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大學邪黨書記兩次惡報的警示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一日】原山東臨沂大學惡黨書記丁鳳雲,因宣傳中共謊言和迫害好人而升官,先後遭到兩次惡報,第一次是身體上的警示惡報,筋斷骨折,第二次是重報惡報,被中共自己判刑十一年,身敗名裂。

丁鳳雲,女,六十二歲,山東乳山人,曾在臨沂市兩個縣任縣委副書記、縣長、書記,後升為臨沂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市社聯主席等職。中共公開迫害法輪功之前,她曾經煉過法輪功,迫害發生後,丁為了個人名利不惜投機鑽營,放棄了對「真、善、忍」的信仰,還昧著良心助紂為虐,成了迫害法輪功的打手,從此,一路升遷,官至臨沂大學惡黨書記,是中共體制內的正廳級。

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一月,丁歷任臨沭縣委副書記、縣長、書記,正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狂潮時期,丁鳳雲與尹子川(原政法委書記)、劉玉洪 (原610主任)、鄭安全(原610副主任)、李方春(610副主任)、李金全(原公安局政保科科長)等充當中共江澤民團伙的打手,採用威逼、扣押工資、開除公職、巨額罰款、監控、非法拘留、拷打、株連親朋、勞教判刑等各種手段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在法輪功學員身上搜刮了幾十萬錢財,吃喝一空。僅二零零一年初在民兵訓練基地辦第三期轉化班,按每個法輪功學員兩個月每天上交一百元的生活費搜刮,就一次撈十幾萬元。使許多法輪功學員生活無著落,有的被反覆非法關押,許多家庭陷入淒風冷雨、支離破碎的處境之中。

二零零三年一月至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丁歷任臨沂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市社聯主席。期間,她一方面利用其丈夫擔任臨沂市水利技校校長的職務之便,於二零零二年元月,在臨沂市沂州路北段「臨沂市水利技校」院內,辦起了「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一輪輪的酷刑洗腦,一輪輪的暴力殘害,一直延續至今(現秘密轉到通達路北),使成百上千的臨沂三區九縣法輪功學員遭到了精神、肉體和經濟多重迫害,很多法輪功學員的家庭、單位遭到了株連威脅。而她與丈夫及610幫兇等都接連不斷地發了黑財。

另一方面,丁籠絡一群中共文人藝人,策劃亂寫紅色叢書《沂蒙精神》、《沂蒙紅嫂》等,倒騰組織各類紅色展覽、文化節,胡編紅色樂舞詩《沂蒙頌歌》、大型交響樂《沂蒙山小調》,亂排紅色風情歌舞《蒙山沂水》、胡演紅色實景《蒙山沂水》,濫拍紅色電視片《孟良崮》、電視劇《沂蒙》、《血沃豐碑》、電影《沂蒙六姐妹》等,利用政府機制強行推廣推演到當地各個單位,推銷到全中國,極力宣傳中共」偉光正」,並連得各種獎項。從而歪曲歷史真相,製造紅色文化,培植紅色基因,灌輸紅色謊言,進一步詆毀當地風土人情和中華民族傳統文化,不僅迷惑辱弄了沂蒙山一方民眾,還毒害欺騙了全國人。直接阻擋了法輪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傳播,掩蓋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巨大罪惡。

幾番折騰,官欲熏心的她本以為自己苦心經營的這些紅色文化政治資本,能讓她再次連升官位,但除了得到一些鮮花掌聲和金錢榮譽,她日夜嚮往的高官調令一直沒有出現在眼前。於是政治嗅覺靈敏的她,再次把眼光盯向了直接迫害法輪功。

二零一零年七月三十日,丁鳳雲直接負責臨沂市所謂的「創建文明城市辦公室」,向市民聯通手機號碼發送誣蔑法輪功的信息。(手機信息發送號:106559613.)八月份,又上任所謂的「綜合治理辦公室主任」(「六一零」的別名,是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對臨沂市各縣區的法輪功學員進行了大範圍的騷擾、抄家、綁架、關押、罰款等。半年多來,在臨沂市,多達八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和抄家。其中,就有臨沂大學理學院教授、企業家王慶忠被綁架、長期關押,她將這些惡績報功於上級,很快驚動了迫害元凶周永康親自前來督辦大案要案。最後,丁依靠這些迫害惡績,在周永康的提攜下,她於二零一零年十二月被調任第一任臨沂大學黨委書記,屬正市級,正廳級。

當她沉湎於升遷的喜悅時,惡報也如影隨形。同年十二月三日,丁鳳雲去北京教育部彙報工作,顯擺自己的工作目標時,在某賓館澡堂滑倒,雙腿摔得筋斷骨折,住院治療,在輪椅上躺了三、四個月。這是丁遭到的第一次惡報,這是上天對她的一次警示,給她悔罪改過的機會。

但躺在中共賊船太久的丁鳳雲,依然執迷不悟,上任臨沂大學邪黨書記後,極力推廣紅色教育,打造紅色高校,毒害青年學生。同時與臨沂市「綜治辦」、洗腦班相互勾結,採取了一系列不法措施,操縱該校紀委辦公室、宣傳部、工會、團委、保衛處等部門先後秘密下達了一系列文件,在學校誹謗法輪功及其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此期間,丁鳳雲曾把一個修煉法輪功的女生秘密關押到洗腦班一個月。

法輪功教人向善,中共才是害人的邪教,丁鳳雲卻要求下屬各單位教師必須參與完成「反××知識競賽試題」。在該校某一教學樓布置了所謂的「反××警示教育展室」,門牌為「臨沂市防範處理××辦公室 臨沂市反××辦公室 臨沂大學防範處理××辦公室」。所謂的「教育展示」完全是顛倒黑白,其中共有污衊、誹謗法輪功和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展板三十五塊,掛圖十四張,要求全校師生輪流參觀、簽名,並有講解員講解。同時,在學生餐廳廣告牌上,又明確貼出了中共國務院和公安部公布的十四種邪教,裏面根本沒有法輪功,從另一個角度證明了法輪功與邪教毫無關係,只是中共的栽贓陷害而已。

丁鳳雲為了個人的功名利祿,緊跟邪黨亦步亦趨的所作所為,受到了很多有正義感的老師和學生的抵制,很多師生都自覺的抵制做試題、看展板等,即使一些不明真相、被迫去看展板的學生,也對「天安門自焚」偽案等提出了諸多質疑。

當丁鳳雲一步步走向罪惡深淵時,惡報終於如期來臨。

二零一四年九月,丁鳳雲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中共雙開淪為貪腐疑犯。二零一六年,山東菏澤市檢察院指控被告人丁鳳雲利用職務便利,貪污公款共計人民幣七百五十八萬餘元。索賄受賄共計折合人民幣一百二十六萬餘元。

二零一七年七月六日上午,菏澤市中級法院一審認定被告人丁鳳雲犯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年,並處罰金人民幣四十萬元,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三十萬元,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一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七十萬元。

這是丁鳳雲遭到的第二次惡報,是重報惡報,第一次惡報是身體上的痛苦,是警示惡報,但她沒有珍惜悔罪,終得大報惡報,從此,她不再有鮮花掌聲,門庭若市,不再享受前呼後擁,春風得意,不僅政治生命劃上句號,說不定人生在監獄中也要劃上最終句號。

面對丁鳳雲的起落人生,但願丁的同僚和正在迫害善良的中共官員們,能及時從丁的身上吸取警示教訓並猛醒!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