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過「病業關」的一點淺悟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九日】無論是從自己身邊,還是從明慧網的分享,總能看到一些老同修過不好所謂「病業關」的事。很多老同修,總是把身體上的不舒服與所謂「疾病」聯繫在一起,然後有意無意走了常人的路。

說白了,可能一是法理不是很清楚;二來無法做到坦然放下生死,總是執著於追求所謂無病全身舒服的狀態吧。

我知道自己層次有限,但還是願意把自己的一點點淺悟,以及自己看到的不同的老同修對待「病業關」的不同態度引發的不同結果寫出來,與在所謂「病業關」方面過不好的同修交流。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不承認所謂「消業」,就是在直接否定舊勢力

在《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中,師父答弟子問──

「弟子:在大陸,同修身體不適,大多都是有舊勢力迫害的因素,我們都正念否定、向內找。來到海外後,同修有身體不適的卻說是消業,弟子在法理上有些不明白。

師父:在邪惡的環境中,特別是中國,因為另外空間裏的邪惡多,它會迫害你。邪惡因素在國外已經沒有那麼多了,壓力沒有了。目前消業也好,邪惡的因素干擾也好,都是舊勢力幹的,都是一回事,叫法不同。舊勢力幹的事我都否定的,我都不承認的,更不應該有讓大法弟子承受這些痛苦的事情。」

我悟到,既然「消業」是舊勢力幹的,而師父連舊勢力本身都不承認,我們做弟子的更不能承認。那麼認為身體不舒服是「消業」,不就是在承認舊勢力所為嗎?那否定「消業」,就是在否定舊勢力所為,也等於直接在否定舊勢力呀!

二、身體不舒服,是師父給淨化身體

師父講:「從昨天開始聽完課之後,我們很多人感到一身輕。但是極少數病重的人先行了,昨天開始難受了。」[1]

所以,我悟到我們身體不舒服,其實是師父把我們以前的病,以前醫院看過或氣功師看過將症狀隱藏起來,推到後面實際沒有動的業力都翻了出來,要徹底給我們推出去。是師父在給我們淨化身體呢!

師父還講:「可是,我們這個宇宙中有個理叫不失不得,不能夠全部都給你拿下去,你一點不承受這是絕對不允許的。」[1]

我悟到,我們之所以還有那麼一點點兒不舒服,是因為師父已經為我們承受了太多太多,只剩下那麼一點點讓我們自己來承受。如果不是師父承受,那就憑我們以前造下的業,可能早都一命嗚呼也說不定了。又怎麼可能只有這麼一點點難受呢?而我們又怎麼可以就因為這一點點難受,就不信師不信法呢?

三、身體不舒服,是出功了

師父講:「煉功人將來修煉也不會舒服的,身體出現許多的功,都是很強烈的東西在你身體裏動來動去的,搞的你這麼不舒服,那麼不舒服。你不舒服的原因主要是你老是害怕自己身體得甚麼病,其實在身體裏頭都出了那麼強烈的東西,出的都是功,都是功能,還有許多生命體。要動的話,你會感覺到身體發癢、痛、難受等等,末梢神經感覺也很靈敏,各種狀態都會出現。只要你的身體沒被高能量物質轉變之前,都有這種感覺的,本來是好事。作為一個修煉人,你老認為自己是個常人,老認為是有病,那怎麼煉?我們煉功中來了劫難的時候,你還把自己當作常人,我說你的心性那個時候就掉到常人那兒去了。就在這一個問題上,最起碼你掉到常人那個層次上去了。」[1]

所以,身體不舒服,那是好事兒啊!我們是修煉人,師父說修煉人沒有病,一開始就幫我們淨化身體了,我們就應該信師信法,不能承認不舒服是病啊!

四、身體不舒服,是假相

師父講:「我給大家舉個例子,佛教中講人類社會一切現象都是幻象,是不實的。」[1]

我悟到,我們身體上的不舒服,實際上都是假相啊!可如果我們把它當成病,那我們的心性就掉到跟常人一樣了,那就可能真變成病了。

五、一杯水,用錯了地方也是藥

自己有段時間喜歡買青菜穿心蓮吃,清脆爽口。按說穿心蓮是藥吧,可是我們頭腦中如果完全沒有它是藥的概念,只拿它當菜來吃,那它就是菜。

而當我們嗓子疼,想去喝水時,那這杯水,在此時就成了我們用來解決我們當時痛苦的「藥」了。

不是說我們不吃藥,不去醫院,就是沒有在走常人路,得從思想上根本的分清楚才行啊!

聞聽有位老同修腿疼,用艾葉在泡腿。這實際上,可能沒有把艾葉當作藥,沒有意識到這還是在用人的方式在治病啊。

六、身體不舒服,需要向內找了

作為大法弟子,應該做到時時事事都向內找。當然,身體出現異常狀況,更應該向內找了!

當然,這時的向內找,基點也應放對。我們不是為了解除病痛而向內找,而是作為大法弟子,就應該向內找,用好師父給我們的這個法寶。

除了學法,在我不長時間的修煉路上,明慧發表的同修的交流文章也一次一次幫助我在法上昇華。

在我剛得法沒多久,左腎部位出現過幾次岔氣似的那種疼痛。最初真是拿它一點辦法都沒有。第一次家人不在身邊,家人讓我吃藥,我可以不聽,硬挺過去了;第二次就是在家裏,這次母親以斷絕母女關係相逼,沒有辦法,只能吃進去,偷偷哭著告訴師父,我吃的藥都不算,不是我要吃的。等到後面,還是同樣的症狀。這時,我已經從同修的交流文章中學到,「我是李洪志大師的弟子,我只承認我師父的安排,其它的安排我都不要,都不承認。我自己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我自己會在法中歸正。」我就這麼一念,立馬不疼了。在被迫害期間,每被問及我還有多久出去,我有心不穩的時候,我也是憑著這段話,憑著對師父的堅信,一個月正念闖出的。

但是,只認識到這裏,這還遠遠不夠啊!

再後面聽到的同修交流,同修說,身體出狀況,不應該僅僅限於否定它,而應該抓緊機會向內找啊。

師父慈悲於弟子,告訴我們:「你覺的我現在修的不好,還不行,頂不過去,(師父笑)那你上醫院,等你修上來了之後你再做好點。」[2]可後面師父還說了:「但我話這麼說了,不要放鬆自己。」[2]

是人是神,就在一念啊!這就是分水嶺啊!關過去了,將是一個很大的提升;過不去,不就淪為常人了?就看拿自己當人還是當神了!

七、身邊同修的故事

這裏想分享自己之前學法小組一位同修A的故事。A是七十多歲的男同修,獨居。A同修正念強,聽別的同修描述過他講真相的場景──往往他都一個人對著一群人在講,舉著一顆白菜,大講邪黨的不是。但是,有段時間過「病業關」,脖子無法直立,只能佝僂著,也無法走路。身邊的同修一直在跟他一起學法,在法上跟他交流,也在照顧著他的生活。

但總靠同修照顧,時間長了也不行啊!於是老同修萌發了去敬老院的念頭。在他要起程的那天,出現了拉肚子的現象,讓他坐在馬桶上,褲子根本就提不上,剛提上就又要拉,這樣沒去成。

同修在法上與他交流,幫他找出了以下問題:一、講真相只講邪黨的壞,沒講大法的好;二、講真相流於形式,沒有一位一位幫世人起化名三退,只是在那數一下人數,然後就上傳到大紀元退黨網站了。當然也屢屢被退黨網站退回。

同修幫他找出來,他自己從法上歸正了自己的思想、言行。不長時間,身體就恢復正常了。因他過關期間,有常人領導去看過他,也勸他去醫院,否則後果自負。他就憑著信師信法,闖了過來。再見到勸他去醫院的領導,熱情的打招呼,也有力的證實了「法輪大法好」。

智慧都是從法中來的,我們惟有多學法、多背法、多在法上悟,才能真正得法。磕磕絆絆修了兩年多了,才悟到這麼一點法理。有不在法上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