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法會召開 新老學員互相促進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五日】(明慧記者德祥德國報導)一月十三日,來自德國、瑞士德語區的法輪功學員們在德國中部巴德基辛根(Bad Kissingen)召開了二零一九年德國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二十二位學員交流了修煉心得,與會者並合影向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拜年。

二零一九年德國法會現場
二零一九年德國法會現場

法輪功學員交流修煉心得
法輪功學員交流修煉心得

法輪功學員交流修煉心得
法輪功學員交流修煉心得

法輪功學員交流修煉心得
法輪功學員交流修煉心得

這次法會的特點是與會者人數增多,發言者使用的語言從以往兩種變成了四種,有兩位講越南語的學員也發了言。

會後,不少學員表示參加法會對自己有很大的啟發,感到發言的同修實實在在的在修自己;有的學員表示,能在艱苦的環境中長期堅持的學員非常了不起;也有的學員表示自己從其他學員的發言中找到了修煉上的差距,還有的老學員表示,看到有的新學員那麼精進,自己感到非常慚愧,時間長了,在修煉上懈怠了,從他們身上看到了修煉如初應有的狀態。

在校對《轉法輪》翻譯過程中修煉

Constanze女士是一名高等中學的德文老師,出於職業習慣,本以為她閱讀修改被翻譯成德文的文章應該沒問題。可是當她知道校對小組的工作方式後,覺得很難接受。通過學法和向內找,她悟到自己不再受專業要求的束縛,可以接受校對小組和小組負責人的工作方式了。改變了自己的思維後,她發現自己提出的建議小組成員都願意接受了。

「在校對小組第一次見面時我就發現,這裏的工作方式很特別:我們是在一起學法,學法中順帶發現翻譯錯誤。」

為了讓文字通俗易懂,有一位同修建議使用容易理解的單詞。「他說:我們的原則是過去式要用口語中常見的表達方式,這是最容易讀懂的。對我來說,這是個很大的考驗。因為寫作中用口語形式表達過去式是完全不符合常規的。我和我的社交圈裏的人對一篇好文章的評判標準和這個要求正好相反。」

「我們遇到的一切都是為了修煉!當我認識到這點時,我的心也放下了。我們每天集體學法,一般是一個半小時,有時兩個小時,一次還學了四個半小時。通過大量學法和溶於法中,我每天明顯可以幹更多的活,很多工作我都能以更高的效率完成,所以我日常工作用的時間就短了。從沒有發生因為學法而導致耽誤工作的事。恰恰相反,有時我很難相信,許多工作變得這麼簡單。」

「通過大量學法,所有的《轉法輪》中的章節同時展現出來,書中的內容圓容貫通在一起,那一刻,一切都是緊密相連的。除了校對工作,這個認識也促進了我在其它方面的修煉。我對修煉也有了更深的理解。」

經過四個月的努力,他們完成了德語《轉法輪》新翻譯版本的校對工作。「這四個月的集體學法是一段很美好很融洽的時間,所有的艱辛付出都變成了喜悅。」

在工作中修煉和證實大法

Alexander是二零一五年開始修煉的,他認識到,自己身處於正法時期,那些和他朝夕相處的同事們一定是和他有緣的。於是,他清楚的認識到了自己的責任,那就是把法輪大法的真相告訴他們。

剛開始礙於面子,他感到很難開口和同事們講真相,後來,他從新審視怕丟面子的執著心,開始正面跟同事講法輪功的真相,同事也都能夠接受。後來,陸續有同事來跟他學煉法輪功。

在工作中他能按照真、善、忍的原則要求自己。他的職位在公司以「極其艱難」出名,前任有的待了幾個星期,有的幾個月,最長的幹了一年。主要原因是有個很難相處的女主管,有的部門甚至拒絕和她合作。而Alexander在她手下已經工作了近三年,這在整個公司都出了名。一次一位同事對他說:「您是活證據,見證了您的哲學(法輪大法)是管用的!」之後,就有同事來找他學煉法輪功。後來,公司製作一批宣傳畫,將他穿著西服打坐煉功的照片製成了宣傳畫,在德國所有的分公司都可以看到。

不管命運把我送到哪裏 都在那裏發傳單

來自法蘭克福的Dima開始時在自己的熟人圈子裏講真相,包括親戚朋友和同事。在向人們介紹法輪功時,他感到執著心的阻礙,比方說,他害怕在公共場合露面,害怕被取笑。

「在這之後,就到了我歸正我講真相的動機的時候了。我原來是出於顯示心和為了自我滿足講真相,而這些其實都是私心。那時我想的不是那些等著得救的人們。這些心不能阻礙我。我決定加大力度講真相,讓更多的人了解真相。於是我除了做大法項目外,還想自己找講真相的途徑。」

他提到那些來自中國大陸的報導鼓勵了他。「中國大陸的同修頂著那麼大的壓力,在中共運用國家機器迫害的情況下,勇敢的洪法,辛苦的救人。」

「我經常出差,去了很多歐洲的國家和城市。不管命運把我送到哪裏,我都在那個地方發傳單。」

擺脫憂鬱症創奇蹟

Johannes是奧地利人,每週開車四個小時到德國Ulm的學法小組學法,他是二零一六年才開始修煉的新學員。

他生長在一個天主教家庭。之前一直在用他的技術、發明以及賜與他的那些靈感來打造一個自己設想出來的更美好的世界。「年過半百以後,很多人開始思考人生意義,何去何從的問題,我也一樣。」

他被科學及其有限的看問題的方式限制了。「我自以為比任何人都知道的多,我的這種自我產生了一個後果,我孤獨的追隨我的思想,而且把所有的精力都浪費在技術上了。二零一二年,我患上了嚴重的、長期的抑鬱症。」

兩年前在一次抑鬱症病發時,在台灣的朋友發給他德語《轉法輪》的鏈接。「他郵件裏的三句話改變了我的生活:一個偉大的夢想開始了,一個期待已久的願望實現了:我找到了師父。」

「我很意外能夠免費在網上找到所有我所需要的。我如飢似渴地在網上閱讀著,並開始煉功。幾個星期裏,我完全變了,一個很大的奇蹟發生了,周圍的世界也因此改變了。抑鬱症和其它疾病都消失了,家人看到了我的巨變,我們之間變得和睦。我從一個只顧自己的自私的人變成了一個為他人著想的人。醫治我的醫生直到今天還說,這是一個奇蹟,她從沒在病人身上看到過這個情況,由此她也對法輪大法產生了好奇。」

「對於科學的迷信也深深埋在我心裏。我明白,對於科學的迷信總是重於對聖經的相信,兩者不能統一。《轉法輪》把我的信仰和科學融合為一體,而且還明確展示給我科學所不知的。忽然,多年來困擾我的科學和宗教之間的對立化解了。很多我不理解的問題一下子變得非常清楚,順理成章了。」

「師父把大法傳給我們,我對師父有說不盡的感激。我知道我還是初學者,修煉層次還很低,但大法給了我新生,每天都期待大法帶給我新的體悟和任務,我希望自己能做好。」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