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買基金利益心帶動走彎路的教訓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八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大法弟子,今年六十歲。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一天,丈夫和我生氣攆我出去,我離開了家邊走邊生氣。當我走到大街的廣場上看有一群人在煉功洪法,我便過去看看,動作舒展大方,煉功音樂優美動聽,我站了一會越聽越愛聽,心裏那個敞亮啊,跟開了一扇窗戶似的。不一會,氣全消了,我便站到了人群的後邊,學著他們的動作煉了起來。接下來是抱輪,聽著悅耳的音樂做著動作,我一直堅持了半個小時,不但不覺著累,又舒服又高興,激動的我熱淚盈眶,直到煉功結束。這時,輔導員說,晚上到某某禮堂學法,我想這功煉的挺好的,學法我也參加。晚上從學法小組回來已是九點多鐘,躺在床上我激動的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就這樣我走進了大法修煉。

一九九九年迫害發生後,由於學法少,又看不到明慧網文章,沒跟上正法進程,心性也跟著往下掉,把自己完全混同於常人。丈夫提出買基金多掙錢,我不但同意自己買,還幫著親朋好友買,學法心也靜不下來,總想看看基金長沒長,長多少,被利益之心沖昏了頭腦,忘了自己是修煉人,最後被邪惡鑽了空子,出現了嚴重的病業反應。

剛開始前胸疼、後背疼、吃不下飯、肚子疼、體重一天掉一斤,後來臉色發黃,眼睛黃,隨後全身黃,眼球黃,人一天天消瘦,天天吐,吐苦水、綠水,最後就吐血塊子。開始還能挺著坐起來,學一會法就得躺下,後來乾脆起不來了。身體由黃變青、發黑,青一塊、紫一塊,吃不下飯。

家裏人一看懵了,丈夫趕緊張羅上醫院,叫救護車。我說沒事,我不去醫院,但他就不答應,婆家人背地裏商量說要給我灌點迷糊藥抬上車,還有人說要把我捆起來抬醫院去,可是我堅決不肯,丈夫說不去醫院你會死的,我說我不會死,我有師父在管,婆婆說把她捆上拉醫院她會氣死的,還不如這樣讓她在家等死呢。

就這樣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都忙著給我準備後事,都知道我不能好了,要死了。左鄰右舍都過來看我後悄悄的說:「完了,沒好了。聽說她爸就是得這種肝病死的。」

這時同修也都知道了,紛紛來幫我發正念,給我讀法,每天五、六個人,有的晚上不走,和我一起學法,發午夜正念,然後再針對迫害我肉體的一切邪靈黑手亂鬼發正念。

那時婆家人都不敢上前,生怕我傳染他們,說我是肝病會傳染的。可是,同修不怕,不但幫我學法發正念,還幫助我做家務,給生活在外地的女兒包餃子,丈夫和家人都深受感動,對大法弟子讚不絕口。

有一天,一個開天目的同修說,她早上六點發正念時,看到了我,我盤著頭髮飄了起來,在天上飛,就想是不是我要走了。這時,我激靈一下子,精神了,我想我不能走,我還有沒救的眾生呢,我怎麼能走呢?我走了這不是給大法抹黑嗎?我該救的眾生怎麼辦?師父讓我們救人,我走了不是害人嗎?這不是真的,是假相,我要發正念,否定它,清除它。我要走師父安排的路,跟師尊回家。

就這樣我們每天多學法,多發正念。堅持了兩個多月,身體一天天好起來了,也能吃東西了,能坐起來我就堅持打坐煉靜功,慢慢能下地了,能堅持煉動功了。

在師父的慈悲保護鼓勵下,在同修的熱心幫助下,這一難闖過來了。但教訓是深刻的,使我深深體會到修煉的嚴肅性,這利益之心使我差點被舊勢力拖走肉身,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危險至極呀!

能下地煉功了,我心裏非常高興,心想我要出去參加小組學法,講真相救人。這一念一出,師父就安排我先到超市買東西,剛出去有些散腳,我就儘量堅持,挺著,怕別人看見我臉還有些黃,我就打個傘。路上遇到鄰居大姐,她說,「哎呀,你好啦!沒上醫院就好了?」我說:「是,我是煉法輪功煉好的。」她說:「太神奇了!」

路邊有兩個乘涼的人都說:「你不是生病了嗎?好了?」我說:「是,是法輪大法救了我的命。」我就給他們講法輪大法的美好並勸他們三退,他倆都高興的退出了少先隊。

丈夫單位的同事也都問他:「你媳婦真的沒上醫院沒吃藥就好了?」丈夫說:「是,我媳婦沒上醫院沒吃藥,沒花一分錢,就學法煉功就好了。」同事們都說「神」。

家裏所有的親人和丈夫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以前反對我學法煉功的丈夫、婆婆、大伯哥都不反對了,而且都做了三退。弟弟和弟媳不僅做了三退,還說:「姐,快把那護身符給我們兩個。」曾經打過我的姐姐也不反對我學法煉功了,知道了大法真相並退出了少先隊,而且天天念「法輪大法好」。

給雙方親屬都做了三退後,我又給鄰居和鄉里鄉親講,聽到誰家辦紅白喜事,我就主動去,把我親身的經歷講給大家,並把帶著的真相冊子發給他們。有一次我到派出所給女兒遷戶口,派出所的人問我:「你不是煉法輪功的嗎?」我說:「煉法輪功怎麼了,法輪功是對的,是救人的,是教人向善的。」於是我用現身說法講了大法的美好和被迫害的真相,他們都不吱聲了,默默的把戶口辦了。

為了講真相,發資料,多救人,前幾年在資料不足的情況下,我就學著自己做資料,自己出去發,還供給小組同修發,丈夫也能幫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回顧自己的修煉歷程,除了利益心之外,我還有許多心要去,要學會向內找,在這師父用最大的承受給我們延續來的有限時間裏,抓緊修好自己,跟師尊回家。在此,再一次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再一次感謝所有幫助我的同修。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