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一思一念中帶著的執著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八日】今天在同修A家交流,她談了一些對法的認識,我由衷的感嘆,悟的真好。她又說:「我這幾天讀明慧網上的交流文章,有的同修對法的理解,真的是已經快達到圓滿的成度了。真希望能與這樣完全在法上的大法弟子交流,提高會非常快。」

我知道同修A一直認為我修的不好,我也能感覺到她說話的意思是她因遇不到那樣完全在法上的同修而苦惱。我開始認真傾聽她說的交流文章的內容。結果一聽,我發現她說的文章就是我寫的。我當時很想衝口而出:「你說的那篇文章就是我寫的啊!」可是,我突然感覺到師父在點化我:不要說。我就忍住了。

離開同修A,我心裏就開始琢磨了:「你就是覺的自己身邊的同修修的不好,看不上,想不到吧?那文章就是我寫的。師父帶我修了二十多年了,在這麼大的法中修,怎麼可能像你感覺的那麼差呢?平時跟你交流一下我的個人認識,你從來不認真聽,直接否定打斷,然後去說自己的認識,來糾正我的認識,好像只有你自己是最對的。現在看到我寫的交流文章又覺的認識的非常好,對自己的幫助很大,現在我這個人就在你面前,你看不到,還惋惜自己身邊沒有在法上的同修……」就這樣想了一會兒,突然覺的我這念動的不對呀!

立即止住自己這些想法,向內找自己:「師父讓我遇到這件事情是想讓我認識到甚麼呢?我要把同修A當成鏡子照照我自己。」這樣轉念一想,我突然恍然大悟。我昨天還在跟三位同修坐在一起,為當地同修不在法上修,不向內找而著急,幾個人心急如焚,覺的他們修的怎麼這麼差呢?跟當地同修交流,他們也聽不進去,這太危險了。我這種看不上別人的心態不跟同修A看不上我一樣嗎?其他同修也是師父親自帶了二十年的大法弟子,也在這麼大的法中修,怎麼可能像我認為的一無是處呢?我心裏好像是在為同修們著急,是好意,但是這背後掩蓋的是對同修的否定呀!為啥這麼多年,我都沒認識到這顆否定同修的心呢?表面上還打著為同修著急的幌子。正是這種表面的善,也因為是真心的為同修著急,才很難認識到其中包含的不正因素呀!

說起來這麼多年來同修間的間隔,和互相的不服氣,我想作為修煉這麼多年的大法弟子,絕大多數不是抱著惡念要打擊對方,彼此排斥,大多數不都跟我一樣,光看到同修的不足,然後抱著為同修著急的心,不斷的在否定對方,才造成的間隔嗎?才造成形成一個個的小團體的嗎?學法吧!

看到下面的一段經文:

「弟子:同修之間的間隔是如何形成的?如何消除?

師父:人心互相碰撞,不向內找,都用人心想問題,你看不上他,他看不上他,久而久之就形成了間隔,就合不來了,跟常人一樣嘛。用正念去看問題呀,都想自己哪沒做好,真的自己做好了,那對方也會看到變化,他也想自己哪沒做好啊,能這樣就不會出現間隔。消除間隔也是一樣,同修一部法,都是一樣的緣份,有甚麼放不下的向對方真誠交換意見、接受別人指出的不足,那問題不就解決了嗎?」 [1]

認真學習師父這段講法,體悟到我們這種總覺的別人修的不好,自己修的好,想幫助別人的心,正如師父講的那種現象,不用正念看問題,也是沒想自己哪沒做好,光去看對方了,其實如果我完全向內找了,自己都做好,對方就能看到他自己的問題,自然也就做好了,還用我這樣用人心去為別人擔心嗎?

昨天幾位同修還提到最近出現邪惡要對幾位同修取命,但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闖了過來的事。我當時卻想:「這太危險了!看看吧,再不修自己,邪惡就要下手了。現在到最後了,修煉太嚴肅了。」誠然,同修們遇到這麼大的魔難,一定有自己修煉有漏的地方,但是直到今天,我才真正意識到,同修們的被迫害,我也在其中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啊!以前,從來沒覺的與我平時沒有多少交集的同修遇到的迫害是否是自己的心導致的,或者說至少加重了這種迫害,今天我才感受到一種發自心底的嚴肅感,正法修煉中的一思一念就起這麼大的作用!動的是正念就能瞬間解體邪惡,不正的一念也能導致巨大的魔難和損失,而我卻從來沒有當回事。

這件事情,也讓我想起之前我在家中總跟父親說:「某某同修修的可好了!」過了沒多久,我又跟父親說:「那位同修掉下去了。」再過段時間,我又說另一位同修修的太好了!緊接著沒幾天同修邪悟或者過世了。以至於後來我又跟父親提起哪位同修修的好時,父親說:「我就在分析你說的話是真是假,怎麼你說的修的好的同修,最後都掉下去了呢?看看,你今天又要跟我說誰修的好……」父親的話,讓我感到震驚,是師父利用父親對我點悟,我完全沒意識到自己已經幾次這樣帶著崇拜的感覺發自內心的誇贊同修,而後來同修卻掉下去了。

對於這個問題,師父有過多次的講法:「當然啦,還有一些事情發生。因為各地學員現在基本上都很冷靜了,都能在法上認識了,正確對待這些事了。以前經常有學員說,在我們煉功點,這個人表現的太好了,他怎麼做咱們就怎麼做。我告訴大家,千萬不能夠這樣幹,也千萬不能這樣想,修煉的人不能學人,要以法為師啊!(鼓掌)你們一旦要這樣做、這樣去想的時候,就會出現兩種問題:一個是很可能你會把那個學員弄上絕路上去,舊勢力很可能讓他出問題甚至早走,從而考驗其他學員:你們都看他,在這種情況下你們還學不學了、修不修了?」[2]「亂到甚麼程度啊?比如說,有的大法弟子,一家人都很精進,別人也瞅著挺好,甚至於有人就向他們學,看他怎麼修的自己也怎麼修。我說修煉人沒有榜樣,把誰當成榜樣不是自己認識法就會促成問題。舊勢力可能認為你看著他修、而不是自己去認識法,那就很可能讓他去世。」[3]「舊勢力把這件事情搞成這樣,它就是用這惡毒的手法考驗別人,通過這件事情考驗人。怎麼樣?你們認為修的好的,他死了,你還相信不相信?這些事情發生多起了,很多大法弟子都已經有了經驗了,都知道舊勢力的手段了。但是從師父的要求上說,修煉也是嚴肅的,一個人成神,不是坐在那喝著茶水、看看書就能成神的,在這條路上真正的能夠修上去,才行的。」[3]

我以前學師父這兩段講法的時候,一直覺的自己沒有這種問題,我沒有這樣做,沒有跟人走過,我都是自己學法,自己悟的,而且我認為修的好的同修掉下去了,也沒有對我造成任何影響,覺的我不在師父講的這些人當中。但是今天我突然看到師父說「也千萬不能這樣想」[2],原來我內心對同修有崇拜的心都不行,哪怕這樣想了,舊勢力就會迫害他,把他搞走,從而考驗其他大法弟子。師父還說:「你們認為修的好的,他死了,你還相信不相信?」[3]

剛驚聞我一直認為修的非常好的一位同修被綁架,很多同修也都說他修的很棒。現在悟到同修的被綁架估計又有我們崇拜的因素在裏面。甚至聽聞同修被綁架,我一開始還覺的他沒問題,不需要發正念或者營救,乍一聽好像是在正念支持同修,但細細分析自己認為「他一定沒事」的念頭深層仍然是崇拜心在作祟。這顆崇拜心的根子如此的深,居然當同修處於魔難中,還要繼續崇拜,還阻擋我們去營救被迫害中的同修。悟明這些後,立即開始長時間為同修發正念。

在自己所在層次上對同修的判斷,看到的都不是真相,也是造成矛盾的根源。心中想同修修的不好,看不上別人,會造成間隔,還會往下推同修;心中覺的同修修的真好,崇拜同修,讚美同修,同樣可能把同修推到危險的境地。修煉人不僅不能亂動念,還要時時修自己的一思一念,這真的是非常重要,非常嚴肅啊!

寫到這裏,我很想說:希望現在還在把做事當成修煉,而很少向內找,不修自己一思一念的同修,吸取我的教訓,嚴肅的對待修煉,一定要時時刻刻真修實修,只有自己在法上才能在助師正法中起到正面作用,真的救度眾生!

個人的一點粗淺認識,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8/找到一思一念中帶著的執著-3803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