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香港法輪大法遊行的修煉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六日】這次來香港比較匆忙,活動前一天的早上來到景點,當地同修早已掛好了橫幅,擺好了展板。我看到真相橫幅這裏很曬,對面建築下面雖然背陰,但是我沒有穿洪法衣服,如果在那裏煉功遊客經過,也不知道我在幹啥呀。因為是第一次早上來這裏煉功,看到烈日當空,很擔心會把皮膚曬黑,想到為了讓更多的人看到功法演示,那麼,我就放下心,在烈日下煉功吧。

剛剛開始煉第一套功法,就感到汗水順著皮膚流下來,很快衣服就被汗水濕透了。我覺的這跟中國大陸那些被邪黨迫害的同修來說,這點苦算不了甚麼。有很多大陸遊客看到我煉功,從他們驚訝的表情可以看出,中共邪黨宣傳的謊言破除了。有的遊客跟旁邊的人說:快看,法輪功。有的遊客直接就念橫幅上的字。我身後寫有法輪大法好的黃色橫幅,在豔陽的照射下格外顯眼。還有的人邊走邊模仿著我的煉功動作。非常多的遊客給我拍照,當然,也包括中共特務組織青關會花錢雇的人。我心生一念:請師父加持,邪惡拍照不到我。

當我煉第二遍抱輪的時候,手被太陽曬的好疼,本地一位阿姨同修走過來問我:「同修,你不怕曬嗎?」我確定的告訴她:「不怕。」她給我拿來一副新的護袖讓我戴上。不久,她又去買一瓶冰水給我喝並關心的說,如果堅持不下去,就到建築物的下面去煉功。很感謝師父安排這位同修來照顧我,謝謝這位同修。

中午時分,在十二點前後我發了兩次正念。當我把腿雙盤上之後,從腳趾開始好像被灼傷似的痛,慢慢擴展到雙腿,我想到師父詩詞:《洪吟四》〈燒紅魔 煉金鋼〉。這樣一想,瞬間自己好像掉進了煉丹爐,火辣辣的太陽炙烤著我的每一寸肌膚,疼痛難忍。慢慢地那種痛轉移到了頭裏,腦袋開始發脹,覺的好像有一種物質要從頭裏衝出去,疼的我全身發抖,看到身邊絡繹不絕的遊客,我深呼吸放鬆身體,儘量面帶微笑。可是,疼痛越來越劇烈,我快忍不住了,在心裏呼喊師父,求師父加持。很快的烏雲遮住太陽,徐徐的小風吹來,腦袋裏的那層物質散去。我感到自己好像蛻了一層人的殼,原來修煉這麼美妙!

在烈日下,堅持煉功四個多小時,衣衫被汗水一次次浸濕,又一次次被風吹乾,這次在景點煉功,我感受到那些常年堅持在第一線講真相的香港同修,他們真的了不起!

那天,讀到台灣同修的交流文章《通過製作卡通節目證實法》,這篇文章對我的觸動很大,同修在文章中寫道,師父說:「師父帶領著大家做神韻實際是給大家做榜樣。我把神韻做成了世界第一秀,最起碼在文藝領域裏、藝術領域裏,神韻唱了主角了。」[1]

我理解「主角」代表著擁有最大的說服力和影響力,最能大面積的有效救度眾生。假如每個講真相的項目都能成為自己領域的主角。大家想想,那會是甚麼光景?是不是就能實現大家的願望了。

看到同修的體會,我想到了天國樂團這個項目,每次來香港遊行,天國樂團走在遊行隊伍的最前面,透過樂音把法輪大法的美好傳遞給眾生,天國樂團在遊行中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這次,來香港參加遊行的天國樂團成員,聚集了亞太地區各個國家最優秀的團員,他們都通過了考試才來參加遊行的。我的體悟是:正法進程到了現在,師父對樂團的要求越來越高,尤其是香港,這是在邪惡中共的虎口,天國樂團要在這樣一個特殊的地方唱主角,就要求我們每一位團員重視這個救人的項目,苦練基本功,提高專業技術,使自己真正成為在這一項目裏的主角。

說來慚愧,由於前一段時間遇到不少的干擾與考驗,我沒有很好的練習樂器,在臨近考試的幾天才重視練習,結果沒有通過這次考試。這次遊行我走在靠近天國樂團的位置,感受到了他們的吹奏非常的動聽。其實所有的天國樂團團員都是義工,他們都是利用業餘時間在學習樂器,找到專業的老師教。俗話說: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為了能夠出隊表演,每一位樂團成員付出了多少汗水與努力只有自己知道。其中大部份樂團成員身兼多個救人的項目,怎樣平衡好各個項目也是需要克服的難題。

這次遊行,因為是參與常人的活動,那麼會看到,很多港民在大街上罵共產邪黨對香港的滲透,導致港民失去很多方面的自由。它所承諾的一國兩制根本就是謊言,看來中共在香港是不得人心的。越來越多的人明白共產黨的邪惡和法輪大法的美好,真為明白真相的眾生高興。

在師父在華盛頓DC講法發表之前的晚上,我做了個夢:夢到法正人間的時刻到來了,三界內萬物更新,一切都變的無比美好。我無暇欣賞這美好的一切,我在找師父,抬頭望著天空,師父在哪裏?我想對師父說:「師父,請讓這一刻慢一點到來,弟子還沒有做好,還有很多眾生沒有得救。請求師父再給弟子多一點時間!」醒來後,夢裏的情境依然清晰的出現在頭腦裏。我為自己最近的修煉狀態而感到焦慮,真的需要好好想想應該怎樣變的精進起來。

上午正在上班,收到同修發來新講法的鏈接。晚上去學法小組和同修們一起恭讀師父的新講法,師父在《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中講:「其實我說的根本意思是想告訴大家,你們的生命就是為了這個而來的!(眾弟子熱烈鼓掌)別無選擇,真的別無選擇!這是大法弟子。常人哪,他可以六道輪迴、各界轉生;你們不能了,你們就是大法這件事情。所以哪,不做好,那留給自己的那就是悔恨。特別是那些老大法弟子,不要懈怠。你從那麼艱難的歲月中走過來、走到今天,多不容易﹗你不知道珍惜嗎?我都珍惜你!神都珍惜你!(眾弟子熱烈鼓掌)所以自己更應該珍惜自己。」

我雖然年輕,卻已是得法修煉二十一年的老弟子了。在真正渡過難關的時候,自己感到對大法的理解是那麼的膚淺,雖然憑著對師父的堅信闖過了一關又一關,但總覺的自己要想再往上提高是那麼的艱難。恭讀師父這段講法,心中豁然開朗,作為師父的弟子,只有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不管多難,都要精進,精進再精進!記住師父講的:「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2]。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突然產生了很多負面的想法,不想寫下去。可是想想,很早以前,師父就賜給我神筆,可是,我並沒有充份利用這支神筆證實法。有一次,由於寫了幾篇文章都未能發表,致使我對寫文章失去了信心,在香港同修家裏,心想這次來香港參加活動,不寫體會了。順手拿起桌上的《洪吟》翻開,師父的一首詩映入眼簾:

震懾

神筆震人妖
快刀爛鬼消
舊勢不敬法
揮毫滅狂濤

哎呀,這不是師父在點化我嗎?怎麼因為文章沒有發表而停止寫作呢?那麼,到底是甚麼原因致使文章沒有發表呢?自己哪裏出了問題?當我看到日本的一位青年同修的交流文章,才找到自己的問題所在。他的文章寫得如此純淨而真實,再看看自己的文章,空話套話太多,華而不實。我開始改變自己的寫作風格,就是寫的簡單質樸,讓華語不好或者文化水平不高的人都能夠看得懂。當我擺正基點,師父就給我智慧,有時候真的是思如泉湧。寫文章的過程也是修心的過程,過程中發現自己有顯示心、歡喜心、證實自我的心、妒嫉心、私心等諸多執著心,這些執著心在寫作中一層層被修去。

當年,和我一樣,一九九九年之前得法的大法小弟子,現在已經長大成人。在法輪功的隊伍裏有許許多多擁有高學歷的青年大法弟子,他們是社會上各個行業的佼佼者。在此,我希望有更多的青年大法弟子寫出自己的修煉故事,證實大法,與更多的世人分享法輪大法的美好與神奇!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理智醒覺〉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