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證實大法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一日】我原來是多年血尿,心率過緩,心腦供血不足,導致走路氣喘,無力,出門不知東南西北。幾年下來吃藥,藥物過敏,皮膚用手一抓就爛,血膿模糊;但最要命的還是失眠。後來靠藥物睡眠都失效,整天整夜不能入眠。

經人介紹,找了專家。專家講只要服下他開的七十付草藥保證藥到病除。我無奈只好答應,才服第三付,就肚子疼,頭暈,視力模糊,皮膚一片一片的淤青。找到專家,他講我腦子長了瘤。有人告訴我是「雷公籐」中毒,經治療淤青退去了,可是各種病痛沒有好轉。我的精神要崩潰了,當時寫下:病魔纏身難入眠,漫漫長夜奈何它,仰望星光自嗟嘆,如此何必苦生存。

就在無路可走的時候,一朋友來我家,說要教我煉功。我想如果能身體好起來,當然要煉的,當時就跟她煉了一小時,就這樣,多年的各種疾病一夜之間不翼而飛了。我現在回憶起來,是師父替我承擔,把我從十八層地獄裏救出洗淨,純淨了我的身心,我才有這二十年沒有病,一直風調雨順到今天。

放下私情 堂堂正正做大法事

我老伴八十多歲了,在外地得了一場大病,胃出血住在醫院,人處在昏迷狀態。我想救他,告訴孩子等病情穩定送他回來。後來,孩子告訴我,父親還不能坐。我虔誠的跪在師父法像前,求師父保護老伴平安的回到我身邊,請師父救度他。老伴出院連輪椅都沒有坐,兒子一人順利護送他回家,沒過多久,老伴的身體恢復的很快,在我老伴身上展示了大法的神跡,感謝師父的恩德。

老伴原是從事宣傳工作的,受邪黨邪毒很深。我跟他講真相未能講透,所以,他時常反覆,講了一些對大法不敬的話。我因此常和他吵架,沒做到忍,更談不上慈悲,很苦惱。師父告訴了:「真正修煉得修煉你這顆心,叫修心性。」「你就得向內去修,不能向外去找。」[1]我還是要先修自己向內找,要多學法,用法來對照自己,提高心性,把老伴當作眾生,放下常人間情的牽絆,我在有意無意中,時常心平氣和的跟老伴講大法的真相。他慢慢的能接受大法真相,對我做大法的事和同修來家裏也不太害怕不反對了。

有一天上午,同修剛到我家,警察就來敲門了。正在我開門時,老伴從樓上窗外看到是警察,喊道是警察。我從「貓眼」看到確實是,就沒有開門,到下午警察退去,同修才安全的離開。師恩浩蕩,苦度弟子,還保護了家人,不記眾生之過,師恩難報,唯有堅修大法做好三件事,以報師恩!

放下怕心 堂堂正正證實大法

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街道社區派出所的人常跟蹤並敲門騷擾。有一次他們告知這三天不要出門,因為本地區有重要會議。我當時想不就三天,沒有表示態度,過後想,我是大法弟子,甚麼時候都不能配合邪惡的安排,該做的三件事還得做。

第二天,我和老伴照常上街買菜,當走到傳達室門口時,被社區的人攔住,硬是不讓走。我講,哪有不讓人吃飯的道理!我老伴害怕,用不敬法的話罵我。這時鄰居、街坊、路人都過來了,圍觀的人很多。我想不讓我外出,這不是講真相的好機會嗎!就對老伴講:你不要忘了,當年我多病到處求醫無效,把家裏僅有的幾萬元都花光了,也沒有治好我的病,單位只能報銷百分之幾,更嚴重的是病魔纏身,真是生不如死。後來,有幸修煉法輪大法,多年的病痛一夜之間不翼而飛。我現在已是八十歲的人,修煉法輪大法近二十年,沒有吃一粒藥,真正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幸福。你不知感恩,還在這說三道四的,我師父寬宏大度,不計眾生過往之過,但威嚴同在,請閉上你的嘴。我面對世人,告訴他們多了解法輪大法真相,多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可遇難呈祥。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到了十點,我想趕緊回家,送打印機到店裏修理,不然會誤了同修要的資料。這時門口有人盯梢,我趁著天在下小雨,撐把傘避開,急速的到門口叫了「摩的」進來,讓「摩的」司機上樓,幫我把包好的打印機拿到樓下。老伴害怕,用方言大喊:社區的人一直看著你,你不要去,你想弄進去嗎?我說:牢我不坐,我沒有做壞事。我當時心裏想著師父的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2]。我感到整個人溶在大法中了,非常的舒服,不知甚麼是「怕」了。我坐上「摩的」,剛到門口,聽到社區的人在喊:大姐,你要去哪裏?我說:老弟,沒事,去去就來。我催著「摩的」快走,只差幾步,社區的人沒趕上。

回來之後,社區的人還在等著我回來,看見我提著個大包回來就問,大姐你那是甚麼東西?那麼重,我幫你提。他很想看我包裏是甚麼,又不敢強行,僵持在那裏。我乾脆停下來,把機子放在地上,問他:老弟,給你的大法資料,還有國內外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圖象及其他法輪功洪法圖片你看了嗎?法輪功是佛法修煉,教人修真、善、忍,做好人,所以世界上有那麼多人修煉。他說:我知道,大姐是好人,我是為拿幾元錢過生活,請你配合我。我說:你聽上頭的指使迫害我,你知道嗎?迫害法輪功及法輪功學員是沒有好下場的,你看中共那些高官遭報應的多少。我沒等那人反應過來,提著打印機快步的上樓回到家。

後來社區派的那人跟蹤、攔截我。我仍然和他講真相,當面拿真相資料給他看,並讓他帶回去給家人,為救他勸其三退,他的態度改變了好多,說他甚麼都沒有加入。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一個月過去,街道社區工作人員到我家,向我道歉,表示上個月的做法欠妥,是上頭叫幹的,請原諒。我告訴他們,做事都得分辨是與非,到天滅中共時,誰幹的誰承擔,你的上頭不會替你承擔的。大法師父教我們修煉人應做到無怨無仇,到哪都要做個好人,我們不會記仇的。我們發資料,是希望世人了解大法,得到救度;共產黨迫害法輪功及法輪功信仰者,是違反了《憲法》有關信仰自由的規定;揭露共產黨的邪惡行徑是法律賦予我們說話的權利,向世人講真相、發資料不犯法。

事後,我堅持做了系列真相包,直接送到了街道、派出所。街道、派出所收到了真相材料後,街道主任、派出所段長到社區找我,他們笑著對我說,為了不影響你家周圍的環境,有事你可以直接找社區,我們也會直接找你,你最近不要到外面發資料,被發現了,我們不好辦。我想上次在家門口大庭廣眾下講真相,邪惡被曝光害怕了,世人明白了真相。我說我一個八十歲的人,能破壞甚麼?共產黨做了那麼多的壞事,曝光它,沒有錯,你們要多了解大法真相,不要做共產黨的替罪羊,我冒著危險給你們資料,是真心為你們好,請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明白真相得福報。他們笑著把我送到社區門口。

我知道我家周圍設了很多的攝像頭,我不能因此整天關在家裏,必須放下生死,邪惡所作是徒勞的,我該做的事照樣做。我牢記:「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3]。助師正法,救度眾生,這是我來時的誓約。我有師父看護著,去掉人心,堂堂正正走正修煉路,提高著生命境界。這樣,我一直在師父的呵護下,穩健的做著講真相,救眾生的事。

以上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1/堂堂正正證實大法-3802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