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遭內蒙古勞教所獄警下打胎藥……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四日】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九日,內蒙古赤峰市警察瘋狂綁架一批法輪功學員。我被綁架到翁牛特旗公安局,被綁坐在鐵椅子上,審訊三天三夜不讓睡覺,劉曉波等警察還用礦泉水瓶打我,最後甚麼也沒審出來。

警察從我家搶走《轉法輪》、家用電腦,學法用的mp3、mp5等。警察劉彩軍不知從哪裏弄來一些光盤等作為所謂證據,想要對我判刑。檢察院因證據不足把案件退回。我被非法關押四十多天後回家,可警察劉彩軍再次把我綁架到翁牛特旗烏丹看守所,後劫持到內蒙古女子勞教所迫害。

在勞教所,我遭強制「轉化」洗腦迫害,被關在小屋裏,強迫我看誣蔑大法的錄像等,逼迫我放棄真、善、忍信仰。我被強迫做奴工,刮水泥袋子,每天得刮五、六千個,這種掠奪勞動力的強勞,刮的人手骨節腫大、骨節變形。

那時我剛結婚不久,勞教所的獄警了解到我可能懷孕了,女獄警武晶指使犯人劉穎給我下打胎藥。晚飯時下在粥裏,犯人劉穎每天分飯,把我的飯盆特別加了藥。我吃了後晚上就大出血,臉色蒼白,像張白紙,一點力氣也沒有,還得到車間裏幹活,弄得褲子上到處是血,在洗短褲時,一放入水內,就滿盆都是紅的。那個犯人劉穎看見我洗短褲滿是血,還在那偷笑。

後來我給丈夫寫信,提到我被下毒藥迫害致大流血,武晶把我的信扣壓,把我弄到她的辦公室大聲辱罵我,把一張向檢察院舉報的單子拿給我,說:「你告我去吧!你去告啊!你去告啊!」

在我即將出勞教所回家時,武晶想盡辦法折磨我,勞動量加大,別人每天刮五千的水泥袋子,我必須刮七千,我每天累的都癱了一樣。下雨了,她讓我去弄柴火,我沒做錯甚麼,她也連損帶罵的。命令犯人給我剪頭,剪得像個茶壺蓋,故意羞辱我,進行精神折磨。

本來非法勞教期是一年,但武晶不想如期放我,卻要從我被關押到勞教所那天算起關押我一年。我就反迫害,我給家人打電話,幫我在外面找看守所已迫害了我四十多天的證據,她才如期釋放我。

出獄後我至今還沒有孩子。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4/我遭內蒙古勞教所獄警下打胎藥……-3729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