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四日】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在邪黨迫害初期,由於我學法不深,違心把我的大法書、師父法像、法輪圖交到單位,還把存放在同修認識的常人朋友家的二十幾本大法書也讓同修交到了居委會,不但自己犯了不敬師、不敬法的大罪,還讓同修也犯了罪。後來在邪黨迫害最嚴重時期,我將部份大法書、大法資料、真相資料讓兒子送到不修煉的親屬處保管,兒子在路上就將一本雜誌扔掉了,封面上有師父的法像。後來我又讓親屬將保管的講法錄音帶、真相資料等處理掉、燒掉了,由於我的原因又讓兒子與親屬犯下了不敬師、不敬法的大罪。在2000年10月、2001年12月至2002年3月我二次被非法迫害期間,因怕心重、正念不足,我違心認同了洗腦班某頭頭有關常人不煉法輪功也能做一個好人的邪說,用邪黨文化的狡猾與邪惡玩文字遊戲,違心寫了「不煉功、不串聯、不上訪」的保證。我犯下了大罪,出賣了慈悲苦度我的恩師,出賣了大法,犯了根本性錯誤。在2015年11月,我因訴江,被邪惡非法騷擾、綁架、抄家等。後來我由於正念不足,讓不修煉的家人將未抄走的真相資料收藏好,引起了家人反感,說了些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話並要將真相資料毀掉,在我的默許下他終將真相資料毀掉了,又一次讓家人犯下了不敬師、不敬法的大罪。我感到深深痛悔。在此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言行統統作廢。我決心今後加強學法修心,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堅修大法決不動搖,聽師父話,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隨師父回家。

王玉華 2018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我在發資料時被人誣告、關押到看守所。家人托人找看守所的人和我談話,只要我寫一個不煉的東西,就能幫我通融,讓我出來。我動了心,違心的寫了「不煉功了」,還說自己「從不看電視也不知道國家不讓煉,以後出去好好過日子,不給國家找麻煩」,結果也沒出去。後來家人找律師,又找派出所所長。在派出所長的逼迫和大罵中我動了情,也怕吃苦,想早些出來,就配合了邪惡的要求。他讓我說法輪功是×教,我不說,他就罵我,拍桌子揚言不讓我出去,我還不說,他又罵我說,你家人托人找我,你以為我願意管這事,還說因為我的事和領導鬧翻了。僵持時間長了,他更生氣了,就發脾氣,就這樣,我跟著說了「法輪功是×教」,他還讓我說「出去不煉法輪功了,不傳播法輪功了」,我都說了。後來讓我保證有法輪功消息報告他們,我也答應了,他還錄了音。我做了對不住師父、對不住大法的事,眼睛沒幾天就看不見了(左眼),我還不敢說出來,怕別人說煉法輪功怎麼這樣呢。我還說過「眼睛看不見說是煉法輪功遭的報應。」我知道師父一直點化我,我不悟,才造成了修煉的困難,給大法抹了黑,給大法造成了損失。師父慈悲,看我不真心配合邪惡,把我從看守所救了出來,給了我新的生命,給了我修煉的機緣。我特此聲明:以上所說、所做的違背大法、對不住師父的言行一律作廢。從此我要加緊學好法,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彌補罪過,堅修大法到底。

王香瑞 2018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我是邪黨迫害前得法的,身心受益巨大。1999年12月末,為說真話,我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到當地看守所,2000年3月1日又被送到教養院非法勞教一年。我由於法理不清,有怕心,看到很多學員都不學、不煉了,我也跟著徹底不學、不煉了。開始罵師父、誹謗大法,還參與轉化其他學員。當我在轉化學員時,嗓子就說不出話來,還不悟,仍然跟著幫教後面跑。呆了10個月,我回家了。回來後,看到師尊的經文《建議》,才知道我轉化不對了。為了洗刷污點,2002年5月,我去天安門廣場打條幅。又被綁架到當地看守所。七月份,被非法關到教養院,冤判3年勞教。第二天,我又跟著轉化了,寫了「五書」,當了邪惡的幫兇,出賣同修,寫誹謗大法文章,演小品攻擊大法,天天唱邪黨歌曲,背監規。我犯下了滔天大罪,往事不堪回首,我對不起師父的慈悲救度。現在嚴正聲明:我一切背叛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痛定思痛,從今後,我決心洗心革面,向師父謝罪。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多救人,跟師父回家。

田慧景 2018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在2018年2月下旬,我向世人贈送大法真相資料時,被某社區的人構陷到派出所非法審訊,我不配合,派出所的幾個警察強行將我的胳膊扭到背後,將我的頭髮抓住然後按住頭,把我的頭抵到牆上強制照相,強制取我的十個手指紋及掌紋、腳紋,強制取我的血樣。然後將我劫持到拘留所。在拘留所,警察找我談話,做筆錄,然後要我簽字,我都沒配合。在非法拘留了15天,期滿釋放前,拘留所警察要我簽我的名字,我簽了兩張,一張是「物品已取」的單子,另一張我已記不清了。我當時想:我簽了名字,我從拘留所出來時我會把簽字的通知單要回來,作為邪惡迫害我的證據,我才簽字的。在派出所的一番邪惡折騰,也沒要我簽任何字。出來時我還是要了一張拘留通知單。過去這麼長時間,通過學法和與同修交流,我認識到簽字不對,是配合邪惡。在此我嚴正聲明:在派出所、拘留所裏我被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所簽的字全部作廢。在最後所剩不多的時間裏,走好走正最後的修煉路,跟師父回家。

王秀華 2018年9月6日


嚴正聲明

在2001年和2004年之間,我兩次被勞教,在2017年9月9日又被鐵路警察關押。在勞教所和鐵路警察的非法審訊中,我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我曾配合勞教所洗腦灌輸迫害,我違心寫了「思想彙報」,甚至主動參加奴工勞動,做過監號的寢室長。我還被迫寫過「五書」,寫過「入黨申請書」,也有被迫服從警察勸說同修指令的行為。有侮辱大法、背棄大法、出賣大法的骯髒行為。還有一次我把手抄一半的《轉法輪》,因錯字太多,用手撕毀扔掉,這是對大法的大不敬。在邪黨瘋狂打壓期間,我媽和我小弟在我家燒了一張師父教功圖。當時在邪惡打壓恐怖中,我沒有阻攔。我這些都是對師父最大的犯罪,是不敬師父、不敬大法的極大的罪。我嚴正聲明:以上違背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廢。我將倍加珍惜助師正法的機緣,加倍彌補給師尊正法造成的巨大損失,加倍彌補自己的罪過,學好法,修好自己,跟上正法進程,助師正法,兌現誓約,在回天的路上不留遺憾。

金淑芹 2018年8月20日


嚴正聲明

在被邪黨迫害勞教期間,我被誘騙簽過字,把默寫的師父經文紙條主動交給獄警,把寫有經文的紙條塞到牆縫裏。戴過牌、穿過隊服,被強按著坐或站在師父的法像上。我被逼迫抄寫過「三書」。被包夾強行抓著手寫一些「轉化」材料。還配合邪惡取了十指「指紋」。我有一張連著的師父法像和法輪圖形,在邪惡的高壓迫害下,在精神承受不住的情況下被丈夫給毀了。還有幾本《各地講法》給我媽看,後來由於我不負責任,沒有及時收回,後來不知哪去了,還有兩本由於存放不當受潮了。還有一本《轉法輪》被公、婆給毀了。由於我沒做好,沒替家人考慮,丈夫犯了大罪,3次砸毀師父的法像和香爐,這是對大法和師父極大的犯罪。我嚴正聲明:以上違背大法、不敬師父的行為全部作廢。我將加倍珍惜助師正法的機緣,加倍彌補給師尊正法帶來的巨大損失,加倍彌補自己的罪過。今後學好法,正念正行,跟上正法進程,助師正法,兌現誓約,跟隨師父回家。

段慧琴 2018年9月3日


嚴正聲明

我在一九九九年的五、六月份,在姐姐的勸說下,我就跟著學了,也不明白咋回事,就知道做好人,能健身。我雖沒走進大法。但我知道大法好。不長時間,法輪功被打壓了。因我煉了個把月,當地派出所和街道就三天兩頭找我,讓我寫「保證」。在壓力下和怕心之中,我違心的寫了保證說「不煉」了。之後就放下了。到二零零五年,我得了腦神經病,很痛苦,家裏的積蓄花光了,病也沒好。那時我姐姐被非法勞教回來,看我這樣了,就告訴我:「只有煉法輪功能救你。」我當時在絕路上,因為我知道大法好,能讓人身體健康,我又煉起法輪功了。不久我的頭痛病就好了。但我修的不精進,我今年身體又出現病業假相。同修和我交流,我認識到以前在壓力下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字都是錯的,在此我聲明:那些言行、文字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要學好法,精進修煉,溶到正法中來,做好該做的三件事,信師信法,修好自己,跟師父回家。

佟富昌 2018年9月6日


嚴正聲明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九日下午,我正在街上發真相資料,雙手突然被一雙手緊緊抓住(是一便衣警察)我嚇一跳,我被帶到派出所審問資料的來源,我說撿的,之後被關在縣看守所1個月。丈夫(常人)由於生氣,不給我送換洗衣服及生活用品,過後他來了還當著警察的面打我,並說「你的書全抄走了」。警察也威脅說:「超過37天還不悔改就判刑送監獄」。我由於正念不足,有怕心等人心,無奈中我妥協了,答應了「在家煉,不發真相資料」,還在警察寫的「材料」上沒看就簽了字。回來後我極度傷心後悔,無地自容。我嚴正聲明:在看守所裏所說的、所答應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發誓要抹去污點,用心學好法,在法中歸正自己,彌補過失,堅定正念,做好三件事。

夏冬秀 2018年9月6日


嚴正聲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黨迫害開始,我和當地的同修走出來證實法,被當地公安綁架判勞教一年。我由於學法不深,怕心重,在邪惡的威逼壓力下,我違心的在邪惡事先準備好的「轉化書」上簽了字。回家後還把《轉法輪》等書交了,我在電視上說了「不煉了」。我做了不該做的事,給自己修煉留下了污點。事後我很後悔,我給大法造成了損失。在二零零二年我曾寫過嚴正聲明,但不知是否發出去。現在回想起來還是十分後悔,覺的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我在此聲明:以前違心所寫、所說的不符合大法、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廢。我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做師父合格的弟子,做好三件事,彌補損失,堅修大法,跟隨師父回家。

徐彥霞 2018年8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6年5月開始修煉的。大概2000年的時候,我上了邪惡的「黑名單」。開始時大會小會挨批、挨警告。我也經常給領導講真相,可是領導說:「法輪功好是好,我當不了家,上級給的壓力大,你跟我去教育局一趟吧,你跟他們說說去。」於是我就去了,去之後,他們不讓我說話,只說他們怎麼不容易,怎麼不能交差,否則影響前途啊,影響家庭啊,讓我多為他們著想等騙人的話,當時我就心軟了,他們說:「不用你做甚麼,就在這張表上簽個字,沒有任何影響。」我想:簽就簽吧,別讓領導為難了。現我嚴正聲明:以前我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我決不辜負師父的教誨,一定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返本歸真。

紀桂軍 2018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一九九九年九月七日,我與同修去北京證實法,十一日被綁架回本地,被非法關在本單位的精神科病房打毒針。由於剛走進修煉,我法理不清,被邪惡鑽了空子。警察說:你們不是講「真」嗎?我錯誤的理解了「真」,就是對方問話我就得告訴對方,我糊裏糊塗配合了邪惡。在警察問我:如何了解海外資訊時?我說自己用電腦上網;問我平時與誰來往?我說與某同修交往,大法書是某某同修給的。我無意中出賣了同修,加重了邪惡對同修的迫害。這麼多年過去了,我沒認識到這是給自己修煉抹黑,給大法造成了損失。今特此聲明:我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多學法、學好法,修好口,多救世人。

彭青青 2018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在2003年的春天,我被人誣告,住地派出所3人到我家抄家,搶走了師父法像一張,《轉法輪》等幾本大法書和兩篇師父的新經文等,並強行綁架我去洗腦班。在邪惡的恐嚇下,我神志不清了,邪惡強迫我「不准煉法輪功」,並逼迫我寫了「三書」。對以上問題,我一直都沒有真正認識到其嚴重性。最近在集體學法中,通過大量學法和同修切磋,我才真正悟到以上行為是違背了誓約,對師父、對大法犯了罪。現在嚴正聲明:我在神志不清下所說、所做、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廢。我一定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謝毓芬 2018年7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1995年得法。2013年7月我發光盤,被人構陷,綁架到拘留所,他們問了好多問題我不配合,邪惡就填好了「我不煉了」的表格,強迫我簽字。我不簽字,他們就以不許兩個兒子上班、送我去監獄相威脅。我當時情重、怕心重,就簽了字。2015年我實名訴江,2016年10月,公安、國安、「610」共4人來我家騷擾,輪番威逼問我:「還煉不煉功?」我想蒙混過關,似是而非的說:「等孫子長大了再煉。」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現在嚴正聲明:我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抓緊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跟師父回家。

丁繼愛 2018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在一九九九年江魔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後,我被邪黨鄉政府、「六一零」綁架到鄉政府非法關押十來天。當時我由於學法不深,承受不住邪惡的壓力,違心說了「不煉功」的保證。後來又被非法關押在市洗腦班半個月,期間他們把我家屬叫來逼迫我,多次揪頭髮、打我,逼迫我放棄修煉。無奈在高壓下,我又違心表態說「不煉了」。我屈服邪惡,給大法抹了黑。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現在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杜小菊 2018年8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因病走入大法修煉的。1999年「720」邪黨迫害時,我由於不放棄修煉,被單位數次迫害。我由於學法不深,有怕心,交給單位一本大法書和一張法輪圖。後來我被送到臭名昭著的洗腦班迫害,不轉化又送到臭名昭著的勞教所,被邪悟者白天黑夜輪番給我灌輸邪惡理論,三天三夜不讓睡覺,我迷糊了,被迫「轉化了」,寫了「揭批大法的材料」,說了對師父和對大法不敬的話,對大法犯了大罪。我嚴正聲明,我被迫所說、所寫、所做的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宣布今後堅修大法,做好三件事,彌補對大法所造成的損失。

孫金花 2018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在邪黨迫害中,我在人心和觀念的作用下,在拘留所、看守所、勞教所、監獄黑窩裏,對邪惡寫下「不修煉」的「保證書、揭批書、悔過書」,在監獄寫了「逐月彙報」,給大法和師父抹了黑。從勞教所回來後我燒了大法書籍、法輪圖象和師父法像。在2013年被綁架前燒了部份經文和經書,造下了破壞大法的大罪。我在此嚴正聲明:以上所說、所做、所寫的違背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言行及「三書」和「月彙報」等文字東西全部作廢。今後從新學法修煉,彌補之前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彌補罪過。

馬建軍 2018年9月4日


嚴正聲明

在2001年我發真相資料時被警察綁架到派出所、看守所迫害1個月,被邪惡誣判2年勞教。由於檢查身體不合格,推遲了半年後到勞教所。在勞教所期間,因為我不識字,在高壓下,我在邪悟者寫的「不煉」的保證書上簽了字。在2018年6月12日講真相時,被人告發到派出所,在警察的逼迫下,我被迫按了手印。回家後,我認識到錯了。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三件事,緊跟正法進程,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李志欣 2018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在二零零八年我被邪惡非法綁架、枉判2年勞教,並關押到邪惡戒毒所迫害。在黑窩裏,很多邪悟者給我洗腦,我就順著邪悟了,還助紂為虐轉化別人。現在我從新走回了大法修煉,通過學法,我找到了很多人心,求安逸不想流離失所,最根本上是對師父、對大法不堅定,把做事當成修煉。沒靜心學法,沒向內找自己,學法流於形式。現在我徹底醒悟了,嚴正聲明:我以前違背大法、對不起師父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堅修大法,堅信師父,學好法,精進實修,從新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張淑清 2018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在2004年,我被中共惡黨非法關押迫害勞教一年。我因承受不住身體和精神的壓力下,被迫寫了「不修煉」的保證,回來後我很後悔,深感對不起慈悲偉大的師父、對不起大法。是偉大的師父把我從地獄撈起,將我洗淨,給我新生,我無法用語言表達對師尊的感恩,可我在邪惡的壓力下,做了不該做的事,我痛悔莫及。在此嚴正聲明:我當時所說、所寫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並決心努力做好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楊淑賢 2018年9月6日


嚴正聲明

我2014年7月18日被綁架迫害,於2015年12月被非法判3年。這期間我因法理不清,不向內找,怨恨心很大,有證實自我的心,因有怕心,不想承受痛苦,在邪惡的引導下我寫了「五書」。我對不起師尊的慈悲苦度,修煉是嚴肅的,我配合邪惡行為,是對師尊不敬。在此我嚴正聲明:在黑窩裏我所寫、所說的違背大法的文字、言行全部作廢。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學好法,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王淑英 2018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12年講真相發光盤2次被抓,在2013年講真相時1次被抓。這3次被抓後,都是邪惡寫了「不煉了」的保證,讓我簽字。當時我認識不清,配合邪惡簽了字,也沒認識此事的嚴肅性。經過與同修交流,我知道做了不符合大法的事,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現鄭重聲明:我過去所說、所簽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聽師父的話,彌補過錯和對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楊順蘭 2018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前段時間我坐車去女兒家。在旅途中,警察貼身檢查所有旅客衣兜、背包及所帶的物品等,當時,我擔心隨身帶的mp3(因裏面有師父的講法、煉功音樂等)被警察發現,在怕心下,我正念不足,把mp3扔到常人的摩托車坐上,我因修煉有漏,做了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事。現在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一定加倍彌補過錯,堅修大法到底,跟隨師父回家。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王連玲 2018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我修煉前,大約是2002年左右,我去教養院看望被非法關押的父親。教養院的警察不許看,再三懇求也不讓看。後來說讓罵師父就讓看,無奈下,為了能看到父親,我罵了。現在我非常後悔,我無比的悔恨,我對不起慈悲救度我的師父,我犯了不敬師父的大罪。特此聲明:我以前所有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唯有多學法,精進實修,多救人,堅修大法到底,彌補罪過。

馬鳳菊 2018年9月7日


嚴正聲明

在我的孫子去當兵的時候,鎮幹部說:「你奶奶是學法輪功的」,叫我到場蓋手印轉化才行。我兒子也責怪我,我向他們講真相,他們不聽,在村鎮幹部和兒子的壓力下,我被迫按了手印,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我是1998年學法輪大法的,我不應該配合邪惡。現在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我要學好法,堅定信師信法的正念,做好三件事,彌補過錯。

陳玉秀 2018年8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九九五年修煉大法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時,單位領導找我談話,問我還煉嗎?我說「現在沒煉」,心裏想應付一下。過後單位保衛處的人又逼我寫「保證書」,我照抄一份。說是應付領導,我抄了。做了不該做的事,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在此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以後學好法,精進實修,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王曉軍 2018年9月2日


嚴正聲明

2018年1月5日,我被當地派出所警察綁架。在裏面,我說了謊,配合邪惡簽了字、按了手印。出來後,洗腦班的邪惡拿了一份「以後不參與法輪功的一切活動」的保證,在邪惡的迫害下我違心的簽了字。現在我聲明:以上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多學法,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吳扣娣 2018年9月9日


嚴正聲明

我在監獄集訓隊被邪惡迫害期間,由於承受不住邪惡的迫害,在「三書」上簽了字,並在邪惡的「問卷」上答了題,我認可了「問卷」上對大法、對師父誹謗的話。我聲明:以上我所寫、所做的背叛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商靜 2018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我在集市講真相時遭警察綁架,我寫了「不煉功」的保證書。現在我聲明:以上所做、所說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多學法,做好三件事,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跟師父回家。

楊術美 2018年8月9日


嚴正聲明

最近警察騷擾我時,我講了錯話。如警察說到打橫幅、發傳單事時,我說了「我這年紀能走幾步路啊」的話,我對不起師父和大法。在此我聲明:以上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廢。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李鎮 2018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2012年4月15日,邪黨迫害我母親,我也被帶到公安局被非法審問。當邪惡問我:「你學煉法輪功嗎?」我回答:「我現在沒學、沒煉。」我特此聲明:以上我配合邪惡所說的違背大法的話全部作廢。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

楊永賀 2018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8年得法。在遭受邪黨迫害時,在怕心的作用下我違心的寫了「不學不煉」的保證書。現在我聲明:以前所做、所說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廢。多學法,做好三件事,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跟師父回家。

張志秀 2018年8月9日


嚴正聲明

我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我配合邪惡簽了字。在此我聲明:被邪惡迫害期間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新開始修煉大法,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跟師父回家。

尹桂琴 2018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我曾離開了大法。我聲明:以前在派出所所簽「不煉了」的保證及代我姐(大法弟子)簽過「不煉了」的保證以及配合邪惡所做的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新走入大法修煉,堅修大法,跟師父回家。

李玉英 2018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二零一八年八月,我發放真相資料時被警察非法綁架至某縣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十天。出來時,我配合邪惡簽了字。我聲明:以上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緊跟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

胡保芳 2018年9月5日


嚴正聲明

幾年前,我在邪惡的洗腦班被迫害的理智不清,說過對不起師父的話,我深感痛悔。現在我聲明:以前所說、所做的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曲美玲 2018年9月7日


嚴正聲明

我被邪惡非法抄家並綁架到拘留所,被非法拘留5天。最後的一天,邪惡讓我在一張表格上簽了字。我聲明:以上配合邪惡所做的違背大法的行為作廢。從今以後,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彌補過錯。

李有權 2018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我被警察騷擾的時候,我說「我不修了」。之後我很後悔,我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我聲明以上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一定嚴格要求自己,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華昌芝 2018年5月6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對我家人的多次騷擾中,我說了、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言行。我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廢。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李秀榮 2018年9月7日


嚴正聲明

我曾將大法書和師父的法像埋在土中,我有罪,我對不起師父。今後我要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我聲明:以上所做的違背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

談淑珍 2018年8月31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多次騷擾中,我說了、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言行。我聲明:以上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廢。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張平 2018年9月7日


嚴正聲明

以前在看守所和洗腦班,我都曾在「三書」上簽了字,說過「不學、不煉」的話。現在我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背叛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做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楊福蘭 2018年9月7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撕過大法書皮,現在我很後悔。我現在已經修煉法輪大法了。在此我聲明:以前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全部作廢。表示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麻益福 2018年6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曾被邪惡非法綁架、判刑後,我沒有做好。我聲明:在邪惡的逼迫下所說、所寫的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在今後修煉的路上,做好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劉春幹 2018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今年6月,我在拘留所被非法拘留15天。我聲明:以前所做、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吳昌榮 2018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在壓力下所說、所做、所寫的對大法師父、對大法不敬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表示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鄭藏振、張文娟、田佔從、張坤富 2018年9月8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