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繫眾生 柳暗花明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九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在修煉的路上磕磕絆絆走過了十九個年頭。在這十九年裏師父把我變成了一個身心純淨的人,師父對弟子的付出與保護,弟子只有精進來報答。

我家上了一個大棚,棚裏栽了葡萄,因葡萄活少,我都是上午在棚裏幹活下午和同修出去救人,晚上和同修一塊學法。去年夏天雨水多,大棚塑料棚破了,進了很多水,葡萄在水裏泡著,澇瞎了,花芽都不好。二零一七年冬天蒙上棚,葡萄發芽的時候稀稀拉拉出了一半的芽。出來的芽花也很小,有經驗的人都知道這樣的葡萄是沒有收入的。

看著滿棚的葡萄我心裏也犯了愁。由於建大棚投資大,剛掙回本錢,今年又上了新棉被花了三萬元。如果今年大棚不掙錢我們連投入的錢都沒有了。因種大棚得先投入才能有收入,兒子手裏有錢,可孩子已經二十四歲了,到了交女朋友的年紀,我們車、房都沒給他買,我不想給孩子造成壓力。如果讓丈夫出去打工我自己在家看棚就耽誤出去救人,怎麼辦呢?外村有幾家棚也進去了水,把葡萄澇瞎了。他們就改種了瓜。如果我也栽上瓜的話,瓜活多,丈夫一人忙不過來也耽誤救人,怎麼辦呢?我把心一橫:救人要緊。

我和丈夫交流說:你雖然不修煉,可也在大法中受益了,師父還救了你一命,現在的時間是師父用巨大的承受換來的,目地是希望更多的人得救。如果我們用這個時間在家掙錢而不出去救人,就是犯罪沒有良心。丈夫就默認了。

話雖然這樣說,可我一想到今年的葡萄沒有收入,我們沒錢花心裏就難受。因我從小沒缺過錢,結婚前父親會做生意,我的條件在伙伴中是優越的,伙伴、同學都羨慕我。結婚後我也像我父親喜歡掙錢不願閒著,把掙錢、花錢當成樂趣。

我的心裏難受,我知道是利益心在作怪,我不想要它我要更加精進。我還是每天下午和同修出去講真相、勸三退,晚上學法。可還是難受,有時候晚上睡不著覺到棚裏轉悠。我想起師父說:「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可利益心還是壓不住。有一天早晨吃完飯我在鍋台上和麵我就說:利益心你死吧,我不要你,我要聽師父的話,多救人。我不停的說著,猛一回頭,看到師父的法像在笑,我不由自主的跟著笑,那是發自內心的幸福的笑。從此我的心再也不難受,師父給我把不好的物質拿掉了。

慢慢的我的葡萄發齊了芽,雖然花小可都有花。我和丈夫也不管它能收入多少錢,只管理它。師父說植物也是生命,我們也要善待它們。有時我跟它們說話:我是大法弟子,我有救人的使命,你們長好葡萄,也能證實大法,也能救人功德無量。

冬天很冷,天也很短,可我和同修救人的腳步沒有停下,還是老規矩,我上午在棚裏幹活,下午開車拉同修出去救人,雖然天短也能勸退二十多個。去年在法會上看到一篇文章,同修寫道:「我把眾生當親人,眾生就把我當親人」。我很認同,出去看到世人,也都親切的跟他們打招呼,真心的把他們當成自己的親人,從內心希望他們得救,他們也多數對我很友好,接受三退。也有很多人說謝謝,很感激。每次回來我們心裏都是美滋滋的,因為我今天做了有意義的事。

有一天,天陰沉沉的,刮著七八級大風還飄著雪花,天很冷。我知道這樣的天是沒有人出來的,可我在家還是呆不住,心想出去能救幾個算幾個。我開著電動車叫上同修出發了。因為天冷,我們走出十多里路到了一個村停住了,可村裏空蕩蕩的沒人。同修自言自語的說:「眾生快出來得救吧!」

我們開車往裏走著,不時地有人出來,我們就開始講。有的開著門同修就到屋裏講。這個村轉遍了我們就開車往回走,路過一個村莊看到大街中間站著七八個人,我說:「這麼冷的天他們在那幹甚麼呢?」同修說:「是師父安排他們等著我們去救的。」我就開車過去跟他們講,一人一本小冊子,他們還要護身符,大多同意三退,講完了他們都拿著小冊子高興的回家了。他們幾個還不是鄰居,有的往南走,有的往北有的往西,都離街很遠。他們真是師父安排來得救的。

我在救人的路上碰到許多神奇、感人的事,就不一一敘述了。

二零一八年春天,有幾位同修看到我們幾個出去救人,也在家待不住走了出來。這樣電動車就不夠用了,因我開的車是一位同修買的,裝了兩套電瓶,能走很遠的路。一位同修就商量,想要跟我合伙買一輛三輪電動車,需要五千元左右。我嘴上答應著,心裏想著:今年的葡萄還不知賣幾個錢呢,因花芽不好,所以穗小葡萄粒也發黃,可又一想救人要救,沒錢花是小事,救人是大事。回家跟丈夫商量,丈夫說:「我們自己拿錢行了,不要別人的錢。」同修執意不肯,這樣同修拿了兩千元,我拿了兩千九百元買了輛三輪電動車。

這個車速度快,跑路遠,我很喜歡它。我們這個鄉鎮同修多,世人大多都三退了,我們就到外鄉鎮去講,那裏沒有同修,有時一下午我們能勸退四十多個。不管他們退不退都給他們一本小冊子,叮囑他們要傳著看。今年峰會期間,路上多了很多攝像頭,有的同修就不敢出來了,說過了峰會再出來,可我和同修沒有停下,我想攝像頭是照壞人的,對神是不起作用的。再說我們做的是最正的事,師父說了算,舊勢力算甚麼,師父讓做的事,我們做就沒錯。

自從我買了車以後,我家的葡萄也開始長了,而且長得很快,周圍大棚的人都過來看,覺的不可思議,連給我家管理葡萄的技術員都覺的驚奇。今年我家的葡萄個大、口感好、表光好,二畝多棚賣了十一萬元左右。看似絕產的葡萄賣了這麼多錢,我知道這是師父對我的鼓勵,今生能做師父的弟子是我最大的榮耀。

現在我不執著吃住,不執著穿戴,能做好三件事是我最大的幸福。

叩謝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7/心繫眾生-柳暗花明-3807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