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年過古稀的大法弟子救人忙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六日】在中國北疆的一個大城市裏,有一群屆臨古稀的大法弟子,她們是用慈悲的心,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從以前走街串巷、爬高樓送真相,到今天面對面、口耳相傳三退保平安,這一群老大姐們,時時把按真、善、忍的標準修煉,溶入到講真相勸三退中,把慈悲帶給世人。

她們每天的日程安排是:上午學法,下午救人,已經堅持十多年了。她們自己常說:師父加持她們,不給她們安排其它事兒。每個人在勸退救人上,都越來越「專業」了。她們幾乎每天都有為數可觀的三退名單上網。勸三退救眾生,是她們精進實修中一個不可或缺的組成部份,也是她們修煉中的最大樂事。讓我們共同分享一下她們的喜樂吧。

第一樂:解體一切阻礙 溶入救人洪流

人來世間,都會遇到各種磨難,只不過是表現形式不同而已。修煉人的魔難,很多是情派生出來的阻礙。其實質,就是從根本上摧毀修煉人,阻斷其昇華和圓滿之路。

安大姐在幾年前,因講真相而被惡黨綁架。堅定的正念伴隨著她,一個月後,她衝出牢籠,回到家中。

家中的溫馨與祥和沒有了。用「情」裹挾的利器,迎面擊來。每天必學的大法書,一本都沒有了;煉功,女兒強行制止;發正念,女兒就打她的手。

這種超過拘留所的「親情」傷害,幾乎讓安大姐精神崩潰。她知道自己面臨的不該有的干擾,是自己不學法而形成的。她立刻到同修家去,請回《轉法輪》。她一捧讀大法經書,女兒看見後,就像城管掃蕩一樣,過來就搶。學法後的她,心中升起了佛法的威嚴。她嚴厲制止女兒的無禮行徑。娘倆幾乎爆發「戰爭」。女兒哭天搶地的以「跳樓自殺」相逼:窗上有鐵護欄,跳不出去;女兒高叫著:我一定要死給你看!回轉身,去拿菜刀,割腕自殺!怎麼沒動靜啦?安大姐還是有點兒不放心,站起身來,到廚房去看情況:女兒拿著厚厚的刀背,在小臂上來回蹭著玩兒呢……伎倆穿幫了,女兒依然霸氣十足的干擾母親。母親的一切與做三件事相關的事兒,她拼命的干擾、反對。只是對母親學法,她有些無可奈何。

法理在安姐的心中,越來越清晰:長此以往,這怎麼能行?表面上家庭平靜了,可娘倆的心在較勁;在另外空間,善與惡的相互激戰,應該是驚天動地的。女兒在惡黨的矇騙下渾渾噩噩,自己怎麼能隨波逐流呢?這不是娘倆在走向共毀之路嗎?

大法是慈悲的,也是威嚴的。從救人的角度出發,女兒也是眾生嘛!無原則的附和女兒,本身就大錯特錯,不能再苟且下去了。

在一次原則性衝突之後,安姐毅然決然的離開了這個幾十年從未離開的家。那是個風雨交加之夜。一個漫漫的黑夜過去了,和同修一起學法後,心裏對和女兒對抗,有了新的認識。她把威嚴和慈悲溶為一體,步伐堅定的回家了。

還沒等走到家,女兒遠遠的迎上來,兩眼淚汪汪,一把拉住媽媽的手,一直走到家也不撒開。她因勢利導的向女兒講述了大法的美好,及眾生與大法不可分割的密切關係。女兒這回可真明白了。從那一刻開始,女兒再也不干擾和反對媽媽所做的任何與大法相關的事兒了。家中的環境好了,安姐的修煉狀態也越來越好,每天勸退救人的數量也在累加。母女倆都樂呵呵的過著不平凡的每一天。

說起楊姐,經歷的魔難就更大了。丈夫一次次的搶她手中的大法書並撕毀,甚至還發生點兒家庭暴力。楊姐一直在解體丈夫的蠻橫無理。時間長了,法理漸清了。知道逆來順受是害丈夫,是自己有私心,善念不足,慈悲心不強,不是大法徒應有的狀態。

「念一正 惡就垮」[1]。大法弟子只要修自己了,知道向內找了,這孽緣就出現了神奇的變化。一天,楊姐的丈夫又魔性大發。他又去搶老伴兒的大法書,楊姐奮力阻抗。就在書即將被搶去的那一瞬間。楊姐閉著雙眼,竭盡全力的喊了一聲:師父啊!楊姐立刻感到肢體上的壓力沒有了。睜眼一看,丈夫從自己的眼前消失了!閉眼、睜眼的一瞬,最多也就是兩三秒鐘,對於腿腳兒不太利索的丈夫來說,最多能走出兩步遠。人沒了的情景是絕對不可能出現的。書還在自己的手中,人卻消失了!這真是太神奇了!她知道,這是師父在幫她。雙手合十,潸然淚下。她事後問丈夫,他卻渾然懵懂。

魔鬼不甘心失敗,再一次操控著楊姐丈夫,竟然玷污損毀大法師父的法像。他像著了魔似的,狠狠的摔碎了法像,還在法像上用腳踩踏。他瘋狂的喊叫,不准楊姐靠近。等丈夫走了以後,她含著淚,捧起師父穿袈裟的法像。法像的手臂上都是三角的口子。她流著淚,跪對師父說:是弟子不好,都怨弟子啊。

三天後,楊姐的丈夫在煉豆油的時候,將近200°C度的熱油,不知怎麼自己就澆到自己的胳膊上了,那叫得慘哪!楊姐,在丈夫養傷的時間裏,和他講大法的真相;告訴他善惡有報的法理;告訴他為甚麼法輪大法好。燙傷隨著丈夫對大法的認知而迅速改變。丈夫說出「法輪大法好!」的那天,燙傷創口完全癒合。丈夫開始從語言到行動,完全支持楊姐,學法煉功救人。家也籠罩在諧和祥瑞的氛圍中了。

第二樂:勸退不分職業 碰上警察也沒啥

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裏,這一群大姐們,勸退中不太喜歡碰到的人:就是警察。有些警察身著便衣,向他講真相的時候,他還愛自報家門。這又能怎麼樣呢?看看我們這些可敬的大姐們,做的多麼慈善!

那天,劉姐在公共汽車上。一個中年女士,站在她身旁。這個女士個子較矮,夠不到高位扶手。劉姐就把自己正握著的低位扶手讓給了她,自己勉力攀握高扶手。這個女士說:你真好。既然搭上話,三退是主題。這女士聽後,立刻變臉,聲色俱厲的說:你知道我是幹甚麼的?此言一出,劉姐知道,自己碰上了更應該救的人。劉姐立即言道:我不管你是幹甚麼的,我現在是為你、為你的家庭好啊!那女士說:你別說了,車上這麼多人。我是公安局的,現在是去市局開會。她沒有接劉姐讓她三退的話茬,也沒有再阻止劉姐。劉姐把語音調整到只限於她二人能交流的氛圍。劉姐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講大法的美好和為甚麼三退才能真正保平安。她對劉姐充滿敵意的神態,悄然褪去。恍然驚覺、充滿感激的愉悅,湧上面頰。

女士到站了,臨別的那一刻,女士面呈微笑和藹的對劉姐說:謝謝你,祝你平安幸福!劉姐堅信,下一個對她勸退的同修,一定會成功!而自己留下的是三退名單上沒有她的名字的遺憾!

勸三退不留遺憾,是每個大姐都力爭達到的一個境界。前些日子,趙姐在一家大超市裏,看到一位穿著很得體的男士,三十多歲。在蘑菇貨櫃前,他一把一把的抓起蘑菇就往食品袋內裝,根本就不挑不選。趙姐一看,機會來了。她走向前去,用慈愛微嗔的語氣說:你應該挑一挑啊!小伙兒很直率:我不會挑啊!咋挑啊?趙姐就向他介紹,蘑菇這個商品的優劣常識,同時也在幫著他挑選蘑菇。

趙姐話鋒一轉:你是大學生吧?他回答:是,大學畢業了,現在司法局工作。趙姐一聽「司法局」這三個字,竟產生了隱隱的興奮。趙姐很親切的在他肩頭輕輕拍了一下,說:孩子啊!咱倆真有緣份,阿姨和你說件好事。法輪功是咋回事兒?你一定知道。千萬不要迫害法輪功!千萬不要迫害好人哪!小伙子變的神情冷漠,不回應趙姐的話語。趙姐用更加慈善的心態,講大法的真相和江魔頭的殘暴。小伙子的神情釋然了,很懇切的對趙姐說:阿姨你放心,我不幹那事兒。阿姨,您是大法弟子吧!謝謝你,謝謝!趙姐迅速跟進:你是黨員吧?小伙子很敏感,說:阿姨,你要說甚麼我知道。他逃也似的,轉身就走。趙姐拉著他的手說:孩子啊,你一定得把黨退了,這對你和你的全家都好。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小伙子說:阿姨,這個道理我懂。他匆匆就走,趙姐緊跟不捨,說:阿姨給你起個名兒退,叫美好!他響亮的回應道:行!行!謝謝!

時間長了,救的人多了,每位大姐都遇到過公檢法司的在職人員。從首次的害怕、緊張,逐漸昇華到慈悲,使這個特殊群體中的有緣人,從不同程度上,對迫害真相有了了解,對法輪大法有了善念。但也有一些在中共惡黨糞坑文化中充份浸蝕,拔不出來的人。他們仇恨善良,拒絕救度,死之將至而不自知。應該說,他們中有些人的命,還算不錯,遇上了沒有怨恨,慈善為懷的大姐們!

第三樂:讓惡行化為烏有

勸三退,遇到最難的事兒,就是被邪黨矇騙的警察綁架迫害。

大法弟子們,掛在嘴邊的一句師訓就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那天,在一個大超市,李姐在果菜區域裏,向一個中年男子講真相勸三退。開始這個男子的表情還比較平和。聽了一會兒後,臉色陰沉,目露兇光。他掏出警官證,在李姐眼前晃了一下,說:我是警察,跟我走一趟!李姐對此情境,已有所預感。這個便衣警察的臉色出現改變的時候,心中已加強了正念。他一亮身份,李姐的心態反而沉穩下來。她心中的第一念是:一定要向他講真相,不能讓他犯罪!

李姐語氣和藹的朗聲說道:我憑啥跟你走啊?我也沒做違法的事啊!信仰自由,是你最應該知道的!你這樣做,是在嚴重的違法呀!便衣警察竟愣怔怔的嘴張了兩張,沒發出音來。這時,程姐滿面祥和的站在這個便衣警察的面前,她說:大兄弟啊,每個人都在追求幸福平安,這位大姐是教你在亂世中,保住你和你的家人幸福平安的好方法。這是真心實意的為你好啊!來、來,我幫你挑菜。老姐倆接力賽式的勸三退,繼續進行。李姐站在旁邊,微笑著持續發正念。趙姐成了主講人。兩人心口如一,合力勸善。便衣警察的臉上,多雲轉晴,很快出現了陽光燦爛。他笑著點著頭說:謝謝阿姨,你們走吧。

事情有驚無險,皆大歡喜的結束了。但李姐卻想的是,我沒能夠把他勸退,還差點兒導致他犯罪,是我慈悲心不夠強大,急於求成,做事心強。要做好講真相,勸三退,必須真正從法中提高自己,不能因自己一思一念的不純正,而影響救眾生的大事。

救眾生中的緣起千變萬化,不時的也會遇到惡緣步步緊逼,幾成惡果的局面。前些日子,孫姐在一個繁華路口的汽車站台上,講真相勸三退,不到半小時,已勸退四女二男六個人。這時有五個二十歲左右的小姑娘,把她圍了起來。孫姐面對的一群姑娘,講真相時的感覺挺好。突然,她發現一個穿黑衣的姑娘,對著她在正面拍照。聽到手機「喀嚓」一聲,隨即那姑娘開始擺弄手機。孫姐意識到,這很不正常。就對著五個姑娘說,你們這樣做不好啊!這樣對你們不好!姑娘們用一種輕蔑的眼光瞅著孫姐,誰也不說話。正在此時,一輛公共汽車進站停車,車門正在孫姐的身後打開,孫姐毫不遲疑的轉身就上了車。緊接著,穿黑衣的姑娘也上了車。姑娘在司機的耳邊說了些甚麼後,又下車了。乘客們上下完畢,車門關閉,但就是不啟動!

孫姐停止了和一位中年婦女的交談,從車的後半部,走到司機身邊,問:你為甚麼不開車呢?司機手指下面穿黑衣的姑娘,說:下面的人不讓我開。孫姐當時的一念:姑娘們在犯罪,不能再搭上這個無辜的司機呀!立即解體這些人背後的邪惡因素,不讓她們的惡行生成惡果!孫姐幾乎發出聲來的一念,從心底衝出正念口訣。幾秒鐘後,車啟動了。車下的姑娘在喊、在擺手。司機目視前方,充耳不聞。油門加大,車駛入了快車道。孫姐在車上,勸退了那位中年婦女。她給那個人取了個名兒,叫「順利」。車到下一站,孫姐換乘一輛公車,順利回家了。

第四樂:慈悲淚 喚醒迷中人

謹遵師訓精進實修的大法弟子,講真相,救眾生,每一次走出家門,與一個個陌生人結緣。勸三退的行程,每次都是幾個小時,走走停停。大夥的共同感受是,沒有勞累的感覺,反而救的人越多,身上越來勁兒。在有些場合,這有緣人一時半會兒救不下來,又覺的自己能救下來的時候,心中充滿慈悲,不覺淚流滿面。

這一群大姐中的金姐,在前些日子,她就曾是這現實情景戲中的一位主角。

那天金姐一天勸退三十人的標準基本要達標了。這時看到二女一男,三位退休老人坐在小廣場的長條椅上。彼此年齡都差不多,能切入的話題就多起來了。金姐從退休工人的工資低,社會分配不公談起。談腐敗,談天災;談貴州平塘「中國共產黨亡」那塊神石;談「天安門自焚」偽案;談只有三退才能保平安。金姐真是沒少講;說的慈善流暢,聽的靜默認真。說的也超過十幾分鐘了,竟一個搭茬的都沒有。金姐的心裏,微微泛起了急躁。她自然而然的就向內找自己,哪方面做的有差距,而導致眼前的冷場。自己下不來台,都沒甚麼,人要救不下來,她們的將來,那得多慘呢!想到這裏,淚水順著她那白皙的面龐潸然流下。她帶著泣音說:我是真心為你們好哇!仨人看到金姐真情實意的淚花,她們的眼眶也濕潤了,立即說道:別哭、別哭!我們一直在聽呢,還沒聽夠呢!說的真好,我們全都退!我們仨是真正的三退,黨、團、隊全都退。三人站起來敬送金姐,走的很遠了,她仨才坐下。

王姐那次的流淚,則是產生了轟動性效果。

兩個月前,在家樂福超市。王姐在服裝超市中見一位女士,穿著很有品位,透著有修養的氣質,雖然沒化妝,依然端莊,她在挑選上衣。王姐湊過去,從衣服的質地、顏色切入話題。然後,話鋒一轉:告訴你一件好事兒……談起天滅中共;及中共犯下了在這個星球上最最邪惡的活摘器官的罪惡,已經持續了近二十年!大法弟子被迫害死,天滅中共,是早晚的事兒!我真心的希望你能三退,脫離中共才能保平安!也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女士瞪大了眼睛,非常驚愕的瞅著王姐,嘴唇在微微顫抖,問道:這是真的嗎?王姐說:是真的,全世界都知道,江魔頭已被告上國際法庭了!女士說:那你們法輪功是受冤枉的,是嗎?

一石激起千層浪。這句話在王姐的心靈中,產生了強烈的震撼,自身及同修們近二十年來,被邪惡中共殘酷迫害的樁樁血淚經歷,迅即映現在眼前,淚水不自覺的流淌下來。王姐悲憤而平靜的說:是!法輪功是千古奇冤!那女士的眼淚也湧出來了,很快竟哭出聲來。只見那位女士擦了擦眼淚,突然舉起拳頭,高聲喊道:法輪大法好!

聽到這一福音的人,神態各異,定在當場。

隨即,她和王姐擁抱在一起。

大法弟子的每一天,都是為他的,都是快樂充實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