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神韻帶給眾生 兌現來世的神聖誓約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二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住在越南河內。我於二零一五年八月份在捷克共和國得法,當時我去歐洲看望我的哥哥、姐姐。在看望我哥哥與兩位姐姐的二十天之內,我無意中就溶入大法中了。在這之前我的哥哥、姐姐與孫子們都已經得法並正在很精進的修煉。

在那段時間裏每天我們一起煉五套功法,一起讀《轉法輪》直到半夜才休息。那時我對法的認識不太深,只感受到在我身邊大家都很努力修煉,對師父與大法都懷有一顆尊敬的心,我只不過感到大法對大家很好,可自己本人還沒有深刻的感受。

對於法的傳奇我也聽說不少,那些故事給我的印象很深。若大法真能那樣神奇改變人心與社會,我也想盡一份努力去洪法,把他傳遞給越多的人越好。

回到越南後,每天晚上我都堅持煉功,我的兩個孩子也順其自然的跟我煉起來了,我丈夫也跟著學。我們開始一起看書,一起聽師父講法,慢慢的師父的話滲透在我心中,我會看自己並開始改變,把自己變的更好。

我們家庭氣氛也變的更加祥和,我們沒有像之前那樣激烈吵鬧了,各自多忍一下。我再也就沒有覺的自己辛苦與委屈了,我在學會改變自己去面對修煉生活中的態度,以苦為樂以消除自己的罪業。

我也知道大法所指出的路將把我人生道路改變了,我通過正面對待修煉中的困難去主動消業,不只這樣,我還可以回歸自己原來的世界,通過修煉提高層次,走出三界與痛苦的人生,我可以昇華上天國世界,佛道神的世界。

我也知道修煉的路很艱難,自己要堅持,精進,忍耐,不斷的努力。修煉的難處是不斷去掉各種執著,按真善忍解決問題,真的很不容易。

我在一間旅行社工作,從二零零九年開始我開始經營自己的旅行社。有時候我做導遊帶領越南遊客去外國旅行。

得法五個月後,一個很大刺激到我心靈的考驗發生了。有一位很難相處的女士登記參加我們公司於二零一六年中國新年時期組團去澳洲旅遊,旅遊團總共有三十六位遊客。

組團歷程結束後大家幾乎都表示很滿意,唯有一位女遊客從開始時一直囉嗦飯店沒有她想像那麼好,飯菜不合口味,飯店靠近高速公路讓她睡不著覺等等很多問題。

在整個路程中她一直擾亂,刺激其他遊客,想要收集證據把我公司告了。她自己還隨意謾罵我們的導遊,說髒話,把導遊看成僕人了。

在澳洲的協調經理對她無理的態度表示憤怒,並拿出澳洲的法律告誡她,她暫時啞口了。回到越南時她就把另外兩位女遊客拉攏過來,把所有怨氣發在我和越南員工頭上。她威脅將把我公司信譽搞壞了,要求退回旅遊費,若我們沒有答應她的要求,她將雇佣壞人毆打我們。

當時我心靈與精神上受到很大的衝擊,有時難過有時憤怒,自問為何人那麼惡毒?她太無理,太狂妄自傲了。我也沒有因此而感到害怕,可若按她的建議賠那麼大的一筆錢我也很難做到。

要是之前還沒有修煉的時候我會使用常人的思維,為了一個對錯與她爭到底。

經過幾天思考,心裏掙扎後,我突然想到自己是個修煉人,這事是一個跟考驗心性一樣的一個關,可能這是我前世欠過她的債,現在要還了。按師父的教導若那時別人對我威脅我也應該忍受,我不是在得到「德」了嗎,我的功就長上來了。這只是忍讓與提高心性的功課而已,看看我能不能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看看我在這種情況下能按師父所要求的忍一忍嗎?

我就改變態度,為那位遊客處身設想,我就能理解她為何那麼怒氣:因為澳洲的那位經理就跟她講法律,沒有她所期望一樣的把她當成「上帝」來對待,所以事情才這樣惡化。

我就放下自我,寫信向她道歉,甚至集中精力讓她在我當面咒罵,只要她心中滿意,這筆債就全還了。可她不肯跟我見面並沒有接受我的道歉,說道歉是不夠的,要賠錢她才滿足。我就決定按他們所期待的賠她與被拉攏的另外兩位遊客的錢。

過後不久,我覺的心中的煩惱,怨恨,委屈全都消失了,心中一片輕鬆,舒適。我進一步認識到把錢財看輕的體會,按照大法的法理提高心性。對在日後的所能發生的很多問題, 就是修煉路上的魔難,我就持著隨時面對的心態。這事給我留下深刻的提高心性的體會。

二零一七年五月份我參加了紐約法會。從紐約法會回來我提高很大,對所要做的事情認識更加清楚。對洪法這事我也沒有像以前花那麼大心思了,而更加註重於向眾生講清真相,從而讓更多的眾生能得救。

我明白為何給我安排做旅行社的這條道路,為何自己帶遊客去各國旅遊。修煉之前,我心中很疑惑為何法輪功修煉人一直跟大家提到這場迫害,有時對中國同修故意帶著錄音機走近我們旅遊團放真相錄音,我還覺的煩心。

走進修煉之後,自己才明白講真相的意義,修煉人有救自己的眾生的責任與使命,這時我對同修們所做的一切都很感動,無論嚴寒酷暑他們依然要面對像我這樣有誤解的遊客的各種心態。

從美國回來之後,每次帶客人去旅遊,我都留心給整團講真相。若我沒有盡力給他們講真相,或耽誤給任何一位遊客講真相,我都因為那次沒做完美而感到遺憾。

按著每個團的性質我將決定給整個團一次講清真相還是找適合的時間給個人或全家講真相,只要我心中想帶給他們真相,就有安排,我就有機會。有時想要救人還要順著他們的執著,只要我能說出大法如何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並解釋為何這場迫害延遲這麼長時間了而還沒結束。

有時我帶遊客去同修的真相點,並以客觀角度跟遊客講清為何同修在這裏,為何法輪功修煉人給世人講述這場迫害的道理,呼籲大家支持以能儘早制止在中國大陸的這場邪惡迫害,法輪功修煉人是希望能營救在中國受邪惡迫害的善良修煉者。

我得法之前,哥哥常催促我要出國看神韻並囑咐要帶爸媽一起去,他說這是最美好、最值得看的秀。我相信他的話,沒有任何疑惑。我第一次觀看神韻是於二零一五年在澳洲墨爾本。過後我得法並把師父的經文全部看完,聽同修交流,我對神韻藝術團救度眾生的重要性更加深刻了解。

從此我心中就牽掛此事並想帶我的遊客去觀看這個秀。最大的願望是這樣,可遊客從哪裏來呢?怎麼跟同修們配合?怎麼做才能有更多的遊客來看等等,我的很多問題與疑惑沒有得到解答,我不知要從哪裏開始。

雖然心中有很多疑問,可我還是試探給遊客介紹神韻,二零一七年我就可以組兩個團去澳洲與新西蘭觀賞神韻。

於二零一七年年末,我就大量開拓於二零一八年年初專門去澳洲、日本、台灣觀光並去觀看神韻的旅遊團。我很幸福能跟同修配合帶社會上的各個階層遊客出國觀看神韻。雖然很辛苦,很多時我忘吃忘睡的工作,可只要想要自己多努力一份就多一個生命能得救,我又努力站起來,繼續工作。

在組團的過程中有時我身體被干擾,有時病業假相發作在我脖子上長了一些瘤,很痛,連吃飯或是回過頭來也很艱難,我想休息,不想做任何事情。可很快我就意識到這是舊勢力干擾。我對學法、煉功的事更加嚴肅對待並加強發正念,一天過後病業假相幾乎消失了。

另一次我頭腦猛然劇痛起來,讓我放棄手中的一分一秒不可被間斷的急事。我豁然想到自己不是師父的弟子嗎,不許任何邪惡干擾我身體。這個念頭一發出,甚至還沒等說出口,從頭頂往下一個電流立即打入通透我全身。

這是我對「信師信法」神奇的一次體會,讓我聯想到師父所講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我知道只要弟子的正念是真正的,偉大的師父就在我身邊保護並及時加持我。我就繼續工作,沒有任何阻力能阻擋我。

有時在出發前幾天遊客又想毀約,我就花時間了解原因並提醒同修一起向內找,保持強大的正念,一起清除邪惡阻擋我們帶人去看神韻。同修也積極向內找,歸正下來,結果大家都不毀約了。我們很好的配合,各自盡自己的責任。我自己時時也對組團的全過程與各個階段保持正念,同時同修們也對自己所帶來去看神韻的眾生保持正念。

我還記得要保持每天學法,煉功讓能量通透全身,帶有大法的力量才能做好救度眾生的事情。

二零一八年神韻表演結束,大概有八百五十名遊客(人次)去看神韻,去台灣的團辦得比較圓滿,雖然澳洲與日本團的遊客數量不夠所以虧了本,可從中我也能看出自己與整體的遺漏。

經過長時間高強度工作集中精神於找遊客去台灣,把組團事情幾乎都安排好了之後,我就找去日本與澳洲的遊客組團。當初人數也差不多,我也不想多組團或多找遊客以代替毀約的人。

到我跟同修們重新確認遊客數量,準備資料申請簽證的時候,因很多理由他們延遲或毀約,一些遊客申請不到簽證等等。那時人數下降,只有當初預約的四分之一,

我緊張起來,並擔心在國外所訂機票費用與組團抵押金付款期到了,如何儘快補足遊客人數?在一個很短的時間內,在方方面面的大壓力下我要做出決定來。我很需要整體跟組團去台灣一樣的協助。我就打電話請求支持,可同修好像只對台灣組團留心,因為費用低,遊客多,申請簽證簡單,沒有去其它國家那麼高費用。這時一種孤獨的感覺籠罩著我,我覺的沒力氣,覺的很絕望,沒有人陪伴我。

經過很多周折,雖然我將要面臨賠大錢的危機,我還是決定堅持組團下去。若現在停下來我只不過虧了機票訂金的錢而已。可我知道自己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而不是組團為了賺錢,所以要付出的價值是無法預料的。

重新擺放自己所做的目地與歸正自己之後,我又充滿信心並繼續努力下去。我就請求同修協助並高強度不斷的發正念,遊客人數又往上增加,增加到跟當初預料的四分之三。我儘快完成所有手續,準備出發。很可惜的是在出發前五~六天遊客人數猛增,比當初預料還多,可來不及申請簽證了。

向內找,我知道是為了自己主觀,有時放鬆正念,有時對整體失去信心所以一個人頂著而感到孤獨。關於整體,我想我們應該建立一個無條件配合的整體,對該項目救人的重要性一起交流與配合。我們也須不斷保持正念,不斷鍛煉成熟並努力做的更好。

於二零一九年年初,我打算給一千到一千二百遊客組團去看神韻,並努力做得比前年更多,更好。可考驗重重,大面積影響到遊客與組團的事情,有時我也很無奈,顧慮心起來了,不知如何是好,可我知道一切事情不是偶然發生,而都是有其原因。我就平靜的接受並處理。

對於自己所經歷的用一兩句話無法言表,可我深刻體會到生命在正與邪較量中掙扎的想得救的那種感受。大法弟子想救人的時候對每個生命得救的代價要付出很多心血、汗水,雖然表面上很平靜,但需要多麼堅強的毅力。

最終於二零一九年我們也能帶一千一百二十名遊客去台灣、日本、韓國觀看了神韻。

我會更加努力做好自己該做的責任,努力做一位真正的大法弟子,對得起師父救度的無量恩德!

感謝尊敬的師尊!

感謝各位同修聆聽我的心得體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二零一九年澳洲法會發言稿)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0/22/把神韻帶給眾生-兌現來世的神聖誓約-3948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