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報告:中共打改革之幌繼續強摘器官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九日】2018年6月30日至7月5日,第27屆世界器官移植大會在西班牙馬德裏召開。在正式會議期間首日的7月2日上午,中共強摘器官研究中心(China Organ Harvest Research Center,COHRC)發布了題為《中共在改革的幌子下持續強摘器官》(Transplant Abuses Continues Despite the Claim of Reform)的341頁最新研究報告。

圖1:最新報告的聯合作者在介紹中國器官移植與捐獻系統的最新狀況
圖1:最新報告的聯合作者在介紹中國器官移植與捐獻系統的最新狀況

在系統彙集、發掘並分析2015年後中國宣布從死囚器官轉至公民捐獻器官以來的最新發展、政府與行業政策法規與聲明、中國器官捐獻與移植系統的運作、各地實際捐獻歷史與現狀、以及幾百家醫院相關證據基礎上,2018新報告發現:

儘管缺乏器官捐獻系統,2000年後中國在幾年之內就成為世界上開展器官移植手術最多的國家,在2006年強摘器官曝光後,其器官移植規模仍在持續增長;每年10,000~15,000例移植的官方數據是明顯低估,僅幾家移植醫院就可以超過;

2015年中共宣布已停止採割死囚犯器官,完全轉向公民自願捐獻器官。然而最新證據顯示,中國器官捐獻系統只是一具空殼,而其移植規模繼續擴張並遠超捐贈器官數量,支撐龐大中國器官移植工業的大部份器官繼續來自良心犯;

海外赴中國器官移植旅遊依舊興旺,並且中國正向亞洲、「一帶一路」,以及其它地區擴張器官共享協議,欲將整個國際社會捲入其強摘器官罪惡。

國際醫學倫理權威、紐約大學醫學院倫理系主任阿瑟﹒卡普蘭教授(Arthur L. Caplan)在該報告的前言中寫道:「正如這份傑出、全面、有理有據的報告所揭示,中國仍在繼續侵犯人權並以超越道德底線的方式殺戮並攫取公民器官進行移植。」

西班牙ABC等多家國內、國際主流媒體對此主題進行了深度追蹤報導。

中國器官移植業的真實規模與發展趨勢

最新報告顯示,儘管缺乏器官捐贈系統,中國在2000年後的幾年之內就崛起成長為世界上開展器官移植手術實際最多的國家;2006年強摘器官曝光之後,其器官移植規模仍在持續增長。在2015所謂器官轉型公民捐獻後,中國宣布將政府批准的器官移植醫院在2020年前從169家增到300家,公開成為世界器官移植最多的國家。

COHRC執行主任格蕾絲(Grace Yin)指出,中共官方每年1萬~1.5萬例的移植手術量是明顯低估,僅幾家醫院就可超過:

以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為例:

其互聯網備份資料顯示,在2003年中心建立時就有500張器官移植床位;自2006年中國強摘器官曝光以來,移植床位增到500~700張;2009年移植病床的利用率為90%,2013年進一步增至131%。以500張床位、100%床位利用率和平均移植手術住院時間4週計,該中心每年施行6~8千例器官移植手術。

規模驚人的移植醫院屢見不鮮:

北京大學人民醫院肝移植中心主任朱繼業在2013年表示:「我們醫院曾在一年之內做過4000例肝腎移植手術……」

廣州中山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的網站顯示:「已有數萬患者在醫院器官移植中心接受了肝腎移植。」

COHRC研究團隊從醫院官方網站、互聯網存檔、醫學期刊、媒體報導、國家政策及行業法規、設備採購、工程招標書、科研項目、基金、專利、獲獎等渠道發掘信息,對醫院和人員資質、年收入、手術量、移植病床數及使用率、手術設施等進行系統分析,確證這些醫院的移植規模大都高於最低資質要求,實際移植床位通常是最低要求的數倍,甚至高出量級,並且很多醫院床位利用率超過100%;而在2007年有上千家醫院向衛生部申請繼續移植的許可,理論上這些醫院都滿足最低移植容量要求,並且後來很多未獲准醫院仍在繼續開展移植。

新報告按對衛生部批准的移植醫院的專用移植床位的最低要求,以一個月的住院期和100%的床位利用率保守估算,僅165家衛生部批准的器官移植醫院每年的最低系統容量就達7萬例以上。

按需移植

德國美因茨約翰內斯﹒古騰堡大學醫療中心的教授、2018報告聯合作者Huige Li在新報告發布會上,從醫學的角度介紹了中國大陸器官移植業按需移植的特性和反人性的活體移植:預期按需排期的器官移植手術、特短的等待器官時間、活體採摘器官。

在調查過程中,研究員們發現了大量在缺乏器官捐獻系統情況下發生的令人觸目驚心的按需移植的實例:

2005年,一位以色列人提前兩週預約到中國做心臟移植;

2006年,一家醫院同時開展5台肝移植和6台腎移植手術;

2013年,一家醫院在一個下午同時做4台心臟移植手術;

2016年10月,一家醫院同時做16台移植手術(其中10台手術是心、肝、腎移植,6台是眼角膜移植)。

國際移植(中國)網路支援中心在其網站上公開宣稱:「在中國開展的是活體腎移植,與各位在日本的醫院及透析中心聽說的屍體腎臟移植完全不同。」

2009年,《天津醫學雜誌》發表了一項研究,分析了2004年至2008年間在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進行的1600次摘取肝臟手術。在此基礎上,該中心主任沈中陽創建了一種具有中國特色的「無心跳屍體」肝臟切取手術方法,將熱缺血時間保持在5分鐘以內。

中國採用的移植有別於國外正常親屬捐贈的部份臟器移植,通常是從活供體採割整個臟器。新報告的聯合作者們表示:鑑於中國在2010年以前沒有器官捐贈系統,這意味著活供體因為器官摘取而成為「無心跳屍體」。

2003年至2009年8月,中國大陸僅130人在死後捐獻了器官,每年全國平均不到30人捐獻器官,而僅東方器官移植中心使用的肝臟數量就超過了全國公民器官捐獻的數量。

並且在有著13億人口的中國,估計處決的死囚犯最高約每年10,000人。按比例計算,天津市1200萬人口每年被處決的死囚人數應少於100人,2004年至2008年5年內應不足500人。因此這一人群的活肝數量也甚至遠不足以滿足這一家醫院的1600例切取。

「一夜之間」的向公民捐獻器官轉型

新報告指出,中國器官移植的數量及器官真實來源一直是中共的國家機密。迫於國際社會的壓力,中共承認了使用死囚器官並在之後高調宣傳公民自願捐獻器官。

可國際社會普遍認為中國在2000年處決死囚約10,000人,之後一直下降,加之健康原因,能使用的器官僅佔中國移植供源的零頭。

在「死囚器官逐年減少,已成無源之水」的2010年3月,中國開始公民捐獻器官試點運行。三年後,在鮮有捐獻的情況下宣布在全國全面鋪開試點,並且公民捐獻佔器官來源的比例達到23%。到2014年8月增至80%,到2015年1月達100%。中共宣稱在幾年之內就走過了其它國家用數十年才建立的捐獻系統的過程,從而「一夜間」實現了中國器官來源的轉型。

截至2017年底,中國器官捐獻官網顯示自願捐贈器官登記人數達到373,536人。中國強摘器官研究中心基於美國登記捐獻與實際捐贈的比例,估算中國37萬3千位器官捐贈登記人僅可產生29位實際捐贈人。

在公民捐獻無法解釋中國龐大器官移植來源的情況下,中國器官移植發言人黃潔夫又辯說器官的真實來源是ICU,醫院重症監護室。由於運作不透明,ICU的實際獲取器官數量無可獲知,但中國強摘器官研究中心對各地媒體和捐獻管理機構發布的歷年(包括來自ICU等未登記捐獻在內的)實際捐獻數據進行了統計分析,發現其匯總的數量甚至遠遠低於中國官方承認的1萬到1萬5千例的移植量。公民捐獻不過只是中共洗白器官源的一個幌子。

中共國家推動的群體滅絕運動

「器官主要來自良心犯,主要是法輪功學員,也包括維族人、藏人和基督徒。」加拿大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在7月2日的COHRC新報告發布會上介紹其2016年調查報告結論時揭示。

圖2:大衛﹒麥塔斯在COHRC新報告發布會上
圖2:大衛﹒麥塔斯在COHRC新報告發布會上

最新報告聯合作者David Li介紹了最新報告關於這場中共國家推動的醫療群體滅絕的犧牲者、背後推手以及黨、政各部門在這場運動中扮演的角色。

中共政權從上個世紀70年代就開始小規模用良心犯和死囚作器官移植,到2000年之後,首次將器官移植作為國家戰略,持續納入國家「五年計劃」。移植中心普遍從「國家科技支撐計劃」、「863中國高技術研究發展計劃」、「973國家重點基礎研究發展計劃」、「國家自然基金」,以及軍隊和地方各級政府獲得大量項目與資金支持。

從此,中國的器官移植業進入一個爆炸性增長時期:器官移植中心的數量由1999年前的150家,增到2007年的上千家;2000年的肝移植量也較1999年翻了10倍,截至到2005年又增了3倍,共計30倍。而這恰與中共滅絕迫害法輪功同步。

法輪功是一種中國傳統的身、心、靈的修煉功法,遵循真、善、忍的原則。90年代末中國政府估計有超過7000萬人修煉法輪功。前中共總書記江澤民視其洪傳和復興傳統價值觀為對其統治的威脅,以「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指令進行對法輪功的滅絕迫害。

2014年9月,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對原中共解放軍總後勤部衛生部部長白書忠,進行電話調查。白書忠在這份電話錄音中說:「當時是江主席啊……有一個批示,就是說開展這些事情,就是器官移植……當時江主席批示以後,反法輪功大家都做了很多工作……」

中國原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在2001年2月1日接受中共喉舌《人民日報》採訪時公開表示:「反對法輪功是一場嚴肅的政治鬥爭,對一小撮的反動骨幹決不能心慈手軟。」

在正式啟動迫害法輪功之前,1999年6月10日,中共中央建立了「610辦公室」,一個為系統鏟除法輪功而法外特設的直屬機構,從國務院部委到村鎮街道、學校企事業單位,自上而下操控、驅動黨、政、軍系統實施江澤民的滅絕指令。610辦公室和政法委有權調用國安、公安、司法、外交、宣傳、財政、文化、教育、科技、衛生等各系統人力及其它資源。中共動用了整部國家機器鎮壓法輪功。

活摘器官移植既是中共從肉體上消滅「國家的頭號敵人」法輪功的手段、權貴的保健福利、對外國政要及僑眷名流的統戰工具,也為醫院和醫生提供了無本萬利的生財之道。中共從未承認、更未停止過法外大規模按需殺戮以法輪功學員為主體的良心犯,攫取器官,這才是真正支撐中國龐大移植產業的器官來源。

中國器官採割研究中心發掘出的證據從不同角度與層面拼合出這個由國家組織驅動、軍隊和地方機構協同實施的醫療系統群體滅絕的操作系統全景:

圖3:由國家組織驅動的強摘器官移植的操作系統
圖3:由國家組織驅動的強摘器官移植的操作系統

「中國模式」捐獻移植系統的最新發展與影響

2015年之後,中共通過系統編造的數據、令人眼花繚亂的移植中心櫥窗展示、在海外的公關活動和在國際會議對「中國模式」捐獻和移植系統發展藍圖與取得「成就」的展示,營造出中國已停止外國人器官移植旅遊、轉型道德捐獻器官的假象,其所謂的改革得到了一些國際移植組織的認可。

然而,一家韓國主要電視台播出的2017年10月對中國最大的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的實地調查顯示:

來自中東、韓國等國的病人在醫院附近酒店等待數日或數週內即可獲器官移植;如果向醫院基金會支付一筆特別捐款,將加速器官移植進程。該中心大廳的布局圖中赫然顯示多個國際器官移植病區,國際移植部護士向調查記者透露在頭一天該部就完成了8例移植手術。調查組觀察到中心的十多間手術室仍被全天使用,這與已擁有500多張專用移植床位滿額後,將外國病人安置在附近的幾層酒店,意味著該中心每年進行數千例器官移植手術,向中外患者按需要提供器官移植。

除延續蓬勃發展的入境移植旅遊外,中共還竭力尋求將其在大陸採割的器官輸出到其它國家或地區。鑑於「中國模式」的捐獻與移植系統繼續由殺戮無辜者支撐,通過其向亞洲其它地區,「一帶一路」及以外地區擴張,中共政權正將國際社會牽連在其罪行之中。

「中國的器官採割和移植政策的核心一直持續著對基本人權的可憎踐踏,殺戮不是任何道德器官獲取的元素。」曾為美國器官捐獻與移植立法與標準奠定基礎的紐約大學醫學院醫學倫理主任卡普蘭教授(Arthur L. Caplan)在該報告的前言中呼籲:「這份報告須得到全世界器官移植界和各國政府的關注。閱讀報告,推動你的政府採取行動,糾正這必須結束的罪行。」

目前,以色列、西班牙、意大利和台灣等國家和地區已立法禁止民眾赴中國進行器官移植旅遊。

全文:https://www.chinaorganharvest.org/app/uploads/2018/06/COHRC-2018-Report.pdf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9/新報告-中共打改革之幌繼續強摘器官-3708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