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市蠡縣警察近期騷擾法輪功學員情況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2018年7月份以來,河北保定市蠡縣各派出所警察打電話或者上門騷擾法輪功學員,強行或者以欺騙手段照相,採集信息,可能是便於監控和迫害。這些警察有的穿警服,有的是便衣,但都不出示證件,也不亮明身份,見面就照相。有的以欺騙手段,比如:讓在支持「打黑除惡」上簽字;有的在遵守交通法規上簽字,還有各種名目的,目的都是在你簽字或者不注意時就給你照相了。

警察的違法行為給法輪功學員和家人造成了巨大的恐懼和不安,給法輪功學員家庭造成了很大的矛盾,有的家人甚至因此提出離婚。現在敲門行動還在繼續中,據不完全統計,目前被騷擾的法輪功學員89人,其中城關派出所騷擾人數最多。

城關鎮:

8月8日,蠡縣城關鎮黃莊村村長張建民和村支部委員張建龍找到法輪功學員任佔軍要求給他錄像,入視頻,被任佔軍拒絕。隨後他們又找到任佔軍的家人,要求配合他們說假話,說任佔軍出門了,又問:「他還煉法輪功嗎?」然後叫其家人說:「不煉了」,錄完音就走了。

8月9日,蠡縣城關鎮王莊村村委會成員齊桂欣給弟弟齊路欣(法輪功學員)打電話問他在不在家,說有點事要找他說說。不到十幾分鐘後,齊桂欣到弟弟家說:「齊桂林(王莊村書記)和派出所的在村口等著呢,讓我來給你照張像發過去,說明你在家就行了,他們就不過來了,不然他們要來抄家抓人,到時候就不好辦了」。齊路欣不答應照像,齊桂欣趁弟弟不注意,拍了照就走了。

晚上,村支委齊坤林也來到齊路欣家,說這十天半月的別出去了,就在家裏煉。他走後,齊路欣的妻子指責丈夫,鬧的很兇,還驚動了左鄰右舍,直到很晚這場風波才平息下來。可見村支委和派出所警察的騷擾行為給法輪功學員的家人造成了巨大的恐懼和傷害。

7月5日,北王村村委會成員劉亞斌和城關鎮派出所的倆人來到法輪功學員李小蕊家,問她兒子小濤在不在家,李小蕊說兒子上班去了。他們又問他還煉不煉法輪功?小蕊說:「不知道」。他們又說:「你不行說他不煉了?」小蕊說:「我不說,誰有誰的信仰自由」。他們又問:「你還煉嗎?」小蕊說:「煉,煉功沒病,不煉就有病,煉功祛病健身,做好事。」他們說:「上頭讓下來看看,沒別的」。他們就走了。

7月5日,北王村村委會成員劉亞斌和派出所的倆人又來到法輪功學員彭芹茹家,派出所倆人說自己是公安局的,彭芹茹說:「公安局的找我幹甚麼?」他們說:「不幹甚麼,就是來看看你好嗎?你在家就行」。他們就走了。7月9日,村裏的公安員盧永昆,他一人來到彭芹茹家,說要給她拍個照,彭芹茹說:「你們沒別的了,拍甚麼照?」他說:「所裏微信上沒有你的信息,拍個照就有了信息了。」彭芹茹的女婿正好來了,說:「你說不清目的不讓拍,誰也不敢惹我,我有精神病 ,打死人不償命」,嚇得他趕緊走了。此前5月5日,北王村書記盧永年領著派出所的倆人到彭芹茹家騷擾,盧永年說:「你還煉法輪功嗎?」彭芹茹說:「煉,我煉腿就不疼,不煉就疼」。派出所的倆人說:「那麼見效啊」。彭芹茹說:「是啊」。盧永年說:「你就不行說你不煉了?」彭芹茹說:「師父不讓我說假話」。他們又要她的電話號碼和身份證號碼,彭芹茹說:「沒記住」。這時她老伴忙給他們拿出來了。他們還逼迫彭芹茹說不煉了。

5月13日左右,村書記盧永年和鎮派出所的倆人到彭畢花家騷擾,派出所的倆人說:「你是彭畢花嗎?你還煉功嗎?」彭畢花說:「煉」他們說:「你就不行說你不煉了?」彭畢花說:「師父說不讓說假話,要說真話,辦真事,做真人。」他們說:「你們怎麼反黨?」彭畢花說:「是救你們」,他們說:「你吃著黨的,喝著黨的」,彭畢花說:「你們三個誰拿出錢來讓大夥吃來,這是國家的,國家永遠是國家,你們一次次的迫害好人,沒清沒完了」。他們說:「這就不來了」。他們就走了。

2018年7月底的一天晚上,城關派出所的李小軍伙同城關鎮興仁村公安員呂志賢、王風聚等四人分別到法輪功學員呂小昌、文小卯家中給他們照像,還說這次照了之後以後就不再找他們了。興仁村公安員呂志賢:6210298;王風聚:15188638120

7月11日,法輪功學員周改玲的兒子趙彥軍接到派出所警察高飛等人打來的電話,問他的母親多大歲數了?還煉不煉功?還問你煉嗎?趙彥軍問:「你們是從哪裏知道我的電話號碼的」?對方答:「煉法輪功的家屬的電話我們都有,我們有信息庫」。趙彥軍說:「你們這樣做不對呀,你們搜集來的電話你們隨便就打,這是不對的吧」。

趙彥軍這些年來,因為姐姐和母親修煉法輪功,他因此經常受到騷擾。有來自公安局的,有來自村委會的,還有來自姐姐單位的。致使他的生意都無法正常做。他惹不起這些警察和官員,就經常借酒澆愁,經常喝的嘔吐,幾天水米不進,後來出現酒精中毒,多次出現告急,生命垂危,多次叫救護車搶救,此時他剛從醫院住院回家才十來天,身體非常虛弱,接到派出所的電話,他心情很不好,不愛說話,非常費力才戒掉的酒又喝上了,一家人都非常痛苦,他更是痛苦萬分,十多天都不吃不喝的,一家人都為他擔心。

後來,周改玲的親屬在大街上見到了高飛,問他打電話的事,並告訴他這樣做是非法的,法輪功是合法信仰,法輪功書籍出版禁令都解除了。現在趙彥軍因為他的電話騷擾還處於非常痛苦,不吃不喝的狀態,生命處於極其危險之中,如果出現不好的後果,家屬將追究他的法律責任。高飛不敢承認,推卸責任說電話不是他們打的,是村委會打的,他這是謊話。派出所的電話:13303126559

2018年7月份的一天,城關鎮派出所給代莊村法輪功學員吳清芳的丈夫打電話問:吳清芳還煉功嗎?吳清芳的丈夫明白修大法的都是好人,但由於害怕受迫害,出於保護妻子, 於是就違心的說:「早就不煉了,上班呢沒空,你們別打電話麻煩我,有完沒完?」

2018年7月底的一天,兩個陌生人到法輪功學員曹紅梅家找她,曹紅梅沒在家。幾天後,他們第二次去找,曹紅梅不在家,他們就給她婆婆(法輪功學員)崔樹美照相,並問:曹紅梅去哪裏了?紅梅婆婆說:「你們找她幹甚麼?」他們說:「看看你們需要甚麼?」紅梅婆婆說:「甚麼也不需要」。他們又說:「我們來了二趟了,也不願意來,你給她打電話,我們見她一面」。紅梅婆婆說:「不知道」。他們就走了。

大概在2018年7月11日,有一陌生人給法輪功學員趙冬雪打電話問:「你是趙冬雪嗎?」冬雪說:「你是誰?」他說:「是派出所的」。冬雪問:「你叫甚麼名字?」他說:「是派出所的」。冬雪說:「你不說你叫甚麼名字,誰知道你是哪的?」他說他叫王飛。他問冬雪還煉不煉法輪功?並說:「我去你家找你,沒人,咱們見個面吧,咱們也沒見過,看看你哪會兒有空?」冬雪說:「這麼多年了,你也知道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你們幹這個事對你們不好,我也沒必要和你們見面」。王飛的電話:13303126559

8月份的一天,法輪功學員月敏正在家中,幾個人自稱是交通局的,讓她看一張遵守交通法規的紙,這時一個人就給她照了相。

城關派出所警察打電話騷擾的法輪功學員有:劉玉環、解阿麗、鄭聯社、姚大嚴、周秀英、張會娟、王愛菊、朱秀霞、周改玲、劉錫坤、蔡桂菊、李維信。上門騷擾:田建順、盧花萍、朱軍強、趙月穎、崔樹美、趙冬雪、曹紅梅、吳清芳、周俊彩、良肖。

林堡鄉:

孫莊:2018年7月29日這天,林堡鄉派出所兩人,一人穿警服(協警號09115)進院就說找陳桂峰的兒子。他們在屋裏呆了一會,兒子出來叫她,怕她膽小安慰她。陳桂峰進門後,他們笑著說別怕,為了應付上邊,知道你早不煉了,給你照個像把你的名字消了,以後就沒事了。他們不停地說,不容陳桂峰說話,邊說邊向外走。

上邊的兩個人,也是這天來敲門,於俊巧說:「有人,來吧」。於俊巧問:「你們是幹甚麼的」?來人答:「我們是鄉派出所的,給你照個像,你早不煉了,把你的名給消了」。於俊巧說:「你先別給我照,我先給你照吧(照片上的協警號09115現在還保存著)。你們為了應付上頭,你們的上頭是誰」?他們邊掏口袋的樣子邊說:「我們有證據」,他們岔開話頭說了半天也沒掏出甚麼證據來,邊說著就走。他們不讓你說話,於俊巧也就沒講甚麼。跟著的村幹部孫浩軍在大門哪兒,於俊巧只給他講了,孫莊幹這事的人都沒好下場的事實。他們還照了大門、廚房、院子等。

在孫莊,還找了李小維、王小申;還找了彥珍,她早就不煉了,她說:我早就不煉了,我不怕他們。

王辛莊:2018年7月12、13日前後,林堡鄉派出所兩個男的,一個年輕點的三十多歲穿警服,另一個穿便服。一進門就說:「你叫李雲玲,你還煉不煉哪」?李雲玲說:「我以前有好多病煉好了,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煉呀」。「別出去鬧事」。「我都七、八十歲了,鬧甚麼事呀」。「我們也是服從命令,下來走走」,邊說邊向外走。

王辛莊還有劉大平、朱豔芳。朱豔芳是她老公把她從裏屋拽出來,抱著她的後腰照的像。而後給朱豔芳造成很大的家庭矛盾。

宋莊:被騷擾的有宋秋來、美俊、高小湘(可能在7月30日,是一男一女兩人)。

小陳鄉:

小陳鄉派出所張佔根和另一個警察騷擾法輪功學員,給法輪功學員照像。其中騷擾顏莊村法輪功學員6人。

小陳村書記建敏伙同張佔根等警察騷擾小陳村法輪功學員4人。騷擾大埝村法輪功學員崔小五、崔小改、小先,給小先和崔小改強行照相。

小陳鄉北大留村大隊幹部領著鄉派出所警察吳嘎子等人騷擾本村法輪功學員10人。其中被強迫照相的有:蘇秀青、董麗娜、於小麗。被騷擾的有:崔永生、劉玉娟、賀桂榮、王素梅、崔喜明、賀巧英、崔雄發。

警察吳嘎子:13472207111
北大留書記小輝:13513128666

南莊鄉:

南莊派出所的風池、李大林兩人騷擾南莊村法輪功學員宋豔玲;鄭莊村法輪功學員鄭紅栓;南高晃:邱昆所(大隊人:小庫領著)道西村:邢小珍、邢躍軍、楚海民(大隊人:田連乙領著)

萬安鄉:

萬安鄉派出所姓賀的和姓楊的警察等多人騷擾萬安鄉法輪功學員楊建民、魏俊巧、胡德玉、楊素芳4人。
因他們在楊建民家多次都沒有找到楊建民,警察就開著車在村中到處串,找楊建民,給村民造成了很大的恐慌,也給法輪功學員和家人造成很大的壓力和恐懼。楊建民的哥哥楊建廠去外地孩子家,派出所警察找不到人,就嚇唬楊建民說,再找不到人,就把他們的戶口銷了。

賀姓警察電話:18633296853
楊姓警察電話:18630239986

百尺鄉:

百尺派出所小史等警察對法輪功學員梁亞捧照相,侵犯公民的肖像權。

郭丹鄉:

皇曆6月初8,郭丹派出所倆警察找法輪功學員張妍,給她強行照相。其中一個警察穿警服,是萬安菜莊的,另一個16歲的小孩是祁口的,穿便服。

8月份的一天早晨,郭丹鄉派出所的一個人敲開法輪功學員趙郭家的門,要給趙郭照相,趙郭的妻子不讓照,趙郭趁勢躲開,來人只得照了其它一些鏡頭走了。

曲堤鄉:

大曲堤鄉的齊小見兩次到法輪功學員邊玉輝家找他,邊玉輝不在家,齊小見就從邊玉輝的女兒那要了邊玉輝的電話號碼,給邊玉輝打電話。齊小見和另一個人在北緒口找到了邊玉輝,問他:「(和別的法輪功學員)還有聯繫嗎?」邊與輝說「沒有」。齊小見說:「如果誰再聯繫你,你就告訴我們」。

曲堤派出所警察電話:
田春花:18774914110
郝志剛:18684890667
楊思:18874734123
饒軍:13574874110
周行:18874086929

辛興鎮:

辛興派出所警察騷擾東河村法輪功學員王豔玲和湖村法輪功學員李賀巒,給李賀巒照了像。

辛興派出所警察到村民王大妥(以前煉過法輪功)家問:「你還煉法輪功嗎?」王大妥說:「不煉了,我這又打架又罵街的,不配煉法輪功」。來人說:「煉吧,煉法輪功沒事啊」。警察的態度和以前大不一樣了,也說明這場迫害離結束不遠了。

銀行系統:

蠡縣中行以欺騙的手段給法輪功學員劉進良照相。騷擾法輪功學員黃磊的妻子(中行職工),多次說他們要見見黃磊。

需要講真相電話:
蠡縣縣委:
縣委書記史來順13630855666 17631245756
縣長 郝建華:15603128659
常務副縣長 張超:19933596369
副書記張增祥13603283018(原政法委書記)

政法委書記湯鞠敏電話:13323221122 15603128650
政法委常務副書記張廣亞6215137 13623325568
政法委副書記張春生6211646 13011416909

蠡縣公安局:
局長白佔民6226166、13803276305
副局長劉文利6223218宅6211588、13931381888 (主管迫害法輪功)
紀檢書記汪濤6211746宅6233818、13333128818
國保隊長王軍昌0312-6226606、13503382201、18531287610
住址:蠡縣土地局家屬院北樓3單元401室
國保指導員高建國0312-6220659宅6215738、13333128771
國保警察劉麗15103127613、13700320026

各鄉鎮派出所:

城關派出所:
電話:0312-6211746 13303126559
所長鄧亞超13932255088 17083235256 15532255088
指導員唐建學1337352767家0312-6107676
副所長雷明偉15103127583
郭丹派出所:6012383所長韓大寬13932222023
林堡派出所:6012383
留史派出所:6337973
保去派出所:6039726
桑元派出所:6511316
北埝派出所:6039726所長展鵬飛13832285866
萬安派出所:6500283
賀姓警察電話:18633296853
楊姓警察電話:18630239986

小陳派出所:6538100
警察吳嘎子:13472207111

辛興派出所所長劉建龍:15232261000
住址:土地局家屬院南樓五單元101室
曲堤派出所:

田春花:18774914110
郝志剛:18684890667
楊思:18874734123
饒軍:13574874110
周行:18874086929

北大留書記小輝:13513128666
興仁村公安員 呂志賢:6210298
王風聚:15188638120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24/河北保定市蠡縣警察近期騷擾法輪功學員情況-3728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