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遭勞教兩關洗腦班 黑龍江劉清平女士含冤離世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省報導)一位善良、樂於助人的好人,因信仰普世價值真善忍,遭中共三次非法勞教、兩關洗腦班、刑訊逼供、酷刑加害,經常的騷擾、監視,六十七歲的法輪功學員劉清平女士身心遭受到極度摧殘,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九日含冤離世。

劉清平女士是黑龍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區招待所退休工人。她為人善良謙和,為別人著想,樂於助人,在眾多的親朋好友同事中口碑很好。

二零零二年四月份,劉清平再次被國保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拘留所,當天國保警察非法審訊一宿,遭罰站、暴打,劉清平臉部、頭部變形浮腫,頭髮被撕得混亂,面目青紫腫大,眼睛紅腫,整個人都被毒打的變形了。

拳打腳踢
拳打腳踢

刑警還把劉清平捆綁在老虎凳上,警察殘忍地將捆綁在老虎凳上的劉清平倒控過來,一個警察用煙頭烤她的臉、眼睛、鼻子等部位,致使她面部被烤的紅腫疼痛鑽心,眼睛掙不開,一直流淚。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狠毒的警察將煙頭插在她的鼻孔裏,煙氣直吸到內臟,致使她肝病和心臟病復發,腹部痛得大汗淋漓,大口喘粗氣,咳嗽。更為嚴重的是劉清平出現恐懼病症,看見警察就害怕心發慌,嚴重的失眠睡不著覺,精神萎靡,吃不進飯,身體非常虛弱。

中共酷刑示意圖:鼻孔插煙
中共酷刑示意圖:鼻孔插煙

一、在大法中身心受益每天都快樂

劉清平在二十多歲生小孩坐月子時,患上了神經官能症,神經衰弱,整整八個月的時間沒閤眼,白天夜晚都睡不著覺,眼睛周圍像圍著一層沙粒一樣,磨得很痛,幹哭無淚,心慌氣短。

更使她雪上加霜的是先後又患上了肝炎、心臟病、腸炎、膀胱炎、婦科等多種疾病。她四處醫治,中藥,西藥各種偏方都不管用。她面色枯黃,全身無力,走路都很吃力。

她每天都在病痛的痛苦中煎熬,感覺到生命走到了盡頭,她對家人說:活夠了,不想再遭罪了,真的活不下去了。親人們害怕她尋短見,她的姐姐妹妹還有哥哥經常陪伴她。哥哥為了讓她開心,用自行車推著她在大街上散心,讓她高興。全家人都為她擔憂。

一九九七年春天,朋友介紹說,法輪功對祛病健身有奇效,朋友為她請了一本法輪功著作《轉法輪》,她每天看書學法,在不知不覺中能吃飯了,走路也有力氣了。她每天晚上到學法點學法煉功,從此劉清平走上了修煉法輪功之路,她不斷地按著大法中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與人為善遇事向內找,通過不斷的學法煉功,數月後,困擾她四十多年的神經官能症、心臟病、腸炎、膀胱炎、婦科等多種疾病都不醫而癒。

劉清平臉色紅潤了,也能睡覺了。她真的感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妙,是法輪大法給了她新的人生,她在大法中重獲新生。

當她騎著自行車飛快地來到了大姐家,站到親人們面前時,全家人都感到很驚訝,親人們都為她高興,再也不用為她擔憂了,都感受到了大法太好了,她的哥哥姐姐妹妹還有外甥女都相繼得法修煉。熟悉她的朋友鄰居和同事,都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和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先後有多人修煉法輪功。

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劉清平,每天都很快樂,幫助女兒做家務,接送孩子上學放學,全家人其樂融融。

二、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洗腦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利用媒體對法輪功大肆造謠栽贓造假誣陷,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劉清平,本著《憲法》第三十五條規定:公民有信仰集會和上訪的自由,在七月二十二日去北京上訪,講述法輪功真相,要求還法輪大法的清白。當時的她還對中共高官抱有希望,希望能了解民聲。可等待她的是剛到北京就被本地駐北京辦事處的警察無理的綁架,搜身,並被劫持到金山屯公安局大廳關押,家被抄。

劉清平和數十位法輪功學員在公安大廳被逼迫著看誣陷法輪功的錄像片洗腦迫害,被非法審訊,洗漱、上廁所都有警察跟蹤監控,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劉清平在洗腦班被迫害二十多天才讓回家。從此以後包街警察經常上門騷擾,常年被監控。

三、到本地政府上訪再被洗腦班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月,隨著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步步升級,本地有多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拘留,劉清平和幾十位法輪功學員在十月十八日下午,到本地政府信訪辦上訪,要求無條件釋放被關押的學員,幾位學員代表找政府官員交談,其他學員在政府門前靜靜等待。大約十多分鐘後,數十個警察還有警車,將上訪的學員們包圍。連撕帶拽,有的被拽上警車,有的衣服袖子被撕開,還有一位學員被推倒在地口吐白沫。劉清平和幾十位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到公安局大廳,被非法審訊,不許家人探視送衣服,白天和夜晚都坐在冰冷的塑料凳子上。兩天後學員們有的被劫持到法院關押,有的繼續在公安大廳關押,劉清平和十多位學員被劫持到檢察院關押,此次劉清平被洗腦迫害四十多天,被勒索二千元錢才被釋放回家。

四、被西格木勞教所迫害一年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末劉清平再次去北京信訪辦上訪,她還沒到北京信訪辦,就被本地駐伊春辦事處的警察綁架,被搜身,數天後被劫持到當地拘留所關押,十多天後被非法勞教一年,送往佳木斯市西格木勞教所繼續迫害。

東北的寒冬,滴水成冰,她們洗漱都在室外,刷牙時把牙膏擠出來,放到口裏化了後才能用,洗完頭後,頭髮上都是些冰碴子。給她們吃的是雞食料做的粘乎乎的窩窩頭,對身體傷害很大。她們被逼迫做奴工,限量挑小豆,完不成任務不讓休息,還被洗腦迫害。

五、被黑龍江省戒毒勞教所迫害二年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末,劉清平又去北京上訪,信訪辦綁架上訪的學員。無處申冤的劉清平和幾位同去的學員來到了天安門廣場,表達她們的心聲。廣場上到處都是便衣警察,四週警車密布非常恐怖。

劉清平和幾位同去的學員在天安門廣場打出「法輪大法好」的條幅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說出她們的心聲,多名便衣警察一擁而上,搶條幅,拳打腳踢學員,還用塑料棍子猛打學員的頭部,把上訪的學員往警車上連撕帶拽。

她們都被綁架到一派出所的後院。數十名學員在這裏關押。學員們共同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聲音在北京上空迴盪著,在天安門廣場沒來得及打出條幅就被綁架的學員接連不斷地打出條幅,警察搶條幅,對學員拳打腳踢時,學員們共同高喊:不許打人。警察陸陸續續地往派出所後院綁架學員,人多了裝不下了,警察將學員用警車送往外地關押。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劉清平和十多位學員被劫持到外地一派出所關押,被非法審訊,善良的劉清平為本地警察著想,不報姓名和住址,遭受暴打,全身青紫臉部變形腫大。有一個年輕的警察惡狠狠地用雙手掐住她的脖子,使她喘不上氣來,昏迷過去休克了。警察還不鬆手,這時就聽砰的一聲,室內一個暖壺爆炸了,這個警察害怕了才鬆手,並說:「了不得了,法輪功顯靈了。」

劉清平數分鐘後才慢慢地甦醒過來,睜開了眼睛。數天後,劉清平被本地原政保科科長張興國和數個警察綁架,被劫持到本地拘留所關押,後被非法勞教二年,送往黑龍江省戒毒勞教所關押迫害。

六、在非法勞教前遭酷刑迫害舊病復發恐懼症加重

二零零二年四月份,劉清平再次被國保大隊警察綁架,被關押在拘留所。當天被國保警察非法審訊一宿,被罰站,還被不法警察暴打。臉部,頭部變形浮腫,頭髮被撕得混亂,面目青紫腫大,眼睛紅腫,整個人都被毒打的變形了。

第二天早晨,劉清平被押回拘留室時,當時把站班的警察嚇一跳說;怎把人打成這樣?這些人怎麼這麼狠呢?同一監室的人都認不出她了,連聲問:你是劉姨嗎?你是劉姨嗎?

刑警們為了想得到他們所要的所謂的證據,「領功請賞」,還把劉清平捆綁在老虎凳上,並給戴上手銬腳鐐酷刑迫害。從上午一直到下午多個小時始終都被捆綁在老虎凳上。下午警察上班後,他們殘忍地將捆綁在老虎凳上的劉清平倒控過來,一個警察用煙頭烤她的臉,眼睛,鼻子等部位,致使面部烤的紅腫疼痛鑽心,眼睛掙不開一直流淚。

中共黑獄酷刑演示:煙熏
中共黑獄酷刑演示:煙熏

更為狠毒的是,警察將煙頭插在她的鼻孔裏,煙氣直吸到內臟,致使她肝病和心臟病復發,腹部痛得大汗淋漓,大口喘粗氣,咳嗽。

更為嚴重的是劉清平出現恐懼病症,看見警察就害怕心發慌,嚴重的失眠睡不著覺,精神萎靡,吃不進飯,身體非常虛弱。

劉清平被迫害十多天後,被非法勞教三年,關押在黑龍江省戒毒勞教所繼續迫害。

七、實名訴江被騷擾

二零一五年五月,劉清平向北京最高檢察院和法院,實名起訴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數月後,六一零伙同各派出所警察下街道騷擾訴江的法輪功學員。六一零主任私闖一位大法弟子家,在這位大法弟子家看見劉清平並恐嚇她說:你在這呢,我們找你都找不到。幾天後,包街警察去劉清平家騷擾詢問。

劉清平為了家鄉的父老鄉親能明真相能擁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她不顧個人安危,始終堅持不懈地向世人講述真相,告訴世人大法的美好。二零一六年八月份左右,她和一位大法弟子在大河邊講真相,被六一零伙同奮鬥派出所警察綁架,被詢問、關押數小時。

劉清平對迫害她的警察無怨無恨。一次在大街上看見六一零主任,向他講真相並勸善,告訴他:你再別迫害大法弟子了,你看看我身體都被你們迫害成啥樣了?他說:「活該,迫害死才好呢!」?面對他的惡言相撞,善良的劉清平不記不恨。

八、不斷地敲門騷擾恐懼症加重含冤離世

自九九年七月劉清平去北京上訪後,就被公安列入黑名單中,十多年來公安警察明察暗訪,不斷地上門騷擾,特別是中共所認為的敏感日,不斷地敲門干擾,致使她每天都在驚恐中度日,二零一四年冬天,有一天晚上九點多鐘,一包街警察踢開她家的大門恐嚇她,致使恐懼症加重,自己晚上不敢住在家。

劉清平每一次被綁架迫害,和警察的每一次敲門騷擾,都使她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致使她舊病復發,心發慌鬧心,坐立不安,長期失眠,身體非常虛弱,走路都很吃力。恐懼症越來越重,多次去哈市住院治療無效。身心受到極大摧殘的劉清平女士在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九日在極度的痛苦中含冤離世。

九、結語

在這中秋佳節,萬家團圓的日子裏,有多少大法學員,只因不改變自己的信仰,有的還被關押迫害,有的家庭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妻離子散,致殘致瘋等。

金山屯豐茂林廠青年法輪功學員王新春被豐溝警察迫害雙腳致殘,不能行走;法輪功學員付桂春在拘留所裏被逼迫墮胎,冤獄八年後含冤離世;三十八林場優秀教師法輪功學員石英華被迫害致精神失常,至今仍沒康復;電話所工人法輪功學員陸成林在九九年底被伊春勞教所酷刑迫害致死,十八年來,他現已八十多歲的老母親,思念兒子,每天以淚洗面;收廢品的個體戶法輪功學員秦月明,在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份被佳木斯監獄迫害致死,七年多了,他的冤案還沒昭雪,遺體仍停放在監獄的冰棺中──這只是冰山一角,述說著江澤民犯罪集團迫害法輪功犯下的大罪。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