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51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大陸綜合報導)據明慧網信息統計,二零一八年七月,中共610、公檢法司系統對51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72人被非法庭審,律師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30場。中共法庭對18名法輪功學員非法罰金151000元。律師在法庭上明確指出:法輪功合法,應立即無罪釋放法輪功學員。

非法判刑、庭審分布於全國十五個省、自治區、直轄市。

非法判刑最嚴重地區:北京10人、吉林6人、山東 5人、四川5人、天津4人、江蘇4人、內蒙古4人。

非法庭審最嚴重地區:黑龍江19場、河北18場、山東7場、遼寧6場、吉林5場、四川5場。

其中,雲南省建築十四局工程師曲靖市、彝族法輪功學員何莉春被判刑7年。河北科技大學法輪功學員李惠雲博士被非法庭審,吉林省北華大學師範分院優秀教師魏修娟被非法庭審。

湖北武漢法輪功學員殘疾人祝亞被判重刑8年,罰金20000元。

中共對15名65歲以上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庭審。其中,對7名65歲以上老人非法判刑,70歲以上老人6名,江蘇淮安78歲老人劉征服被非法判刑3年。中共對8名65歲以上老人非法庭審,70歲以上老人6人,最大的75歲。

二零一八年一至七月份,至少526名法輪功學員遭非法判刑。鑑於中共封鎖消息,這一數字會隨著更多迫害案例的曝光而更新。

其中,一月份判刑95人,二月份判刑50人,三月份判刑76人,四月份判刑84人,五月份判刑82人,六月份判刑88人,七月份判刑51人。

圖1:2018年1~7月中共對526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非法庭審518場
圖1:2018年1~7月中共對526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非法庭審518場

(信息採集時間:2018年7月1日至8月5日)

一、51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

據明慧網信息統計,二零一八年七月份至少51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分布於十五個省、自治區、直轄市。

圖2:2018年7月大陸各地51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
圖2:2018年7月大陸各地51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

表格一:2018年7月份非法判刑分布表
區域非法判刑人數邪惡排名
北京101
吉林62
山東53
四川53
天津44
江蘇44
內蒙古44
重慶35
廣東35
湖南26
河北17
湖北17
安徽17
雲南17
江西17
2018年7月份非法判刑51人

表格二:2018年7月份,19個城市非法判刑分布表
城市非法判刑人數
長春4
成都4
青島3
烏蘭察布3
濰坊2
岳陽2
茂名2
白城2
淮安2
遂寧1
南通1
連雲港1
呼倫貝爾1
深圳1
張家口1
武漢1
淮北1
曲靖1
新余1

迫害案例:

(一)因請律師辯護 官忠基被非法判七年

七月十三日,山東省平度市法輪功學員官忠基接到被非法判七年的判決書。此後,官忠基就受到來自看守所相關人員的「不要上訴」的壓力。

七月二十三日,官忠基在上訴狀上簽字,提起上訴。當天,律師將上訴狀遞交到平度市法院。法官雷鴻春告訴律師大概兩、三週的時間,會接到青島中院的通知。

非法判決後,相關人員就多次安排官忠基的兒子去看守所會見官忠基,目的是讓他兒子勸官忠基認罪,不要上訴。

相關人員欺騙他兒子說:「為甚麼重判你父親七年?就因為你聘請了北京的律師做無罪辯護。」

今年六十六歲的官忠基,是一位家住平度市東閣辦事處後巷子村的普通村民,因為二零一四年六月給當地百姓講述法輪功教人做好人的真相,二零一八年六月五日再被綁架,七月三日遭平度市法院非法庭審。

更多詳情請參考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八日《山東平度官忠基遭非法庭審「是610追著不放」》。

(二)被非法判刑七年 河北雄縣善良婦女控告法院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四日報導,河北省雄縣法輪功學員杜賀先女士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功以後,按「真善忍」理念做好人,不但得到了一個健康的身體,而且在家孝敬公婆,相夫教子,在外鄰里和睦,看淡名利,是十里八村公認的好人。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六日,杜賀先被雄縣公安國保大隊長郭軍學等入室綁架、構陷。


鐵籠子示意圖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八日,身體已被迫害的非常虛弱的杜賀先被鎖在一個鐵籠子裏推進法庭所謂「庭審」,「庭審」剛剛開始不久,杜賀先突然口吐鮮血,他們把杜賀先推出法庭幾分鐘後,又把她推進法庭繼續開庭……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五日,雄縣法院在保定看守所內向杜賀先宣布了枉判七年的非法判決。

杜賀先當庭提出上訴,並於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日通過保定看守所遞交了上訴狀。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日,保定中級法院來核實情況,法官崔曙光說沒有收到她的上訴狀。杜賀先只得把自己手上留有的一份底稿交給了崔法官。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二日看守所王晶隊長當班,杜賀先向她詢問自己的上訴狀為甚麼沒有遞交到中院,王晶隊長查詢後說:大廳記錄表明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二日上訴狀已交接,雄縣法院直接過來人取,可她聯繫雄縣法院,他們卻說沒有看到。

前幾天,律師到保定看守所看望杜賀先,杜賀先要求控告雄縣法院相關人員,並請高級法院採納、受理她的上訴意見,認真核實她所提供的新的證據,秉公辦案,還她自由之身。

關於杜賀先遭受迫害的事實,請看明慧網報導《奄奄一息的杜賀先被鎖鐵籠子推進法院「庭審」》、《河北雄縣杜賀先被非法判刑七年》等。

(三)清晨六時三十分偷偷宣判 吉林省榆樹市法院怕甚麼

依照法律,法院在開庭前理當通知當事人的律師和家屬,然而吉林省榆樹市法院不但罔顧上述規定,在非工作時間內,於二零一八年七月十日清晨六時三十分,非法宣判三名法輪功學員。冤判任淑霞三年,罰金一萬;郭淑學三年,罰金一萬;李香雲一年半,罰金五千。不法人員如此煞費苦心,只為掩蓋對好人的迫害。

榆樹市各派出所、公安局、檢察院、法院串通一氣,泯滅良知,冤判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煉者。

榆樹市法院參與法輪功學員案件的法官怕甚麼?怕他們執法犯法的行為曝光,怕失去借迫害法輪功向上爬的機會,怕失去手中的權力。

任淑俠現年五十五歲,一名普通的農村婦女。家裏上有老下有小。(因兒子、兒媳離婚)扔下一個年幼的孫女。老父親身患重病,不能自理,急需侍奉。這一下冤判三年一家人被愁雲籠罩,任淑俠的丈夫整日叫苦不迭,家裏沒錢又不能出去打工掙錢維持生活。

無奈之下,任淑俠的丈夫推著老岳父去當地城發派出所,找片警遞交書面請求書,要求釋放任淑俠。片警一眼都不看說:「沒用」。一個沒用就推出去了。老父整日以淚洗面,不思飲食,望眼欲穿。孫女哭著要奶奶,任淑俠的丈夫心力交瘁:這是甚麼世道啊?!

事實上,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福益家庭社會,提升大眾道德,不僅是合法的,而且應該受到表彰。法輪功學員堅持正信、講清真相,不僅是作為受害者討還公道,也是在匡扶社會正義,維護所有中國人的做好人的權利,是應當受到憲法與法律保護的。

(四)被警察打掉牙齒 內蒙古張立斌被凌源市法院枉判一年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八日,凌源市法院在遼寧省朝陽市西大營子開庭,非法庭審張立斌。家屬聘請了律師做無罪辯護。七月二十五日,家屬得到消息,張立斌被枉判一年。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九日,張立斌在凌鋼小學附近向世人講述法輪功真相,被兩名不明真相的社區工作人員舉報,遭莫胡店派出所暴力綁架及毆打,傷及手臂和腰腿部,並被送到朝陽市女子拘留所。

在朝陽市女子拘留所,張立斌被副所長高雅茹毆打,牙齒被打掉,血流如注,視力受損、記憶力減退。十五天後被轉為刑事拘留,被送到朝陽市看守所。張立斌因抵制迫害,被朝陽市看守所非法關禁閉。

因剩餘刑期不足三個月,張立斌可能不會被送到監獄。

(五)武漢市殘疾婦女被非法判刑八年

七月十七日,祝亞的女兒陳雪婷接到律師的電話,聽到媽媽被冤判八年的惡信後,泣不成聲、悲痛欲絕。父親早已病逝,和她相依為命的母親又被冤判八年,罰款20000元。

五十四歲的法輪功學員祝亞,家住武漢市黃陂區前川街,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早上七點半左右,去買菜,被樓下蹲坑的便衣警察攔截、闖進家中,非法抄家三個多小時。

武漢市黃陂區法院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五日非法庭審祝亞,律師作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祝亞也作了無罪自辯。祝亞說:自己是一個殘疾人,沒有「破壞法律實施」的能力。修煉前殘疾左腿要靠左手撐著才能往前邁,修煉後通過學法煉功,萎縮的腿長粗了,明顯的好了。拉血尿、血塊壞死的腎也好了。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無病一身輕。

庭審過程中,公訴人宣讀了起訴書,其中羅列祝亞的「罪證」是:打印法輪功資料:光盤、真相幣、法輪功書籍等,誣陷祝亞觸犯了《刑法》三百條。公訴人始終沒有拿出祝亞存在破壞任何法律法規實施的證據。起訴書錯用刑法300條指控祝亞是荒謬的。

面對公訴人胡世文指控。祝亞自我陳述:反覆強調為了報恩只是把親身經歷的奇蹟和美好告訴大家,出發點是為別人好,是為了叫人了解法輪功真相,從中受益,能說是犯罪嗎?讓人不仇視「真善忍」大法,而不是為了傷害任何人。現在世界上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在煉法輪功,就是中國不讓煉。而且中國新聞出版總署令第50號廢除了對法輪功書籍的出版禁令,那麼擁有法輪功書籍並沒有觸犯任何刑法。

當律師把中國新聞出版總署令第50號廢除了對法輪功書籍的出版禁令及2000年、2005年、2014年當局先後發布的邪教之說共十四種,其中沒有法輪功的兩份文件,由法警遞交給公訴人和法官,他們看後無言以對。

法輪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即使根據中共裝門面的法律,修煉法輪功也是合法的。

控辯雙方發表意見,辯護律師在總結性陳詞中鄭重強調,應該無罪釋放當事人祝亞。庭審從上午十點到十一點半,法官稱休庭。當庭沒有宣布結果。

在律師的無罪辯護中,公訴人已示敗訴神態,在這種情況下,公訴人仍堅持量刑,法官無視當事人和律師的陳述和辯護,在一個月後的七月十七日還是秘密枉判祝亞8年。

二、72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庭審

據明慧網信息統計,七月份中共法庭非法對法輪功學員庭審72場。其中,律師為30名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30場。中共法庭千方百計阻止、干擾律師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甚至不通知法輪功學員、不通知律師非法秘密開庭,或者威脅當事人親屬辭退正義律師,法庭安排指使律師做有罪辯護,製造冤假錯案。

非法庭審最嚴重的省份:黑龍江19場、河北18場、山東7場、遼寧6場、吉林5場、四川5場。

二零一八年一至七月份非法庭審至少518場。其中,一月份庭審63場,二月份庭審45場,三月份庭審75場,四月份庭審82場,五月份庭審89場,六月份庭審92場,七月份庭審72場。

表格三:2018年7月份非法庭審分布表
區域非法庭審場數邪惡排名
黑龍江191
河北182
山東73
遼寧64
吉林55
四川55
雲南36
江蘇27
甘肅27
廣東18
河南18
湖南18
安徽18
內蒙古18
2018年7月份非法庭審72場

非法庭審最嚴重城市:哈爾濱19場、石家莊13場、青島5場、成都4場、長春3場、葫蘆島3場、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3場。

表格四:2018年7月份,25個城市非法庭審分布表
城市庭審場城市庭審場
哈爾濱19日照1
石家莊13大連1
青島5錦州1
成都4朝陽1
長春3綿陽1
葫蘆島3白銀1
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3武威1
吉林2普寧1
蘇州2商丘1
保定2寧鄉1
秦皇島2淮北1
唐山1紮蘭屯1
濰坊1

表格五:7月份,中共法庭干擾、阻止律師無罪辯護統計表

姓名

省份

區、縣

中共法庭干擾律師無罪辯護

吳春蘭

四川

成都

法庭指派律師進行有罪辯護,不允許當事人反駁

郭青城

四川

成都

法庭指派律師進行有罪辯護,不允許當事人反駁

蔣宜琳

四川

成都

法庭指派律師進行有罪辯護,不允許當事人反駁

唐曉燕(唐燕)

四川

成都

法庭指派律師進行有罪辯護,不允許當事人反駁

任淑霞

吉林

長春

榆樹

不准家屬旁聽,不許律師辯護

郭淑學

吉林

長春

榆樹

不准家屬旁聽,不許律師辯護

李香雲

吉林

長春

榆樹

不准家屬旁聽,不許律師辯護

潘英順

河北

秦皇島

昌黎縣

法官和家屬講了:如請北京律師就加重判,無奈家屬和潘英順當庭就辭去了代理律師

秦豔秋

江蘇

蘇州

法官無理阻止律師發言,律師提出申請迴避。庭審草草收場

董美英

江蘇

蘇州

法官無理阻止律師發言,律師提出申請迴避。庭審草草收場

崔建秀

山東

日照

莒縣

法院指派的律師為崔建秀做了減刑的有罪辯護

李恆男

山東

青島

沒有通知任何家人

張光虎

甘肅

武威

既未通知律師,也未通知家屬,偷偷開庭

非法庭審案例

(一)曾陷冤獄近五年 石家莊市李惠雲博士再被開庭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六日報導,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七日上午,石家莊橋西區法院刑庭對法輪功學員李惠雲博士非法開庭。李惠雲曾於二零一二年被非法判刑四年十個月。

據悉,李惠雲仍處於精神不正常狀態,李惠雲的所有親屬沒有出席開庭,只有律師出庭作了簡短辯護。

目前庭審還沒有出結果。李惠雲的主審法官是鄭麗君。

'李惠雲'
李惠雲

李惠雲博士原是河北科技大學副教授,一九九六年在天津大學讀博士期間開始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多次遭到嚴重迫害。二零零四年五月,李惠雲在被非法關押強制洗腦迫害後,出現精神分裂症狀;二零零六年李惠雲在被勞教期間被送精神病院。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日,李惠雲因傳播真相被舉報、綁架,非法關押在石家莊市第二看守所長達二十九個月。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一日,石家莊新華區法院對李惠雲博士非法開庭。兩位律師義正詞嚴地為李惠雲做了無罪辯護,令法官無言以對,但他們還是把李惠雲非法判刑四年十個月。

李惠雲博士二零一六年一月二日走出冤獄,身體、精神尚未恢復,於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三日又在自己家裏遭綁架。目前李惠雲博士被非法關押在石家莊市第二看守所已經十五個月了。

呼籲儘快釋放李博士,讓她得到應有的調理和照顧。

(二)吉林市大學教師魏修娟面臨冤判 法院不准無罪辯護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四日報導,家住吉林市高新區的吉林省北華大學教師魏修娟,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七日在家中被警察非法入室綁架,近日家屬得知魏修娟面臨冤判。吉林市高新區檢察院非法量刑二至三年,並且還要勒索罰金(數額目前不詳)。庭審時,法院不准律師或家屬做無罪辯護,明擺著執法犯法、枉判無辜。

'吉林省北華大學教師魏修娟'
吉林省北華大學教師魏修娟

(三)黑龍江省依蘭縣鄧淑梅等14人遭非法庭審

黑龍江省哈爾濱市松北區法院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四日上午八點半開庭非法庭審依蘭縣法輪功學員鄧淑梅、姚懷英、唐立飛、龐淑賢、宋玉芝、宋孔華、司鳳蘭、卜寶玲、王雲傑、吳桂琴、夏桂花、周焱、康豔玲、司鳳香十四人,直至晚七點前結束。

法輪功學員被銬著手銬、腳鐐入庭,律師們抗議:「學法輪功沒罪,打開手銬腳鐐。」而後法官叫法警分別打開。在非法庭審中,鄧淑梅講述了自己煉功後,眼病康復了;多年的病好了……向法官講述法輪大法真相,被審判員呂守方制止。律師為鄧淑梅做了無罪辯護。法院當庭沒有宣判,事後通知家屬,十五天內下達庭審結果。還請各界正義人士對依蘭法院、松北區法院,哈市法院、省法院、哈市政法委、省政法委講真相。鄧淑梅在法院講真相,律師們都讚揚。

(四)河北保定法院對趙蘭池等開庭 律師家人辯護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五日上午九點半,河北省保定市清苑區法輪功學員趙蘭池、王彥茹在保定看守所南司法培訓基地被清苑區法院非法庭審。保定地區大多數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都在此遭非法開庭。

開庭前,八點左右,法庭門外就聚集了眾多的穿著便衣的國保人員和清苑區各鄉鎮綜治辦人員,設置了三道防線,如臨大敵一般,揚言不讓法輪功學員靠近庭審現場,趙蘭池和王彥茹的頭上都被強制帶著摩托車頭盔,律師問審判長為何我的當事人趙蘭池戴著頭盔出庭,審判長聲稱是避免發生衝突。

趙蘭池本人發言說自己修煉法輪功合法,自己並沒有觸犯國家的任何法律法規。律師也在法庭上做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雖然清苑國保把北京司法局的三名工作人員也請到了法庭現場,想限制律師的辯護,辯護一直持續到下午三點半休庭。

趙蘭池的女兒是家屬辯護人,也在法庭上為自己的父親做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家屬辯護人說:第一點,我的爸爸為祛病走入了法輪功修煉,修煉不長時間病就好了,公訴人以「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註﹕共產邪黨才是邪教)罪起訴了我的爸爸,他到底破壞了哪條法律,請出示法律相關條例。公訴人認定我爸爸散發法輪功的宣傳品對當地人造成極大的傷害,我請問公訴人,對誰造成了傷害,傷害到甚麼程度,有沒有醫院鑑定證明,我要求公訴人讓證人出庭。

第二點,二零一一年《國務院公報》第28期全文刊登了新聞出版總署第50號令,明確廢止了一九九九年制定的關於法輪功書籍的兩個文件,表明了國務院明確的態度,法輪功書籍在中國完全合法。既然我的爸爸擁有法輪功的書籍和宣傳品完全合法,我認為我爸爸沒罪,要求無罪釋放。

審判長和公訴人都默不作聲,現場所有人員都靜靜的聽著。

清苑區法院這是首例公開審理法輪功學員案件,但願相關人員在善與惡之間做出有良知的選擇。

三、經濟上迫害

中共法庭製造冤假錯案的同時,假借法律之名明目張膽地利用罰金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

表格六:2018年7月份,中共法庭非法罰金明細表
姓名省份非法刑期法庭非法罰金(元)
任淑霞吉林長春3年10000
郭淑學吉林長春3年10000
李香雲吉林長春1年半5000
楊秀雲吉林白城2年5000
李楊波吉林白城2年5000
吳春蘭四川成都8年,監外執行10000
郭青城四川成都7年,監外執行7000
蔣宜琳四川成都7年,監外執行7000
唐曉燕(又名唐燕)四川成都7年7000
賈瑞平北京2年10個月6000
史元順北京1年2000
楊文英北京1年半3000
陳樂安廣東茂名2年3000
陳爽廣東深圳7年10000
王錫玉山東青島4年20000
葉文秀重慶3年半6000
祝亞湖北武漢8年20000
張美娥安徽淮北3年15000
2018年7月份,中共法庭非法罰金151000元

經濟迫害案例:

三度陷冤獄 山東平度市王錫玉再被判四年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七日報導,山東平度王錫玉被非法判四年。判決書上寫著:不得假釋,並處罰金兩萬元。王錫玉不服非法判決,已於六月二十九日提交了上訴狀。

律師氣憤地說:「我沒看到這麼重的罰金,五千是最多了。還不得假釋。太邪了。第二次開庭的證據都證明王錫玉修煉法輪功做好人。」

這個判決結果出乎所有人的預料。善良的人們都無法接受。

王錫玉的女兒去拿判決書時,法官雷鴻春聲稱:這是根據法律判的。親友們質疑:「根據哪一條法律?律師都說是無罪的。」

七月三日下午,律師到青島即墨普東看守所會見了王錫玉,得知王錫玉在看守所被逼著吃降壓藥。

王錫玉是山東平度市古峴鎮喬戈莊村人。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古峴派出所警察綁架了王錫玉。二十五日下午,王錫玉被綁架到青島即墨普東看守所非法關押至今。

二零一八年三月三十日,山東省平度市法院在即墨普東看守所第一次非法庭審王錫玉。五月十八日,第二次開庭非法庭審。

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堅持講述法輪功教人向善的真相,王錫玉遭受了中共當局的種種殘忍迫害: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五年;回家僅一年後,在二零零七年又被非法勞教迫害二年;二零一二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這是王錫玉第四次被非法關押了,這次被綁架之前,王錫玉在家住的時間最長是兩年。以前都是一年甚至不到一年,就被中共非法關押。

從王錫玉小女兒十六歲開始,一直持續到現在,整整十七年了,孩子們與母親相處的時間很短。因為沒有母親的陪伴,王錫玉大女兒三十二歲才結婚,小女兒三十歲才結婚。

更多信息請參看明慧網文章:《九死一生 花甲老人講真相三次被誣判、勞教》,《歷經冤獄酷刑 山東孝女再次面臨庭審》,《山東王錫玉法庭堅稱:法輪大法是正法》,《山東平度市王錫玉第二次被非法庭審》

結語

多年來,中共為非法審判法輪功學員制定了一套模式。這個模式就是一方面按照法律程序走:先將法輪功學員綁架,再逮捕,由檢察院提起所謂的訴訟,最後交由法院進行非法審判。另一方面,中共也知道它的迫害是非法的,所以在沒有審判法輪功學員前,就已經確定了刑期了。這種先定刑後審判的模式本身就是非法的,法官的審判不過就是走下形式。可是這個形式如果法官不配合,中共就達不到將法輪功學員投入監獄的目的,所以從這個角度上講,法官的走形式就不只是走形式了,其實質是配合中共在犯罪。

對於法官來說,當然也有兩種選擇,一種就是堅持正規的審判,無罪的就判無罪,釋放好了;還有一種就是替中共背黑鍋。在執法實踐中,也確實有法官在明白了真相後,退出了審判,甚至作出正義的判決,盡可能的維護法輪功學員的權益。但是相當多的法官還是放棄了作為一個法官應有的職責和擔當,屈服於中共的壓力,助紂為虐,迫害好人。七月份明慧網曝光的非法被判刑的51名法輪功學員和非法被庭審的72名法輪功學員,證實了中共的罪惡本質。

附錄:下載(80.2KB)
﹒2018年1月到7月非法庭審統計資料
﹒2018年1月到7月非法判刑統計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