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市610洗腦班近期劫持多名法輪功學員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南報導)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六日,長沙市「610」(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專職機構)在撈刀河黑監獄(對外謊稱「長沙法制教育中心」)再次辦洗腦班迫害法輪功修煉者。

這是長沙市「610」頭目胡亞軍自二零零一年上任以來,連續第八年辦洗腦班殘害法輪功學員。

已知至少有鄧慶輝、嚴海英等五名女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到此地,被非法拘禁的男性法輪功學員詳情待查。

截止至七月十七日,鄧慶輝等多名法輪功學員已被放回家,但目前尚不能確定被拘禁在該黑監獄的所有法輪功學員是否都已獲釋。

「法制」招牌下的黑監獄

和以往的每期洗腦班一樣,每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此地後,即被關入三樓朝北的一間十來平方米大的帶衛生間的房間裏,由兩名「夾控」人員每日二十四小時貼身監控,不准出房門,一日三餐也只能由夾控打到房間裏吃,沒有半點人身自由,與犯人無異。親人無法探視,也不能與家人電話聯繫。

每個房間的窗口都安有鐵欄杆,三樓入口處設有鐵門,即開即鎖,氣氛陰森。兩名夾控負責記錄法輪功學員每天的言行,不准法輪功學員煉功,不准和其他法輪功修煉者接觸、講話,限制法輪功學員的行動範圍。

這些夾控人員大多是受中共謊言毒害較深、仇視法輪功,且固執己見的,聽不進法輪功學員講真相,有的是法輪功學員所在街道辦事處、社區的工作人員,嘴裏重複的都是些中共江氏集團在電視、報紙中炮製的謊言說詞。

完全與外界隔絕的環境,狹小逼仄的空間,幾近令人窒息的氛圍,給人造成的精神痛苦與極度壓抑,非親歷者很難想像。

'撈刀河黑監獄大樓南面(共四層,法輪功學員通常被囚禁在三樓,朝北的房間)'
撈刀河黑監獄大樓南面(共四層,法輪功學員通常被囚禁在三樓,朝北的房間)

'三樓入口處緊鎖的鐵門'
三樓入口處緊鎖的鐵門

'撈刀河黑監獄的外牆,高牆隔絕了法輪功學員與外界的一切聯繫'
撈刀河黑監獄的外牆,高牆隔絕了法輪功學員與外界的一切聯繫

以毀滅良知、精神虐殺為根本目的的「轉化」

除了對法輪功學員實施非法拘禁,黑監獄人員最主要的「職責」就是逼迫法輪功學員「轉化」──放棄「真善忍」信仰並誹謗法輪功及其創始人。

每天,法輪功學員不是被逼著上四樓去觀看「光碟」,就是有人到房間來所謂「上課」、「談心」。「光碟」的內容除了直接誹謗法輪功的之外,還包括:教學員學其它氣功,以及學他們所說的佛教等。

「長沙市法制教育中心」的「幫教」頭目與人員經常來房間給法輪功學員「上課」洗腦。還發誹謗法輪功的書籍叫學員看。他們暗中分析法輪功學員的思想動態與弱點,針對不同的學員密謀實施不同的手段,或硬或軟,目的就是想趁學員思維紊亂或不夠清醒時,伺機誘騙或逼迫學員寫下「三書」(即所謂悔過書、保證書、揭批書)。

為掩人耳目,或出於不為外界所了解的原因,在黑監獄,每天會有「醫生」查房,一天來兩次,有時三次,到法輪功學員所在的房間量血壓並進行登記,「醫生」每四天換班一次,都是年輕男子,從六月下旬到七月中旬,二十來天裏,先後總共換了五個這樣的「醫生」。

從表面上看,黑監獄的工作人員貌似很關心法輪功學員的身體健康,實質上,在沒有任何司法手續的情況下,將一個守法公民從家中或工作場所綁架,非法剝奪公民的人身自由,再施以上述種種精神迫害,這已經是對民眾的一種身心殘害了,而且是嚴重的身心摧殘,是犯罪(憲法第三十七條規定,我國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除公安機關、檢察院與法院之外,禁止任何組織及個人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剝奪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反觀他們每天煞有介事、量血壓、做記錄的行為,不過是對外掩飾與欺騙、走過場的伎倆而已。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中國傳統文化中歷來講尊師重道,知恩圖報。而在撈刀河黑監獄,不法人員不僅強制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還逼迫學員背棄良知對法輪功創始人進行「揭批」。這和當年中共在歷次政治運動中,蓄意製造仇恨、挑動仇恨,教唆人們人整人、人鬥人,以致師生反目、父子相殘,有甚麼區別?

人之所以成為人,是有其道德標準的。當一個人連自己最尊敬的師父、自己的恩人都可以抹黑謾罵、詆毀的時候,他還有甚麼尊嚴在天地間立足,有甚麼顏面去面對自己的至愛親朋?……

剝奪你肉身的自由,逼迫你放棄信仰,讓你在顫慄中屈服還不夠,虐殺你的精神,讓你成為完全沒有獨立人格、沒有自由意志、甚至連自己也不齒的行屍走肉,在中共的淫威下,心懷恐懼,麻木不仁地活著,這才是中共所要的,這也正是共產邪靈毀人不倦的邪惡之處。

勿為眼前利益迷住眼

據悉,對「610」人員而言,每次辦洗腦班不僅吃住全包,伙食開得好(中共自己不創造財富,「610」不法人員所花費、揮霍的都是納稅人的血汗錢),而且每「轉化」一名法輪功學員,相關人員還可分得一定數額的獎金。也許,這也是長沙市「610」與撈刀河黑監獄的某些人員,長期以來賣力充當中共打手、積極參與洗腦迫害的驅動力之一。

然而,善惡有報是天理,迫害無辜好人所得到的金錢與名譽,或許能滿足人的一時利益,但失去的,很可能是一個生命永遠都難以挽回的。

近年來,多名江澤民執政時期賣力迫害法輪功的主要幫兇與中共高官,如周永康、李東生、薄熙來、郭伯雄等,紛紛被當局以反腐名義抓捕與懲治,其實質原因正是他們長期以來追隨中共,昧著良心迫害法輪功學員所遭的報應。

而在湖南當地,也有許多曾積極充當迫害急先鋒、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員遭惡報,或猝死、意外死;或患重病、痛不欲生;或牽連到家人,家人災禍連連;或遭免職、通報處分,名譽掃地;更有多名中共官員因貪腐問題鋃鐺入獄,成為階下囚,如謝清純、陳三新、韓建國、唐國棟、張湘濤、胡志國、劉革強、李億龍等。

前車之鑑,後事之師。在此,奉勸長沙市「610」與撈刀河黑監獄的人員,從他人的教訓中猛醒,趕快懸崖勒馬,將功贖罪,給自己與家人留一條後路,不要一錯再錯,等到報應來時,後悔晚矣。

參與本次洗腦迫害的主要人員:

1.劉某某(或劉某),男,五十多歲,身高1.70米左右,體型微胖,軍人出身,為本次洗腦班的主要「幫教」人員,除了休息日之外,基本上每天都會出入法輪功學員的房間。

2.除了劉姓人員外,經常出入法輪功學員房間的「幫教」,有一名四十歲左右的女子,身高1.60米左右,體型較胖。

3.楊路,男,四十歲左右,研究生學歷,微禿,體型較瘦,身高1.68米左右,戴眼鏡,繫撈刀河黑監獄副主任,也直接參與了本次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4.胡亞軍,男,長沙市「610」主任,「610」洗腦班的總指揮。

5.邵雲輝,男,長沙市「610」副主任,分管撈刀河黑監獄與教育處。

6.雷松平,男,撈刀河黑監獄主任、法人代表,多年來一直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

註﹕謝清純,株洲市政法委原書記;陳三新,曾任中共湘潭市市委書記;韓建國,岳陽市政法委原書記;唐國棟,湖南省公安廳禁毒總隊原總隊長,曾任郴州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張湘濤,中共長沙市市委宣傳部原部長,曾任長沙市政法委書記;胡志國,長沙市公安局經濟犯罪偵查支隊原支隊長,曾任長沙縣公安局局長、長沙市天心區公安分局局長;劉革強,長沙市中級法院原副院長,曾任長沙市開福區檢察院黨組書記、檢察長、長沙縣檢察院黨組書記、檢察長;李億龍,曾任中共長沙市芙蓉區區委書記、瀏陽市市委書記、懷化市及衡陽市市委書記。以上人員在任職期間,均積極參與了對當地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嚴重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的主要責任人之一。目前,以上人員因貪腐問題或已被判刑,或正在被立案偵查,面臨法律的嚴懲。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