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的反思

《不從根本上認識自己修煉中所犯錯誤 極其危險》讀後感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看了明慧文章《不從根本上認識自己修煉中所犯錯誤 極其危險》,感同身受。

同修說:「從黑窩回來,有同修提醒說轉化是錯的,要寫嚴正聲明。自己也覺得應該寫。寫完後還沒有真正明白錯在了哪裏,也沒有靜下心來多學一段時間的法,就忙著要跟上正法進程,趕快彌補被迫害期間的損失,匆匆忙忙的就參與到救人的項目中來了。至於說在黑窩時導致自己邪悟轉化的根本原因是甚麼,甚麼執著心促使自己相信了邪惡的謊言,根本也沒有時間甚至沒想到要去深挖了,更沒有認識到自己當初寫所謂的幾書是犯下了謗師謗法的大罪,是從根本上背叛師父和大法。」

同修在文章中說:「如果不能從根本上認識到邪悟轉化是錯的,錯在哪裏,無論幹多少大法弟子的事都是表面的,都沒有從根本上改變自己,沒有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這樣就會被舊勢力抓住不放,擺脫不了舊勢力的安排,就會讓自己陷入極其危險的境地中而不知。」

我也曾在洗腦班被強迫寫過東西,出來後發了嚴正聲明,並很快投入到正法洪流中。開始幾年配合同修做好三件事,能精進不停,但是自從搬家後,就漸漸的離開了整體。隨著環境的寬鬆,修煉的放鬆,執著心越來越多,三件事只能做兩件,怕心很重,走不出來了,而且學法干擾很大,想突破卻怎麼也突破不了。今天打開大法網站看到了同修的文章(我想這也是師父的點化,因為我不是每天都上網),我恍然大悟。

我知道問題出在哪裏了。首先我沒有認真查找導致自己邪悟轉化的根本原因是甚麼。雖然我沒有明確的寫上謗師謗法的話,由於承受不了壓力,只寫了自己的「問題」,寫了不煉功、不和同修聯繫的所謂的「保證」,想蒙混過關,就以為自己沒有謗師謗法。自己在這個修煉的根本問題上沒有向內去修,而是向外去求,怨恨他們強迫我轉化。雖然嚴正聲明也寫了,但只是表決心,要堅修到底。至於錯在哪裏,危害有多大,自己不想也不敢面對。訴江的時候,也反思了自己的一些問題,但在這個根本問題上沒有認真向內去修,也意識不到問題的嚴重性,更沒有主動的、嚴肅的清理在黑窩裏留下的陰性、邪惡的場。所以就一直擺脫不了舊勢力的干擾,魔難重重。

我被迫害的表面原因是因為單位領導在全體大會上公開污衊大法,我給單位領導的辦公室放了真相資料,遭到迫害,現在看來,其實是自己的人心招來的迫害。當時不是抱著一顆純淨的心,維護大法,救度眾生,而是摻雜著怕心、恨心、爭強鬥勝、顯示心等等人心,而這些心的背後就是求名之心、摻雜著維護自己名譽、聲望的心,把證實自我當成了證實法,結果被邪惡鑽空子綁架到了洗腦班。在洗腦班,我雖然知道不能轉化,一直在抵制轉化,但那是怕自己形神全滅,怕自己的修煉前功盡棄,放不下的是自己的圓滿、自己的生死,維護的是自己的利益。在偽善面前、在親情面前,我妥協了,表面上是怕給家人帶來傷害,實際上是怕失去這個遮風擋雨,安逸舒適的家,我把他們當成了我的依靠,我把這個臨時的旅店當成了我永遠的家,而對能真正保護我們、救度我們的師父和大法,我卻敢去背叛!

帶著這些骯髒的人心,能不招來迫害嗎?能配得上大法弟子的稱號嗎?師父明示:「大法可以度一切眾生,我不反對甚麼人來學,我就是把大法傳給眾生的,關鍵是這些人心裏並不認為我是他(她)們的真正師父,學大法的目地是利用大法來保護他(她)們自己心裏放不下的東西以及宗教中的甚麼,或他(她)們心中的神。這是竊法行為。想利用大法的本身就是罪不容恕的。」[1]

由於放不下名、利、情,為了開脫自己,用黨文化的蒙混過關對待修煉,做了一個修煉人絕不應該做的事情,給大法蒙受恥辱,給眾生帶來災難,也給自己帶來了永遠都抹不掉的污點。這也是擺不正與師父、與大法的關係,自我太強,自心生魔招來的 。

同修在《讚頌師父和大法》◎師父評語中說:「舊宇宙的生命在壞滅時期仍然有佛性,然而大穹的解體是其中任何生命都不可逃脫的,是在劫難逃。因而對舊宇宙生命的佛性而言,不可能帶來其生命自我延續的希望。師父來了,帶著最原始、圓容的法,走進了現在已經解體的那一期宇宙歷史過程中。」「是師父帶來了舊宇宙生命的生之希望,是師父賦予了舊宇宙生命進入到和自身歷史沒有任何關係的未來以可能。」「對今天的大法修煉者,如何理解師父、認識大法,如何真正堅信師父,堅信大法,這是一個極其尖銳、複雜而嚴肅的問題。」「和師父、大法『決裂』,對師父、大法不敬,否定正法和證實法,這種行為用任何華麗的語言和理由狡辯,都是錯的,即使是用舊宇宙的理看都是完全錯的,都是自己生命的實實在在的損失。」

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是我們的心願,也是師父給予大法弟子的殊榮,如果擺不正與師父與大法的關係,與眾生的關係,不僅不能如願,還會適得其反,置眾生與自己於毀滅的邊緣。師父說:「負責人不管其在常人中做了多少工作,都是自願為大法工作,工作的成功只是在常人中的表現形式,而能使人得法和大法的洪揚是大法本身的威力和法身的具體安排。沒有我的法身做這些事,別說洪揚,就是負責人自身的保障也難得到,所以不要總是覺的自己如何了不起。大法沒有名、沒有利、沒有官當,就是修煉。」[2]

走了這麼多年的彎路,我悟到只有從理性上真正認識大法,敬師敬法,對照法來實修自己,把自己溶於法中,成為法中的一粒子,才能走正自己的路,才是走師父安排的路。最後敬錄師父的詩詞和同修共勉:「心懷真善忍 修己利與民 大法不離心 它年定超人」[3]。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法不可被利用〉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猛擊一掌〉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圓明〉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