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農村講真相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四日】東北的冬天比較寒冷,剛一入冬,人們就在家過冬了,我們借此機會去農村送年畫、福字、台曆,把真相送到每一戶有緣得救的世人家中,把真相傳遍村村屯屯。在這過程中有喜悅,有擔心,有恐懼。也遇到形形色色的人,有明白真相表示感謝的,也有不明真相打電話構陷的,真是甚麼樣的人都能遇到。我們每走一步,都離不開師尊的精心安排、慈悲保護,及對我們所有生命的珍惜和負責。

去村屯講真相

記得有一次,我們三個同修去到一個村屯。我們進到一家平房,院內沒有大門,是一個完全敞開的院子,看上去房屋很陳舊。我們走進屋裏,屋裏坐著一些年歲比較大的老人在玩麻將,他們都抬起頭看著我們。

我們首先介紹說:「你們好!我們來給你們送年畫、福字,還有台曆。有緣能得到,花錢買不到。而且不要你們一分錢,是免費贈送的。」這樣一說,就消除了他們怕受騙的戒備心理。

然後我們再進一步講,這是法輪大法真相,讓你們了解,不要被電視上「天安門自焚」造假宣傳所騙,那是他們編造謊言,抹黑法輪功,欺騙了你們。聽信了假話,就上當受騙了,最終被禍及的是你們。然後再告訴他們,大難來時保命的三退大潮,退出曾經加入過的黨、團、隊組織,用心退出,順天意而行。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生命得救,有個美好的未來。我們問他們叫甚麼名字?有的直接告訴我們,有的我們幫他起個化名,再把真相分發給他們。

路遇熱情送別的大黑狗

我們出了這家門後,不知從哪來了一條大黑狗,又高又大。它就在我們三個人後邊走,而且還把嘴巴伸進王姐的衣服裏,就像見了久別的親人一樣,那麼親暱。這條狗的頭很大,嘴巴也大,但我們三個誰也沒害怕。

這時天色已快下午,我們忙著趕車,還得步行一里地的路程,才能上到公路上坐車,這條狗仍舊跟著我們。我們停下腳步,它就半蹲半坐在那裏,仰著頭,往我們臉上看。這時,我們想起它也是有緣的生命,叫它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和它溝通,你是不是千百年的輪迴中,也在等著我們的到來,等待這一刻和我們結緣?我們說,它就靜靜地聽。我們往前走,它又起來,跟在我們身後。

直到我們上了車,回頭一看,它還在馬路上依依不捨地望著我們,目送我們離去。上車後,王姐感動得流淚了,真是萬物皆有靈啊!雖然它沒有人身,沒有人類的語言,可是它卻很明白,它也知道這萬古不遇的高德大法能使它得救,苦苦等待、期盼與追尋,終於等到和我們結緣,了了這份願。

我往他跟前走,他就往後退

有一次,我和王姐去農村,來到一家門口。我們推門進去,看見一位年歲比較大的老人,又從屋裏出來一個二十多歲的小伙子。我們說明來意,真心告訴他們法輪大法真相。他們卻不肯接受,被邪黨謊言欺騙得非常排斥,對我們態度很蠻橫。

我們看到這種狀況,也沒在那裏僵持,就走了出來,但內心中有些不穩,因為農村留守老人很多,現在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很少在家裏,因為我們真相沒講到位,沒有消除他頭腦中的負面思維。可是又不能因為遇到這點麻煩,耽誤繼續救人呢。於是在這個屯子又走了幾家。

走到一個老婆婆家,她接受大法真相,我們就把年畫送給了她。我們剛走出去不遠,就聽到有一個聲音在喊,你們回來!你們別走!你等著我。這時,我心裏略微一振,怎麼辦?選擇走開,還是去面對?這時王姐說,我們不能在這等他。我倆心態達成一致,順著聲音迎過去。一看,正是那個男孩,他是從後邊追上我們的。他站在剛才我們贈送年畫的老婆婆身旁,老婆婆手裏拿著畫,還沒有進屋。就看見小伙子怒氣沖沖地衝著我們來了。

這時,我們內心反倒平靜下來了。王姐告訴小伙子:我們真心為你好,才告訴你真相,千萬不要生氣,阿姨看到你這樣,很心疼你。可是他頭腦中的惡黨邪靈因素還叫他說大法壞話,想控制他幹壞事。我們就又進一步和他講清真相。這時他忽然說,我怎麼不知道說啥了呢?

我們往他跟前走,他卻說,你們別過來!我能聽著。我往他跟前走,他就往後退。我就告訴他,「真、善、忍,是來救你的!」他一聽,就掉頭走掉了。

在這過程中,師父叫我們去除怕心、疑心,放下自我。真如師父所講的「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1]。真的不受怕的因素制約,我們才能散發出正的能量;真的能站在為他的基點上去講真相,結果也真是不一樣。

通過這段時間去農村講真相,過程中體悟到大法賦予我們的使命感,及自己應當承擔的責任。無論在任何順境、逆境中,都要對一切生命負起責任來,讓自己的宇宙空間真正放射出真、善、忍宇宙真理的純正光芒。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