的也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最起碼,我看到這些問題的時候,我沒能本著為這個項目負責的心真誠和大家在法上交流。我為自己的維護自我和狡猾而內疚。

三、寫給外圍和外援的同修

這個項目在美國紐約上州的中城,選擇搬到這裏買房子、租房子居住的同修很多,可是當地來工地幹活的同修卻不多。我個人覺得那些兢兢業業在工地持續幹了幾年的大法弟子真的是了不起,他們的那份堅持非常可貴,不管項目遇到甚麼困難或者自己心性考驗能否過去,他們都一直在這裏堅持著,很多都是年歲很大的同修。我們換個角度想,如果換成我們自己,如果碰到這樣、那樣或者同樣的矛盾,我們會堅持做下去嗎?是不是會「幹完這幾天就行」、「幹到下個月就走了」?我們能做到他們的那份堅持嗎?所以,我們應該看到他們每個人在這個項目中可貴的一面,不被表面的矛盾障礙、間隔,給個別人或者項目加負面的觀念,甚至到處傳!

否則,那正是上了邪惡的當──邪惡就想讓這裏沒人幹活,把人都間隔離開才好!包括各地來支援這個項目的同修,很感謝他們不遠千里的來幫忙,但請您不要把自己當局外人,不能光想個人修煉,而忘記這是正法修煉要圓容整體了。

就像師父講過的:「但是你要記住了我說的一句話:倆個人之間發生矛盾,第三者看見了,第三者都得想一想我自己哪裏有不對,為甚麼叫我看見了?何況倆個發生矛盾的人就更應該看一看自己,要內修嘛。」[5]

我們謹記師父的法,共同維護這個修煉人正的場,不給邪惡鑽空子的機會!因為工地的人員流動性非常大,這種流動本身就給管理帶來很多困難,加上修煉中人心的考驗和邪惡的間隔,我們每個參與的同修只有保持強大的正念才能保證任務的進度!希望外界同修們給予這個項目的不僅是技術和體力,更多的也應該是在法中的正念!

四、結語

如果常人社會是大法弟子修煉的大廟,那工地可以說就是社會大環境中的一個小廟!我們應該珍惜師父給我們的這個修煉的環境,珍惜和同修之間的聖緣,其中師父幫我們拿掉了修心過程產生的業力和體力勞動中轉換的業力,又把無量的威德留給了我們。我們只有精進實修多幹活才能對的起師父這洪大的慈悲!

最後以師父的法和同修們共勉:師父講:「我都在幫你們做!救常人本來是你們的事情。我救你們,你們救常人,現在連我都幫你們做,你不做了你是大法弟子嗎?最後那算總賬的時候你怎麼算哪?哭也來不及了。」[6]

層次有限,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再精進〉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東部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