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助同修破除干擾的兩件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九日】近期,有些地區出現警察上門騷擾同修的事,在交流對此事的看法時,我想起自己幫助同修破除舊勢力干擾的兩件事。

「他們都不來了」

我們一起配合的同修遭到單位保衛科、派出所的騷擾,單位不讓她上班,還派兩個人天天在她家上班,美其名曰:幫助她照顧她患病的母親。別的同修聽說她的情況不讓她來自己家,說這個時候暫時不要聯繫。她的哥哥嫂嫂也給她施壓。她來找我的時候,面色不好,走路都沒勁的樣子。

我說:「你來我家吧,咱們一起學法,我會幫助你,你把你單位領導、保衛科長還有到你家上班的同事的手機號碼給我,我給他們發短信,告訴他們這樣做不對,我就說我是你幹姐姐,別怕。」

第二天,我給所有相關的人發了短信,剛剛給保衛科長發過短信,他竟然把電話打了過來。我猶豫了一下,但是想到同修的壓力,我接了電話。他在電話裏說這是廠裏的命令安排,自己不得不聽。我說:「我也上班啊,我們單位都知道我煉法輪功,我們單位怎麼不管?我問問你們,我妹妹的為人怎麼樣?」他說:「她是好人。」我說:「既然是好人,你們這麼做對嗎?今天如果我冒然去你家,做這樣的事是不是對你的侮辱?別人讓你做你就做,讓你殺人你也去嗎?殺人償命啊!」在電話裏談了半個小時,保衛科長一再表示沒辦法,自己也不願意做。

第三天,同修來了說,在她家上班的兩個同事她都給他們講真相了,講了很多,他們還是以廠裏安排的為理由繼續到她家上班,並在單位說:「領導安排的,誰有辦法?」好像騷擾很有理由。我說:「這樣吧,明天他們來了以後,你就當著他們的面給你們單位別的同事打電話,你說誰誰誰在我家裏呢,幫著廠裏迫害我。我修煉法輪功做好人,卻屢遭迫害,派出所警察深更半夜上門騷擾,丈夫不堪壓力跟我離婚了,我現在住在娘家,寄人籬下,廠裏卻又派人來娘家騷擾,我哥哥嫂嫂害怕,對我也不好了。我做個好人就這麼難嗎?你打完一個電話別停,再給下一個同事打,讓大家評評理,讓來你家的人知道自己做的事不光彩,他們自然就坐不住了。」

第四天晚上,同修笑著對我說:「他們都不來了。他們自己找領導說,說甚麼也不能來了。」

幾天後同修回家了

明慧網刊登了我們地區一個縣裏的同修,被當地政法委書記騙到辦公室而遭國保綁架的消息。當時我看到這個消息覺的這個政法委書記太過分了,就按照這條消息後面提供的政法委書記家裏的電話打過去,接電話的是書記的老伴,我跟她說了這件事,然後說:「人家家裏還有幾歲的孩子,每天哭著找媽媽,這事做的是不是太過分了?」他老伴開始不承認,一會兒又說不是書記的家人,是鄰居,然後她掛斷電話。

我覺的自己並沒有告訴她法輪功真相也沒有告訴她參與迫害的後果,就又打過去,可是她不再接電話。但是幾天後,得知同修平安回家。

這些年迫害中,同修有需要幫助的我從不拒絕,按照師父說的「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1]去做,我知道我只是有這顆幫助同修的心,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包括看似是我想到的一些辦法,其實都是師父賜予的智慧。我想說,邪惡沒有那麼大、那麼強,它在修煉人的正念下啥也不是。同修身處魔難的時候會影響悟性,我們就伸出手幫一把。

以上僅為個人所悟,如有不足,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