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迫害十九年 獅城法輪功學員傳真相(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三日】新加坡七月的午後,當人們漫步在車水馬龍的繁華鬧市,不經意間走入碧草如茵的芳林公園時,一群樸實平和的法輪功學員所傳遞的迫害真相令他們震驚不已。

這是一個持續十九年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故事,這是一段艱苦卓絕的反迫害歷程,這是一部記載正邪大戰的史詩。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最為瘋狂的滅絕式迫害。無以計數的善良民眾被投進監獄、勞教所和洗腦班,遭受酷刑折磨,甚至被強摘器官……樁樁件件,罄竹難書。

1~3,新加坡法輪功學員在芳林公園集體煉功
圖1~3:新加坡法輪功學員在芳林公園集體煉功

圖4~5:新加坡法輪功學員在芳林公園點燃燭光,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中國大陸同修
圖4~5:新加坡法輪功學員在芳林公園點燃燭光,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七日下午,在七二零反迫害十九週年之際,新加坡法輪功學員舉辦了講真相活動。當夜幕低垂時,學員們點亮盞盞燭光,悼念在中國大陸因堅守正信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找尋真相

圖6~9:新加坡芳林公園裏,遊客們駐足聽法輪功學員講真相
圖6~9:新加坡芳林公園裏,遊客們駐足聽法輪功學員講真相

三十出頭的湯先生來自中國山東。他徑直走到真相資料展台前,打量著桌上的傳單和書籍,一旁的學員示意他資料是免費的,可以自取。他拿起資料開始翻閱,進而與學員攀談起來。

湯先生表示,多年來在國內時,就與同學、朋友們一直在思考著中國許多社會問題的根源,也在探尋著被中共掩蓋的諸多歷史真相。他說:「共產黨撰寫的中國近現代史多是在歪曲事實,這個社會在沒有給那些中華兒女,包括在中共歷次運動中的受難者,一個公正記述的時候,對他們始終都是一個虧欠。」

學員認同湯先生的看法,並說:「無論謊言多麼迷惑人心,但對真相的探尋源於人的本性。」湯先生對學員說:「法輪功的真相,我仍在了解當中,我相信你們說的很多都是真實的。」學員告訴他:「十九年來,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遭受了嚴酷的迫害。在中共炮製的鋪天蓋地的謊言中,這一路走來,法輪功學員告訴人們真相,做的相當不容易。但是,我們並不是讓你來煉法輪功,你可以選擇你的信仰,你可以選擇你的生活,但不要與中共為伍,這是一個做人的最基本底線。中共建政以來,在沒有戰爭的和平時期,迫害死八千萬中國同胞。這份罪惡在我們加入中共黨、團、隊,宣誓把生命獻給共產黨時,就已經背負起來了。退黨、退團、退隊是拋棄這份罪惡的自我救贖和精神覺醒。」湯先生頻頻點頭,表示同意退出曾加入的中共團、隊組織。

緣歸大法

十多年前來到新加坡工作的妙香是位越南人。二零一六年的一天,她在瀏覽越南語網站時,無意中看到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訊息,這讓她感到非常震驚。她想,這麼野蠻的事情,在當今的文明社會裏還會存在嗎?是真的嗎?於是,她按照網上提供的相關鏈接,了解到更多信息,也找到了法輪功。

幾個月後,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友人帶來一本越南語的《轉法輪》。妙香第一次拜讀就不由得驚嘆:「哇!從來沒有讀過這麼好的書!」

妙香的越南家人信佛,她從小就耳濡目染,因此,很認同真、善、忍法理。她找到法輪大法網站,閱讀了師父的所有講法著作和經文,有時讀到凌晨兩、三點鐘,都不願停下來。

讀過所有大法書籍後,妙香在思考,要不要真正走入大法修煉?她意識到,現在是末法時期,這是最後一個得到正法的機會了,「我要抓住這個機緣」。於是,二零一七年六月一日──妙香永遠不會忘記的日子,她正式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

當天能夠參加燭光悼念活動,妙香說:「這是法輪功學員應該做的。」

走過二十二年修煉路

七十八歲的歐女士修煉法輪大法已有二十二年的時間了。她說:「這麼多年來,因為修煉大法,我的身體一直很好,沒有吃過一粒藥。」「有個推銷止痛藥膏的人告訴我,你身體若有病痛,擦哪個藥膏好的快。我對他說,我的身體從來沒有病。他吃驚地問,您這把年紀哪都不痛嗎?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甚麼病痛都沒有。」 就連家人都很羨慕她,他們說:「您精神真是好啊,您真的很健康!」

歐女士曾在一家私人診所工作多年,直到去年才退休。因為工作兢兢業業,做起事情來又快又好,待人接物又真誠和善,醫生、護士們都捨不得她走。在診所工作時,她不但給周圍的同事講法輪功真相,也抓住各種機會給患者講真相。「那時,同事們時常感冒、發燒、咳嗽,需要打針、吃藥,唯有我甚麼事都沒有,他們都奇怪,我說我甚麼都不用,我身體裏面有抵抗力。」「修煉大法讓我感到很幸福!」「當患者們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這麼大年齡還在工作時,他們也都驚奇讚歎。」

歐女士於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初次拜讀《轉法輪》後,她感到這本書是在教人做好人。她想像不到日後發生的殘酷迫害,中共用暴力和謊言竟然剝奪了人們做好人的權利。「九九年,迫害發生後,我感到很痛心,完全想不到這麼殘酷。我去美國華盛頓參加反迫害活動。與同修們交流後,感到要真正精進起來,更加努力去告訴人們法輪功是好的,共產黨在迫害好人。我一改以往的怠惰狀態,盡己所能地參加國外的講真相活動,也在新加坡向民眾講真相。我感到與中國大陸同修的承受相比,我的付出算不上甚麼,都是應該做的。」

退休後的歐女士更加忙碌起來,景點、組屋區、地鐵站都能看到她講真相的身影。雖有辛苦,可當人們跟著她誦念「法輪大法好」時,她感到甘之如飴。她說:「我也去香港、印尼、美國等地參加遊行反迫害活動,四、五個小時的遊行,我都不會感到疲憊。只要有機會為結束迫害奔走、呼籲,我都願意去做。」

舉步維艱中前行

法輪功學員張女士的父親住在中國東北的一個鄉村。老人今年七十四歲,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風風雨雨中老人也走過了二十二年的修煉路程。

張女士回憶:「修煉前,父親患有嚴重的腎炎。我小的時候就有印象,父親一犯病就只能躺在床上吃藥、調養。農村很多農活的,可父親一倒下就甚麼都不能做了。每隔一段時間就又犯一次病。」「後來還檢查出糖尿病。那年過年的時候去叔叔家,叔叔向父親介紹法輪功,父親馬上就開始學煉功法。一得法,效果就非常明顯,父親的病全好了。他抽了幾十年煙,也一下子戒掉了,一點反覆都沒有。」「修煉前,父親的脾氣很暴躁,我們姐妹都是被他從小打到大。誰不聽話,說打就打的,連母親都被他打。父親一修煉就不打人不罵人了,我們都鼓掌歡迎,也不再擔心媽媽會挨打了。修煉前後,天地相差,完全是兩個人。大法太神奇了!後來,我爺爺、母親、姐姐、妹妹和我也都陸續開始修煉大法。」

「九九年迫害發生後,父親上了邪黨的『黑名單』,成了當地被迫害的重點,多次被當地惡警綁架關押。多年來一直騷擾不斷,警察來我家騷擾的時候,就像土匪似的,挨個屋子翻箱倒櫃。他們走後,家裏總是一片狼藉。在持續迫害的壓力下,年邁的爺爺在擔驚受怕中離世了。」

張女士接著說:「父親還遭到惡警在飲料中暗中投毒。幾年前,在一次見過他們後,父親在回來的路上突然失去意識,一個放羊人發現了父親,把他叫醒。從那以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裏,父親會出現突然之間說不出話來的症狀,記憶力也不好了,很多事情都記不住。後來,還是通過修煉大法,運用功能,父親神奇地好了起來。」

「多年來村裏人都知道父親常被騷擾,有好心人知道警察要來,就跑來告訴我家,說『讓張叔叔快點躲一躲』。可父親一路都是誰來都不躲,也不怕,誰來就給他講真相。一個片警明白真相後退黨了。邪黨搞『敲門行動』,警察讓父親不要煉法輪功。父親就給他們講真相,對他們說,『你們都應該煉法輪功,你們都要退出黨團隊。』他們個個理屈詞窮、啞口無言。在中國像我爸爸這樣堅定修煉的法輪功學員有很多。」

「因為常常煉功,父親現在的身體特別好,滿面紅光的。以前滿頭白髮,現在後面的頭髮都變黑了,只剩前面還有一撮白髮。修煉路上神奇的事情太多了,不能一一贅述。一路走來,雖一路魔難,也伴著大法的一路呵護。如果沒有大法,沒有辦法走過來。」

「迫害必須停止」

不時有行人在經過當天的活動現場時停下腳步,凝視橫幅,閱讀傳單,詢問原由,述說憤慨。

三十二歲的印度裔資訊科技工程師Rezaan說:「強摘器官侵犯人權,應立即停止!」

兩位比利時旅客被吸引駐足。二十八歲的生物科技研究員Ans告訴法輪功學員,歐洲和中國的情況截然不同,在歐洲,人們愛惜生命,也享有言論自由。另一位拍了不少照片的同伴則譴責:中共強摘器官,草芥人命,非常可恥。

法輪功祥和的煉功音樂、舒緩的煉功動作引起二十七歲孟加拉籍數位營銷員Aaman的興趣。他不由得稱讚:「這是很好的功法!」首次接觸法輪功,他感到學員們非常平和善良。目光投向擺放在現場的油畫中的酷刑場景,他感歎:「應該讓更多人知道(中共的罪惡)。」他建議,通過社交媒體曝光中共的惡行,讓國際社會上更多人認識到共產黨的殘暴,從而制止迫害。

一位年輕的韓國女士與學員聊了很久。她說,在韓國看過一部題為「殺了才能活」的紀錄片,從中了解到中共醫院以外國人為服務對像進行非法移植手術的黑幕。但是這次聆聽真相仍讓她感到意外和震驚,因為她沒有想到,透過國際調查,法輪功學員被強摘器官的規模是如此之大。她說,自己深知共產黨的罪惡,非常同情和支持法輪功。

二十六歲的澳洲工程師來新加坡探望在此工作的兄弟。看到燭光悼念的場面, 聽聞修煉人因信仰被折磨致死,他表示十分悲痛。他並對學員說,自己練過打坐,有興趣學煉法輪功。

夜幕降臨,燭光閃動。在長達十九年的殘酷迫害中,雖然歷經磨難,但仍有無數法輪功學員毅然前行著。燭光與繁星交相輝映,似在訴說著一段波瀾壯闊、天地可鑑的艱難歲月。這段歷史定會被億萬見證者所銘記、傳頌,永不磨滅。