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右臉伸左臉」與反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八日】法輪功學員反迫害,有人不理解,還借用聖經裏的一句話「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來說明基督徒多麼講「愛」,質疑法輪功幹嘛不也這樣,而要去反迫害呢?

很多人一廂情願地用一個「愛」字來淡化早期基督徒走過的艱難歷程。基督徒在古羅馬經歷了三百年的殘酷迫害。如果沒有早期基督徒的「不服從」、「對著幹」、「堅持信仰」、「澄清真相」和「反迫害」,基督教說不定早就灰飛煙滅了。了解一下早期基督徒反迫害的故事,也許能幫助大家更好地理解和支持今天法輪功學員的反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反迫害與早期基督徒反迫害並沒有甚麼不同。只是時代變了,面臨的強權不同,反迫害的具體形式難免也會不一樣而已。

羅馬皇帝迫害基督徒的最大特點之一就是「公開性」。基督徒被投入競技場餵獅子,或者被做成火把活活燒死,是羅馬皇帝在百姓面前公開地讓人集體圍觀的行為。這也是當時羅馬律法處死犯人的常見方式,並非為基督徒而專門設置。而中共迫害法輪功,最大的特點之一就是「掩蓋性」。明慧網上披露的大量來自中國大陸的第一手資料顯示,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被強制洗腦,很多被酷刑虐待致殘致瘋致死,甚至大量學員被中共為了牟取暴利而遭活摘器官。這麼大的事,可是社會上好像甚麼都不知道。說直白點,就是羅馬皇帝的「競技場」與中共的「勞教所」的區別,一個是公開讓人圍觀的,一個就是專門用來在背地裏陰毒整人的。

而信徒們遭到迫害的直接原因都是由於堅持信仰。「堅持」就是反迫害最有力的武器。早期基督徒也同樣面臨著類似法輪功學員被強制轉化的嚴酷現實。不服從的基督徒就被認為對國家不忠,是「國家的敵人」,成為被迫害的對像。於是,早期基督徒就開始了與羅馬皇帝所謂的「對著幹」,這種對抗一直延續了三百年,直到君士坦丁大帝頒布「米蘭赦令」才結束迫害。

基督教中有一個關於殉道士普柏度(Perpetua)和費利西蒂(Felicity)的典故。普柏度是一位二十二歲的來自北非的羅馬貴婦,有一個正在哺乳的孩子,費利西蒂是她的奴隸,已懷孕八個月,她們都是基督徒,但是普柏度的父親是信羅馬教的。她把被抓捕一直到行刑前一晚上的遭遇記錄了下來。普柏度寫道,她的父親用盡了親情的壓力來說服她改變決定。「女兒啊,可憐你的父親吧,如果你還叫我父親的話。」「可憐你父親灰白的頭髮,可憐你幼小的兒子吧。」但是,普柏度不為所動,沒有放棄自己的信仰。在公元二零三年,她與費利西蒂和其他幾人,被塞維魯皇帝(Septimius Severus)拋入鬥獸場內遭野獸噬食。

中共在強制轉化和洗腦上不也是這樣嗎?把「不管家庭」、「不顧親情」、「連累他人」、「對著幹」等等帽子都栽贓到法輪功學員頭上。信仰與親情本沒有矛盾,罪在施暴者。只是懾於強權,人們習慣於去責備受害者罷了。

要迫害無辜善良,就得造謠抹黑。古羅馬也是這樣做的。他們從基督教的經書中斷章取義,污衊基督徒們在拜神時要殺死嬰兒並喝其血、吃其肉;基督徒之間習慣上互稱兄弟和姐妹,就被反對者描繪成他們亂倫;羅馬的精英們還出來指控說基督教是「致命的迷信」、「不可理喻的信仰」;羅馬皇帝尼祿把羅馬城的一場持續五天的大火嫁禍基督徒,把基督徒描繪成縱火犯、一群作惡多端的人,以此來煽動仇恨,激起民憤,為大打出手製造藉口。

這些謊言聽起來與江澤民和中共誹謗法輪功何其相似乃爾。早期基督徒是不是就聽之任之了?沒有。如果不揭露謊言,民眾就會更加仇恨基督徒,政府的迫害就會更加得逞,如此的話,基督教怎麼可能存活下來呢?

面對各種誹謗,早期基督徒中一些學者勇敢地站出來揭露謊言,他們被稱作「護教士」(Apologist)。賈斯汀(Justin)、特土良(Tertuliano)、雅典那哥拉(Athenagocas)、克雷芒(Clement)、伊格那丟(Igantius)、波裏家(Polycap)等,開始著書立說,辨明那些反對基督教的人的話是虛謊且毫無根據的,指出反對基督教的知識份子是在故意捏造虛假的事來污衊教會。用今天的話說,這些「護教士」的行為相當於上訪陳情,或者「講真相」。

這些「護教士」除了「澄清真相」,而且還敢於公開指出迫害者崇拜的神不是真正的神,而是魔鬼。克雷芒(Clement)認為許多羅馬人在家裏展示的崇拜神的東西實際上都是來自魔鬼的非自然激情(unnatural passions of the demons)。「他們在臥室裏掛著(放蕩的)裝飾畫,把放蕩視為宗教……這些就是傲慢的神學,這就是你們的神的指示,讓你一起幹不道德的事」。賈斯汀(Justin)說,基督徒發現了一個可怕的秘密:背後那些支撐羅馬地方法官權力的,特別是皇帝權力的東西,不是神而是惡魔,是一股活躍的旨在敗壞和毀滅人類,讓人看不到真相的邪惡勢力。賈斯汀在寫給皇帝的公開信中,直接挑戰有關羅馬神權的官方宣傳,說他揭示了一個秘密身份──羅馬神祇無非是墮落的天使(fallen angels)。

歷史上對正信的迫害,從表面上看,是擁有權力的統治者出於維護專制和私利而對其公民信仰自由的踐踏;其實,從深層實質看,人是不敢與神作對的,也沒有這個膽量和本事;真正的原因,是由於另外空間的變異邪惡勢力的因素,也就是邪魔,在起作用,在操縱人,在利用人間的壞人,才使得人敢於對正信發動迫害。

早期基督徒在反抗迫害的過程中,也正是認識到了這一點,才明確地向羅馬帝國的宗教和神權挑戰,把背後的惡魔給揭示了出來。

對法輪功的迫害,從表面上看,是始作俑者江澤民和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究其實質,如同羅馬皇帝敢於迫害早期基督徒,是源於背後支撐其權力的惡魔一樣,中共敢於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也是因為中共背後的共產邪靈和宇宙中的敗壞勢力使然,操縱人間的敗類和人渣來迫害正信。《大紀元時報》2004年11月19日發表了《九評共產黨》,系統地揭露了共產黨一百多年來犯下的罪惡並指出了其背後的邪靈。「九評編輯部」在2017年11月19日發表了《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指明共產主義的本質是一個「邪靈」,它由「恨」及低層宇宙中的敗物所構成,它的最終目的就是想破壞人的道德從而毀滅人類。

回頭我們再說說「打右臉伸左臉」。是不是「打右臉伸左臉」就不對呢?也不是。老子講「以德報怨」,佛教有「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耶穌還說過「愛你的敵人」,中國人也有「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法輪功的「真善忍」也有一個大大的「忍」。這些要求與「反迫害」矛盾嗎?不矛盾。因為這些是針對個人的利益受到損害時如何對待的問題,是對個人修為和境界的要求。在日常社會中不計個人得失,為他人著想,這是修煉人道德高尚的體現。

當信仰和正義受到邪惡勢力的打壓時,這就超越了個人得失的範圍。廟裏的和尚是與世無爭、念在方外之人,但是如果有人要砸他們的廟,他們也是會拿起棍子護教護廟的;孔子也說要「以直報怨」,就是要用正直的方式對待破壞規則的人,以匡扶社會之正氣;耶穌被非法抓捕遭到審訊時,有一個差役用手掌打他,此時此景,針對的是耶穌傳法的正當性,耶穌並不是「打右臉伸左臉」,而是告誡打人者:「我若說的不是,你可以指證那不是;我若說的是,你為甚麼打我呢?」法輪功的「忍」,同樣不是懦弱和逆來順受,不是沒有原則的縱容邪惡生命行惡。「忍」指的是「忍」個人之榮辱得失,而不是「忍」下道義和良知。一旦一個人能將個人的榮辱得失置之度外,很自然就能做一個有擔當、有勇氣、有責任感的人,能起來維護正義和權利。也就是說,面對迫害,就會「反迫害」。

「反迫害」的過程,本身就是維護一個社會的道義和正氣的過程。如果邪惡讓你放棄就放棄,甚至還幫助邪惡去勸說別人放棄,那與邪惡本身有何不同呢?沉默與配合,說白了就是幫兇。法輪功學員的「反迫害」,是為了他們自己的信仰權利,但是,也為整個社會和人類帶來了充滿正氣的希望。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