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衣警察:「下班了!」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八日】〔大陸來稿〕傍晚,在路邊我正在認真的給一個大叔講真相,對面過來一個黑溜溜的男子笑著對我說:「下班了!」

我定睛一看,是經常在我們這兒蹓躂的一個便衣警察。我笑著會意的點頭。我知道他說的是一語雙關的話。一個意思是:他下班了!另一個意思是:這麼晚了,我講真相,也應該回家了!

在這個路上,我經常看到便衣。這個便衣(那時不知道他是便衣,後來才知道),我給他講過真相,他也做了三退。可是,前幾天,我講真相的時候,看到他不時的看我,我走近他問:「你瞅甚麼?還想迫害法輪功?」他說:「你還挺忙的,一個月給你多少錢?」我想,他們的上級可能又給他灌迷魂藥了。

我說:「沒人給我錢。沒人逼我告訴你,我出車禍毫髮未傷的原因。也沒人逼我告訴你,我二十餘年沒病沒災的秘訣。我是憑著良心在做。我還從來沒見過我師父,自從學了我師父的大法,我就得到了這麼多的好處,我想報答我師父,還找不到我師父呢。」

便衣警察說:「我們不行,上邊逼著幹,不幹不行。誰給我發工資,我就給誰幹。」

我說:誰給你的工資?小孩一生下來就要納稅,買十塊錢的奶粉,就有一半的稅錢;你買一件衣服需要一百元錢,從織布到做成品到你買到手,層層納的稅都在你買的東西裏了。是老百姓的納稅錢養的你們和共產黨,不是共產黨養的你們。共產黨貪污腐敗的錢都是咱老百姓的。共產黨上哪弄錢養活你們?你在家坐著,看共產黨給不給你錢。你知道咱這調走的那個市委書記××貪污了幾個億走的?!咱全縣老百姓養了這麼一個大貪官!」

便衣警察說:「這個是真的。」

我說:「你們拿出本事來,去抓這樣的大貪官多好,為甚麼非要迫害好人。咱這派出所所長×××去抓法輪功學員,還打人家,不是遭報應死了嗎?」便衣警察說:「不是他打的。」我說:「不是他打的,也是他指揮或同意打的。」

便衣警察說:「他也沒辦法,是上邊讓他去抓的。」我說:「這下好了,遭報應,命也沒有了,上邊誰能賠他的命?他老婆孩子誰管?」便衣警察說:「上邊不能不管。」我說:「上邊能賠他妻子個丈夫,賠他孩子個爸爸嗎?」便衣警察說:「再找個(丈夫),舊的不去,新的不來。」

我說:「如果你因為迫害法輪功遭了報應,你老婆再找個,像你說的『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是這個理嗎?你真是個大傻瓜(我開玩笑)!記住:抓壞人的時候,往前搶;抓好人的時候,往後退!別幫著狼咬好人,害人害己的事,千萬別幹!」

便衣警察說:「我明白了!」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8/便衣警察-「下班了-」-3805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