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大夫修大法兩遭非法勞教、八年冤獄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吉林省松原市楊偉華,男,四十多歲,中醫大夫,畢業於長春中醫學院,原居住在吉林省扶余縣東九號村,開一家診所。一九九八年九月八日開始修煉法輪功,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楊偉華曾經多次遭綁架、非法抓捕和非法關押,兩次被非法勞教迫害,遭八年冤獄迫害。

一、進京上訪被非法勞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瘋狂發動對法輪功的邪惡鎮壓迫害,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六日,三岔河公安局阻止法輪功學員煉功,警察綁架了楊偉華,把他劫持到三岔河拘留所非法關押。在拘留所,扶余縣610辦公室頭目徐樹賢用腳踢楊偉華,強制他坐在水泥地上。楊偉華被非法關押十五天後放回。

二零零零年三月一日,楊偉華因進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扶余縣公安局非法拘留,十五天後被劫持到扶余縣看守所迫害。在關押期間遭受非人的折磨,特別是扶余縣刑警大隊的警察和看守所的獄警王存范對法輪功學員非打即罵,手段殘暴殘忍。三十八天後被扶余縣公安局非法勞教一年,楊偉華被送到九台飲馬河勞教所。

在勞教所,楊偉華遭到暴力轉化,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獄警鄭海令,用電棍電楊偉華脖子、前胸、後背,電了一個多小時,身體發出糊焦味兒,楊偉華沒有妥協,獄警就強制楊偉華勞動,超負荷做苦役,搬大石頭,楊的肩膀壓破,手割壞了經常流血。晚上被強制洗腦迫害,強迫看污衊大法的錄像。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二零零一年三月三日,楊偉華從勞教所回來,因不放棄修煉大法,半月後被扶余縣公安局強行從家中綁架到洗腦班迫害。警察強迫所有法輪功學員在他們事先就寫好的「保證書」上簽字。當時楊偉華等拒絕簽字,之後有的學員被非法關進拘留所、看守所、教養所,有的被停止工作、沒收土地,惡徒們強搶法輪功學員家中的財物作為非法罰款等等。楊偉華被拘留十五天後放回。

二、在扶余縣看守所遭殘酷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一日,楊偉華與另外兩名法輪功學員在出門途中遭到綁架,原因是身上沒帶身份證,被鐵路警察關押。警察從楊偉華的駕駛證上查到了住址,而且知道他是法輪功學員,同時與扶余縣610辦公室頭目徐淑賢(現已被調到消防科)聯繫,幾小時後徐淑賢帶領一幫警察到鐵路派出所對楊偉華大打出手,用皮鞋狠踢楊偉華的臉,造成楊偉華的鼻子不停的流血。楊偉華被他們打得遍體鱗傷,倒在地上起不來,直到他們打累了才停手。之後,他們像土匪一樣把楊偉華身上的手機和錢財等搶走。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楊偉華隨後被劫持到扶余縣公安局,警察讓楊偉華在拘留證上簽字,楊偉華當時質問他們憑甚麼非法關押?警察說因為你們是煉法輪功的。在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楊偉華被劫持到看守所迫害。

楊偉華無辜被迫害,在看守所裏堅決不配合邪惡的要求,絕食抗議迫害幾天後被強行關進小號,獄警們指使小號裏的犯人打他,楊偉華仍以絕食抗議。第五天時,他們強行給楊偉華灌食,楊偉華被五、六個獄警按在死人床上,把頭、四肢完全固定住,管子從鼻孔插到胃裏。當時楊偉華噁心嘔吐不止,灌進去的鹽水從鼻孔流出。就是這樣警察們強行灌了很長時間,折磨得楊偉華全身疼痛難忍,特別是胃裏強烈的燒灼感,一想到灌食就毛骨悚然。

中共酷刑示意圖:綁在床上灌食
中共酷刑示意圖:綁在床上灌食

獄警指使刑事犯劉立毆打楊偉華至肋骨斷裂,呼吸困難,晚上疼痛的無法入睡,而且在絕食期間一直腹瀉,體重下降到五十多斤,每天楊偉華都在痛苦中度日。在以後的日子裏獄警們對楊偉華的迫害手段更加殘忍。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二零零二年三月一日,楊偉華被扶余縣刑警二隊(或四隊)的古隊長等六人非法提審,他們不容分說將楊偉華銬起來,邊打邊問,你還信不信真、善、忍?楊偉華說:信。暴徒們說楊偉華的事今天必須解決,而且叫楊偉華必須承認有罪,否則,他們就迫害不止。六個喝了酒的警察面目猙獰,把楊偉華綁在老虎凳上,腳放在鐵卡子裏,手銬上後架在老虎凳的後背上。警察踩住手銬,再用繩索勒住脖子用力卡住喉嚨,老虎凳的鐵皮穿入手指甲裏,而且他們連續不停的打楊偉華的耳光,楊偉華被打的渾身青紫,痛得昏死過去。

警察看到楊偉華的生命有危險才鬆了一下手,反覆多次鬆開再勒,使得楊偉華大腦嚴重缺氧,意識模糊,警察們仍不罷手,用子彈頭和槍托狠劃楊偉華的肋骨。楊偉華疼痛難忍發出慘叫聲,警察怕被別人聽到,用髒布把楊偉華的嘴堵上,警察用塑料袋套在楊偉華頭上,悶的楊偉華暈過去,再用涼水澆醒,繼續用塑料袋悶,反覆折磨,痛苦使楊偉華用頭猛撞鐵筋。這時警察問他你還信真善忍嗎?楊偉華說,信!你支持法輪功嗎?楊偉華說,支持!你支持某某市的法輪功嗎?楊偉華說,哪裏的法輪功我都支持!警察把楊偉華拖回了監舍。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頭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頭

十天後,再次刑訊逼供楊偉華,又把他吊在審訊室的鐵柵欄上而且腳上戴著三十八斤重的腳鐐,像盪秋千一樣來回悠盪,瞬間手銬就銬到手骨,當時是皮肉開花,白茬茬的筋骨頭露在外面,來回游盪一個多小時,刺心的疼痛,晚上無法入睡。雙手幾乎致殘,一年多才恢復正常。

酷刑示意圖:吊起來晃盪
酷刑示意圖:吊起來晃盪

在非法關押期間,獄警王純范為了發洩私憤,唆使犯人在監舍內強行按住戴著腳鐐的楊偉華,把楊的一隻手拉出鐵門上的一個小孔,獄警王純范用三角帶做的鞭子,猛抽楊偉華拉出去的一隻手,打了三十多鞭子,楊的手被打爛,在監舍不讓出去,獄警又唆使犯人暴打楊偉華,用涼水澆身。後來楊偉華被誣判三年,他被劫持到長春葦子溝勞教所繼續迫害。

三、在長春市葦子溝勞教所、朝陽溝勞教所遭受的迫害

在長春葦子溝勞教所,楊偉華遭到暴力轉化,獄警用電棍電,拳腳相加,獄警指使犯人嚴管,一種酷刑叫「熬鷹」,二十四小時犯人倒班看管不讓楊睡覺,稍稍一迷糊,就遭到犯人毒打,九天九夜,痛苦萬分,就這樣,楊偉華沒有向邪惡妥協,但被迫害的身體消瘦。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冰水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冰水

二零零二年四月三日,楊偉華被劫持到長春朝陽溝勞教所繼續迫害,剛剛進朝陽溝勞教所,獄警唆使犯人往楊偉華身上澆涼水,一次就澆了幾十盆涼水,楊被澆的渾身徹骨寒冷,哆嗦不止,上下牙磕碰咯咯響,兩個多小時停不下來。楊偉華沒有屈服,堅信師父的正念越來越強。勞教所沒有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獄警指使犯人毒打法輪功學員,半夜不讓睡覺,強迫學員站一排,犯人站一排手裏拿著床板,暴打學員,直到把學員打倒為止。學員身體被打得青紫,睡覺躺下都困難。不轉化,十天八天就一次這樣的暴打。暴力、血腥、陰森恐怖的氣氛,讓許多學員心理和精神幾乎承受到極限。楊沒有屈服轉化,邪惡迫害升級,獄警逼迫楊偉華幹苦役,致使楊偉華身體極度虛弱,心衰、血壓高、幾乎不能起床,每天由兩名犯人拖著出去吃飯,拖到食堂,楊偉華已經氣喘吁吁,沒等吃飽飯,又被犯人拖回監舍,獄警看到楊奄奄一息,就假搶救。殘酷迫害沒有摧毀楊偉華信師信法的堅定意志。

二零零四年一月底,他絕食抗議迫害,在絕食期間,被警察多次野蠻灌食,楊偉華堅決抵制迫害,在掙扎中,副所長王延偉毫無人性的衝上前大打出手,當楊偉華大聲質問警察:你們為甚麼打人?王延偉惱羞成怒,一面指使警察取電棍,一面指揮一群警察一齊毆打楊偉華,警察們對楊偉華拳打腳踢,楊偉華遭到一頓毒打後,遍體鱗傷,頭部、臉部多處瘀血、紅腫、臉部極度變形,滿嘴是血,被打得無法行走。

幾天後,楊偉華的妻子接到長春市勞教所一大隊的通知,說楊偉華現在絕食,讓家屬去勸說,楊妻和楊偉華的父親接到通知後,匆匆的來到勞教所,看到的是:楊偉華全身是傷,臉部變形了,當時嘴角還掛著血塊,而且由兩個犯人架著行走。

楊偉華妻當時質問一大隊長李中傑(此人是打法輪功學員的兇手):你們警察為甚麼打好人?楊偉華只不過是做個好人,而且他有心臟病,你們還把他打的這樣?李中傑說:就是知道他有心臟病,否則打死他。並且揚言說:給楊偉華加刑八個月,同時讓楊妻勸說楊偉華放棄修煉,遭到楊妻的斷然拒絕,楊妻對警察們說:楊偉華是好人!他沒有做錯甚麼!你們打人是犯法的!並要求見所長,警察當時推脫說所長不在,第三天楊妻和父親再次來到勞教所要求見所長,可是警察們都躲起來了,在無奈的情況下,楊妻和父親決定拿起憲法賦予的權利到相關的法律部門去為楊偉華討回公道,嚴懲那些混進公安隊伍裏的警察和踐踏法律的惡棍。

在勞教所,因為不轉化,楊偉華遭到加期迫害,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二日,楊偉華才回到家中。這時的家已經不能再呆下去了,楊偉華和妻子來到松原,開了一家私人診所以維持生計。

四、在吉林監獄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一日下午三點多,松原市寧江區工農派出所所長付平和伙同其他警察非法闖入位於寧江區四百貨附近楊偉華大夫的私人診所,非法抄家,劫掠私人財物有電腦、打印機等物品上千元。現金兩萬四千多元,並綁架了楊偉華大夫和他妻子王大夫以及十三歲的女兒。當時參與綁架迫害的還有寧江區「610」頭子孫丙仁。楊偉華的妻子與女兒在被非法拘押兩天後才重獲自由。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楊偉華這次被非法抓捕後,被迫害的異常嚴重,在寧江公安一分局遭到酷刑折磨,警察把楊偉華雙手反背用手銬銬在老虎凳上用塑料帶套腦袋,昏過去用涼水澆醒,警察用胳膊使勁擠壓心臟,幾乎窒息。不給吃喝,不讓上廁所,銬在老虎凳上,折磨兩天兩夜,在這期間油田派出所警察王大國暴打楊偉華,打得楊肋骨骨折,痛不欲生,楊被折磨得心臟衰竭,被劫持到松原看守所非法關押九個月以後,非法開庭,誣判八年,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七日他被劫持到吉林監獄繼續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圖:「倒掛」
中共酷刑示意圖:「倒掛」

在吉林監獄,獄警指使幫教、包夾嚴加看管,不許跟任何人說話,整天強制灌輸誹謗大法的錄像,楊正念抵制。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一日,獄警指使犯人強制把楊偉華抬到所謂的教育隊,強制洗腦,暴力轉化,強迫楊偉華和其他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坐在光板床上,從早上五點坐到晚上九、十點鐘,吃飯不讓下地,限制上廁所時間,膀大腰圓的犯人嚴克輝經常打罵,把楊偉華大頭朝下倒控,用襪子堵嘴。(嚴克輝遭到報應,死在監獄裏)因為不轉化不讓下床,導致楊偉華肌肉萎縮,大便乾燥,身體消瘦,吃不進飯,高燒不退,迫害成嚴重的肺結核症狀,獄警又把楊劫持到監獄的老殘隊繼續迫害。

在老殘隊,因為楊偉華給其他法輪功學員念大法師父經文,獄警王元春強迫楊睡在潮濕的床上,被褥都長毛了,導致楊腰疼,雙腿走路困難,強迫楊偉華幹苦役,在陰冷的菜窖幹活,因為楊腰疼不能幹活,王元春強迫楊在菜窖的一張桌子上撅著、趴著折磨,侮辱楊的人格。挑撥楊和學員之間的關係。致使楊偉華身體更加虛弱,楊偉華在老殘隊繼續遭受非法關押迫害,因為楊偉華一直堅定信仰,不配合邪惡,不轉化就不給減刑。

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一日,楊偉華結束八年冤獄迫害回到家中。此時的家已經不存在了,楊的妻子因為承受不住邪惡迫害帶來的恐怖壓力,和楊離婚。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