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農夫與蛇看中國人與中共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日】《農夫和蛇》(The Farmer and the Viper)是伊索寓言中的一個故事。

《農夫和蛇》的基本情節是:有一個寒冷的冬夜,農夫在路邊拾到一條被凍僵的蛇,他覺得蛇很可憐,於是便把蛇摟在懷中,為它取暖。當蛇醒來,竟向著農夫的胸口大力一咬,令他中毒死亡。

而故事的結局有許多版本。在希臘語的版本中,臨死前農夫嘆道:「我該死,我憐憫惡人,應該受惡報。」

在羅馬寓言家菲德洛斯整理的拉丁文版本中,結局是蛇向農夫教訓道:「不要指望從惡人那裏獲得回報。」

在中世紀寓言家切裏頓的奧多的版本中,蛇用了一個反問句回應農夫:「難道您不知道,在您的善心與我之間還隔著敵意與天然的反感嗎?難道您不知道懷裏的蛇、包裏的老鼠和穀倉裏的大火會給施捨他們的人糟糕的回報嗎?」

在維基百科裏對《農夫和蛇》的寓意,是這樣解釋的:對有毒有害的東西,需要警惕並遠離,而不應憐憫它,否則會引火燒身、自取滅亡。

農夫的故事,對應到當下,就是國人與中共的現狀。近日媒體爆出中國大陸全民公款養黨,分布在全社會各部位的2000萬人,每年耗資巨大,而到底花了多少錢?這錢花在哪裏?怎麼花的?完全是不能公開的秘密。

不能在陽光下公開的,一定是見不得人的。

中共不僅僅是公款養黨,更是用納稅人的錢,反過來毒害合法公民。

江澤民集團發動和維持對法輪功的迫害花了多少錢?據明慧網報導,遼寧省司法廳高級官員曾在馬三家勞動教養院解教大會上說:「對付法輪功的財政投入已超過了一場戰爭的經費。」1999-2002年,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高峰期消耗的財政資源,高達國民生產總值的1/4。

全國各行各業幾乎都參與迫害法輪功,這部份額外支出的數字會非常巨大,比如各地方攔截法輪功學員上訪的資金、全國教育系統將迫害法輪功內容編入教科書中等等,這些也不會被計入可見的預算中。

據《九評共產黨》揭露:二零零一年來,僅天安門一地,抓捕法輪功學員一天的開銷就達170萬到250萬元人民幣,一年達6.2億到9.1億元。全國數千個縣市的村委會、地方警察、公安局、各級610成員及其大批雇佣人員,數百萬中共不法之徒的工資開支每年可達上千億元人民幣,至於建立洗腦班、監獄等的費用更是天文數字。

為詆毀法輪功而不惜一切代價開動所有宣傳機器,在報紙、電台、電視台、文藝、文化、教育等方面的資金投入無計其數;為封鎖法輪功真相而投入巨額資金建立全方位的地面和網絡監視系統;為輸出迫害而在外交上更是下大賭注,重金收買一些國家以逃避聯合國的譴責,巨資收購和滲透海外中文媒體以粉飾血腥鎮壓,出資派出大量特務收集海外法輪功學員資訊等等。

從1999年到2018年,對於法輪功全方位的瘋狂迫害,動用的財政公款早已無可計數。中共對於法輪功「真善忍」的凶殘迫害,已導致4246名真名實姓的大法弟子失去生命。

毒的就是毒的,對於邪惡的任何幻想,都是把自己置於懸崖邊上而不自知。對於中共惡行的漠不關心,視而不見,怕麻煩不聞不問,那麼邪惡的魔爪,遲早會像冰凍中甦醒的蛇一樣,無情地噬咬世人。

在中共十九年的迫害真善忍正信中,中國社會道德淪喪,唯利是圖,已到了沒有任何底線的地步,誠信缺失、以鑽營取巧為榮耀,導致經濟一步步走向空殼化,成了真正的「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表面光。

然而吸血鬼的本色,怎麼會停下它魔性的腳步?

對於全民性的掠奪,已經越來越明顯,不生二胎要收稅,丁克(單身)也要收稅;而P2P(個人對個人投資)崩盤,導致大批投資者血本無歸,有分析指出,P2P是權貴階層對於百姓的又一次洗劫,這和股市吸血如出一轍。人們往往用正常的道理,去理解、去解釋中共的種種現象與問題,那就是一個死胡同。

原因為何?在九評編輯部出版的新書《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一語道破魔共之毒:「數十年呼喚不停、危機不斷的誠信問題,起源於傳統價值被中共顛覆,起源於中共鼓吹的「悶聲發大財」價值觀,起源於人們在共產黨挑起的群眾鬥爭中被迫互不信任、互相揭批。當人們想要解決問題時,發現一切努力遇到了中共就成了無解難題,因為問題是中共製造的。」

怎麼辦?選擇與正義站在一起,才是真正的為自己負責任,對於邪惡的不聞不問,等於是縱容邪惡。到現在,已有3.1億中國人退出中共黨、團、隊,這是真正的清醒,是真正的自救,您邁出這一步,就是迎接未來光明的最重要的一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